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司马南:特朗普被封嘴引发的19个法律政治问题

时间:2021-01-13 00:42:41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特朗普被封嘴引发的19个法律政治问题

司马南

7,400万对8000万,甭说是人,就是这么多只鸭子,你叫你的,我叫我的,它叫它的,单挑一只老公鸭,用麻绳把它的嘴缠起来,会是什么结果呢?

第一,其他的鸭子就不叫了吗?

第二,有本事让任意一群鸭子闭嘴吗?

第三,谁有能力、权利让其他的鸭子闭嘴?

第四,有能力让其他鸭子闭嘴者,从哪里获得授权?其合法性的依据是什么?

第五,美国宪法修正案对鸭子不管用可以理解,对人也不管用,这是咋了?说你呢,别闪,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QQ截图20210112230543.jpg

上图,我们都是川普!” 一夜间川粉集体换头像,有事实,有真相啊。

推特封嘴川普,同时永久关闭与川普的相关人士,如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和支持川普的著名律师鲍威尔等多人帐号。脸书也不要脸地跟进,做得更加过分。这不是什么道德问题,而是第四权力(媒监权)被扼杀,如同灯泡照亮黑暗,而电厂老板擅自拉闸。

具有公共属性的平台,并没有任意侵犯公共利益的特权。

擅自行使这种权利,将永久改变美国制度。可怖的是,这种改变或是世界性的,具有这种公共属性的平台,在其他国家亦有此类行径。

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指出:推特和其他社群媒体的决定“可笑,且相当危险”。

他的质疑引发巨大反响:凭什麽,一小撮硅谷的亿万富翁可以垄断政治言论?

昨天夜里,司马南频道认真听取了隔壁王奶奶对美国硅谷亿万富翁独控言论事件的批评。

以下大都是隔壁王奶奶关于这个事件评论,根据记录整理,未经本人审阅。因为边吃边谈,有些话重复并且啰嗦,阅读者不妨耐心些。

QQ截图20210112230558.jpg

1)我并不待见特朗普这个人,评论特朗普等人被封嘴与特朗普这个人的道德操守以及美国总统任上的行径无关。

2我不能呼吸那个黑大个儿,有其他的劣迹你们知道,我不能呼吸”依然激发了全美民众的抗议,为啥?这与他的个人品行无关,人有呼吸权,剥夺呼吸权就是剥夺生命权。

言论自由与呼吸具有同等的意义。

3)言论自由是美国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其解释权裁定权悉归最高法院,非死不可、推特那几个硅谷发了财的小王八蛋,没有得到最高法院的授权,没有权力改变美国宪法关于言论自由权的解释。当然这是他们美国的事儿,但旁观者清对不对?

4)有人拿美国通信保障法诚信原则说事儿,这个没有讨论的前提,因为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程序正义性在这个地方应当得到切实执行。硅谷亿万富翁不是执法主体。诚信原则也不是只有通信保障法里面有,无论英美法系,大陆法系,文明社会,法治社会,只要是体面的人哪怕你是自我标榜的体面人,至少在口头上是讲诚信原则,而且要做出坚决捍卫的样子,诚信原则贯穿在所有的法律之中。

5)当然,社交平台言论的审查是必要的,既然社交平台的审查是重要的,那么,这种审查就应当是公正,且合乎程序正义的。

美国总统的言论自由权被钳制,乃至彻底封杀的公正性并没有得到美国7,400万民众的支持,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既是撕裂美国的结果,也是进一步撕裂美国的开始。意识到必要,声称必要,并不能解决公正性本身的问题。明白没?必要、公正与自由,三个问题放在一起,孰轻孰重,孰大孰小,孰先孰后,共和党那帮蠢货,没有人能够厘清楚,民主党也尽是无能之辈。

6)同世界各国一样,尽管有宪法,有联邦法律保障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但种种未经许可的限制如影随形。问题的复杂性表现在,作为传统书报升级版的平台媒体,本来是受限制的对象,现在反过来成为限制的主体。这种哲学意味上的异化,本属少部份具有理论思维力者讨论的范畴,现在因为美国陆海空三军总司令、美国总统的嘴被贴了封条而成了全民讨热烈讨论的话题。

7)尽管美国社会存在着很多根本上的矛盾,并由这种矛盾造成了族群的撕裂,但我不赞成把制度本身的客观缺点归咎于个人,不是非死不可(隔壁王奶奶基本不使用脸书的概念,她总是把脸书叫做非死不可,下同)小扎个人的品德问题,脸书那个藏得很深的亿万富翁不出来得瑟,同样也不是他个人品质的问题。

习惯于从表面看问题的浅薄的思维,固可分散公众的注意力,终究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8)一夜之间,无数推特头像换成了特朗普那狮子狗黄毛,反映的是对美国平台企业硅谷亿万富翁的愤怒,我只担心愤恨本身化作对某些人,例如小扎(扎克伯格)的愤恨,这样,人们的注意力就从真正控制美国言论的抽象人制度,转移到了个别人身上,这是不公正的,至少是不全面的。

真正控制美国言论自由的抽象人的概念之下,小扎算一个,其他人呢?阵线有点不太清楚,对不对?这正是今天美国问题的复杂性之所在。

9)美国总统及其某些追随者的账号永久封禁说明什么呢?

说明你无论说什么都不可以了,在这个或者那个平台上,你说某汉堡包的味道不错、说我决定减肥了、说梅拉尼亚长得还是那么美……也是不允许的。甚至特朗普先生称颂继任总统干得比自己漂亮,也是不被允许的。

这不是太滑稽了吗?

10)给特朗普嘴上贴封条的人,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是害怕这个疯老头煽动暴乱,这个担心不是多余的,但需要足够的证据来论证,并依照法律程序来决定,而不是硅谷大佬拉闸封号了事。

11)有没有一种可能性?

