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重要新闻 ->

国际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美式民主已死:400余名“民主之春”人士抗议金钱政治被逮捕

时间:2016-04-15 08:20:07   来源:察网   作者:    点击:

  

 \

    上千美国民众11日在华盛顿的国会大厦前游行示威,要求“结束金钱政治、保证选举公正”。警方逮捕400多名“非法”抗议者,但抗议者并不“屈服”,坚称要将这场为期10天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进行到底。美国媒体说,“民主之春”正降临华盛顿。

 

 诺姆·乔姆斯基为支持者

 

 路透社称,该组织的诉求是结束政治中的金钱腐败,并反对“选民身份法”。

 

示威活动整体平静有序,但结果许多人被捕,警方的理由是这些人涉嫌聚众和妨碍公务等“非法示威活动”。

 

组织方宣称每天都将举行这样的示威,持续一周。

 

“民主之春”在其网站称,示威活动的目的是“要求国会立即采取行动,结束政治中的巨额金钱腐败,并确保选举自由公正。该组织列出的支持者中,包括演员马克·鲁法洛(Mark Ruffalo)、学者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以及许多知名的活动人士团体。该组织沟通协调员卡拉翰(Peter Callahan)表示,“民主之春”相信这是人民的国会,国会应当响应人民的呼声。

 

政治诉求:结束政治中的金钱腐败

 

 

\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1日称,上千名抗议者当天聚集在国会大厦前静坐,他们高喊“金钱滚出政治”“赢回人民的信任”等口号,要求国会立即采取行动,“结束政治中的金钱腐败,保证自由公正的选举”。在要求抗议者离开遭拒后,警方使用塑胶手铐将一些抗议者带走。国会警察局在随后的一份声明中证实,400多名抗议者因“非法示威、集会、妨碍司法”被逮捕。

 

\

报道说,11日的静坐抗议是“民主之春”运动的一部分,组织者的目的是“让公众知道美国腐败的选举体制和虚伪的选举法”。“民主之春”本月2日拉开帷幕,抗议者队伍从象征美国1776年独立的费城独立钟出发,步行200多公里达到华盛顿。抗议活动组织者说,抗议者来自33个州,他们不但要静坐抗议,还要进行有关非暴力不合作的知识普及和培训。

 

美国微软全国公司网站11日评论称,今年的总统选举让美国的选举法遭到践踏,民主党和共和党选民都对充斥金钱交易的政治选举筹款制十分不满。来自大企业和富豪的巨额捐款在选举中司空见惯,将普通选民的声音“彻底淹没”。来自波特兰的抗议者亨德里克斯说:“对选民的压制无处不在,成千上万选民因为身份问题不能参加投票……即使可以投票,国会也不会通过符合民意的法律。”很多抗议者认为“美国政府已经不能代表人民”。

 

美国“市政厅”网站对“民主之春”运动不以为然,认为这不过是“占领华尔街”思想的翻版,这种激进思想每隔几年就会在美国出现一次,“这群极端的家伙不要借用‘民主之春’之名攻击其他人”。

 


\

 来源于“占领华尔街”运动

 

“德国之声”网站12日说,“民主之春”来源于“占领华尔街”运动,其崛起与美国民主党参选人桑德斯和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倡导的民粹主义不谋而合,这两个人都公开反对金钱对美国政客的影响。“民主之春”的多数参与者都与民主党左翼和共和党右翼有关。

 

美国微软全国公司网站称,这场民主抗议活动旨在表明,草根阶层对美国的政治体制极为不满,因为它已经牺牲了美国普通人的利益,向富人阶层极度倾斜。此次运动让越来越多的观察者担忧美国民主的前进方向和活力。

 

不平等在美国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政治问题。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11日称,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当天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1%的美国富人平均寿命比穷人多15年,高收入群体在21世纪前10年的平均寿命大幅增加,收入最低的40岁左右美国人平均寿命和苏丹、巴基斯坦的同龄人相仿。

 

\

美国民主已死:亿万富翁和大型金融集团主导了美国大选,以他们的特殊利益

 

据新华社报道,抗议者聚集在国会门前,高喊“金钱滚出政治”等口号,要求美国国会立即采取行动,“结束我们政治中的巨额金钱腐败并保证自由公正的选举”。

 

