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从贸易战到军事战:特朗普让世界回归黑暗丛林

时间:2018-11-05 00:03:26   来源:草根网   作者:    点击:

从贸易战到军事战:特朗普让世界回归黑暗丛林

  

  所有的疯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计后果。尽管特朗普认为自己“出奇的冷静”,但“冷静”型的疯狂危险更大,比如希特勒对欧洲开战的时候也很“冷静”。

  这几天,特朗普宣称准备退出1987年签订的《 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还派博尔顿去俄罗斯通牒性地“通知”了一下。

  普京一如既往的眯着眼满是讽刺地微笑着调侃博尔顿说:“你们国徽上的那只鹰,一只爪子抓着橄榄枝,一只抓着十三支箭,现在是不是橄榄枝吃完了,只剩下箭了?”完全没有幽默感的博尔顿以一贯的生硬回答说“我根本就没带橄榄枝来”。

  博尔顿一走,俄罗斯立即到联合国提了一个关于《中导条约》的议案,反对美国毁约。但旋即被联合国否决。

  俄国表示遗憾。

  我比俄国还遗憾。

  比遗憾更重要的是悲观和警觉:我听到俄罗斯(外交部官员别洛乌索夫)这么说:“与酝酿战争的美国不同,俄方打算保护自己的国家和利益”,“俄罗斯是在准备战争,而美国是在酝酿战争,否则美国为何要退出条约,扩大核力量?”

  全世界要注意了,特朗普玩腻了钱的游戏,他准备玩枪了——上次点评我就说要警惕特朗普掏枪。话音未落,他就掏出导弹来了。

 

  一、特朗普正在重新大规模武装美国

  2016年特朗普刚一当选,英国那位著名的纪录片导演就在他拍摄并公开播出的《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中认为:由中美引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成为现实,因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正在动员一场大规模的毁灭性战争。美国试图挑起与中国的战争,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核战争已“不再不可想象”。

  现在,俄罗斯说美国在“酝酿战争”。这是世界对于特朗普行为的最新观察结论,也是又一次重大提醒。

  2016年竞选总统时特朗普吹了一个宇宙级的牛B,他说如果中国不帮助美国解决朝鲜核问题,美国就“收税,切断贸易,中国在两分钟之内就会崩溃”。特朗普上台以后以兑现承诺著称。但是,在这个关于中国的“牛B”中,他完全失信了:

  1,中国一直在帮助美国,特朗普依然恩将仇报;

  2、他对中国收税了,也切断了大部分贸易,时间已经过去了无数个“两分钟”,为什么中国没有崩溃?

  贸易战打到今天,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特朗普简单而错误的预判。我说过,世界政治的复杂性不是特朗普的商业知识能够驾驭的。正常情况下,他应该首先学习两年如何当大国领导人——因为他之前什么行政经验也没有,虽然天才是存在的,但在七十多年的时间里特朗普的政治天才似乎没有被证明过,世人看到的大多是政治狂热。

  所以,他上来就对着中国吹,结果把自己的裤衩撑破了,中国还在那里,不慌不忙,不动如山。

  没有多少中国人跟他较真。1999年美国有意误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2012年日本右翼挑起钓鱼岛问题,中国国内都发生了大规模游行,连韩国允许美国萨德进驻,中国都掀起了抵制韩货运动。但这一次,中国格外平静。平静是一种蔑视。

  大概特朗普自己也觉得无聊,所以开始玩新花样,比如派军舰继续冲撞中国南海领海线,通过台湾海峡,派军事科考船到台湾停靠,卖武器配件给台湾,一点点试探。美国知道哪地方是中国的敏感点。

  特朗普一宣布对中国输美商品加税,我就研究特朗普对世界——主要是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将会怎样导致世界发生军事战。因为并不久远的历史就是这样证明的。现在,他要退出这个“中导条约”,使这种可能性大大地增加了。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而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尽管特朗普刻意把他的世界政策和对华政策有意定格在“贸易”焦点上,但他的任意言行依然说明了一切。在历史规律和本质前面,任何有意装饰初看起来似乎完美的表演最终都无法避免被识破的结局。特朗普岂能例外!

  特朗普的对抗式思维和攻击性做法,已经使21世纪初的世界与20世纪初的世界,在对立阵营的确立和复杂混乱方面有了相当大的相似性。

  无论是两千多年前的中国春秋战国时期,也无论是一百年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无论是军事战争,也无论是经济战争,在大国林立的世界,每当一个大国不安于现状,试图改变地理或政治形态的时候,被迫应对的其他大国就必将予以反制,世界就会进入漫长而惨烈的“战国”时期,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双方都必须付出沉重代价,而这种代价无一例外地将由各自人民来承受。

  特朗普在贸易战开始之初说“贸易战很容易,美国很容易打赢”,用不了多久,美国人就会发现这是一句无知的妄谈。他可以轻易地挑起世界经济大战,但“战事”如何演进并向多大的领域蔓延,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

 

  二、世界正回归黑暗丛林?

