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欧洲 > 正文 返回 打印

一贯反华的《经济学人》杂志到底有多不靠谱?

[!--writer--]  2022-01-22 00:08:40  [!--befrom--]

英国《经济学人》是本二流杂志,他是一个不太称职的驻华记者

明叔杂谈

微信图片_20220121161350.jpg

英国《经济学人》是一本老牌杂志,创立于1843年,迄今已经有179年的历史。

这本杂志(尽管它非常顽固、别扭地自称为“报纸”)的每一篇文章,都看似头头是道,但很多根本经不起时间的推敲。

该杂志曾参与推出过一个“2019年全球卫生安全指数”,对全球每个国家应对疫情的准备情况进行评比,其结论是,美国是全世界应对疫情准备情况最好的国家,而中国排名第51位。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美国原形毕露,成为全世界应对疫情最糟糕的国家——感染数、病死数均排在全球第一位,这个所谓的“2019年全球卫生安全指数”事后被人发到推特上,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经济学人》有多不靠谱?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曾经说过,《经济学人》过去几十年有关中国的时政预测,全部颠倒过来看,要比原文准确得多(大意如此)。

我自己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阅读《经济学人》,其中几年自己订阅过电子版。我的感受是,《经济学人》的很多报道,特别是他们涉华报道,基本上都是“逻辑自洽”的胡说八道。

As far as I can see, articles and columns run by the Economist are "coherent bullshit" or "systematic misinformation", especially their China coverage which is routinely wrong, biased, inaccurate and dishonest.

如果有《经济学人》的编辑团队看到这篇文章,上面这段英文就是我对你们工作的完整评价。在我看来,经济学人的文章都是“逻辑自洽的胡说八道”、“系统性的虚假信息”,特别是《经济学人》的涉华报道,一贯错误、充斥着偏见、不准确、不诚实。

就涉华报道来说,《经济学人》顶多算一本二流的杂志,比美国的《时代周刊》、《新闻周刊》还要差。

以专业、精英色彩著称的《经济学人》杂志,为什么一涉及中国就大失水准?

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他们的意识形态偏见。

过去几十年,《经济学人》基本上秉承了“新自由主义”的那一套东西:

——一贯宣扬西方式“民主大法好”,其他制度都不行,中国的制度更是“极权”、“专制”的代名词,但却很少反思西方所谓“自由民主制度”的内在缺陷,对西方社会的深层问题更是缺乏反思,说到底,就是西方资本家的代言人;

——一贯宣扬西方在人权上的优越感,好当“教师爷”,但却对美国、英国多年来在国内和国际社会犯下的人权罪行视而不见,一个在美英以莫须有罪名摧毁伊拉克时默不作声的杂志,一个眼睁睁看着英美国家在中东偏袒以色列、欺压巴勒斯坦人的杂志,一个对美国多年来在中东作恶、摧毁无数穆斯林家园恶行视而不见的杂志,有什么资格假惺惺地来关心中国新疆穆斯林的人权?他们本质上不过是美国推行霸权主义的工具。不管他们自己承不承认,事实就是如此;

——一贯宣扬“中国不好”、“中国很坏”、“中国要完了”,长期以来,在涉华报道中,一直用看起来“逻辑自洽”的方式,传播美国和西方对中国政治制度、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偏见,充斥着“盎格鲁-撒克逊”白人对中国人居高临下的自大、傲慢和种族主义心理,日日夜夜都在想着对中国搞“和平演变”、“颜色革命”,表面上看起来是想让中国走“美国式自由民主道路”,内心深处却是想把中国搞垮、搞乱、搞残废。他们会坚决否认自己有这样的图谋,那是因为他们常年被“新自由主义”洗脑,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自己言行的道德判断力。

这就是我说,《经济学人》是一本二流杂志的原因。

这两天,《经济学人》杂志的北京分社社长大卫·雷尼(David Rennie)在该杂志“Chaguan”(茶馆)专栏下的一篇文章,再次暴露了该杂志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意识形态偏见。

