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打印

王小强:世界经济的投机赌博性质

作者:王小强   来源:红色文化网  

世界经济的投机赌博性质1

——中国如何自处

王小强


    摘要:与物质生产没有直接关联的金钱交易、金融市场、货币经济,实质就是赌博。所谓新经济,甚至今天的世界经济,其性质就是投机赌博。为了“对冲”风险,从国家到企业到个人,不得不参加赌博,不管你有意还是无意。在人人都失去理智的时候,理性的选择是变得疯狂。于中国,台湾、西藏、新疆、东海,难办但属局部问题;腐败、贫富分化,可以逐步治理。一旦发生货币形态的金融危机,势必引发诸多矛盾总爆发,中国经受不起。


    问:《投机赌博新经济》是您最近的一部力作,张承志称之为“忧国之作”,也有人评论是一根刺破懒洋洋的乐观泡沫的钢针。您为什么说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经济环境是投机赌博性质?
    答:什么是赌博?一匹马、一个企业,你说跑得快、盈利多,我说跑得慢、盈利少。那好,就打赌、下注。我说对了,你的钱给我;我说错了,我的钱给你。与物质生产没有直接关联的金钱交易、金融市场、货币经济,再说的天花乱坠,其在性质上、逻辑上与赌博无法区别,实质就是赌博。虽然道理很简单,让人难以接受的现实是,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大赌场。吉登斯在《第三条道路》中说,全世界每天几万亿货币交易当中,只有不到5%涉及到贸易和直接投资,其余超过95%都是投机套利交易。你说这是什么经济?赌博不是好事。我也纳闷,经济怎么“进步”成赌博了?2001年我提出“投机赌博新经济”这个概念,到如今八年时间过去,除了投机赌博,我找不到另外更贴切的概念。我抛砖引玉,希望诸位经济学家,对我提出的问题,能够给一个比“赌博”更合理、更合情、更加冠冕堂皇的概念。

