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欧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王湘穗:要高度重视资本主义危机中的币缘政治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王湘穗    点击:

  11月29日至3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和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在京联合召开第三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资本主义危机与社会主义未来”国际学术研讨会。

  这是世界社会主义的一次隆重集会,来自中国、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尼泊尔、古巴、越南等四大洲九个国家的近150位参会代表共聚一堂,纵论全球经济政治格局变迁,畅谈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前景。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指出,目前我们正在经历资本主义历史上一场重大危机。这场危机既具有周期性的特征,有带有总体性危机的征兆,要深刻认识这场危机,需要我们继承和弘扬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精神,还要注入在新历史条件下的新观察和新思考。特别要关注资本主义危机中的币缘政治现象。以下为王湘穗发言摘要。

  资本主义危机中的币缘政治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王湘穗

  目前,我们正在经历资本主义历史上一场重大危机。这场危机既具有周期性的特征,有带有总体性危机的征兆,要深刻认识这场危机,需要我们继承和弘扬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精神,还要注入在新历史条件下的新观察和新思考。

  一、币缘政治视角下的全球危机

  现代世界体系在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起决定性作用是资本的力量。1500年以来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历史证明,谁控制了世界货币,谁就掌握了全球资源和利益分配的杠杆——资本,谁也就控制了世界。这种现代国家之间围绕世界货币体系形成的关系就是币缘,而国家(包括跨国公司等全球行为体)在世界货币体系中维护和拓展自身利益的行为,就是币缘政治。

  从资本主义体系的总体进化历史看,资本主义体系经历了从“商业资本主义”到“工厂资本主义”,再到“赌场资本主义”的演进。金融资本在成为全球经济的主导力量的同时,也就逐步获得了对世界事务的主导权,这就是“币缘政治”作为国际关系的新范式诞生和发展的时代根基。

  根据布罗代尔和阿瑞基的分析,资本主义的每个体系积累周期都是以金融扩张为生命周期的结束阶段,他们称之为“金融的秋天”。目前主导世界资本主义的美元体系已进入“金融秋天”,为此美国经济学家创造了一个脍炙人口的新词——“新常态”(New Normal)。这是指美国经济会长期处于低增长、高失业、强监管、降比重的状态中。具体说,就是增长率维持在2%左右、失业率维持上升趋势、经济监管措施不断增强、以及美国在全球经济中重要性持续下滑的状态。实际上,从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开始,美国及全球金融资本就出现了从收益率相对降低的产业部门向收益率相对较高的金融部门流动的长期趋势,其后30年美国金融衍生品及相关机构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创造了比实体经济规模大许多倍的虚拟经济,最终引爆了2007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这场危机并不是人们所认为的普通经济周期的危机,而是美元体系的总体性危机,是与曾经领数百年风骚的西班牙-意大利城邦体系、荷兰体系、英国体系并列的美国资本主义体系的百年大危机。

  二、币缘政治行为体之间的矛盾

  若以币缘视角从高空鸟瞰,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两个巨大的币缘圈:一个是占据世界经济近70%份额的美元币缘圈,另一个则是占世界经济20%以上的以欧元为结算和储备货币的欧元币缘圈。而在美、欧两个币缘圈内部,存在着一个垂直分工体系:顶端是由大量金融机构主导、提供金融服务的资本国家,中间层是主要从事制造业的国家,而低层则是提供各种初级资源的国家。币缘圈内部垂直分工结构造成的世界经济和政治不平等权力格局,它与两大币缘圈之间存在的利益争夺一道,占据了当今世界各种矛盾的中心地位。

  一是币缘圈之间的矛盾。美元圈和欧元圈之间的矛盾是影响目前世界格局的主要矛盾。矛盾的主体是不同金融资本集团和美欧国家集团,矛盾的核心是争夺金融利益,包括争取更多国家净储蓄的流入,占有贸易结算和储备货币中的更高比例,控制大宗商品的定价权,拥有全球货币体系中的支配地位等。在危机背景下,美欧争夺主要体现在如何转嫁危机上。

