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全球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黄卫东:美日曾两次借朝鲜侵略中国

时间:2017-07-04 00:04:43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美日曾两次借朝鲜侵略中国

黄卫东

摘要:在旧中国时代,美国通过军事威胁满清政府,使满清政府一度放弃保卫朝鲜,使美日轻易控制了朝鲜。此后,由美国提供战略物资,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 造成中国军民3500万伤亡和巨大的经济损失,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新中国在朝鲜和越南打败了美国的侵略,制止了美国通过朝鲜越南侵略中国的计划和行动,保障了本土安全,为改革开放时代赢得了30多年的和平。

1840年英国发动鸦片战争,是西方侵略中国的开端。但是,通过海上运输,不远万里侵略中国,经济上代价太大。西方各国纷纷抢占中国周边地区,建立侵略基地。到19世纪下半叶,法国占领越南、英国占领缅甸、俄国占领外兴安岭等地。美国一方面跟随英法获取利益,另一方面,则与日本合作,先后侵占中国台湾、朝鲜。到上个世纪30年代,美国通过提供战争物资,鼓动日本发动对华全面战争,极大地削弱了两国实力,到二战结束的时候,美军同时登陆了中日两国。

早在1847和1849年,美国就两次派海军远征台湾,测绘地图,为入侵台湾做准备。美国海军准将李仙得(Charles William Le  Gendre)曾参与美国远征台湾的军事行动,有丰富的经验[1](p375)。考虑到美军直接侵华所需要的巨大经济支出和公开敌对中国带来的负面影响,美国不想直接侵略中国。一八七二年李准将携带美国海军测量的全套台湾地图、航海图表等供给日本,谎称清政府在台湾一些地方并没有行使主权,鼓动日本派军队登陆台湾[2]。一八七四年,美日联合向台湾大举出兵。美国不仅派人参加,还加入兵船,于5月登陆台湾[1](p377)。这时清政府很清楚日本的行动是为美国驱使,日美已成一党[3](p368),仍想用外交手段拆散美日同盟,后值日军台湾瘟疫大作,清政府又派福建巡抚王凯泰将兵二万援台湾的拟议,日本大为气馁,派大久保利通来中国议和。清政府本无抵抗决心,便辟台湾为商埠,赔款五十万两了事[4]。美国不仅实现了在台湾的商业机会和给军舰商船补充燃料的地方,而且借此实现了他们离间中日关系的目的[1](p373),美国总统格兰特十分得意于美国此次行动造成的中日之间的紧张关系[1](p378)。

朝鲜是侵略中国的最好基地,占领朝鲜,可以通过朝鲜直接从陆路入侵中国。朝鲜也是历史上日本历次进攻中国的跳板。历史上,中国曾多次派军队帮助朝鲜击败日本侵略者,如唐朝初年和明末日本侵朝。日本历史上借助朝鲜入侵中国的多次图谋,都因中国援助朝鲜而未得逞。

早在1845年,美国国会提出开放日本议案时,就同时提出开放朝鲜议案。Foster指出,自那时起,美国就一直筹谋此事[5](p313)。一八七一年美国派军舰至中国藩属朝鲜强迫与美国订立通商条约,遭到朝鲜拒绝后,美遂以水军沿汉江进攻,遭到朝鲜军民反击,虽然美军没有损失,却杀害很多朝鲜老百姓。在美国武力恐吓下,满清政府害怕因朝鲜问题与美国开战 , 否认对朝鲜的控制,我国学者在历史著作中则称, 清廷表态不干涉朝鲜内政外交 ( 此为甲午之祸源头) 。1875-1876年初,日本派军侵入朝鲜,击败朝鲜军队。在美国侵略威胁下满清政府不敢介入帮助朝鲜。日本凭借武力强迫朝鲜执政的闵妃集团,与日本签订了不平等的《江华条约》,朝鲜以独立国家名义,开放市场[6]。美国借此也与朝鲜在1882年签订了通商条约,包括了商业权利、领事裁判权和最惠国条款等,让朝鲜对美国门户开放了。更重要的是,美国借此条约,否定了中朝之间的藩属关系,正如美国学者丹涅特所指出,该条约的签订,是美国肢解中国的一个重要步骤,正如中国对英法签订的有关缅甸和安南条约一样[7](p461)。