  当下的特朗普,正走在毁灭世界的危险道路上。可是,这个胆怯的、堕落的世界,竟然还没有联合起来阻止他。这就是一种变相纵容。假如日本在入侵中国东三省、墨索里尼在入侵埃塞俄比亚、希特勒在入侵波兰的几年中,英法苏美便强力干涉阻止,哪有后来的世界大战?后者的力量本来比前者大得多,只是意志不够而已。

  今天,世界正义的力量、和平的力量,加起来也比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大得多,那为什么不联合起来阻止他?

  这也是我以空前紧迫的心情,以莫大的人类关怀,写下此文的原因。

  我必须大声喝住他!即使我只有单枪匹马一支笔。

  因为,特朗普正把世界引向深渊。

  我比较喜欢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保守派思想家罗伯特·卡根的书,他在《危险的国家》中让我认识了美国扩张本性。最近,他又写了一本新书《丛林再现:美国和我们危机四伏的世界》。书中说:美国不再遵守其在二战后建立起来的秩序,并正在使世界回归其自然状态——充满利益竞争以及民族主义、部落主义和利己主义冲撞的黑暗丛林。

  世界回归黑暗丛林!这正是我当下的强烈预感。

  卡根说“美国在70多年前建立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正在瓦解,”随着疲惫的美国从卡根所说的自由主义秩序的“花园”——少见的70年的相对和平与自由贸易,这也是美国领导下促成的“历史反常现象”——撤退,现在的危险是相当大的,尤其是对欧洲而言。

  罗伯特。卡根认为,如果美国从世界秩序中撤出,如果美国及其领导的盟友无法同中国和俄罗斯形成有效的实力对抗,那么最终的结果将会是退回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边缘。我们将迎来现存秩序崩溃、世界堕入野蛮的无政府状态的那一刻。

  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三次了。而历史倒退的代价,无论是生命还是财富,自由还是希望,都将是巨大的。

  他在另一个访谈中说:美国人倾向于把国际秩序的根本稳定视为理所当然,尽管他们会抱怨美国维护这种稳定要承受的重担。然而历史表明,世界秩序确实会崩溃,而且通常都是意外地、迅速地、猛烈地。

  18世纪后期是欧洲启蒙运动的顶点,但突然间,欧洲大陆就坠入了拿破仑战争的深渊;20世纪第一个十年,最聪明的人都预测大国争霸的时代结束了,因为通讯和交通革命将经济和人民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然而史上最具毁灭性的战争在四年后就爆发了;

  20世纪20年代,战后的表面平静很快就转变成30年代的重重危机,以及另一次世界大战。在这样的经典场景中,无论今天我们位于何处,这两条趋势的交点依然不得而知:我们距离下一场全球危机是3年?还是15年?不管怎样,我们正在那条路上,这一点不会错。

  让我颇感意外的是,一直批判美国扩张的罗伯特。卡根也和特朗普一样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是典型的修正主义大国”,同时似乎认为特朗普还不够强硬:新一任政府更可能加速危机的到来,而不是延缓或者令其转向。与俄罗斯的进一步和解只会让普京更加大胆,和中国艰难的对话则可能令北京用军事来试探新政府的决心。而新总统是否做好了正面交锋的准备,尚不清楚。但眼下,对于自己言语和行为的未来后果,他似乎也不怎么在意。

  从罗伯特的言论中,我看到美国思想界和战略界一些人的世界观、中国观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和俄罗斯定性为修正主义国家,反映的绝不是他一个人的观点。其实,我认为那就是特朗普秘书班子给他起草的,糅合了美国众多思想家和战略学家的观点。

 

  三、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从贸易战引发的!

