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全球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金宝瑜:冷战结束后的美国军事主义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金宝瑜    点击:

冷战结束后的美国军事主义

金宝瑜 

原载:《批判与再造》2008年第七期

(2008年,香港,「亚太研究网络」会议,「妇女与战争」工作坊讲稿)

自从冷战结束,美国在全世界发动了九次重大的军事侵略行动,这还不包括许多小规模的军事行动,或是1990年代末期在伊拉克的每日轰炸(Bacevich 5)。在2001年的911事件之后,美国发动了新的军事任务,并称之为「反恐战争」。美国以所谓的「反恐战争」来正当化对任何它视为恐怖份子的国家、组织、团体或个人进行毫无止尽的攻击。我想要确认我们都清楚了解到目前美国的黩武主义与对抗恐怖主义毫无关系,而且,事实上美国强加在其它国家和人民的军事行动──轰炸设施、破坏土地和杀害人民──就定义或规模来说,才是不折不扣的将恐怖强加于人。

美国进行我们目前所看到的不曾停止战争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让我们来回想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在1948年担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席时所说的话。他很诚实地提到美国拥有全世界50%的财富,却只有6.3%的人口。因此,凯南认为未来一段日子美国的真正任务是去找出保住「这个悬殊地位」的方法(1)。从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并持续到目前冷战之后美国黩武主义一直都是为了维持「这个悬殊地位」。因此,美国必须继续其政治和经济的控制,因此就必然要使用武力来取得并维持它在全世界的霸权。

苏联垮台之后,美国即便没有停止它的军事侵略,但要将无尽的军事扩张找理由却变得困难。担任美国布什总统大选顾问的莱斯(Condoleezza Rice)在2000年写的一篇文章里很明显地点出这个问题。这篇文章的总结提到:

在苏联对美国的威胁消失之后,要去定义所谓的「国家利益」变得很困难。美国的外交政策必须重新回到国家的关键问题:建立一个足以确保美国强权的军队,对抗流氓政权,以及处理北京和莫斯科。最重要的,下一届总统必须对于美国做为世界领袖的独特角色感到自在才行。

随后,在2001年911事件发生了。这个事件使美国权力核心有了合理的借口来进一步扩大武力。美国随即宣示了一个全球的、单方的和长久持续「全球反恐战争」。

冷战结束后的美国黩武主义有几个特征。首先我将指出这些特征是什么。然后,我会谈到目前美国在亚洲的军事扩张。最后我将说明为什么认为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是不可能被制服的看法是一种迷思。我会说明其实美国霸权的基础正在衰败,而且,即使美国的军事力量看起来比以往更强大,但是,支持这个巨大军事强权的力量正在崩解。最后我将分析,美国无法以它的军事力量来维持凯南所说的「这个悬殊地位」。全世界的人民正在崛起,我们将奋力扭转「这个悬殊地位」,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1、冷战结束后的美国黩武主义──与之前有何差别?

美国有许多天真的和平爱好者曾经误认只要与苏联的冷战结束,世界和平就会到来。他们甚至梦想政府预算里会多出来因和平的盈余 (peace dividend),终于可以转做为人民亟需的教育和医疗的财源。结果他们只能大失所望!

美国入侵和占领伊拉克的两年之后,2005年时 Andrew J. Bacevich出版了The New American Militarism, How American Are Seduced by War一书。这本书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的作者并不是左派人士;事实上,Baceyich是非常拥现存护体制的家伙。除了从西点军校毕业和是越战退伍军人外,他还在Weekly Standard and National Review之类的保守杂志写了许多文章。而且,他还曾经是在德国柏林的美国学院的布什学士 (Bush fellow)。他在这本书里证实了美国黩武主义达到一个新的阶段,战争已经变成华盛顿的日常事务,而且,事实上,战争也成了美国的一种正常的生活方式 (Bacevich and Engelhardt 1)。

Bacevich和其它人指出了后冷战时期美国军事主义的许多特征。这些特征如下:

1. 华盛顿将战争正常化:

Bacevich指出后冷战时期美国黩武主义的新特征之一是「美国新军事主义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不断的使用武力,因此也就是把战争的正常化了」。他说美国过去在使用武力方面至少有些自我节制,但是现在任何的自制已经荡然无存。因此,战争的频率越来越高。他计算在1945至1988的43年当中,美国有六次大规模的军事动。然而,在1989至2003的14年当中,美国就发动了九次重大军事干预。用Bacevich的话说:

从1989年「正义行动」(推翻诺瑞加)到2003年「解放伊拉克行动」(推翻海珊)的这段短暂期间,就有九次重大的军事干预。这还不包括无数的较小行动,譬如带有柯林顿特色的不明不白的巡飞弹攻击,以及从1990年代末期以来对伊拉克日复一日的轰炸,或是派遣美国士兵到卢安达、哥伦比亚、东帝汶和菲律宾的准战斗任务。总之,美国军事干预的步调到了极度狂热的地步 (Bacevich, TomDispatch 4)。

当美国不断视自己为世界唯一的军事力量,它就愈加无所节制地使用武力行动来强迫其它国家就范。美国在它所支配的世界里,已经很久不再表现得像是文明国家。过去美国统治阶级在使用武力之前还会至少会表示它曾经试图用外交解决,但没有成功。但今天用钱尼(Dick Cheney)的话来说,武力「可以让你的外交进行得更加有效」(Bacevich 5)。

随着军事干预的不断增加和对于军事霸权永无止尽的追求,五角大厦的预算也达到新高。Bacevich 计算以实值美元来说(也就是在出去通货膨胀之后),五角大厦的花费比起冷战时期的平均国防预算高出了12%。据推测到2009年,美国的军事总预算将比冷战时期平均多过23% (Bacevich 3)。冷战结束后不但从来没有实现什么因和平而来的盈余,美国国会至今已经为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还拨了七千亿美元专款(国会研究报告,2008年2月8日)。

2 美国对于永久军事霸权的追求

另一个冷战结束后的美国黩武主义的显著变化是它对永久军事霸权的追求。冷战时期,苏联是美国真正的或假想的敌人,美国军事上努力要追赶和超越苏联。冷战之后,美国变成世界唯一的强权,它倾全力想要继续保持这个地位。美国早在911之前就已经在构思维持它做为唯一军事强权地位的计划。

1992年老布什执政期间,在保罗‧渥夫维兹 (Paul Wolfowitz)的指导下起草了「国防计划指导」(Defense Planning Guidance,DPG)。如今这位被曾被世界银行撤了职的前主席,当时是钱尼的国防部副秘书长。DPG设定美国从三个方面来维持其军事霸权的策略。首先,美国要制订一个政策来预防任何国家发展出足以匹配或比它更强大的军事力量。第二,美国对于那些发展新的军事力量并可能危及美国和其同盟的国家应该采取先发制人的攻击行动。在任何迫切威胁发生之前就先行采取先发制人的攻击行动。DPG的最后一部份主张美国官员和军事人员得以免除任何国际战争罪刑法庭的起诉 (摘录自DPG, New York Times, March 10, 1992; Monthly Review, January 2006)。这份几近完稿的DPG草案被媒体走漏了风声,并引起美国同盟的强烈响应,因为DPG将德国和日本同时列为有朝一日将与美国匹敌的军事力量,这份文件同时强调绝对不能容许这两个国家提出这种挑战。

当时DPG没有成为美国官方的军事战略,但是,美国不断想方设法来伸张其在后冷战时期的唯一强权地位。在《国家》杂志的一篇文章「无止境的优越」Endless Superiority) 里,Michael T. Klare陈述了五角大厦追求永久霸权的意涵。Klare表示,早在1999年,布什发表了一篇重要演讲,重述了DPG的许多重要概念,并特别拥抱了永久军事霸权的想法。Klare说在这篇据报导由渥夫维兹所撰写的这篇演讲里,布什说:「我们在下个世纪的军事力量必须是机敏、致命、可快速部署,而且只需要极少的后勤」,而且「我们必须能够在几天或几周内就可长距离地完成部署,而不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同时能够以各种方法来锁定目标并立即以「武器的部署」来加以摧毁(2)。

