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亚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塔利班对中国的期待有点高了?

时间:2021-09-10 00:04:23   来源:补壹刀   作者:鸽子叨    点击:

塔利班对中国的期待有点高了?

鸽子叨

  9月7日,塔利班宣布组成临时政府的首批人选。

  阿富汗塔利班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将以“埃米尔”身份领导国家。毛拉·哈桑·阿克洪德担任代总理,巴拉达尔任代副总理,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的儿子雅库布任代理国防部长,遭到美国1000万美元悬赏通缉的西拉朱丁⠂哈卡尼任代理内政部长等等。

  发言人穆贾希德在记者会上表示:“这个内阁仍未完整,而且只是代理职位……我们将从国内其他地区引进人选。”

  塔利班临时政府的首批名单公布后引起各方关注。美国总统表示距离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府还“很远”,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塔利班公布的部分内阁成员从属关系与过往记录表达关注。拜登在采访中还暗示北京有“安排”。

  该如何看待塔利班临时政府?如何看待近期塔利班反复表达的希望中国参与重建的声音?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所长胡仕胜、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

  01

  补壹刀:该如何看待塔利班成立的临时政府?

  胡仕胜:我们看到塔利班的发言人已经申明了目前的新政府只是一个临时的过渡政府,所有的领导人都是暂代。而塔利班之所以着急成立一个过渡政府的目的有以下两点:

  第一, 潘杰希尔谷地的战斗刚刚结束,国内大部分的反叛力量已经肃清,国内的问题迫切需要系统化的政府来处理。当前阿富汗确实需要建立一个治理体系,不然无法应对包括粮食危机人道主义救助和有效反恐在内的各种难题,如果长期处于无政府状态必然会带来更大的麻烦,对未来阿富汗新政权的组建和国际社会的承认都是一个不利因素。而新政权的组建非常复杂,要考虑将各方力量妥善纳入政治框架需要时间,一时之间还无法成型,所以塔利班急于成立一个过渡政府来掌控国内局势。

  第二, 建立临时政府以后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权衡各方的利害关系,避免仓促。之所以这么谨慎,也是为了让未来的新政权尽量符合绝大多数国际社会承认的条件。因此,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对塔利班来讲是下一阶段的目标,不是目前的当务之急,目前的当务之急主要是恢复国内秩序。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今天的记者会上也表示,中方重视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和一些重要人士的安排,这结束了阿富汗长达三周多的“无政府状态”,是恢复国内秩序和战后重建的必要一步。我们也注意到阿塔方面表示,成立临时政府是为了尽快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

  02

  补壹刀:如何看待拜登暗示北京“有安排”一说?美国有什么企图?

  朱永彪:其实无论中国介入或者不介入阿富汗局势,美国方面都会有意见,如果我们介入了,美国就会说你趁机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如果我们介入得少了,美国又会指责我们没有发挥大国应有的作用和承担应有的责任。不过,美国之所以这么说,多多少少还是有想给中国挖点坑的想法,而且美国这种想法是会持续下去的,这点咱们还是应该好好提防。

  胡仕胜:如果要说有“协议”或者“安排”的话,美国去年就和塔利班达成和平协定了。我们对塔利班的期望也一直说的很清楚。我们希望阿富汗能构建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坚决打击各类恐怖势力,尤其是要和“东伊运”进行切割,塔利班的领导人也一再承诺不会让阿富汗成为恐怖主义袭击中国的基地。从我们的立场上讲,如果真要有一个美国式的约束性和保证性的协定,那也是一件好事。

  03

  补壹刀:新政府中,曾被美国悬赏捉拿的哈卡尼网络领导人萨拉贾丁•哈卡尼入阁,引起各方关注。有人认为这将削弱塔利班与恐怖主义切割,该怎么看?

  胡仕胜:哈卡尼网络是被美国定义的恐怖组织。塔利班和哈卡尼的关系比较复杂。

  哈卡尼早在70年代末就是美国一手扶植起来的对苏联进行反苏圣战的主要力量,塔利班94年创建之后,95年之后出于对内对外的各种考虑哈卡尼加入塔利班,但加入之后哈卡尼一直是一个独立大队式的存在,有自己的独立性,它和塔利班负责不同的战区,另外所有外籍战士都在哈卡尼网络麾下而不在塔利班主流势力下,过去20年挂在塔利班下边的好多恐怖袭击尤其是血腥的恐怖袭击基本上都是哈卡尼干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2012年美国把哈卡尼单独列为恐怖组织。现在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网站上还有对哈卡尼的制裁名单,在美国国务院的归类塔利班和哈卡尼是两个组织。围绕着哈卡尼的问题,可能对美国来讲会更棘手一点。

  不过,如何与恐怖主义切割对塔利班来讲确实是一个挑战,具体的表现我们还得看塔利班后续的行动。

  朱永彪:一个延伸的问题是,现在塔利班的一些领导人仍然在美国或者联合国的制裁名单里,塔利班一直要求要给他们除名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除名。在这点上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面临着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04

  补壹刀:如何看待塔利班近期反复表达中国希望参与阿富汗重建和将阿富汗纳入一带一路?

