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时间:2019-09-04 00:08:36   来源:说书人国师   作者:    点击: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最近在一档节目中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上一门课的时候,一位历史学教授跟我讲了一个事儿,他说Doctor Fan,你知不知道,我们美国早期的工业化的资本积累,绝大多数来自于你们中国的鸦片贸易,我当时都不相信!"】

说句实在话,国师听到这样的观点之后也是惊讶颇多,所以我跟范勇鹏先生做了一样的举动:阅读大量的资料。经过一段时间的研读,我深以为然。

尽管在许多人的印象中,鸦片贸易可能一直是"英国人"的专利,但身为大英帝国长子的美利坚合众国实际上也是深深的参与其中,其贸易份额一度达到了42%之多。而这些鸦片贸易产生的新权贵,则是美国此后政治、经济生活的主力军,美国45任总统中,33任总统在血缘上和鸦片贩子有直接关系。

其中细节,请听我道来。

一、开往中国的贩毒船

1805年,美国第一艘贩毒船满载一百二十四包另五十一箱烟土从土耳其的士麦那运往美国,再运往中国。通常认为,这三艘双桅方帆船是美国对华鸦片贸易的开始,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之前的美国人就没有参与这个罪恶的行为。

在此之前,美国只能向中国出口毛皮和贵金属,并苦于茶叶、丝绸带来的巨大贸易逆差。英国人对于印度缅甸等鸦片种植地的控制,让他们似乎垄断了这项贸易。但美国人清奇的脑洞一下为他们打开了对华鸦片贸易的大门。

他们找到了另外一个鸦片种植地——土耳其,并开发了全新的贸易路线。尽管路途遥远,但售价几乎三倍于成本,是一桩相当值得做的"生意"。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产自中东的鸦片质量差,但胜在价格低,一下子打开了中国的"下沉市场",受到了普通民众的"热烈欢迎",让鸦片不再成为富人阶级"独享"的"福寿膏"。中国人还特地将此区分,称土耳其鸦片为小土,印度鸦片为大土,当然这也导致了有很多中国"奸商"将小土掺到大土里以次充好。

在开发了波斯湾的原料产地后,其利润率更是提升了25%。由于鸦片走私贸易只需要给中国的贪官污吏塞钱,不需要纳税,因而这桩生意比原来"合法"的毛皮生意更好做,吸引了大批美国商人。

1805~1834年期间,美国向中国共输入鸦片一万六千三百零五箱(估计),在1817-1818年两个年度来看,美国输入中国的鸦片占到了对华输送鸦片总数的42%。

许多商人也趁此崛起或者重获生机,比如美国历史上第一个百万富翁约翰·雅各布·阿斯特(John Jacob Astor)在和中国的毛皮贸易中起家,1812年英美战争期间,他的贸易份额被英国人挤占,于是他只能另寻他路。

1816年,他开始从事鸦片走私贸易。约翰先到土耳其买了10吨鸦片转卖到中国。通常认为,在1816-1825年期间,约翰向中国输送了数十万磅的鸦片,成为他最挣钱的"副业"。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英美两国之间在鸦片贸易上互相竞争又互相勾结。美国人利用价廉的土耳其烟打开了市场,英国人则下了狠心直接大规模扩大生产,一下子拉低了印度鸦片的价格,美国人的利润大大受损。不过后来英国人又允许美国人在印度加尔各答到广州之间的航线上自由通行。

自从美国开始向中国输入鸦片后,美国对华白银输入就少了许多。1836年只有每年不到一百万元,而在二三十年前大约是400万元,这使得清朝白银荒变得更为严重。

鸦片战争前的中英、中美鸦片贸易实际上还是"小打小闹",鸦片战争后的规模才更为可怖。

二、鸦片“合法化”之路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1839年的禁烟运动中查出了巨量的走私鸦片,在数量上美国旗昌洋行位列第三。这当然一下子戳到了英美的痛处,如果没有鸦片贸易,他们的贸易优势和最具有"生命力"的商业活动将会被终止,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于是接下来的故事大家就耳熟能详了。英国悍然发动了对华战争,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只有像老将关天培守广州和镇江2400英烈尽数战死等为数不多的抗英战例。