他们实际担心的是平均每天十七条推特的这个老头的话术,没错,我说的就是话术,具有太强的营销性,将美国民众,特别是7,400万民众的心理拿捏得太准确,以至于左脚地产/右脚大众传媒的大忽悠老忽悠往那一戳,站定,开讲,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联通福克斯电视台,几乎所有的媒体大佬及其深度捆绑的利益集团都相形见绌,所以“非死不可“一一非要你死不可(哈哈哈)。

12)执政依赖推特治国,甚至主要依赖推特治国,既然你的治国权力行将灭亡,那么推特也不允许你推了一一这个理由成立吗?

    从心理上来说这个理由太充分了,但从法律上来说,这个理由牵强并将引发严重后果。

特朗普遭遇的将使更多的人遭遇到,好比特朗普被掌嘴,噼里啪啦打他一个满脸花,有人心生快意的同时,不妨想想一朝自己被掌嘴,也被打得满脸花,乃至口吐鲜血不被允许,只好碎牙齿往肚子里吞的情形。一个不能够无限复制,复制过程当中遭遇巨大阻力的办法,不是一个好办法。

13)给特朗普嘴上贴封条,这个家伙的大嘴巴的确经常胡说八道,贴了也就贴了,美国有大约8,000万拜登的选民,跳着脚拍巴掌,吃饭前我跟你们讲过了,这不是个人品德问题,如果承认真理是普遍的客观的,如果承认发现真理是一个过程,如果承认真理不为一个人占有,那么某人,或某一群人的精神个性形式真理性再强,也不是剥夺其他人言论自由的理由,这一点无需再做其他证明。

14)特朗普是特朗普,你们都知道这一点,但是,2016年之后4年的特朗普就不仅仅是特朗普了,而是美国总统。

总统这个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权力。

依照三权分立的说法,它拥有美国最高行政权力。这种权利并非来自于推特或者那个非死不可,而是来自于宪法框架明确赋予的正式性权力。

我之所以鄙视公知,并为在我们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公知几乎没有什么市场而感到自豪,很重要的一点,生吞活泼美国所谓宪政理论,要共产党下课,由他们取而代之的,这些所谓大法党徒,其实对美国的宪法了解程度相当有限。

美国总统不仅具有美国宪法所框定的权力,而且具有作为政党领袖的党派性权力,换言之,美国总统是要讲党性原则的,是在党性原则之下行事的,其执政行为的某种规定性即来自于其所属政党的党性。

现在,总统的言论自由权被剥夺了。

15)这个言论自由权,从属于美国宪法所框定的权利,此间还有10天执政权的政党的权利同时被剥夺了,特朗普本人依赖推特等社交平台直接从选民及公众意见获得权力的来源和渠道同时也被阻塞了。故而,与其说特朗普被封嘴、掌嘴、打脸、封禁,不如说有人剥夺了7,400万民众的权利。

那些为给特朗普嘴上贴封条而辩护的人,不得不面对一个法律事实、舆论事实以及接下来加剧撕裂美国的可怕现实。

16)下台可能面临性侵、逃税等系列罪名指控的特朗普先生喜欢自我标榜,他经常强调自己并非出身政客背景,因此能够更好代表美国民众,从美国防范新冠病毒的角度来说,这当然不是事实,他的执政水平及能力有玩闹的性质,然而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的执政能力其实并不弱于此前的那些共和党的总统,他真正恼人,让民主党大佬及部分共和党大佬感到不爽的是,他不断地将华盛顿政治圈形容为“沼泽”,就是烂泥潭,他平均一天17条推特,大部分都是在描述烂泥潭的情形,表白自己在清理沼泽,这当然是表扬和自我表扬,吹嘘兼自我吹嘘,可有人如芒在背啊,必置于死地而后快呀,连10天都忍不了了。99拜都拜了,还差最后一哆嗦吗?是的,最后这一哆嗦也不能让他哆嗦了,必须封嘴。

17)封嘴如果能了事,那美国的政治就没那么复杂,问题是封嘴之后不能了事。被学界称之为特朗普主义、特朗普时代的东西,依然在美国社会深度发酵,封嘴之后,只能蓄积更强的能量,找个机会横空出世喷涌而出。

18)美国毒品枪支泛滥,控枪尤其困难,奥巴马在任的时候,吧嗒吧嗒的眼泪在深色面颊流下,他下了最大的决心亦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可见控枪之难。

控制言论比控枪更容易吗?

19)中国有句老话,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还有一句老话,叫抽刀断水水更流啊。只拿美国宪法原则声称言论自由的人太out了,面对美国复杂的政治社会现实空泛的议论毫无意义。板起面孔来强调公正与清除暴力因素,以维护美国社会的体面和安全也未免小儿科,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让老川普闭嘴并非那么简单。

7,400万对8000万,甭说是人,就是这么多只鸭子,你叫你的,我叫我的,它叫它的,单挑一只老公鸭,用麻绳把它的嘴缠起来,会是什么结果呢?

第一,其他的鸭子就不叫了吗?

第二,有本事让任意一群鸭子闭嘴吗?

第三,谁有能力、有权利让其他的鸭子闭嘴?

第四,有能力让其他鸭子闭嘴者,从哪里获得授权?其合法性的依据是什么?

第五,美国宪法修正案对鸭子不管用可以理解,对人也不管用了,这是咋了?说你呢,别闪,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注:昨天1101个警察节,跨警衔儿的大孙子回来看奶奶,这孙子破天荒请老街坊《四世同堂》吃烤鸭,所以才有最后隔壁王奶奶以鸭子作喻。2021111日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21-01-12/6713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1-13 00:42:41 关键字:北美  小小寰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