  已经有不少美国人想到了黑色的1929年。那是一个近似核裂变式的可怕因果链:1929年——1933年经济危机开始于美国,美国为了摆脱经济危机而打开贸易保护主义的潘多拉魔盒,采取加强美国对外经济地位的行动,接着在世界范围内——主要是资本主义国家,诱发更大经济危机,进而导致社会政治危机,激发极端民粹主义,催生法西斯政权。随即世界被拖进全面战争,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1929年美国的大萧条,又与1919年的世界大萧条有渊源。扯出一百年前的故事,是因为当下的情形实在是和当年太类似了。

  还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英国著名记录片导演约翰。皮尔格就说“特朗普作为一个疯子和法西斯分子出现了”,预言他将“引发黑暗的暴力。然后是上个月联大会议上伊朗总统说特朗普与希特勒有某种类似。

  他们的观感引起我对“法西斯”一次的重新审视。

  法西斯主义是20世纪初,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陷入经济大危机困境后出现的一个政治怪物。经济萧条和政治、社会动荡,失业人数剧增,使各资本主义国家中下层民众普遍产生绝望、狂躁情绪,要求政府奉行激进内外政策。相应组织和人物于是应运而生(让我们对照想想特朗普的竞选口号)。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巨大的消耗战导致整个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破败不堪。1919年,最初的法西斯组织开始涌现:1920年4月,德国工人党改称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1921年11月,意大利国家法西斯党成立,1922年10月发动进军罗马的政变,在意大利建立了法西斯专政。日本继犹存社之后,出现了民间法西斯团体和军队中的法西斯运动。此外,匈牙利、保加利亚、波兰、克罗地亚都相继出现法西斯统治。

  1926年日本以旧军部为中心基本上建立起法西斯统治,1931年,日本军队对中国发动“九一八”事变。日本国内大量吸纳失业工人参军,以侵略中国、挑衅苏联的方式缓解其国内就业压力。1937年,日本发动对中国的全面进攻,1941年进攻美国;

  看着日耳曼族裔的特朗普在美国的表现,我总是想到1933年1月,以极端民族主义口号和政策,宣扬本民族优越的另一个日耳曼人——希特勒的上台。

  在那场由美国引发的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之前,德国魏玛政府靠英美等国的贷款稳定经济和社会。支持希特勒的并没有多少。但危机来临后,德国脆弱的经济接近崩溃。希特勒不仅以他过人的演说,更以其对普通人具有诱惑力的政策赢得大选。他强力手段稳定工业,控制失业,不断提升工人工资,用补贴等方式振兴农业,短时间内使德国欣欣向荣。连英国著名作家萧伯纳都忍不住说“这是一个怎样的伟大存在啊!非凡已经不能为之形容,大英帝国需要一个希特勒。”

  1936年著名飞跃大西洋的美国英雄林德伯格,在柏林体育场上看到十几万人同时向他们的元首疯狂的欢呼、敬礼,他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为他的人民发自内心所爱戴的领袖。”

  这远不是全部。希特勒在整顿工业和农业的同时,还用极短的时间,打造出一支完全新型的机械化军队。

  到1933年10月,法西斯运动遍及23个国家,半年后增至30个国家。法国的火十字团、英国的法西斯联盟、美国的自由联盟和黑色军团等法西斯团体也兴盛一时。(受特朗普这只黑天鹅的鼓励,2018年的欧洲已经有不少极右派上台。而巴西,持极右立场的候选人处在领先的位置,班农已经前去担任顾问了。马蒂斯出访南美,一边防范中俄,一边巩固后院。类似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情形又出现了)。

 

  四、特朗普空前的军事举动引发的不仅仅是军备竞赛

  接下来,意、德法西斯于1935年、1939年入侵非洲和欧洲,日本加入这一危害全世界的联盟,第二次世界大战被点燃。

  细究起来,日、意、德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和猖獗,都与美国损人利己、危机输出的经济政策有直接和间接的关联。众所周知,接下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把美国也卷了进去——此之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面对大面积的战争废墟和上亿人惨死、伤病的惨状,即使是战胜国也不能不深刻反思。二战爆发原因有很多,但当时主要大国特别是美国自私自利,在资本主义本性驱使下,对输出经济危机将给世界造成的灾难后果漠不关心是很重要的一条。在日本已经入侵中国,德国已经入侵波兰和英法的情况下,美国仍然忙于两头渔利发战争财,而不是通过有效的政策手段挽救和平。

  今天,缺乏历史常识和军事经验的特朗普,操弄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推进军事领域的“第三次抵消战略”,看似是想“让美国重新伟大”,其实他的一只脚同时也是踩在八十年前血淋淋的覆辙之上的!

