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亚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印共毛派游击队跳出“红色走廊”,转战中印边境

时间:2018-04-17 00:03:11   来源:微信号“豆农”   作者:    点击:

 印共毛派游击队跳出“红色走廊”,转战中印边境

豆  农

  自1967年的纳萨尔巴里起义开始,印度共产党(毛主义)游击队已经让印度政府头疼了50多年。近年来,在印度军警的围剿下,印共毛一度损失惨重,但据印度媒体最近披露的消息,他们近来有了新动作,似乎已经触底反弹。

  新德里时间312日前后,印度中部恰蒂斯加尔邦等地对印共毛武装的围剿战事还在继续,印军对毛派游击队的清剿行动逐步升级。

  当外界已经对新德里等重点区域地区拉响警报时,《德干先驱报》等印度主流媒体发现了印共毛游击队击队渗透的另一种路径:即从印度中部的游击区(即“红色走廊”)转移到印度东北部的中印边境,进而与当地谋求独立的地方武装合作,一同对抗新德里当局。

 

《德干先驱报》网站报道截图。网址:http://www.deccanherald.com/content/664154/beyond-red-corridor.html

 

  根据印度军警方面的资料,印共毛游击队在中印边境地带与当地独立武装合作已有相当时间,甚至还能通过中印边境一线取得轻武器等补给。这使得2018年初看似被压缩的“红色走廊”)转而呈现了一种触底反弹的局面。

  一直来,印度当局都在尽力围剿印共毛,全面打击印共毛游击队已经成为2018年的一大目标。

  今年1月底,《印度时报》援引印军警统计资料称,印共毛的游击区已被压缩,从2015年的75个区降低到2017年的58个区。其政权根据地也被压缩在总面积不超过8000平方公里的三处森林地带。

  当月,印度还出动空军(IAF)、边境安全部队(BSF),“印藏边境警察”(ITBP)和中央后备警察部队(CRPF),对印度中部游击队控制区进行联合围剿。

  莫迪政府“彻底消灭毛派游击队”的信心看上去也很充足,不过《德干先驱报》报道称,令人意外的是,印共()如今正试图将“红色走廊”的边界延伸到南部,并在阿萨姆邦位于山上和丘陵上的一些部落地区建立营地。

  虽然印度军警宣称印共毛的游击区已遭遇蚕食压缩,但游击队反而化整为零,从内线转到外线,在新德里、孟买、加尔各答、博帕尔等22个主要城市周边展开袭扰行动。

  此外,转移到外线的印共毛还大举吸收失业工人和学生加入组织,进而更新他们的干部队伍。这种局面是仍在乡村展开大规模“剿共”的印度当局所始料未及的。而在莫迪上台之后,不少为印度失地农民说话的维权人士更被扣上“毛派”帽子送进监狱或遭遇不测。

  对莫迪及其人民党当局来说,他们在印度东北七邦中的特里普拉邦击败了印共(马列主义),从后者手中夺取了地方权力。但这一胜利并不能让新德里安下心来。

 

2007年的毛派影响地区,颜色越深影响越深

 

2013年的毛派控制地区,可以看出范围明显缩小。 

  在32日的一次交火,约10名印共毛游击队战士和1名印度警察在特伦甘纳邦—恰蒂斯加尔邦交界处死亡,此事证实印共毛的影响区域已超出传统“红色走廊”,渗透到印度南部。

  此外,在中印边境的阿萨姆邦和所谓“阿鲁纳恰尔邦”(即中国藏南地区)也发现有印共毛活动存在,他们把印东北部一些地区当做革命的新地区,以建立其根据地。

  印媒报道称,在印度东北地区,有数十支“独立”武装组织正在寻求武力夺权,脱离新德里当局管制。这些组织包括:“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ULFA)、“波多民族民主阵线”,“特里普拉民族解放阵线”(NLFT)、和“卡塔普尔解放组织”(KLO)、“那加民族社会主义委员会”伊萨克—穆瓦哈派系(NSCN-IM)等。

  报道称,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来,印共毛就与这些独立武装组织进行合作,包括购买小型武器、弹药、通讯系统,到接受独立武装组织培训等。

  由多个独立武装联合组建的“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领导人巴鲁阿(Paresh Barua)还曾说过,“印共毛的敌人和我们一样,都是印度殖民政府,所以我们之间有一种默契”。