这篇文章与BBC几个月前的一篇文章相似,都是聚焦中国的“自干五”群体,但他们有同样的毛病、犯了同样的错误——他们根本理解不了近年来“中国人越来越爱国”背后的深层原因,他们只能用“民族主义”这种老掉牙的西方叙事方式,来定义和解读中国人的爱国情感。

这是一种典型的针对中国和中国人民居高临下的种族主义心态,这种心态的核心叙事逻辑就是,“你们中国不行,你们中国人不行,你们做了很多坏事,你们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忧虑”。

BBC的报道曾经谈到一个叫做“暮烟孤蝉”的自媒体人,经济学家这次谈到了一个叫做“赛雷”的自媒体人。即便是从报道选题上来看,大卫·雷尼的这篇专栏文章,也有跟风炒作的嫌疑,没有什么原创性。但大卫·雷尼,把他自己对于中国国情、社情的无知,把他对于中国和中国人民居高临下的种族主义心态,推向了一个新高度,这一点从他的标题就可以看出来:“中国的网络民族主义者,把对外国人的多疑变成了流量收割机”(China’s online nationalists turn paranoia into clickbait)。

就这么一个标题,至少有三处重大错误:

第一,“自干五”是一群发自内心认同中国政治制度、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中国爱国者,他们根本不是盲目排外的“民族主义者”。而且,跟我一样,很多“自干五”中英文都很好,他们既了解中国的国情,也了解美国、英国和西方国家的情况。他们正是在受够了西方国家的傲慢、虚伪、种族主义心理之后,才毅然决然地当起了“自干五”,跟像《经济学人》这样的西方媒体、跟像大卫·雷尼这样的西方记者,做起了斗争。用“民族主义者”来定义“自干五”,说明他们根本不了解这个群体的真实情况,也不了解这个群体产生的原因和背景,更表明他们自始至终有着一种“西方中心论”、“白人至上论”的种族主义心理。凭什么你们“爱国”就是“爱国”(patriotism),中国人“爱国”就成了“民族主义”?

第二,“自干五”对西方媒体和媒体人的批判,对于西方包藏祸心的NGO(非政府组织)的批判,完全有理有据。像大卫·雷尼这样的西方记者,以为NGO是什么好词汇,但是,像“美国民主基金会”这样的NGO,常年来在发展中国家煽动“颜色革命”、大肆搞“和平演变”,NGO在中国早就成了“过街老鼠”。很多NGO,特别是西方的NGO,或者是与有联系的NGO,基本上都是在重复“新自由主义”的那一套叙事逻辑,无时无刻不在否定、打击、污蔑中国的政治制度、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他们跟大卫·雷尼,以及他的东家《经济学人》杂志在意识形态上如出一辙,大卫·雷尼要为这些臭名昭著的NGO“喊冤”、“翻案”,一点都不稀奇。可是,大卫·雷尼,作为一个两度在中国驻外、在中国生活多年的西方记者,竟然连“NGO在中国已经彻底臭了”这一点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吗?大卫·雷尼提到的很多环保NGO组织,不过是散播“中国责任论”、“中国有罪论”的工具。中国正在认真履行对世界环境的责任、对自己国家环境的责任,中国不需要这些NGO来论证中国人不该吃肉、中国人不该吃海鲜。提倡保护环境,这些NGO首先应该对美国、对英国、对澳大利亚多多施加压力,而不是对中国说三道四。

第三,说“自干五”收“爱国税”,更是胡说八道。据我了解,很多像我这样的“自干五”,都有自己的正常工作,往往都是被西方的反华报道、反华叙事搞得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选择了用自己的自媒体、影响力进行还击。“自干五”的本意是“自带干粮的五毛党”,“自干五”爱国,是因为发自内心地认同中国的政治制度、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是因为发自内心地对西方“民主大法”、“人权教师爷”、“种族主义”等种种做法忍无可忍。部分“自干五”后期进行了公司化运作,但在本意上还是“自带干粮”,更重要的是,只要“自干五”制作的内容尊重事实、符合逻辑,他们有什么错呢?大卫·雷尼应该好好想一想,这些“自干五”制作的内容到底是不是事实,然后再来攻击“自干五”。