日本通过通商条约,打入朝鲜内部,积极发展亲日派势力,使朝鲜形成了日本和西方称之为反对政府的亲日“开明派”。在民间支持下,1882年朝鲜政府赶走了亲日派,但日本旋即派出军队进驻朝鲜都城汉城,重新扶植亲日派上台,并 驻军朝鲜都城, 满清政府默认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在日本控制下,美国政府借助美朝条约和日本协助,公然派驻公使等一系列手段,视朝鲜为独立国家,鼓励朝鲜独立[7](p474-484,p571),美日控制的朝鲜国王开始从美国聘请人员,如陆军教练[1](p407),到1887年,朝鲜首先派出驻美全权公使 ,公然宣布独立。由于美日步步进逼,使朝鲜对中国的离心力日益增强,大批美国人先后由日本密荐,掌握了朝鲜的内政、外交、军事等大权,又以贷款作钓饵,取得朝鲜的开矿与海关的特别利益[4](p33)。针对美日的侵略,以东学党为首的朝鲜人民发起了“逐灭夷倭,澄清圣道”运动,反抗美日侵略[4](p35)。美日则通过所控制的朝鲜国王于1894年7月27日对中国宣战,请日本军队将中国人逐出朝鲜[1](p413),从而挑起中日甲午战争。

美国在战争开始后,拒绝与其他西方国家合作调停,明确表示,支持日本军队进入朝鲜,帮助朝鲜摆脱中国宗主权获得独立[8],为日本侵略活动减轻国际压力。在战争后期,日本威胁其他西方国家在华利益,美国担心满清政府崩溃[2](p495)和西方瓜分中国[9],又单方面欺骗满清政府打消借助西方干涉的想法,威胁劝说满清政府接受日本各项侵略要求[10]。实际上后来德法俄三国干涉,日本不得不吐出辽宁半岛[11]。当时日本连钢都无法生产,军火大部分都是美英供应的。美国借助日本发起的甲午战争,不仅借此出售军火给双方,获得巨额利润,而且实现了彻底废除中朝藩属关系,极大地削弱了中国的实力和安全环境,为日美通过朝鲜入侵中国排除了障碍,进一步打开了中国大门。

美国以帮助朝鲜独立名义,支持日本,但日本后来吞并朝鲜,美国却公开不发一词,私下却通过利益交换同意。这是日俄战争期间发生的,当时美国大力帮助日本对付俄国,美国与日本于此又谈判一个秘密协定,由日本承认美国吞并菲律滨,美国则以承认日本吞并朝鲜为交换条件。协定在一九五年日俄停战前成立,这是美国侵略中国过程中尤为无可狡饰的罪恶勾当,朝鲜灭亡,此时已被规定,不等待一九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日韩合邦条约的形式才实行美国侵略者不得不把这个协定保持了很长时间的秘密,只有20多年后,在主持此项活动的老罗斯福总统死去以后,才第一次公开出来[12]。甲午战争前后,美国打着帮助朝鲜独立的旗号,支持日本将朝鲜从中国分裂出去,此时又支持日本吞并朝鲜,充分显示了美国为侵略中国,可采取一切可能的卑鄙行动。类似的情况多次发生。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美国表明上声称中立,取得清政府信任,暗中却帮助英法,来打败中国军队,从而取得同样的利益。其行径之卑鄙恶劣,连美国学者都看不下去,在著作中一再称之为[1]“美国扮演成恬不知耻的角色”“在国际事务中,美国代表确乎从来没有扮演过比这更可耻的角色”。  其根本原因是美国将中国当成最重要的对手。

甲午战争的失败,给中国主权带来了灾难性后果,西方列强纷纷到中国瓜分领土,划定势力范围[13]。当时美国为争夺菲律宾古巴等殖民地,发动对西班牙的战争,无暇兼顾中国,战争终了,发现中国实际上已被西方国家分割干尽。美国总统麦金莱于一八九九年九月提出有名的所谓“门户开放”政策[13],让中国对西方列强包括美国打开大门。所谓“门户开放”,丝毫没有什么“保障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独立”的意味,恰恰相反,这只是直接反对任何一个强国或一群强国不顾美国,获得独占中国特权的口号,是美国组织西方列强成立侵略中国的同盟,与中国人民的利益是背道而驰的侵略同盟 。从此中国就难以利用西方的矛盾来对付西方侵略者了。