这次民众运动名为“民主之春”(DEMOCRACY SPRING),该活动网页HTTP://WWW.DEMOCRACYSPRING.ORG/的标题是“和几千人一起静坐,拯救百千万人的民主”,下面写着活动时间安排“游行:4月2日-11日,静坐:4月11日-18日”。

 

\

该网站的开场白写道:是时候采取大型非暴力行动拯救我们的民主了。十天,从费城到华盛顿,140英里路程,到本周,我们有数千人聚集在国会大厦,要求国会立即采取行动,结束美国政治中的金钱腐败,确保自由和公平的选举。

 

本周,我们将拿回我们的民主。昨天(11日),我们的静坐活动刚刚拉开帷幕,就有超过400人被逮捕。现在,每一天,我们都会从哥伦布圆环(Columbus Circle)游行至国会大厦,再造人民的议会。已经有超过3500人冒着被捕的危险参加,使之成为这代人中最大的美国非暴力反抗行动。加入我们吧,就是现在。

 


\

截至4月13日上午9点,该活动已有 3796人报名。

 \

抗议活动现场(来源:俄罗斯RT新闻网)

\

抗议人士被逮捕(来源:俄罗斯RT新闻网现场视频截图)

\

 

民众高喊口号(来源:俄罗斯RT新闻网现场视频截图)

该网页是这样介绍“民主之春”运动的(摘译):

 

每个美国人在政府中都应该平等地发声。那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通过世世代代斗争而来。然而今天,我们的民主处于危机之中。在大选中花费了无限制金钱的亿万富翁和大型金融集团主导了美国大选,以图保护他们的特殊利益。

 

这种腐败违反美国民主的核心原则——“一人一票,人人平等”。而且事实上这阻挠了我们国家所有关键议程的改革:从解决历史性的经济不平等,应对气候变化,到结束大规模监禁。如果我们不首先拯救民主,那么解决我们国家面临的迫切危机就是痴人说梦。

 

如果维持现状,2016年大选——已经是美国现代史上最具铜臭味、最压制选民的大选——很可能将产生有史以来最屈从于金融寡头的总统和国会。我们的地球,我们的人民无法消受。但是,还存在着另一种可能。

 

时机已经成熟。接二连三的民调显示,公众对于创纪录的腐败感到失望。这个舞台将是一颗火种,将公众无与伦比的失望化为改革美国政治气候的怒火,并引爆一场经久不息的公众运动。从塞尔玛(Selma,指美国民权运动大游行)到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油砂行动”(Tar Sands Action),黑人的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每一天人们都在证明群众的力量。

 

这个春天,美国大选将步入关键阶段,美国所有人,无论年龄、信仰、政治派别、行业团结起来,让活动达到历史性规模,使其不被忽略。

 

 

我们要求国会倾听人民的声音,立即采取行动拯救我们的民主。要么他们行动起来,要么把我们送进监狱,否则我们不会离开。我们还要发出明确无误的信息,美国需要一个新国会,这个国会将终结美国民主的合法腐败,确保每个美国人公平发声。

 

 

\

有人在社交媒体发表评论,@了美国几大媒体CNN、MSNBC、NBCNews,称这些媒体根本就不报道这些新闻,“你们拉黑了如此多重大新闻”。

 

今年的选举是美国最高法院给政治募捐上限松绑以来的首次总统选举。有美国媒体预计,此次大选总花费将高达100亿美元。美国政治新闻网对大选财政的分析显示,前100位大金主已经贡献了近2亿美元,比200万个小额捐款的总数还多。美联社民调则指出,外部资金已成为2016年美国大选“最突出的问题”。根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最新数字,截至目前,有超过40%的赞助来自华尔街。

 

 

越来越多的美国选民认为亿万富翁和大财阀、大企业才是美国大选的真正玩家,而普通民众的声音被淹没。美国《纽约时报》和全国广播公司联合调查显示,至少有84%的选民认为,如今的美国选举中流入了“太多金钱”;85%的人认为,除非改革或是彻底重建美国的选举制度,否则无法改变“金钱政治”这一现实。

 

\

 

\


\

 

“民主之春”抗议活动参与者 

“超过400人因非法集会被捕,警方已经启动大规模批捕程序。”华盛顿警方周一发表声明称,被拘留者将被指控“聚众闹事、阻挠和妨碍执法”。

 