2000年大选后,这几个草拟DPG的变成了白宫内的关键人物,这些人包括了钱尼、伦斯斐和渥夫维兹。2001年的攻击事件提供了实现DPG重要条款的机会。美国在2001年对阿富汗以及2003年对伊拉克的攻击都按照了1992年DPG所揭示的策略,包括对「最终可能危及美国」或是「对美国尚未形成挑战」的主权国家进行「先发制人」的攻击和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不具备任何足以挑战美国军事霸权的军事能力,也不存在将来会威胁到美国安全的任何可能性。然而,美国却可以利用它的霸权,编造所谓「大规模毁灭武器」的谎言,用来合理化它对这些主权国家的入侵和占领。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侵略创立了重要先例,美国可以毫不迟疑地以优越的军事力量来单方面对任何国家发动攻击。

911事件同时让布什政权可以发动大规模宣传活动,好在美国人民之间制造恐惧和不安。这个事件让布什有机会施压国会,得到更多的军事预算来投入作战以及研究和制造更新和更精密的监视装置和更「机敏和致命」的武器。这正是五角大厦发生变化时期,以Klare的话说,

当论及这个变化时,五角大厦官员提到以所谓「能力取向」来取代长久以来主导美国军事计划的「威胁策略」。这意谓着国防部不再是组织力量来对抗清晰可见的敌人的特定军事威胁来,而是获取力量来对付任何可想象的敌手可能发动的任何攻击型态,不管任何时刻──从现在到遥不可及的未来。换句话说,这是追求永久军事霸权的?

在一篇发言里,前五角大厦主席伦斯斐说美国武力的建立要能够「对抗所有的未知、不明确、不可见和不可预期」的敌人,并准备「阻止和击退那些尚未对我们造成威胁的敌人」(2)。这看起来好像是超出实际的妄想,但是他其实只是重申1992年DPG已经提出的想法。

 在前苏联垮台和俄罗斯的核武毁坏之后,美国垄断了核子防卫系统。在2006年《外交杂志》的「美国核子武器的绝对优越性的崛起」一文中,作者提到,「美国几乎取得核子武器的绝对优越性。美国或许很快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击毁俄罗斯或中国的长途核子武器。」根据这篇文章的作者的说法,核子霸权意谓着美国拥有核子武器的三个脊柱,包括战略轰炸机、洲际弹道飞弹和弹道飞弹发射潜艇。美国有能力可以一举忏灭敌人所有的核子武力。核子优越性意谓着如果事情没有改变,「、、、、苏联和中国──以及世界其它地方──在几年后即将生活在美国核子霸权的阴影下」(Lieber and Press 43-44)。作者的意思是世界任何国家不管拥有多少核武,都没有机会对美国进行反击。

美国除了在所有军事武器拥有全面的优越性之外,它同时也比世界其它国家更快速地进行军事设备现代化。在Power and Interest News Report中,「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机构」(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揭露:中国现在每年花费四百亿在它的军事设备,但美国花费却是十倍之多──总数达到四千亿。这份报告接着说,「.....这个不可置信的高花费比例保证中国在纯军事力量上根本无法与美国竞争」。

然而,拥有并且不断增加越来越新和精密的武器对美国来说还是不够,它必须藉由显示这些武器的破坏力来向全世界证明它的军事优越性。入侵伊拉克给五角大厦提供了机会去「惊吓」(shock and awe) 伊拉克。美国入侵伊拉克的行动,首先将这个国家和它的设施炸得支离破碎以显示它在军事上的绝对强势。美国入侵的两周,根本不是两国在作战,伊拉克面对美国所使用的大规模毁灭武器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美国做为世界的唯一军事强权,同时发动两个战争是不够的。它必须着眼于世界其它地方。

 