  胡仕胜:首先要认识到,塔利班如果实现了和平稳定,那对中国的周边环境肯定是有利的。从安全角度上,如果塔利班能够建立一个被广大国际社会接受的政权,对阿富汗国内局势和周边形势都是积极向好的。塔利班的力量有别于过去几十年阿富汗的其他政权,它是从山区农村起势的,对占阿富汗2/3的山区了如指掌,这样一股力量从农村走向城市实现了执政,会比阿富汗以前的执政力量强大的多。如果它认真反恐,基于它的基层网络,它会比其他政治力量更容易做到。而且它现在实现了从反对派到执政力量的转变,也会更加用心更加用力地去反恐。

  第二,塔利班执政接受了第一次执政被国际社会所孤立,使得塔利班丰富的矿产资源和优越的地理位置优势没有发挥的教训。以前塔利班是反对力量,也不希望政府发挥这两方面的优势,现在塔利班掌权了,它对这两个优势看的非常清楚。因此,它强调中国是阿富汗走向国际市场的通行证,因为它认识到,怎么把阿富汗的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需要中国,同时通过一带一路可以帮助它盘活地理位置的优势。另外,中国发展带来稳定的哲学理念也被塔利班认识和接受了。

  但是,问题在于,对于塔利班的执政能力目前各界都还不清楚。而且,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府如果给塔利班政权制造麻烦的话,那么塔利班的执政也会面临一些苦难。因为美西方在阿富汗20年的经营,仍然有影响阿富汗局势发展的N种破坏性手段,他们可能还留了很多代理人、埋了很多雷。因此,未来阿富汗的重建由美西方主导的重建转化为周边国家主导的重建,但是美西方仍然是那只看不见的强有力的幕后手,如果塔利班不能很好地处理和美西方的关系,阿富汗未来的发展,以及地区国家与阿富汗未来的合作都会遇到一些问题。

  另外,自1747年建国以来,阿富汗政治版图即呈现出破碎状况。由于地形的切割与阻隔,阿地方自治、各自为政、拥武自立是一种传统政治文化。这种政治破碎状态对任何一个外来者而言,甚至对任何一个阿富汗的中央政权而言,都是其治理阿富汗时难以逾越的障碍。因此,不能指望阿塔政权能在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内有效地捏合这个“破碎”的国家,实现凤凰涅槃式华丽转身。

  朱永彪:在一带一路建设上,塔利班对我们的确有很主动的诉求,因为它现在面临着发展经济和保障民生方面很大的压力,而且它解决财政危机问题的需求也很迫切。不过,我们也要看到,塔利班的诉求也不仅仅是针对中国的,它也表达了希望跟美国建立外交关系,实际上就像任何一个国家一样,所有国家的投资它肯定都是欢迎的。

  至于阿富汗本身在一带一路中的地位,我觉得国内一些人可能有些夸大了。至少从目前看,阿富汗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地位还没有那么重要。

  05

  补壹刀:国内也有声音认为塔利班对中国的期望有些过高了,我们应该适当管理塔利班对我们的预期,对此该怎么看?

  朱永彪:我觉得这种声音是有道理的。我们可以算一笔很简单的账,美国人在阿富汗投入了至少1万多亿美元的军费,1千多亿美元的援助,我们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计划的总投资额才600亿美元,瓦罕走廊长度约400公里,哪怕修一条普通等级的铁路都要几百亿上千亿。我们实际上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和动力去投资阿富汗。

  当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对于一些既能带动阿富汗经济的发展,又能符合中国利益的合作我们还是欢迎的,包括给阿富汗提供一些支持。此外,我们可以给阿富汗提供适度的人道主义援助。

  胡仕胜:对于阿富汗的重建,我觉得塔利班也有必要认识到罗马城不是一夜建成的,阿富汗经历了过去40多年的战乱,整个国家的基础设施、社会治理体系都打乱了,外来的民主改造也没有成功,各方面都是百废待兴,建设问题一定要徐图之,要慢慢来,要做长期规划。塔利班相比其他政权有优势,塔利班掌权是过去41年以来首次实现阿富汗政治版图的大一统,打破了过去阿富汗发展城乡分离二元对立的局面,这是变革性的力量,如果搞得好的话会带来很多积极变化。

  中国的介入不能是强出头、主导型的,一定是和周边国家共同协调、共同推进的,一定不要寻求军事存在,一定不要强行推动社会改造。我们要扭住发展、地区一体化、阿富汗的事情地区共同商量的准则。我们要追求建设性的介入,建设性介入的标准就是能解决旧的问题,不催生新的问题。

  06

  补壹刀:外媒两次说中国企图“占领巴格达姆基地”,该怎么看?

  朱永彪:我们在巴格达姆部署军事基地的可能性不存在。首先,在那里部署军事基地没有意义,无论是从反恐上还是军事行动上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其次,这还涉及到一个问题,塔利班一直是反对外国驻军的,包括土耳其的军队它都不允许,阿富汗人民也是不欢迎外国军事力量存在的。唯一的可能性是中国为喀布尔民用机场等的恢复运营和通航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技术支持,涉及军队的太敏感了可能性不大。对巴格达姆基地问题的炒作可能显示了美国的酸葡萄心理。

  胡仕胜:我们不会谋求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对于巴格达姆军事基地,如果未来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需要,它可以从军事基地变成货物集散地,因为基础设施很多都是两用的。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yz/2021-09-10/7120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9-10 00:04:23 关键字:亚洲  小小寰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