帝国主义的疯狂入侵,引起中国老百姓的反抗,1900年发生义和团运动。被美国组织八国联军,轻易镇压。中国人民很快推翻无能的满清统治,却在西方干涉下,陷入军阀混战状态。美国和西方打着禁止出售武器给中国军阀的幌子,高价向我国销售了大量军火,推动军阀混战,获取超额利润[14],同时控制中国海关关税等主权[15](p51)。时人认为[16]“军火商人和军阀双双制造了中国的内战,并且支持内战的进行”。这是民国初年军阀混战的主要原因之一。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 ,占领沈阳, 开始大规模侵略中国本土。按照美国官方统计资料,美国在此后十年, 平均每年提供战略物资2亿美元,支持日本侵华战争。却打着中立旗号,禁止美国向中国运输物资,由于中国被日本海上封锁,也就无法向中国出售军事物资了,对付日本侵略了战后日本军方从事物资供应的军人总结,日本是无资源国家,当时日本重要资源都仰仗进口,特别是依靠从美国进口[17]。据华盛顿中国经济研究会1938年统计[18](p102),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最需要的钢铁、铜和金属合金,90%以上是美国供应的日本所需要的石油和石油制品几乎全部由美英两国石油公司供应,70%来自美国。曾担任美国国务卿的史汀生于1937年10月5日给《纽约时报》的公开信中指出,美国对日本的援助是如此的有效和占如此重要的地位,以致如果没有这种援助,目前的侵略就可能被制止[18](p100)。但是,日本高价从美国进口战略物资,不可能分享侵华利益给美国,反而侵占美国在华已有利益[19],使美国开始限制对日物资供应。1941年底,日本为摆脱美国控制,袭击美国珍珠港,美日发生战争。此后,即使美国和中国合作抗日,美国却不向中国抗日战场提供军火。当时美国建立驼峰航线,运抵云南出售给中国的物资,由美国史迪威将军控制,主要用于缅甸战场。等于是中国出兵,还出钱购买美国生产的军火,帮英国人收复缅甸殖民地,这恐怕是蒋介石担心美国继续支持日本而答应的条件之一。蒋介石曾给美国总统发电报指出[20],到1944年6月底,美国都不曾给中国抗日战场提供过一枪一炮。

日美合作侵略中国,造成中国军民3500万伤亡,先后发生南京大屠杀等多处大屠杀。中华大地一片焦土,经济损失更是高达数千亿美元。这一巨大灾难的源头,就是美国威胁满清政府,让满清公开放弃帮助朝鲜对付外来侵略者,从而使美国鼓动和支持日本占领朝鲜,进而进攻中国。由美国供应战争物资进行的日本侵华战争,日本人实则是美国侵略中国的工具,不仅扫荡了其他西方国家在中国的势力,而且极大地削弱了中国和日本,方便了美国对中国的控制。二战结束的时候,中日两国都被美国占领和控制。至此,美国100多年的努力,终于获得圆满的成功,成功地将中国收入美国囊中。只是这个成功十分短暂,仅仅持续3年,美国提供41亿美元军火等物资豢养的走狗蒋介石,就被中国人民赶出了大陆,于是,美国精英们炒成一团,探讨谁丢掉了中国[21]?将中国当成了美国的私有财产,要追究某些美国人的责任。

美国精英并不甘心失败。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2天后,美国派太平洋舰队封锁了我国台湾海峡[22],阻止我国统一台湾。此时距离美国豢养的代理人蒋介石被赶出大陆不过几个月。美国乘机纠集十七国军队进攻朝鲜,1950年11月初,美军打到中朝边境鸭绿江边。当时,美国军方 还 制定了 大规模 军事侵略我国东北的军事计划 , 时任总统的杜鲁门也批准了这个计划,只 因 军事失败,才仅仅执行了一部分[22],包括在我国东北通过飞机大量投放细菌发动细菌战[23],多次轰炸我国东北[24]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Warren R.  Austin)在联合国发言,不得不承认了美国对中国东北的轰炸,但以误炸搪塞[25]。后美国侵略军在朝鲜遭到中国志愿军迎头痛击,败退而去,美国总统杜鲁门又于11月30日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采用我们所有的各种武器包括原子弹对付中国志愿军,引起西方盟国一片反对,杜鲁门只好放弃使用原子弹轰炸中国军队的企图[22]。在朝鲜战场上,在中国志愿军的英勇抗击下,按照美国政府在华盛顿侵朝纪念碑上公布的数字,美国所领导的联合国军死伤被俘等超过225万人[26]。美国妄想从朝鲜进攻中国,但在中国军队的英勇抗击下,遭到可耻失败。不得不于1953年7月签订了停战协议,暂时放弃了从朝鲜进攻中国的企图。