 

  五、特朗普的战争冲动

  现代以来,美国总统素有在任期内利用军队总司令的身份打一仗或几仗,以留下显赫武功彪炳史册的不成文传统。从特朗普执政以来的种种言行和他智囊团队的主张看,特朗普很有可能会在其任内发动一场或几场较大规模战争或冲突。

  一是已成世界石油出口大国的美国,希望通过军事打击伊朗来推高世界油价获取多重收益。特朗普上台后即撕毁国际社会历经艰难磋商协调才达成,美国国家法人总统签字认可,事实上已成国际法的伊朗核协议,命令航母开进中东,并与以色列、沙特等阿拉伯大国密集军事互动等,其战略动机已隐约可见。

  美若进攻,伊必反击,则作为世界能源动脉的波斯湾必将中断,世界原油价格必然暴涨,到处推销原油的特朗普将因此获得巨大收益,而中国和欧洲等其他经济体的利益则将遭受巨大损失。这符合特朗普在追求“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同时击败中国的战略意图。大幅提高油价,还可以此作为送给俄罗斯的战略礼物,以此诱惑俄加入美方阵营或保持中立。可谓一箭双雕。

  二是美国一些战略家们妄想通过制造军事紧张,把资本从世界经济繁荣地区打跑流向美国,以支持特朗普的振兴计划。一些狂妄的高级将领一直在试探派军舰进入中国海域,则是为冲突制造由头。

  兰德公司不久前出台“与中国开战”的报告,意味深长。特朗普上台以来,从萨德入韩到美舰进入中国领海,美军对中国进行的军事挑衅明显升级。可以说,自越南战争之后,今天的美军是以临战姿态距离中国最近的。在特朗普任期内,中美关系从贸易和经济领域的紧张向军事对抗滑落,是非常可能的。

  除了国家战略层面的考虑,特朗普强烈的政治虚荣心,时不我待的年迈现实,以及为了选举和转移内部矛盾焦点的机会主义需要,行事任性的特点与军队总司令权力的结合,都是特朗普扣动战争扳机的动因。当然,特朗普会以商人的精明精心选择对手、战场和时机来计算收益,但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性格,会让他在某个特定时机孤注一掷。他已经拿叙利亚练了手,没有迹象表明他不会再玩“枪”。恰恰相反,特朗普有许多巨大的军事动作,显示他在准备干点什么。

  美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2018年5月30日宣布将太平洋战区司令部更名为“印太战区司令部”。原太平洋战区司令哈里斯上将这样说:“印太战区正在发生自由与压迫的远景之间的地缘政治竞争……我在任三年零三天,在大小场合发表讲话277场,平均3.96天一场,每次我都警示新的威胁,亚太必须发生改变——中国是强大的挑战者……27年的和平假日结束了。”

  2018年8月9日,白宫宣布到2020年组建太空军。美《外交政策》发表文章称:太空部队是特朗普应对俄中两国新武器的答案。

  8月13日,特朗普在纽约州德拉姆堡的陆军基地签署了7160亿美元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达9年来最大增幅。

  一个月的国际政治、经济和军事态势的变化,就在上述的几行数字中了。而当今世界的未来,其实也可以从上述数字中看出端倪:世界正从大乱走向大战!

  当年欧洲著名分析师诺曼·安吉尔在1910年的畅销书《大错觉》中下结论说,如此巨大的经济利益已经让战争的概念过时了。但事实是,随后就发生了奥匈帝国斐迪南大公遇刺事件和两次世界大战。

  美国的兰德公司已经在推演中美战争。

  据报道,美国军队一半以上的人为“大国战争”而焦虑。

  随着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世界在剧烈动荡中正加速分化。20世纪累计的许多国际重大矛盾,如大国战略博弈、地区核扩散、宗教冲突、难民危机和贸易摩擦等,被持民粹主义和霸权主义立场的美国总统以升级对抗方式同时激活,致使一直以来相对稳定的世界格局骤然呈现大乱态势,并向着更大烈度对抗的危险失控局面急速滑去。

  美国的一些政治分析家认为中美可能身不由己地卷入军事冲突,而俄罗斯科学院的学者也担心若中美贸易战持续下去,双方可能会倾向于采取更为坚决的行动。由美国总统挑起的贸易战不仅仅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双边冲突,而是美国对世界的“进攻”。因此,由贸易危机导致政治和军事危机的国别,也不仅仅局限于中美。当今世界火点本来就很多,特朗普的贸易战则是火上浇油。

  21世纪的世界会不会步上个世纪初世界大战的后尘,已成最现实的疑问。

  北约宣布准备进行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演习,当然,此前俄罗斯已经进行过了,而美国很快也将进行。世界最大的三大军事集团都在耀武扬威,啥意思谁都明白。

  在特朗普宣称要退出中导条约之后,普京立即宣布说要要用新武器反击美国毁约。毫无疑问,其他国家也不会对特朗普的扩军备战无动于衷。新的军备竞赛必将进行,只是不像上个世纪那样大张旗鼓罢了。

  特朗普退出《中导条约》是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态。我在想,如果其他国家也像特朗普一样退群和毁约呢?比如核不扩散条约等等,当世界上到处都是核弹,特朗普先生又该如何?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18-11-04/5334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11-05 00:03:26 关键字:北美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