1842年8月29日,清朝和英国政府签订了屈辱的《南京条约》,割地赔款开五口通商,期间竟然没有经过一次正经的谈判。不过清朝的大臣们倒是觉得最屈辱的事情是大清皇帝的名字跟黄毛夷妇(维多利亚女王)的名字并排而写,倒不是割地赔款开口通商之类的。

1844年美国人尾随而至,和中国签订了《望厦条约》,要了跟英国人差不多的条件。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实际上清朝政府上下觉得这些条约普遍认为这是权宜之计,对于洋人可以随意糊弄、欺骗。《南京条约》的文本根本就没有颁布,一直放在两广总督的衙门里落灰。条约里规定了此后英国人可以进广州城生活,但地方官员就是不履行,各种打太极,中国人也不把英国人当人看,还是当做"不是人"的"蛮夷",这可气煞了安格鲁萨克逊民族。

当然,这段时间内他们最好的"报复"手段就是疯狂向中国输入鸦片,腐化中国的整个社会。在五口通商时期,整个东南沿海"一片糜烂",英美的鸦片遍布各地。

1847年,上海进口1.64万箱鸦片,到了1859年,上海进口的鸦片就达到了3.3786万箱,这个数字是20年前全国的总和,鸦片贸易额在许多中国的通商口岸中占到了第一位,而美国在鸦片贸易中占到了三分之一的份额,排名第二。庞大的鸦片销售额也直接抵偿了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

这样大规模的走私贸易自然有着清政府官员的默许,尤其是沿海的官员们,他们往往向鸦片商贩收取销售总额百分之三的灰色收入,并且和英美之间勾结在一起压榨人民、贩卖毒品,只要不是那些高级官员在眼前,这些鸦片能大摇大摆的上街。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但尽管如此,英美之间仍然觉得收入还不够暴利,他们要争夺下一个制高点:鸦片贸易合法化。《望厦条约》中规定,条约签订12年后可以重新修改,但清政府并没有重新修约的打算。英法借口亚罗号事件和马神甫事件,于1856年10月挑起了这场战争,美俄在后方坐收渔翁之利。

英法联军突入北京,火烧圆明园,成了中华民族永远的痛。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四国逼迫清政府签订了《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进一步的扩大了对华贸易的侵略,同时也终于将鸦片贸易披上了"合法化"的外衣,甚至一些中国的省份都开始种植鸦片贩卖。

自此之后,鸦片开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中国社会横行,毒品在精神和物质上侵蚀着这个古老的民族。 而美国也正是在这几十年的鸦片贸易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润,极大的促进了此后的第二次工业革命。

三、鸦片贸易和第二次工业革命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因为罪恶的鸦片贸易,美国社会产生了新的一批权贵精英,这些新权贵精英的诞生标志着第二次工业革命前美国完成了初步的资本原始积累,对美国的工业化进程起了极大的推进作用。他们促进美国工业化的手段主要有以下三种:

一、大量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如投资慈善事业、修建医院、铁路、学校等,造就了一批美国早期城市的辉煌。

二、利用这笔资金开设工厂创造更多的财富,极大的促进了美国早期的工业化进程。

三、这些美国富人通过"个人联合"的方式,左右美国政坛,使美国政府为工业化全力开路。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1834年波士顿的城市规划图

来自波士顿的珀金斯家族(Perkins)最能体现美国新兴权贵的"崛起"历程。帕金斯家族是第一批在广州设立贸易办事处的美国家族,其目的就是贩卖鸦片。

这个家族开办的公司手底下只有七条船,但在1826年却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批百万富翁。拿到这笔钱之后,帕金斯家族等波士顿新权贵立刻"回报乡亲父老",积极的投身到对家乡波士顿的建设当中去。

塞勒姆州立大学历史学家戴恩·莫里森说:

【"这笔钱改变了波士顿的面貌,使波士顿有可能成为世界上真正的公民城市之一。"(That money changes the face of Boston and makes it possible for Boston to develop a reputation as one of the world's true civic cities)】

这笔"不义之财"(在当时的美国贩卖鸦片是合法的)到美国摇身一变,成了"善款"。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Thomas Perkins的肖像

托马斯·珀金斯(Thomas Perkins)首先投资了昆西采石场到波士顿之间的铁路,一些历史学家称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铁路。帕金斯家族还将资金广泛的投入到蒸汽船、矿山和铁路的修建上。