不久,美国又提供大批军火,在越南支持法国殖民政府进攻越南人民为实现独立而开展的军事行动[27],到六十年代初,由于法国在南部越南的殖民统治濒临崩溃,干脆亲自上阵,扶持南越政权,进攻越南[28],妄图占领越南,以越南为据点,进攻中国。在中国人民支持下,越南人民在1974年将美军赶出了越南。

由于越南战争带来的巨大支出,使美国经济遭遇了严重的危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是美国精英处于内外交困的时候,美国和其主要盟友英国和日本都严重通货膨胀,美元则从71年1盎司黄金价值为35美元增长到1980年的850美元,上涨了25倍,平均每年上涨超过40%日英两国的年物价上涨率曾高达30%[29],经济濒临崩溃。其主要原因,就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产油国团结起来,在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人民支持下,摆脱了美国控制,自行将石油价格增加数十倍,从每桶1-2美元增加到37美元。美国由于侵略越南战争,遭到中国人民支持下的越南人民的反抗,加上国内和西方盟国的反对,包括美国青年纷纷起来抵制从军,美国一直实施的义务兵制度都执行不下去,不得不改为花钱雇人当兵,承认失败,再也无力发动战争镇压第三世界国家独立斗争,来控制石油价格了。美国不得不放弃了公开敌对中国的政策,改为通过交往来削弱中国了,从而使中国赢得了最近30多年的和平。

美国一直以中国为敌,是有历史原因的。历史上,中国是影响西方历史变迁的主要国家。最早来自中国北部的匈奴驱动蛮族迁移,使古罗马灭亡。后来来自中国北方的突厥和蒙古先后侵入中欧,对西方影响远超其他国家和地区。长期以来,在西方一直流传“黄祸论”[30],其原因就是西方恐惧来自中国的军事威胁。西方盛行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理论认为[31],"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强者消灭弱者,是必然发生的历史规律。美国精英笃信社会达尔文主义,相信竞争胜利者生存,失败者灭亡,不是中国消灭美国,就是美国消灭中国。正如美国历史所显示的,不是美国消灭印第安人,就是印第安人将他们消灭或赶出美洲,两者必居其一。由于中国文化凝聚了世界最多的人口,而且是唯一流传至今的古代文明,即使在最穷困羸弱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也能抵挡和挑战美国为首的西方17国联军。如果能够象毛泽东时代那样团结如一人,是当今世界最有能力消灭美国的,美国必然以中国为敌。美国必然要象肢解苏联一样,肢解中国,才能彻底消灭中国挑战美国的潜力,从而实现独霸全球的梦想,防止被中国消灭。现在美国采取接触的办法,与过去采取隔离和军事威胁的办法,其目标都是一致的。

2010年5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更是在接受澳大利亚电视记者时说,“如果10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非常悲惨的境地”[32]。暗示美国人要维护自己的生活水平,必须遏制中国,防止中国人过美国和西方人那样的富裕生活, 也道出了美国将中国看 成 是最重要的战略对手的内在 不变 的本质原因 。同时 也是借此纠集西方的盟友,共同对付中国。

在旧中国时代,美日合作,通过占领朝鲜,从而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造成中国军民3500万伤亡和巨大的经济损失,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沉重的灾难。新中国在朝鲜和越南打败了美国的侵略,从而保障了本土安全,为改开时代赢得了30多年的和平。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朝鲜海域举行军事演习,时刻准备再次入侵朝鲜。

自古以来,朝鲜和中国的命运就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历来是中国的藩属,居民主要来自中国本土,与中国和平相处数千年。维护朝鲜的和平,就是维护中国的和平。毛泽东主席在上个世纪主持签订的《中朝友好合作条约》,禁止中朝单方面毁约,就是吸取李鸿章和慈禧主持的满清政府默许日本侵占朝鲜,给中朝人民带来的惊天灾难的教训。我们必须履行条约,保卫朝鲜。

参考文献

1. (美)泰勒·丹湼特, 美国人在东亚 十九世纪美国对中国、日本和朝鲜政策的批判的研究. 1959: 北京:商务印书馆. p. 262-263.

2. Treat, P.J.,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  Vol. 1. 1932, Stanford University,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p.  473-479.

3. 卿汝楫著, 美国侵华史 第2卷. 1956: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 12.

4. 刘大年撰, 美国侵华史. 1951: 北京:人民出版社. p. 22-24.

5. Foster, J.W., American diplomacy in the Orient. 1903, Boston and New York:  Houghton, Mifflin & company.

6. 吕思勉著, 中国学术文化名著文库 吕思勉中国通史 下. 2013: 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p. 625.