大卫·雷尼的文章通篇不值一驳,充斥着一个西方驻华记者深深的对华偏见。他的核心叙事还是,“中国很坏,任何人敢说中国好,那他就是坏人”。

这种身在中国的西方媒体记者,不去倾听中国老百姓真实的声音,在北京重复着他们在伦敦、华盛顿一样的意识形态偏见,重复着他们在伦敦、华盛顿一样的老掉牙的叙事方式,这样的驻外记者,根本对不起“驻外记者”这个称号。

我曾经当过新华社驻外记者,我们有一个默认的任务,那就是客观报道驻在国的情况,以便增进驻在国与中国之间的了解。

对于大卫·雷尼这样的西方驻外记者来说,他们是否想过,作为一名驻华记者,要去理解和欣赏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故事”?他们是否想过,要去努力消除他们母国一些人对于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偏见”?

这才是一个称职的驻华记者应该做的事情。

大卫·雷尼在这篇报道中还犯了一个新闻职业伦理的错误。

“赛雷”明确提出,希望他不要公布自己真实姓名的情况下,大卫·雷尼仍然固执己见,在文中公布了“赛雷”的名字。我看到一个聊天截图,当“赛雷”质问他为什么要公布自己名字的时候,大卫·雷尼竟然理直气壮地说,“我并没有同意不公布你的名字”。

这是什么鬼逻辑?

我也做过12年记者,如果采访对象明确提出不要公布自己的姓名,作为一个记者,从基本的新闻职业道德出发,要么不进行这个采访,要么不使用这个采访对象的材料,绝对不存在这种情况:“采访对象不愿意公布自己的名字,但我不同意,我就是要公布你的名字。”

这不仅是新闻职业道德的问题,即便是普通人与人之间相处,也不会这么做。

所以我说,大卫·雷尼,是一个不称职的驻华记者。

最后,我查了一下大卫·雷尼的简历,他是英国军情六处第六任局长约翰·雷尼(1968-1973年在职)的儿子。

最后,我想以一个前记者的身份,对《经济学人》和大卫·雷尼说几句话:

第一,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文化和政治传统的国家,当你们在看到今天中国人民选择的政治制度、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时,你们应该从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中去寻找解释,而不是居高临下地用“新自由主义”的那一套逻辑,对中国进行居高临下地指责,我们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特别是你们连自己国家的事情都处理不好的情况下,还一再要给中国充当“教师爷”,实在是荒唐、可笑、自不量力;

第二,当前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美关系如何发展、中国与西方如何相处,将决定几十亿人的福祉,你们应该做中美、中国与西方之间交流的桥梁,而不是去做美国、西方一些人对华意识形态偏见的“放大器”,如果你们身在中国,却一再重复那些伦敦、华盛顿的陈词滥调,你们在中国驻外的意义何在?如果未来美国一些人失去理智,要跟中国“兵戎相见”,你们到时候不就成了助纣为虐的帮凶、世界和平的罪人了吗?

第三,你们信仰什么主义,是你们的自由,我们中国人选择走什么道路,是我们的自由,更是我们的权利,轮不到你们来说三道四。我们不干涉你们的内政,请你们也不要干涉我们的内政。中国的政治制度、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到底好不好,只有中国人民自己才最有发言权,你们没有资格来替我们下结论。

欢迎你们以开放的心态,来理解和欣赏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正在从事的伟大事业,如果你们只是想重复你们对中国的偏见、敌意和傲慢,对不起,像我这样的“自干五”,会“自带干粮”天天跟你们辩论。我有很大的信心断定,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面,你们拯救不了自己的国家,更改变不了中国,你们注定将会见证中国一天天好起来,但你们却无法理解,深感失落。这难道不是过去几十年,你们经历的真实写照吗?



https://www.hswh.org.cn/wzzx/xxhq/oz/2022-01-21/73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