波士顿所在的马萨诸塞州在公共开支上极大的依赖鸦片贸易,他们通过这笔钱修建了大量的道路、桥梁,维持着法院、消防部门和学校、医院的开支。另一方面,鸦片贸易促进着波士顿的慈善事业。帕金斯家族就资助了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麦克莱恩医院和波士顿雅典娜医院,一些以鸦片巨头的名字命名的图书馆、大学、中学,孤儿院和盲人学校等等,相继在这个时代出现。

这些鸦片富豪对家乡的贡献,使得波士顿成为了美国早期历史中"看起来最有人情味"的城市,只不过这样的"人情味",是建立在大洋彼岸无数中国人的痛苦之上的。

美国历史学家哈达德(Haddad)不得不承认:

【"鸦片确实是美国能够将中国经济实力转移到美国工业革命的一种方式。"(Opium was really a way that America was able to transfer China's economic power to America's industrial revolution. )】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菲利斯·福布斯·克尔编撰了一本她曾祖父罗伯特·贝内特·福布斯的书,他的曾祖父是一个鸦片大亨

这些历史在美国社会中流传并不广泛,波士顿的鸦片大亨的后代也几乎从来不讨论自己家族的财富来源,但仍然有一些美国知识分子深知此事,并且引以为耻。

比如波士顿雅典娜医院就曾经公开发表一份声明,声明中说:

【"我们自己的遗产,如许多历史性机构的遗产一样,揭示了其内在的矛盾。我们承认,帕金斯兄弟以牺牲其他人的生命为代价建立了自己的财富......同时通过慷慨的慈善事业支持了大量的教育,医疗和文化事业。"(Our own legacy, like that of many historic institutions, reveals inherent contradictions. We acknowledge that the Perkins brothers built their fortune at the expense of the lives of others ... while supporting a great number of educational, medical, and cultural causes through their generous philanthropy.)】

波士顿雅典娜医院还鼓励人们挖掘这段历史,以警醒世人。

鸦片大亨的后人菲利斯·福布斯·克尔曾经撰写了一本关于他的曾祖父罗伯特·贝内特·福布斯的书,公然揭露了这种罪恶的行为。她还曾袒露,亲戚和祖母一起吃饭的时候,曾经一起讽刺曾祖父是一个毒贩,惹得老太太很不高兴。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这些权贵成为了美国早期工业化的排头兵,极大的促进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开展。正如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转述的那样:美国早期的工业化的资本积累,绝大多数来自于对华的鸦片贸易。

此后,美国45任总统中,33任总统和鸦片贸易沾亲带故(不出五服),占到总数的73%。其中,罗斯福总统的外祖父沃伦·狄兰诺(Warren Delano Jr.)就是旗昌洋行合伙人之一。美国国父之一,第三任总统杰斐逊的外孙艾伦·伦道夫(Eleonora Randolph)也嫁给了鸦片贩子头目约瑟夫·库里爵(Joseph Coolidge IV)。

尽管鸦片贸易收获颇丰,但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开展和美国对西部的开发,这样的贸易最终还是销声匿迹,并在1880年中美之间的协定中被正式废除,中国成为了原料供应地和美国工业产品的倾销地(后续的鸦片走私仍然存在,只不过规模较小)。

四、天道有轮回

73%的美国总统祖上对华贩毒,教授:美国资本积累大部分来自鸦片

不过,美国罪恶的鸦片贸易还导致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鸦片贸易推动中东地区不少国家形成了大规模种植罂粟的"历史传统",延续至今。现如今土耳其东部及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被称为"金新月",和我们熟知的金三角、银三角、黑三角并称为世界四大毒品产地,其中阿富汗的毒品产量最大,根据2014年的统计结果,阿富汗占到全球鸦片产量的85%,海洛因产量的77%。

这些毒品产地也成了"滋养"塔利班武装的肥沃土壤,让美国人头疼不已。

这可真是"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参考资料:

Jacques M. Downs 《American Merchants and the China Opium Trade, 1800-1840》

《America's First Multimillionaire Got Rich Smuggling Opium》

Martha Bebinger《How Profits From Opium Shaped 19th-Century Boston》

许晓冬 王询《美国对华鸦片从走私到公开贸易的演变》

甘开鹏《美国来华传教士与晚清鸦片贸易》

李守郡《浅谈美国早期对华鸦片贸易》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19-09-03/5847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乔刘凡 更新时间:2019-09-04 00:08:36 关键字:北美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