7月4日美国独立纪念日,布什当天在国庆贺辞中盛赞自由,但被民众称为法西斯主义者

II 、美国在亚洲的军事扩张

伊拉克战争让布什政权处于守势,美国除了承认打败仗,没有其它出路。即使在2005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两年后,美国的战事进行得并不顺利。美国国务卿莱斯在当年三月到世界巡回演讲,以显示美国在维持它的世界霸权。2005年《新加坡工商时报》有篇题为「莱斯向欧洲和亚洲喊话」"Condi Talks Down to Europe, Asia"的文章,里面写到:

莱斯女士非难欧洲考虑取消对中国的武器禁运──她认为这个举动可能威胁到东亚微妙的军事平衡,因为美国认为自己是这个区域的和平维持者,对任何欧洲的干预会非常严厉看待。她说,「是美国而不是欧洲在防卫太平洋」。接着她要中国施压给北韩,而且告诉记者,中国可以「是该区的一个正面影响」,可是接着说到,中国也很可能成为该区的最大问题(Antiwar.com, March 31, 2005, reprinted from Singapore Business Times, 2005)。

莱斯的这些话显示布什政权意图将它的焦点重新转转到亚洲,并以

战略计划来防堵中国。布什政权在与阿富汗和伊拉克作战时,并没有忽视了对亚洲的密切关注。布什政权忙着重新确认美国战略,透过致力于协调和制度化的介入来防堵中国扩张它的权力和影响。2006年二月美国国防部出版《四年国防报告》。这份报告指名中国为崛起中的主要力量,有着最强大的潜力与美国在军事上进行竞争。三月初在这份报告发表后不久,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总司令,海军上将William Fallon在国会军事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QDR为美国设定了未来二十年的国防战略和军事状态:在太平洋地区进行更多的军事部署。同时,美国计划与该区的盟友进行更多的军事整合以便阻挡崛起中的主要势力 (TMC Net News, March 7, 2006)。这显示了美国意图将中国当成一个军事上的威胁,以便进行它在亚洲的军事扩张,即使中国没有军事能力变成一个威胁。

美国透过与其盟友的军事合作来确保它在亚洲的军事地位。日本当然是美国最紧密的盟友。澳洲和其它国家──纽西兰、新加坡、南韩和印度,也与美国维持友好关系。Global Research, Canada 在2007年发出版一篇Mahdi Darius Nazemroaya所写的一篇文章「全球军事联盟:围堵俄罗斯和中国──美国支持在远东及太平洋的军事伙伴关系」。这篇文章里,作者提到美国提议在远东和太平洋成立一个类似NATO的组织做为联合全球军事联盟的一部份。Nazemroaya 同时提到「新美国世纪计划」的副执行长Ellen Bork以及美国企业机构(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学者Gary Schmit倡议在亚洲成立一个类似NATO的军事网络(3)。事实上这种亚洲军事联盟的成立不仅是美国政府里保守派所主张的提议或念头,他们已经采取了许多重要的具体步骤来落实这个网络。日本长期以来即与美国有军事合作。根据Global Research,1999年日本和美国开始他们联合飞弹防御研究计划。日本政府不但斥资资助爱国飞弹和神盾飞弹的部署,日本也容许美国使用其领土,以便美国军事雷达设施可以与全球飞弹防御计划连结。Nazemroaya说,「日本已经逐渐与美国和NATO的军事政策合并和同步。」2007年一月,日本首相安倍访问NATO总部,接着又访问一些NATO会员国,最后并与NATO签订军事合作协议。日本同时也在准备修宪,以便能够正式建军。

美国另一个紧密的盟友是澳洲,澳洲在组织这个新的全球军事联盟的计划中也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2007年三月,澳洲与日本签署了一个双边安全条款来加强它们的军事连结。这是日本与美国之外的唯一安全条约。2007年,澳洲同时与美国达成一个协议,允许美国在纽西兰西边的Geraldton建立一个美军基地。这个新的军事基地是提供美国在中东和亚洲作战时一个重要的新的国际卫星网络的连结 (Nicholson, February 15, 2007)。