7. Dennett, T., Americans in Eastern Asia: A Critical Study of the Policy of  the United States with Reference to China, Japan and Korea in the 19th Century.  1922: The Macmillan Company. p. 20.

8. Palmer, S.J., Korean-American relations Vol II, period of growing  influence, 1887-1895. 1963,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p. 331-332.

9. Schuyler, M., Walter Quintin Gresham, in The American Secretaries of State  and Their Diplomacy, Vol 8,转引自刘大年撰, 美国侵华史: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51:p40, S.F. Bemis,  Editor. 1928, Alfred A. Knopf: New York.

10. Davids(ed.), J., Denby to Gresham, February 23, 1895. American Diplomatic  and Public Papers: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Series III, The Sino-Japanese  War to the Russo-Japanese war 1894-1905, Volume 3, The Sino-Japanese War II.  1981, Wilminton, Del: Scholary Resources. p. 152-154.

11. 戚其章著, 甲午战争国际关系史. 1994: 北京:人民出版社. p. 414.

12. Dennett, T., Roosevelt and the Russo-Japanese War a critical study of  American policy in Eastern Asia in 1902-5, based primarily upon the private  papers of Theodore Roosevelt. 1925, Garden City, N. Y.: Doubleday, Page &  company. p. 112-115.

13. Morse, H.B., 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三卷. 1963, 北京: 商务印书馆. p. 108-136.

14. Chan, A.B., Arming the Chinese: The Western Armaments Trade in Warlord  China, 1920-1928, 中文参见:军阀与西方国家的军火贸易,《近代史资料 74》,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第179页. 1982,  Vancouver, Canada: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Press.

15. 陶文钊著, 中美关系史 1911-2000. 2004: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p. 2-4.

16. Chi, H.-s., Warlord politics in China 1916-1928,  中文,中国的军阀政治,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第123页. 1976, Stand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7. 中原茂敏著, 大东亚补给战. 1984: 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p. 69-72.

18. 李长久 and 施鲁佳, eds. 中美关系二百年. 1984, 新华出版社. p. Pages.

19.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papers, 1938, Vol 3,  U.S.D.o. State, Editor. 1938. p. 368.

20. (美)黄仁宇著, 从大历史的角度读成蒋介石日记. 2011: 北京:九州出版社. p. 321.

21. 常贝贝牛启铭, 美.J.B.R.l.约.B.罗., 美国第一夫人排行榜:对美国总统有影响的女性们. 2008: 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p.  221.

22. 哈里·杜鲁门著, 杜鲁门回忆录 下. 2007: 北京:东方出版社. p. 424,481.

23. 孟涛, 关于朝鲜战争中美军实施细菌战的再考察. 当代中国史研究, 2013(05): p. 33-40+125.

24. 外交部, 我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严斥麦克阿瑟及奥斯汀无耻谰言. 人民周报, 1950. 1950  (7): p. 4-8.

25. Austin, W.R., U.S. Plane May Have Strafed China, in Pittsburgh  Post-Gazette. 1950.

26.  按照美国政府在华盛顿树立的侵朝纪念碑,志愿军和朝鲜军消灭了225万美国组织的联合国军,参见: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1009/08/4366523_596866878.shtml.

27. 潘一宁著, 中美在印度支那的对抗 1949-1973 越南战争的国际关系史. 2011: 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

28. Kaiser, D., 美国悲剧 肯尼迪、约翰逊导演的越南战争,邵文实,王爱松译. 2001, 北京: 昆仑出版社. p. 518.

29. Friedman, M., 货币的祸害,安佳译. 2008, 北京: 商务印书馆. p. 195.

30. 陈安, “黄祸”论的本源、本质及其最新霸权“变种”:“中国威胁”论——中国对外经济交往史的主流及其法理原则的视角. 现代法学, 2011(06):  p. 10-36.

31. Hofstadter著郭正昭译, R., 美国思想中的社会达尔文主义. 联经出版事业公司.

32. 奥巴马, 香港凤凰卫视报道, 2010 年5 月,奥巴马在白宫接受澳大利亚电视采访时说:  “如果十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非常悲惨的境地。美国并不想限制中国的发展,但中国在发展的时候要承担起国际责任。中国人要富裕起来可以,但中国领导人应该想出一个新模式,不要让地球无法承担。”  奥巴马访问澳大利亚前接受记者采访_视频在线观看 -http://www.56.com/u45/v_NjU4Mzg2NDI.html 2010.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qq/2017-07-03/4496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7-04 00:04:43 关键字:全球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