据报道,此次抗议活动开始于4月2日,参与者从费城地标“自由钟”出发,步行十天、超过140英里到达首都华盛顿。“进步变革运动委员会”(PCCC)11日表示,集会和相关活动已安排持续到周末,以引起政府对腐败竞选财务制度和非法操纵选举法规的关注。

\
\

 

\

 

推特截图

PCCC共同创办人格林(Adam Green)11日也被拘留。他在声明中说,“今天我和其他非暴力不合作者一起,希望可以唤醒全国民众,让他们关注最关键的民主问题。政治家们现在就需要行动起来,这是公众的呼声。”

 

 

 “民主之春”

\

“民主之春”官网截图

该网站还写道,虽然11日上百名抗议者被警方逮捕,但抗议活动还是会持续到本周六(16日),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展示“人民心目中真正的民主”。目前已经有超过3500人报名参加“民主之春”活动。

\

目前已经有3681人报名参加抗议活动

\

抗议活动时间安排

 

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也在推特发声,支持“民主之春”活动。

 

\

 

前总统卡特:美式民主已死

 

受华尔街青睐的共和党总统竞选人杰布•布什宣布退选时,就曾不住地向支持其竞选的金主们道歉。去年,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做客访谈节目时就曾指出,“美国民主已死”,他说:“我可选不了总统了。如今要是弄不来两三亿美元,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可能给你提名。这不是民主政治,而是属于少数人的寡头政治。”

 

红遍世界的大嘴特朗普更是口无遮拦道出真相,他在电视辩论中说:“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希拉里收我的钱所以要给我干事,在场这些和我辩论的,几个没收过我的钱? ”

 

    美国“良心大叔”、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想“建立一个能够代表所有人的政府,而不只是国家中最富的那些人”,他说:“一个国家中0.1%的上层拥有相当于下层90%的财富,是不道德、不正确的”。不过,也正因如此,他的选举之路才阻力重重。

 

 

\

 

 

美国华伦威尔逊大学韩东屏教授曾在2015年9月发文指出,美国是寡头政治国家。美国将进行大选。所有的参选人都在角逐初选的党内候选人提名。现在很多参选人,尤其是共和党人,要么是亿万富翁要么也有巨大资金支持的,他们开始用“寡头政治”来形容美国政治现状。这个词曾经仅仅用来形容过第三世界国家的政府。先是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曾在一次电台采访中说,“现在美国就是一种寡头政治,不加限制的政治贿赂已经成为获得总统提名或参加竞选资格的主要手段。在美国州长竞选、参议员和国会成员竞选中也是一样的情况。”

 

纽特·金里奇,前共和党发言人,也是2012年的总统侯选人,曾得到富豪谢尔顿·阿德尔森夫妇大约两千万美元的资金支持, 他也开始谴责美国选举的财政问题。“建国者们一定不是为了让美国变成寡头政治,”他说,“而现在这些亿万富翁们聚在一起,认为他们拥有统治这个国家的神圣权利,我认为这是很危险的。”伯尼桑德斯,现在的一位总统候选人,在他的竞选中也说到美国竞选的资金在法律上已经属于贿赂。在许多人眼里,美国是民主的代言人。美国总是打着民主的旗号指责他国的政治制度,而其他国家则没有资格指责美国。

 

在美国生活在近30年,我从未信服美国真正诠释了民主的含义。作为一名政治专业的研究生,我曾和我的教授同学们辩论过民主应该是怎样的。而最困扰我的就是金钱在选举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当选的总是那些富人或者被富人所支持的。那么当金钱在选举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的话,这还是民主吗?对我来说,美国的民主是金钱和权利的游戏,而普通人则只是这场游戏的旁观者而已。我的美国教授和同学们也无法令我信服美国是真正的民主。当然我也同样无法去说服他们美国不是民主的国家。

 

大部分人并不了解美国政治制度的破坏性。那些投资选举的人,一旦他们所支持的候选人当选,他们就已经破坏了美国政治。一位我很喜欢的教授露丝·摩根索曾告诉我她和她丈夫在1976年为吉米·卡特的竞选筹集了一百多万美元。在卡特当选后,她也得到了卡特总统的酬谢。她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她想要的大使级别的职位,因为她丈夫不想离开美国,所以她最后选择在联合国做美国代表。