2007年九月五日,Insider通讯标题为「 美国、日本、印度和澳洲宣布对抗中国的军事联盟」 的文章。这份通讯提到,2006年五月这四个国家在马尼拉组成了「四边计划」(非正式称为Quad),并且在2007年九月四日,为了显示威力,在Bengal海湾展开为期一周的军舰、飞机和潜水艇的军事演习。这四个势力聚会之后,中国对这四个政府发出正式抗议。Quad会员国跟中国保证他们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只是为了维持区域安全,而不是特别针对哪个国家。中国当然没有被说服。日本试图重建军事力量和美国主导军事同盟意谓着在亚洲和太平洋的黩武主义的增强。

美国早在2007年之前就清楚表示它不容许在亚洲的支配受到任何挑战。在1998年,美国太平洋总司令 Joseph W. Prueher上将在上海复旦大学对学生发表演讲。题目是「亚太安全与中国」。Prueher说美国对于从北美西岸到非洲东岸的区域负有责任,这个区域包含了四十三个国家。他同时说,「做为一个太平洋国家,我们在太平洋的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利益是多方面和长久的。这些利益让我们必须长久和活跃地介入这个区域......」。Prueher说美国与这个区域的贸易每年超过五千亿美元,几乎是美国贸易总额的35%,相当与欧洲贸易的两倍。此外,他说亚洲对美国的军事是很重要的,他并向听众保证「美国在亚洲的支配和控制是长期的,我们不会容许任何人来挑战 (Prucher 1998) 。

美国帝国主义认为自己在亚洲的支配是理所当然的。美国视亚洲为其强大帝国中的很重要的一部份,也把它对亚洲的支配与其全球霸权紧密连结。以自由和民主之名,美国以军事力量来保护它的经济利益。我们不能误以为美国帝国主义有可能被改良或加以修正。它将永远以最为粗暴野蛮的方式来维护它的利益。

III 、对美国军事强权无敌的迷思

从以上关于美国冷战结束以来强大的军事扩张的叙述看来,美国军事力量似乎是无可匹敌的。许多人甚至是大部分人都相信这就是我们今天世界不可改变的现实。我认为虽然一方面,我们必须极为严肃地看待美国惊人的军事强权,美国的军事力量确实摧毁了许多国家和屠杀许多人。可是,另方面而言,建立在纯军事力量的美国帝国就如同之前有人说过的,也只能是一只纸老虎。美国的确使用精密武器赢得许多战役,好比入侵伊拉克之后为期两周的「惊吓」轰炸。然而,自从二次大战之后,美国从来没有打胜过仗,它侵占伊拉克的战争也势必会遭遇挫败。

我们必须知道不管美国统治阶级用多大的谎言来欺骗美国人民,他们终将了解到,这些战争不管规模大小以美国人民为名的战争,从来都不是什么要保护美国人民安全的战争,也与传播民主或替别的国家树立规范毫不相关。这些战争只不过是美国为了维持它能支配全世界,每次动武力也只是为了确保它的霸权地位。二次大战后美国所发动的所有战争都是为了掠夺他国资源和奴隶人民的不义之战。有次一位天真但好意的美国人问我,「为何美国总是帮错边?」我告诉她,「美国本身就是错的一边」。美国站在反对人民的一边,也站在反对正义的一边。

许多身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以及已经回国的美国士兵对于他们为何要去那里感到非常困惑。目前虽然美国扩大招募自愿军去打仗,但是它能募到足够的士兵去伊拉克打仗越来越的困难。美国政府在1973年停止征兵制,目前总共有15万9千名士兵在伊拉克,另外有2万7千名在阿富汗。军队即使再努力加强招募,但是军队的每个部门招募到的人数还是远远落后于预订目标。面对无法得到足够的兵源来实现「反恐战争」的野心,布什在他2007年向国会提交的国情咨文里呼吁成立「国民志愿后备军」来「减轻军方的负担」。