  此外,《德干先驱报》在报道中提到,中国的小型武器是通过这些组织进入到“红色走廊”的。

  一直来,在印度国内始终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支持其“独立”武装组织。今年1月,《印度快报》还报道称,中国情报机构一直在帮助印度东北部多个反政府组织在缅甸设立基地。而印度陆军参谋长拉瓦特(Bipin Rawat)更声称“中国和巴基斯坦在印度东北邦发动代理人战争”。 在2011年时,新德里媒体就猜测巴鲁阿或“假道缅甸前往中国瑞丽暂避”。

  而对于类似的媒体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早在2008年就作出表态,称这样的报道没有事实根据。中国政府一贯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我们不会支持任何印度反政府武装。

  印共毛近年来的发展历经波折。印度政府在2009年发起了“绿色狩猎”行动,向印共()游击队发起“全面进攻”。

  2013年,“南亚恐怖主义网站”发布的报告显示,损失的大量印共()领导人,是在2007年和2011年之间发生的,到了2012年印共()上层遭受重创的局面明显好转:“现在已有证据表明,2012年毛派已经将干部的损失控制到了2008-09年之前的水平——在中心地带对印共()发动清剿行动升级前的阶段。”

  2012年形势发生逆转,印共()有效遏制了印度政府对其中央领导层的捕杀,在一些地区印共()的实力不仅没有削弱,反而得到巩固和增强。”

 

印度军警在印共()活动区域巡逻

  去年12月,一则来自“红色走廊”的消息震惊印度各界。根据当地警方消息,印共毛主义特伦甘纳邦特委书记贾潘纳夫妇在1226日宣布“放弃革命”、“归顺政府”,并领取了当局发放的300万卢比(约合41,000美元)悬红赏金。不过,这名印共毛资深首脑在毛诞日的投诚并未瓦解当地游击队的攻势。

  贾潘纳(Jampanna)加入游击队已有34年,其夫妇二人都是印度中部特伦甘纳邦首府海得拉巴地区游击队的重要首脑,当局为这二人多年挂出总值300万卢比的悬红。

  由于贾潘纳曾在2005年代表当地印共毛游击队签署声明,表示“退出谈判”、“谴责政府”并号召当地民众“继续战斗”,这使得此人的变节就成了当地军警的一大战果。

  贾潘纳很快就在印度军警安排的记者发布会上频频露面,呼吁印共毛武装干部尽快“联系警察”、“归顺政府”。但贾潘纳本人也强调其夫妇的“归顺”只是出于个人心灰意冷,“希望过正常生活”。加之此人也年事已高,而印共毛游击队在当地的18人为中心的指挥机制并未受太大冲击。这就让他的“投诚”显得相对意义有限。

  也就在贾潘纳宣布归顺当日,当地游击队和政府军警仍在交火,双方互有伤亡。当地的警察部队、准军事部队、突击队、军队和民团与游击队在海得拉巴一线的对峙仍未发生根本变化。

  在附近的切蒂斯格尔邦边境地区,当地警队在与游击队的交火中往往保持着21的人员损失率。军警人员对当地毛派武装干部的抓捕往往以失败告终。

  切蒂斯格尔、特伦甘纳等地的游击队“猖獗”是有理由的。该地区经济、基础设施建设一直比较落后。

  为镇压当地游击队,2005年,切蒂斯格尔邦政府出资,招募了几千名青年组成民兵组织“特别警务队”。

  然而“特别警务队”的行径令人发指。他们烧毁房屋、在水源和食物中下毒、毒打和杀害民众、强奸妇女外,对于当地局面并无改善,相反却让游击队得到了更多当地下层民众的支持。

  印度政界人士多次夸口称“只要军方专心清剿,当地的游击队只要四个小时就可以被全部消灭”,但到了2017年,他们仍然和隐藏在丛林中的武装周旋。

  部分游击队首脑固然为赏金而选择归顺,但不少人归顺后就被军警抓捕、勒索。就在20178月,一名62岁的前游击队指挥官就在火车上被警方殴打后劫走,并被押往孟买下落不明至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忽视基层民生的印度当局光靠清剿游击队是难以解决问题的。很多参与第一线“清剿”行动的印度军警人士都建议当局应该有效改善民生,为贫困地区的民众尤其是青年提供就业机会。而非单纯的依靠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yz/2018-04-16/49826.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乔然 更新时间:2018-04-17 00:03:11 关键字:亚洲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