  二是资本国家与制造国家的矛盾。资本国家以控制资金、技术和市场的方式,获取制造国家的制成品和净储蓄,而制造业国家因依赖资本国家的市场和投资,所以遭受的多重剥削。两者存在维持同一经济体运转的共同利益,也存在不公正分配关系引起的矛盾。

  三是资本国家与资源国家的矛盾。资本国家控制资源的基本方式是资源的金融化,即确定必须以美元或欧元等世界主要货币作为资源交易的结算货币,并通过核心货币国家金融市场控制资源现货和期货交易的价格。资本国家除了使用政治、经济手段控制资源国家外,也经常使用颠覆和军事等暴力手段。

  四是制造国家之间的矛盾。处于资本国家和资源国家的钳击之下,制造业利润空间日益缩小,迫使各国竞相以降低民众福利和牺牲环境为代价维持本国市场份额,进入以邻为壑的恶性竞争。

  五是制造国家与资源国家的矛盾。这两类国家在实体经济中分处上下游,彼此依赖也互为对手。

  六是资源国家之间的矛盾。不同自然禀赋导致资源开采的不同成本,也由于资本国家对资源国家的影响和控制,更在于资源国家对资源长久依赖程度及相关政策的选择,各国对定价和开发、销售国家的选择上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

  上述矛盾和所在国家内部的矛盾纠结在一起,构成了危机背景下国际政治的复杂场景。

  三、币缘政治冲突的趋势

  在全球危机的背景下,币缘政治行为体之间的矛盾出现了激化的迹象,呈现出爆发币缘政治冲突的趋势。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各国之间相互转嫁危机有可能导致目前的全球体系解体。以美国推出QE计划为标志,各个可提供世界货币的国家和国家集团都相继采取货币宽松政策,造成世界性流动过剩,使制造业国家和资源国家外汇储备贬值、国家财富被稀释。如果发达国家继续采取饮鸩止渴式的货币政策,就会引发世界性通货膨胀、特别是恶性通货膨胀,导致美元、欧元等世界货币的信用丧失,制造业国家、资源类国家与金融资本国家脱钩,世界将重回实物货币、国别经济的道路。

  第二,区域国家间货币合作正在引起与全球货币霸权国家的冲突。以东亚为例,从2010年起中国-东盟自贸区开始运行,双边开始货币互换。与此同时,中日韩三国开始自贸区和货币合作谈判。东亚区域经济的深度合作,对太平洋美元圈造成了巨大冲击,有可能导致美元圈的分裂甚至解体。这是美国出台“重返亚太”战略,也是南海、天安舰、延坪岛、钓鱼岛冲突的深层背景。在全球危机下,任何危及全球货币霸权的国家和区域合作,都可能引发强烈反应,甚至爆发全面冲突。

  第三,围绕重建货币秩序主导权的争夺会愈演愈烈。币缘秩序是金融化时代国际关系的规则体系和国际机制,是当代世界的基本秩序。此次危机动摇了美元为基础的国际货币体系,如何重建全球货币秩序,已成为未来大国间政治的焦点。不仅如此,货币秩序的重建也涉及到各国政府与金融机构、跨国公司之间的权利与义务的关系。谁将获得主导权,很大程度要看在危机冲击后的表现和整体实力。因此,围绕主导权的争夺将十分激烈。从历史上看,货币秩序重构都是由战争的胜利者来主导,英国在1815年赢得了对拿破仑的战争,就建立英镑-金本位体系;美国打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就主导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如今我们再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如何避免在重大变革中发生暴力冲突,既需要政治领袖们的政治智慧,也需要学者对历史规律和现实问题的洞察。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514期)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oz/2013-05-02/1624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王湘穗  币缘政治  货币霸权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