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亚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熊蕾:我们不知道的朝鲜之二——在制裁中生存发展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熊蕾    点击:

我们不知道的朝鲜之二——在制裁中生存发展

作者: 熊蕾

不喜欢朝鲜现政权的人,把朝鲜人民这些年来遭受的苦难归咎于金家父子。其实,真正加害朝鲜人民的,除了天灾,恰恰是貌似公允的国际社会。

 

我们的另一位导游金京姬30岁出头,我们称她小金东木。她说,从她上中学,伴随着她的就是一个词:制裁。

她实在不明白朝鲜为什么要受制裁。

小金(金京姬)东木

我也不明白。就算朝鲜做过什么不妥当的事情,但是美国、以色列屠杀的无辜平民,可要比朝鲜多得多。凭什么美国、以色列不受制裁,而要制裁在自己国家努力让老百姓免费享受教育、医疗、住房的朝鲜呢?

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要朝鲜改变社会主义制度。

这个制度可能有弊病,但是已经给朝鲜人民带来了根本性的好处。比如他们的全民免费医疗,现在全朝鲜平均每40个居民就有一位医生,医生上午门诊,下午出诊去看行动不便的老人和病人。朝鲜住房是国家根据家庭人口、工龄和贡献免费分配。如大金东木一家6口人,住110平米的公寓房。每月的水电煤气等费用,只占工资的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

公寓楼背街的阳台——我们感兴趣的是阳台上晾的辣椒

如果改变了社会制度,这些福利还能得到保证吗?大金小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们作为过来人很明白:中国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已经把相当多的另一部分人抛进了水深火热的苦难深渊。像居民不得不用自焚来捍卫自己住宅的事,在朝鲜想必是天方夜谭。所以我们同行的孔庆东教授感叹:没有开发商的社会,真是幸福的社会!

朝鲜最困难的时候是在1995年到2000年(一说1997年到2003年)。当时国家供应的每人每天的口粮大米只有50克到100克,也就是一两到二两,其余配给350克到400克粗粮。这对以大米为主食的朝鲜人是很难过的。饥荒的原因有三点:第一个原因是1995年到1997年连续三年的天灾--不是大旱就是洪涝,大部分地区粮食绝收。就连金日成亲自抓的农业样板青山里合作农场,粮食产量也减产一半。第二个原因是苏联东欧的垮台,造成朝鲜多年来赖以生存的贸易渠道不复存在。过去他们和苏联东欧经互会成员国是易货贸易,这时不行了,人家都要硬通货美元,但是朝鲜没有。第三个原因,就是联合国的制裁。如果没有这个制裁,朝鲜仍然可以和其他国家做生意,换取外汇,但是由于制裁的规定,可以和朝鲜做生意的国家也不敢做了。

在那个时候来过朝鲜的美籍韩裔教授郑己烈先生说,当时平壤的喷水池都干了,池子里空空如也,让人几乎看不到希望。

但是朝鲜人民挺过来了。据5年前来过朝鲜的团友李昌平、郭松民观察,朝鲜人的营养状况和精神状态都比他们上一次来大有改观。

平壤凯旋门附近的一家电影院

大金小金导游都认为,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当然困难仍然存在。粮食还有缺口。目前朝鲜有工作的人每人每月定量是20公斤,没有工作的是9公斤。不足部分可以买高价粮。

再就是燃油短缺。我们常常看到公共汽车站等候汽车的人排的队很长,老旧的公共汽车或有轨电车上往往挤满了乘客。大金导游说,因为汽油紧缺,所以只在上下班高峰期有公共汽车,其他时间公共汽车停驶,只有有轨电车开行。再加上车少,所以等车的人总是很多。

因为缺电,不少人就在外面凉快的地方看书,或者晚上到灯光比较亮的公共场所看书。我们在一家商店想买冰棍,冰柜里明明有的,可是售货员说,不能卖,因为刚刚停过电,化掉了。

平壤友谊塔前一位看书的青年

平壤滑冰馆和柳京饭店——虽然缺电,但还是亮了

大金小金好像不知道中国有如此众多向朝鲜吐吐沫的人,好像也没有记恨当时"韬光养晦"的中国不敢否决制裁朝鲜的议案,致使制裁成立。他们仍然诚心诚意地说:中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听了这样的话,我不禁脸红。除了联合国的投票问题,我还曾经听说,在饥荒最严重的时候,朝鲜曾经请求中国支援他们若干万吨饲料--联合国的制裁只限于粮食,不包括饲料。朝鲜知道中国的饲料要加拌添加剂,因此提出可否将添加剂单独供应,由他们自行搅拌。其实,那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们要以饲料充当粮食,如果拌了添加剂,这饲料就很难让人吃了。可是我们当时国务院的负责人依然下令出口朝鲜的饲料一律加拌添加剂。这事如果是真,那只能说下这个令的人缺德,不管他是谁。

不过小金导游依然心怀感激地说:她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她说,"我只知道,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是中国给了我们粮食和燃油。"

让我们惊异的是,面对紧张的局势,平壤并不显得紧张。有十万人演出、四万人观看的《阿里郎》,进场没有安检。有着战备用途的平壤地铁人来人往,进出车站也没有安检。我们所见的公寓楼和农村住房,都没有铁栅栏封挡。这给人的印象很平安,没有激烈的社会矛盾。

在制裁中,朝鲜在逐步发展。街上看到不少人打手机--手机正在普及,只是不和国际联网。电脑也在普及,不少人使用朝鲜的国内网和局域网,只是同样也不和国际互联网接通。

9月9日(朝鲜国庆节)的平壤街头

虽然人们的印象是朝鲜还不开放,但是朝鲜并不拒绝对外交往。乘我们这一班高丽航空公司飞机从北京飞往平壤的100多人的飞机全部满员,除了我们这一团中国人和个别朝鲜人,都是西方游客,其中不少美国人。而且,为了让这些通过正常途径到朝鲜旅游的美国人回国后没有麻烦,朝鲜方面特地给他们另纸签证,以免在他们的护照上留下前往"敌对国家"的痕迹。天晓得谁的心态更不开放!

到了平壤机场,游客一通狂拍,虽然经常遭到制止

朝鲜当然不是天堂,对朝鲜的一些行为方式,我们也未必都能接受。但是,朝鲜和朝鲜人民独立自主的精神,令人尊敬。

同时,对于那些向朝鲜吐口水的人,我也好奇:灭了朝鲜,你们能得到什么?能得到美国和韩国以及西方世界的信任,成为他们的自己人吗?中国历史一向不乏卖友求荣者,而卖友求荣向来收获的只有里外不是人。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yz/2013-05-02/1544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朝鲜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