    问:您说的是理论问题。从老百姓的角度,您对中国普通人的投资理财有什么建议吗?看了您的书,我得出一个结论是:我今生要远离股市,远离现代消费模式比如贷款买房买车等,远离赌博。这种想法对吗?
    答:你问的正是问题的核心。理论是为人民服务的。我苦恼的正是,远离股市,并不解决问题。今天,一旦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那货币就很像股票了,因为在金融市场上,货币的价格和股票一样大起大落。如今,人民币不断升值,只要从事进出口贸易、出境旅游,普通百姓都能感觉到人民币在境外比过去越来越值钱。所以,我在书里说,过去的常识教育人们不要赌博,远离赌场,现在,只要上班干活领工资,人人在客观上都参与了赌博,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正所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买股票,赌股票价格的涨跌;换货币,赌货币价格的涨跌。即使你什么都不参与,但只要你领工资,则不赌博也是赌博,因为你客观上是在赌人民币不会贬值。货币市场里,你属于“做多”、“建仓”或者“补仓”,只不过你自己主观上并没意识到罢了。我的说法,听起来好像有点玄。举例为证吧:香港与内地的经济联系千丝万缕,香港居民经常要“回乡”用人民币。辛辛苦苦挣点港币,来大陆一次,贬值一次。由于人民币不断升值,香港企业不得不用人民币给许多经常出差或派到大陆来工作的员工发工资了。要不然,你等于在给人家不断减薪!进一步的问题是,你今天改发人民币可以,明天人民币贬值了,是不是还得改回来发港币?如今,人民币持续升值,许多香港人纷纷通过在大陆的香港银行分支机构开设人民币存款账户,许多香港人每天上银行排队,用港币换额度限制的两万人民币,继续存银行,当“长线投资”。这和买股票有什么不同呢?如果人民币放开,可以自由兑换,市场调节,每天价格有升有降,老百姓领的工资,在货币市场上,与股票在性质上,还有什么区别?当然,我说的是人民币价格涨落的性质。人民币是政府发行的,股票是企业发行的,这点不同。大家说的所谓“理财”,把存款、股票、债券、货币等金融资产的价格涨落风险,按照不同组合,适当分散,实际上与赌桌上分投下注是一个原理。在这个“理财”部分不仅越来越不可或缺而且越来越大的演化过程中,原来根本拒绝赌博的广大老百姓,最无奈、最可怜。这也是资本主义“进化”最可恶的地方。
    如今,全世界每天有1400多种金融衍生工具、数万种有价证券在进行交易。为了“对冲”风险,人人不得不参加赌博。强烈波动的金融市场迫使各国政府出手干预,买进卖出各类金融产品,稳定金融市场,稳定国民经济。结果怎么样?一方面是没有客观实物对应的纸币尽情发行;一方面是政府直接下场赌博。如今,所谓的“主权基金”的规模,已经超过对冲基金总量。这个变化,标志着经济变成了赌博,赌博变成了经济。它造成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经济学空前的苍白无力: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从实践到理论全都说不囫囵了,不灵了。
    金融市场发展出一个拿实物生产说故事,实际上是钱买钱就能钱生钱的“货币经济”。股票价格并非企业经营的直接结果,毫无道理地上涨下跌。美元与黄金脱钩以后,货币发行完全不受物质约束,大量发行的货币蜂拥而入各类金融市场,成为赌博下注的筹码。规模越来越大的金融市场,像黑洞一样吸纳了激增的货币发行,避开通货膨胀。
    这样一个大于实物经济几十倍的货币经济,把物质生产者和普通百姓抛进赌场,那些不想赌博的人,“规避风险”的套期保值,买卖种种金融资产,实际上也是在下注押宝。墨顿·米勒说:“既然这个世界无法消除价格波动性,不用衍生工具进行套期保值也是一种投机,一种赌博,只不过赌的是价格不会向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变动,这种赌博的风险可能比参与期货、期权交易的风险还大。”这个赌博新经济,简直就是“逼良为赌”!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机,一次又一次的“非理性繁荣”,原本“理性”的市场经济,越来越被规模越来越大的非理性投机所主导。这应了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的一句话:在人人都失去理智的时候,理性的选择是变得疯狂。