 

另外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的原因就是美国巨大的贫富差距。纯属偶然的我曾见识了美国富人和穷人的生活。作为一名住在佛蒙特州伯灵顿附近的穷研究生,我看到了生活在美国南伯灵顿地区的那些穷苦的、目不识丁的人们,贫穷让他们对生活已经失去了希望。而当我搬去波士顿的时候,我儿子获得了那里一所著名小学的奖学金并就读于此,我则看到了那些美国富人权贵如何生活的。这两个群体就像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不相信在一个百分之零点一的富人们拥有的财富比剩下百分之九十的人的财富还要多的国家存在民主。我很希望有更多拥有权力的人们可以看到美国民主制度的不合理之处,而如果没有别的,仅仅这个认识就会让接下来的总统大选变得有意义。

\

 

 

据环球时报2015年9月25日报道,91岁高龄的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做客访谈节目时语出惊人,称“美国民主已死”,毫不避讳地表达了对美国“寡头政治”“金钱政治”的失望,并历数美国政坛现存的种种弊端,如“党派分歧严重”“府院之争激烈”等。

 

据英国《每日邮报》23日报道,接受癌症治疗的卡特受邀出席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主持的访谈节目,对美国政治现状发表了个人见解。卡特表示,现在即便得到参选机会,他也没有能力参加总统选举:因为美国政治体系已经扭曲成为一种基于庞大资金支持的“寡头政治”体系,该体系“将有能力但却缺乏经济后盾的参选者拒之门外”。

 

卡特说:“我可选不了总统了。如今要是弄不来两三亿美元,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可能给你提名。”他说,这种需要巨额资金支持的“金钱政治”对美国政治体系构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害”:“这不是民主政治,而是属于少数人的寡头政治。我认为,它对美国政治相关的基本道德伦理准绳的损害尤其深。”

 

卡特对比了当今美国政治格局和自己执政时期的不同。他表示:“如今在华盛顿,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关系疏远,总统和国会互存芥蒂……我选总统的时候,所获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支持率一样多。”

 

被卡特诟病的“金钱政治”局面似乎得以印证: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共和党已经有两位总统参选人退出,其中包括威斯康星州“明星州长”斯科特·沃克,二人退选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差钱”。沃克宣布参选后就一直处于“捉襟见肘”状态,几乎无力支付竞选团队人员的工资和差旅费。知情人士透露,他的资金早在上月初、即共和党初选首轮辩论后就用光了。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2015年8月3日刊登《卡特说得对,美国不再是民主国家了》一文,作者为埃里克·朱斯。

 

文章称,献金左右选举。7月28日,主持人汤姆·哈特曼采访了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哈特曼问卡特,他怎么看2010年“公民联盟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与2014年“麦卡琴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的裁决。这两项裁决都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5位共和党法官作出的。这两项历史性的裁决使得包括外国资金在内的秘密资金现在可以无限制地流入美国的政治和司法活动。卡特回答说:“这违背了美国政治体系的精髓,而这种精髓才使得美国成为伟大的国家。现在,美国只有寡头政治,无限制的政治贿赂成为提名总统候选人或当选总统的主要影响因素。州长、参议员和国会成员的情况也是如此。所以,现在我们的政治体系已经遭到颠覆,它只是用来为主要的献金者提供回报。这些献金者希望并期待在选举过后得到好处,他们有时会得到好处……目前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现任官员把这种不受限的金钱视为向他们提供的巨大收益。国会大老们会有更多途径来捞好处。”这位前总统的尖锐言论仅是一己之见吗?文章称,情况绝非如此。

 

富人统治美国。文章称,社会科学领域实际上进行过一项经验研究,来调查在1981年~2002年该研究持续时期内美国到底是民主国家——领导人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国家,还是权贵政治(或寡头政治)国家——政府行为反映最富有公民意志的国家。这份研究报告题为《测试美国的政治理论》,于2014年9月发表在美国政治学协会出版的《政治学展望》杂志上。

 

这份报告在结尾时说:“我们的发现显示,统治美国的不是大多数人——至少在实际决定政策结果的因果意义方面不是这样。”该报告还说:“经济精英的偏好对政策变化的独立影响远超普通公民的偏好对政策变化的独立影响。”换句话说,研究人员发现:统治美国的是富人。

