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软件 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全球 > 正文 返回 打印

中缅原油管道的最大风验是颜色革命

[!--writer--]  2013-05-02 08:00:00  [!--befrom--]

中缅原油管道的最大风验是颜色革命

司马平邦

  中石油6月19日宣布,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廖永远与缅甸驻华大使吴登伦已代表双方在人民大会堂正式签署《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缅甸联邦能源部关于开发、运营和管理中缅原油管道项目的谅解备忘录》。这意味着中缅原油管道这一备受海内外关注的西南能源大通道启动在即。

  根据本备忘录,中缅原油管道项目包括起自缅甸马德岛、通过缅甸终至中国(西起缅甸西海岸,途经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从瑞丽市进入中国境内,最后抵达昆明)交付点的原油管道、储运设施及其附属设施,还包括在缅甸马德岛建设的一个可从超大型油轮卸载原油的码头和终端及附近建设的原油储运设施及其他附属设施。双方同意由中石油设计、建设、运营和管理原油管道项目。

  管道的设计输送能力是2200万吨/年。

  2008年中国的石油年进口量1.79亿吨,即如果中缅原油管道若建成,每年将有中国进口总量十分之一的原油可以不用经过马六甲海峡而节省运程1200公里进入国境内,中石油驻滇机构相关人士表示,中缅油气管道工程将在今年9月全面开工,通过中缅油气管道输送的缅甸西海天然气有望在2012年抵达昆明。

  缅甸目前已探明的原油储量为32亿桶,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为25400亿立方米,居世界第10位。同时,在缅甸海岸还陆续发现有储量极高的天然气田群。中国是参与缅甸油气开采的国家中投资额最大的,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大石油公司都在当地投资油气项目。

  海外能源拓展力度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稳固发展的一个重要保障,目前中国原油进口量的一大半来自中东和非洲,而这些原油通常被中石油和中石化等四大国有石油进口商委托远洋油轮经过印度洋和马六甲海峡运至中国湛江和宁波运输;与此同时西北新疆的中哈石油通道、中巴(基斯坦)石油管道、东北黑龙江的中俄石油通道、西南云南的中缅石油通道4条陆上能源战略生命线的建设重要性日益凸显,中缅油气管道从建议到立项到开工用了不到5年时间,与近几年中国与缅甸政府之前的稳定关系,及缅甸国内政局的长期稳定有莫大联系。

  在此之前,另外3条陆上石油管道从规划到建设都受到了这样那样的麻烦,尤其是巴基斯坦近年不稳定的政治军事局面更是为供应中国的石油管道前景带来许多变数。

  现由丹瑞大将掌权的缅甸军政府,自2000年以来虽然经历过2007年的“袈裟革命”、2008年的“纳吉斯风暴”以及印度洋大海啸的冲击,现在仍然牢牢掌握国家局势,缅甸国内的几股分裂势力和反政府武装大多也加入到和政府当局的和平谈判里,这亦是中缅石油气管道得以顺利前行的基础之一。但是从刚刚爆发的伊朗总统选举之后的政局动荡可见,美国和西方在南亚、西亚的传统“独裁国家”以民主名义进行颜色革命的政策仍然没有任何变化,过去几年美国更积极推动安理会讨论缅甸局势,虽然在国际环境中中俄是支持缅甸政局稳定的重要力量,但缅受到美国、西方,尤其是邻国印度的影响仍然非常大,印度一直在控制安达曼海方面怀揣野心,并设立了面向孟加拉湾的海军东部司令部,还在安达曼群岛部署了拥有多艘航母和潜艇的基地群。为争夺缅甸的油气资源,印度方面已投巨资援助缅甸建设实兑港,而一直以来,缅甸国内需要的柴油全部自印度进口。

  另外,从内因上,以丹瑞大将为首的缅甸军政府在国内实行的“独裁统治”看似短期稳定,但长此以往高压政治带来的政局动荡已经许多国家的民主过程所证实,2008年,缅甸还通过了宪法公投,丹瑞大将承诺明年缅甸政府将启动民选进程,在缅甸政府的这个民主化过程里,中国能不能从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仍然是未知之数。

  中国从来对外实行不干预内政的外交政策,更没有海外驻军和军事基地,但从印度洋之于中国的战略地位越来越重要的现实来看,这样的现行外交方针或已不适用于未来中国从印度洋或经过印度洋获取大量的能源和资源(缅甸亦是世界最大的宝石之国);中缅油气管道工程浩大且工期漫长,一个很好的开始并不代表亦有很好的过程和很好的结果,中国的对外能源拓展事业其实考验的不是但是中国的财力和物力,从长远看更是考验中国的国际政治影响和外交及安全方略。

  2006年初,美国军工承包商艾伦·汉密尔顿就向五角大楼提交了一份题为《亚洲的能源未来》的报告,该报告指出:“中国正在从中东到南中国海的海上通道沿线建立战略关系,从而显示出保卫中国能源利益和实现广泛的安全目标的一种防御和进攻性态势。”私以为,不但为中缅油气管道计,更为中国所有的海外拓展事业计,在输出经济影响力的同时,中国如何成功输出自己的政治影响、安全策略和价值模式,帮忙那些相对重要的经济战略协作国家在稳定政局方向发挥更大的建设性作用,如引导缅甸平稳过渡向更开放民主,而不是成为第二个朝鲜,即中国持有更有干预倾向的外交方针(或持剑经商)将成为决定未来中国在能源、资源等对外拓展行动成功与否的一个极重要方面。

  对于中缅油气管道而言,只要缅甸当局被颜色革命的风险仍然存在,它所面临的安全风险就永远存在。

  或者,不如在美国和西方所主导的缅甸颜色革命到来之前,中国首先推动其完成红色革命。



https://www.hswh.org.cn/wzzx/xxhq/qq/2013-05-02/18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