    问:这种发展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会造成什么不利影响?
    答: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后一块尚未被金融危机洗劫的最大、最肥的处女地,自然成为众矢之的。改革开放带来物质生产高速增长,金融自由化带来货币经济繁荣,外资抛空带来金融危机,是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三部曲”,是当代所有“新兴市场”无一例外的宿命。在危机发生前,总是有一段非常繁荣的时期,只要买股票就赚钱,买楼盘就增值。2005年以来,人民币开始升值,股市和房地产暴涨。金融市场和投资的“两热”显示,中国并非没有可能像日本当年那样,进入金融危机前的空前繁荣。2006年股指飞升184%,2007年再升148%。2008年,股市,房地产下跌。但是,人民币继续大幅度升值,大量“热钱”通过各种渠道涌进中国,出口放缓,外汇储备继续猛增。这些赶来投机的“热钱”,总不会一直放在银行吧?
    “非理性繁荣”不会没有止境,“追涨”到最后,必然“杀跌”。中国尚未开放资本账户,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不具备“杀跌”的制度条件。最近梅新育提出,不可兑换也不是没有可能大规模撤资。但是,你至少不会直接影响汇率,你可以怎么钻进来,怎么钻出去,通过进出口、利润汇出,等等。可是到中央银行结汇、换汇的汇率,还是我说了算。更具威胁性的逻辑是,通过出口、投资等各种渠道涌来的“热钱”,赌的是人民币持续升值;不断流入的美元造成外汇储备激增,进一步增加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压力和预期;如果在国际压力下,人民币真的不得不继续升值,这就成全了一个典型的预期自我实现过程。这样循环走下去,人民币不可兑换,缺乏“杀跌”机制遏制“追涨”,等于让“热钱”进了保险箱,制度保证只赚不赔。外汇储备增加是外来资金结汇造成的。人家来结汇,你能不给人家人民币吗?这等于货币发行。货币发行过多,势必通货膨胀。但是,我们不敢提高利率,现在人民币利率已经远远高于美元,继续提高利率,等于鼓励“热钱”更加踊跃到中国扎堆。实践证明,升值带来贬值——国内通货膨胀。这样的宏观经济逻辑能可持续发展吗?下一步呢,中国政府多次承诺加快开放资本账户,加快开放金融市场,早晚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和外资大举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到那时,“热钱”大举抛空的“杀跌”机制具备了,大规模卷钱的金融危机也就近在眼前了。早在亚洲金融危机时索罗斯就断言:“要是人民币是可以自由兑换的货币的话,中国的银行系统也许已经崩溃了。”
    金融危机的后果,不同国家,表现不同。在英国,金融危机就是金融危机,英镑贬值,财长辞职,完了。在日本,金融危机深化成经济危机,十几年没缓过气来。在印度尼西亚,金融危机引发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引发社会动荡,社会动荡造成政权颠覆,接着是国家分裂。但愿我是杞人忧天,担心属于多余,甚至是错误的。但是,我的体会是,我2001年提出“投机赌博新经济”至今,从经济学家到政策制定,并没有真正面对货币市场上投机赌博远远大于进出口贸易和直接投资这个现实。如果真正面对了,经济学家们就不敢大言不惭,预言升值有利于减少外汇储备、有利于缓解国内通胀了。2005年人民币升值以来的实践,与这些陈旧理论指导的预言,结果完全相反。为什么索罗斯重复强调多年经济学家胡说八道,就是没人听?我琢磨,因为谁也接受不了社会进步到“投机赌博新经济”这种“吊诡”的现实。人类社会不是永远从落后到先进,不断进步吗?历史的车轮不是滚滚向前、越来越好吗?怎么全球一体化走到今天,“新经济”闹了半天是赌博?接受不了,感情上、习惯上都是。即便说错了,政策效果适得其反,吃了亏,还是接受不了。但是,每天三万多亿美元的外汇交易,实实在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金融自由化和全球一体化带来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机,历历在目。2005年以来人民币持续升值,出口增长下降,外汇储备猛增,都已经证明而且还在不断证明,“赌博”再不好听,我们提出的问题,逻辑是正确的!就说美国的次贷危机,简单说,不过就是银行住房贷款证券化,贷款单金融创新成衍生产品,进入金融市场评级、抵押、买卖。由于坏账的风险作价转移了,银行放心大胆奋勇拉客,没有稳定收入来源、本来通不过财务资格审查的被连哄带劝地拉进来贷款买房了;买房的人多起来,房地产价格当然上涨,经济繁荣。和股票市场一样,房地产价格越涨,越吸引更多人抓紧买房(追涨),房地产越火爆,银行贷款越安全,贷款利润越多,四处拉客贷款买房越起劲……