所谓的「国民志愿后备军」事实上是个从1990年代以来就存在的私人军队。Blackwater: the Rise of the World’s Most Powerful Mercenary Army 一书作者Jeremy Scahill 在Democracy Now广播中接受Amy Goodman 访问时表示,黑水于1996年建立时是做为私人军事训练机构,但现在是全世界最强大的顾佣兵公司。他说黑水有两万名士兵随时待命,有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军事基地和二十辆飞机,其中包括配备武器的直升机。不但在全世界有数千这种私人军队在保护美国官员和外交人员,他们还在阿富汗训练军队, Scahill还说,「黑水在里海也非常活跃,在距离伊朗边境几英里远的地方还设置了一个特别基地。」 它还与南方苏丹地区政府直接协商,打算进入该区并训练苏丹南方的基督教势力 (Jeremy Scahill, interview by Amy Goodman, Democracy Now, January 26, 2007)。

事实上,黑水只是美国政府雇用来攻打伊拉克战争的许多包商之一。面对招募志愿军到伊拉克和其它地方作战的困难,恢复征兵制则因会遭到强大的反对而不可能实现,美国政府越来越依靠这些私人公司的顾佣兵来应付目前以及将来的战争。这个征兆显示了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不再愿意为了他们政府永无止尽的战争来流血。根据最近电视新闻报导,许多士兵在完成兵役后,被禁止离开军队,因而引起了极大的愤怒、憎恨和士气低落。当战争继续拖延下去,美国人将了解到只有一小撮人因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而发了财,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战争只是带来了苦难。

伊拉克战争让伦斯斐、钱尼、渥夫维兹和布什一整帮人声名狼籍,同时,他们所宣称可以靠少数操作精密科技武器的士兵来作战的美国军事能力的论调也失信于人。这些人取得权位靠的是宣称可以将传统武力转型为更精瘦和具弹性的力量,并主张赢得战争不是靠着士兵了解为什么要打这场仗,而是凭借优越的军事武器。现在有15万9千名士兵陷在伊拉克,2万7千名士兵困在阿富汗,证明了他们所谓以致命武器赢得战争的那个机敏而弹性的力量纯属幻想。结果布什也必须将他一向支持和依赖的伦斯斐撤职。随着伦斯斐的丢官,美帝国主义靠其先进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征服世界的梦想也跟着逝去。这个梦想死了,我们要美国这个梦想永远在世界上消逝。

为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经费需要,美国联邦赤字不断增高。这两场战争经费在2003年和2005年之间每年平均高达930亿美元,2006年升高到1200亿,2007年更攀升到1710亿。国会预算委员会主席Kent Conrad说,「我们眼睁睁看着战争费用不断往上攀升。一下是增加军队,一下是每个军队增加额外费用,另外过度依赖私人包商,使得支出爆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每月费用已经攀升到110亿,这些费用加到华盛顿堆积如山的债务上面,使得债务从2004年的5.6兆猛涨到9兆(4)。

然而,国内赤字和债务只是一个指针,显示美国经济上不再能够继续这些战争,更遑论进一步扩大。另一个指标是美国国外债务的增加。包括日本、中国、欧盟和其它国家与美国的贸易都有出超,实际上这一部份美国不付钱的进口就是它向出超国家借的债,也等于这些国家资助美国的军事侵略。美国的经常帐许多年来一直维持赤字,其它国家卖给美国的货物和服务几乎超过它们从美国所购买的50%。美国仅仅只是以印制美钞来支付这些入超。这些积存在世界各国中央银行的美元实际上就是美国外债的总合。

全世界国家的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几乎三分之二都是美元,因为一半的国际贸易和大部分的金融交易都是以美元进行。美国从美元作为国际货币享受到巨大优势,并利用美元的特别地位在经济上支配全世界。二次大战之后,美国说服其它国家使用美元来作为国际储备,因为当时美国有稳固的经济力量而且保证可以将美元兑换为黄金。1971年美国单方宣布美国不再将美元兑换为黄金,其它国家持有美元的意愿实际上已经降低了。1980年以来美国经常帐的巨大赤字造成美元对所有主要货币和黄金不断地贬值。这显示在经济上日本和欧洲国家不但迎头赶上,在某些方面并超越了美国。欧元的出现就是要来对抗美元。欧元的价值很稳定而且不断攀升,因为欧盟的经常帐里面并没有赤字。欧元逐渐取代美元成为更为可靠的货币。然而,美国依然拥有其它国家无法挑战的政治和军事霸权。