 

文章称,这项研究详细分析了1981年~2002年进行的一次针对广大民众的全国性调查。该调查要求民众对一个政策修改建议案给出“赞成”或“反对”的答案。然后,这项研究又调查了相关的后续情况,以弄清楚民众的偏好是否已经转变成政策,还是相关企业游说团体的立场已经转变成公共政策——无论民众的愿望如何。

\


权贵攻击民主。文章称,这项研究的持续时段——1981年~2002年——正逢1976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一项里程碑式判决的余波阶段。关于“巴克利诉瓦莱奥”案的重要裁决开启了权贵政治对美国民主的攻击。基本上,“巴克利诉瓦莱奥”案的裁决,以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后续的一些裁决使得权贵能收买和控制政客。

 

文章称,主要的“新闻”媒体已经为权贵政治所拥有和控制。“新闻自由”实际上仅仅是权贵控制“新闻”的自由——根据他们希望的方式操纵公共问题。由权贵指派的媒体经理人挑选编辑,而这些编辑再雇用记者来制造权贵们可接受的宣传,从而作为“新闻”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然而现如今,在“巴克利诉瓦莱奥”案之后的世界中,从里根时期以来,权贵们还变得几乎可以自由收买他们想要的政治候选人。于是,“恰当”的候选人,加上“恰当”的新闻——有关这些候选人的报道,带来了“恰当”的人,以便在新的美国“民主”中“代表”民众。卡特评论说,“我们的政治体系已经遭到颠覆,它只是用来为主要的献金者提供回报”,这是对现状非常适当的评论。文章称,卡特1977年上台执政。1977年正是美国转向权贵政治时代的开端。卡特说,美国民主实际上已经全然不是现在时,而是过去时,民主再也不是一种现实。实际上他是在说,无论从1981年~2002年美国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富人专政,现在的形势要糟糕得多。

 

寡头与民争利。文章称,显然,卡特是对的。2015年8月2日《纽约时报》头版大标题为《少数富人支配选举捐赠》。该文章说:“《纽约时报》对联邦选举委员会报告和国内税收署记录的分析显示,筹集选举资金的竞赛已经使得大多数总统候选人对一小部分最富美国人产生了深刻的依赖。”

 

《纽约时报》的这项研究显示,最近大企业财力的释放令共和党获得了巨大的益处。所有证据都显示,尽管不同的权贵存在利益竞争,但他们都在同民众竞争。他们的目的是降低他们工人的工资,并降低消费者的安全与福利水平来增加他们自己的利润(将他们的成本和投资损失转嫁到他人头上)。因此现在,美国正在迅速退回到“镀金时代”的经济不平等中去。或许,美国的状况会比早年无法无天的强盗大亨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纽约时报》的这项研究还显示,甚至在民主党内,大量捐助正落入亲企业、反民众的最保守分子的腰包。在新的美国,草根政治可能会萎缩,甚至死亡。

 

问题已经变成:将来会不会有另一位富兰克林·罗斯福来振兴民主?抑或,美国还有没有可能再出现这样一位总统?

 

文章称,今天的当政者能根据他们的意愿来决定他们职业生涯的长短,并愿意听从他们雇主的吩咐。然后,他们会退休,并且自己成为权贵阶级的新成员,正如克林顿已经做的那样,也正如奥巴马将会做的那样。

 

此外,权贵统治的新时代在范围上不仅是全国性的,而且是全球性的。因此全球权贵阶级或许已经找到方法,从而在他们毁灭整个世界之前维系他们的统治地位。尤其有趣的是,虽然存在许多免于纳税的“非营利”的“慈善组织”,但它们都是权贵建立的,它们不会挑起战争来打击权贵政治——击溃权贵对民众的剥削体系。权贵不会创建一个“慈善组织”来这么做的。他们不会向他们自身和同伴的剥削利益开战。权贵阶层都是一路货,尽管他们的确相互竞争主导权,以决定他们中的哪些人来统治民众。而民众似乎接受了这种现代形式债务奴役,既是因为他们所见到的“新闻”,也是因为他们未见到的新闻。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zyxw/gj/2016-04-14/37252.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6-04-15 08:20:07 关键字:国际  重要新闻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