    问:谈谈您创作《投机赌博新经济》的过程吧。得到了哪些人的启发和帮助?创作过程中有哪些心得?
    答:从我的书的“参考文献目录”你可以看到,我看了当时我知道的几乎所有关于这方面的中文文献。英文看的少,有些只是查阅。其中给我帮助最大的书,反而是墨顿·米勒的《墨顿·米勒论金融衍生工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墨顿·米勒因为替金融衍生工具辩护得好,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本小册子,是他的讲演集。为了让普通听众理解金融衍生工具的妙用,不可或缺,他不断用赌博、赌徒、下注、押宝来解释,真的是深入浅出了。我希望对当代复杂而神秘的金融有兴趣的读者,能看看这本通俗易懂的小册子。
    再就是索罗斯的书。我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他的第一本书就开始看,一本接一本,每一本都看过。他可不是我们现在熟悉的那些“大款”,不仅大把赢钱,而且大把撒钱。人家是波普尔的学生,擅长哲学思辨,在成功的金融投机实践中,他发现经济学家尽在那里胡说八道。钱买钱就能钱生钱的金融市场,买卖的规律明明是“追涨杀跌”,这是中国现在上亿“股民”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可是,建立在物质交换基础上的经济学,供求原理只能是贵卖贱买:价格上升多少,需求相应减少多少;价格下降多少,购买必然增加多少。经济学最基本的供求原理,根本解释不了金融市场上价格越涨越买、越跌越抛的经常现象。经济学的基本假设是理性,如今遇见的老是“非理性繁荣”。“非理性”还能“繁荣”,经济学很无奈。
    举个例子:亚洲金融危机,经济学家们纷纷总结,亚洲国家都是政府干预经济过多的“裙带资本主义”,金融危机罪有应得。是索罗斯亲自下手打泰铢,引发亚洲金融危机的,可恰恰是他,从来没说过什么“裙带资本主义”,反而一再强调,货币在金融全球流动的今天,非常脆弱,难以为继;一再强调,既然全球经济一体化,就应当货币一体化。实践出真知,他一直在大声疾呼,这样下去,资本主义金融体系注定崩溃!
    再想藉此机会推荐格林斯潘的新书《我们的新世界》。我希望有兴趣的读者能看看格林斯潘对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总结。他尊称长期资本是“华尔街最大、最成功的避险基金”。最成功的避险结果,用他的原话,“是把本金交给赌徒,从事和原先业务计划毫不相干的豪赌。”

    问:您这样挑战新经济,受到过质疑吗?有哪些质疑?
    答:质疑,是我最盼望的,也是一直没有的事情。或者可能是,把当代经济进化的巅峰——金融——说成是“赌博”,实在太荒谬、太激进,离谱得根本不值得一驳?其实,正像《投机赌博新经济》“作者的话”里所讲,我最希望的是受到质疑,引起讨论。不是为了提高我个人的知名度,或者弄清楚什么理论是非、逻辑对错,而是希望中国这最后一块尚未被金融危机洗劫过的处女地,不要发生金融危机。台湾、西藏、新疆、东海,虽然难办,尚属局部问题;腐败、贫富分化,只要有时间,还可以逐步治理。一旦发生货币形态的金融危机,影响就是全局性的,收拾起来,代价极大,以万亿元计,殃及千家万户,经济、政治、社会安定的剧烈震荡,势必引发诸多矛盾总爆发,中国经受不起!我经常说,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受尽苦难和屈辱。过去老一辈闹革命,“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把现代化当成理想来鼓舞斗志。现在,一方面,现代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第一次变成似乎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另一方面,各种内忧外患危机四伏,尤其是信仰危机,方向迷茫,在道路问题上,摸着石头找不着岸,腐败蔓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重。这种时候一旦发生大规模的金融危机,我担心后果严重得难以收拾。推荐你看看我写的《史无前例的挑战》,我担心的最坏结果是,无论通过什么危机,引发祖国分裂。我在《“文明冲突”的背后》里说过,如果当初就有一个今天这样强大的美国在旁边看着,要想灭六国,统一中国,再出几个秦始皇,也不容易。2譬如,统一的阿拉伯民族,统一的伊斯兰教,分裂成22个主权国家。别说统一大业了,巴勒斯坦两三代难民,在流离失所的苦难中奋斗半个多世纪,到今天,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在剩下的没被以色列占领的零碎地块,凑合搭建个小小国家的“窝棚”都没门儿。所以,我把讲他们的“哀莫大于分裂”,作为《史无前例的挑战》的附录。3

(作者:国家税务总局中国税务杂志社综合研究组研究员)


1 本文原为《华人世界》编辑施秀芬对作者的访谈,因故未刊出。作者特许本刊发表,施与作者以“问”、“答”形式出现。

2 王小强:《“文明冲突”的背后——解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复兴》,(香港)大风出版社2007年版。

3 本文责任编辑张亮。

《绿叶》2008年第7期



https://www.hswh.org.cn/wzzx/xxhq/qq/2013-05-02/12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