当越来越多国家的出口接受欧元,美元将失去它做为世界货币的地位。美国不能容许这个情况发生。石油一直是世界贸易里最重要的一部份。OPEC国家曾与美国有过协议,它们会继续只接受以美元来购买石油。伊拉克是唯一个敢于破坏这个规定的国家,它在2000年11月宣布将转而接受欧元(5)。海珊的大胆举动与他最终被推翻之间应该是有关联的。1999年伊朗公开表示将转向接受欧元(6),自此,伊朗就被布什包括进去所谓的「邪恶轴心」国家之列(7)。

近来美元对欧元、日圆和人民币的贬值已经严重威胁美元的储备地位。只要美国外债持续增加,国际金融市场的美元越来越泛滥,美元的价值就会持续下滑。美元的贬值使得美国借贷越来越困难,而且,付款日子也越来越逼近。当美元失去储备货币地位,美国经济霸权也即将崩溃。

一方面,美国虽然不断从其它国家借钱来追求它的军事侵略,却也无法持续太久。另一方面,美国不断增加的军事开支占去了国内预算的极高比例,这严重限制了健康医疗、教育和基础设施(道路、桥梁、年久的自来水系统和交通)所亟需的经费。美国政府即使以资产阶级的国家打造概念──以强大人民打造强大国家来领导世界──来看,也已经迷失了。支持美国黩武主义力量的衰败迹象实在是太明显了。

总结来说,美国军事力量或许看起来很强大,但并不是所向无敌。美帝国主义无法继续以其军事力量继续统治世界──不管这个力量具有多强大的破坏力。我们,世界的人们,必须改变这个老旧、过时、不正义和具毁灭性的世界秩序,努力为未来建立一个新的秩序而奋斗。

批注:

(1)US Department of State, Policy Planning Study (PPS) 23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48, Vol I (part 2), February 24, 1948, p.23

(2)Klare, 5

(3)Nazemroaya indicated that the PNAC is a U.S. think-tank and it includes members, such as Dick Cheney, George W. Bush Jr,. Richard Perle, Lewis Libby, Karl Rove, Zalmay Khalizhad, Tichard Armtage, and Paul Wolfowita.

(4)http://www.truthout.org/docs_printer-012608A.shtml

(5)Recknagel, Charles, ‘Iraq: Baghdad Moves to Euro’, Radio Free Europe (November 1, 2000), http://www.rferi.org/nca/features/2000/11/0112000160846.asp

(6)Anon, ‘Iran may switch to euro for crude sale payments,’ Alexander Oil and Gas, (September 5, 2002), http://www.gasandoil.com/goc/news/ntm23638.htm

(7)Collin Nunan: Oil, Currency and the War on Iraq, http://www.feasta.org/documents/papers/oil1.htm

参考书目:

Bacevich, Andrew J., The New American Militarism, How Americans are Seduced by

Wa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Bacevich, Andrew J. and Tom Engelhardt, The New American Militarism and Bacevich,

Andrew J. The Normalization of War, Tom Dispatch, Antiwar.com April 21, 2005

Klare, Michael T., “Endless Military Superiority,” The Nation, June 27, 2002 

Lieber, Keir A. and Daryl G. Press, "The rise of US Nuclear Primacy," Foreign Affairs,

 March/April 2006 42-54

Marquardt, Erich, Power and Interest News Report, September 8, 2003

Nazemroaya, Mahdi Darius, “Global Military Alliance: Encircling Russia and China –

 US sponsored military partnership in the Far East and the Pacific Rim.” The Global

 Research Ca, www.globalresearch.ca , May12, 2008

Nicholson, Brendan, US gets military base in Western Australia, The Age. February 15,

 2007

Prueher, Joseph W., Command in Chief, US Pacific Command, "Asia-Pacific Security

 and China, a U. S. Pacific Command Perspective, Remarks prepared for delivery at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China, November 13, 1998.

Rice, Condoleezza, "Campaign 2000: Promoting the National Interest," Foreign Affairs,

 January/February 2000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qq/2013-05-02/1546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美国  军事  布什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