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当今世界,究竟是谁在“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

时间:2018-06-28 00:07:10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点击:

当今世界,究竟是谁在“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

——兼谈学习习近平外交思想的体会

千钧棒

新华社北京6月23日电 中央外事工作会议6月22日至23日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我国对外工作要坚持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为指导,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牢牢把握服务民族复兴、促进人类进步这条主线,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积极参与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打造更加完善的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创造有利条件、作出应有贡献。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10个方面:坚持以维护党中央权威为统领加强党对对外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使命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坚持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宗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根本增强战略自信,坚持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坚持以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基础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以深化外交布局为依托打造全球伙伴关系,坚持以公平正义为理念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坚持以国家核心利益为底线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持以对外工作优良传统和时代特征相结合为方向塑造中国外交独特风范。

根据今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为加强党中央对涉及党和国家事业全局的重大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强化决策和统筹协调职责,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分别改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中央财经委员会、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负责相关领域重大工作的顶层设计、总体布局、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

从成立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到这次召开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体现了党中央对外交工作的高度重视。同时也排除了一段时间以来某些错误思潮对外交工作的干扰。具有把关定向,一锤定音的作用。

这些年来,就跟在政治、经济等其他领域一样,各种错误思潮对外交工作的干扰一直没有停止过,从“左”的方面有主张一味对抗,反对讲原则基础上的灵活性;从右的方面就比较多,主张无原则的妥协,具体表现在歪曲中国的对外关系史,称列强侵略中国是中国欺负列强造成的,称不平等条约也有积极作用,称是爱国民众损害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在面对现实中的霸权主义对我国主权的侵犯和挑衅的问题上,曲解“韬光养晦”,指责政府在原则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是“民族主义”,指责广大民众反对霸权主义的行动是“民粹主义”,甚至以“遵守国际法”的幌子忽悠中国去接受所谓的“南海仲裁”及其结果。

在这一系列的干扰中,很多充其量是杂音,只不过音量大了点,而消极影响比较大的是资老太太实施的干扰,因为她以一定的学术地位和曾经涉足外交领域的身份对中国的外交工作进行了全方位的,持续性和结构性的干扰。

首先,她歪曲新中国的外交史,为现实中自由派兜售对美国和西方实行“磕头外交”的黑货服务。她在她的《岁末杂感致友人》一文中提到新中国的外交问题时说了下面这么一段话:

【至于对外关系,话题更为“敏感”。不宜多言。只是我记忆犹新,上个世纪曾经有一度我国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只以意识形态为基础,剩下的“友邦”只有两三个喂不饱本国人民、赖我国“无私援助”而维持“战斗友谊”的小国。赖中美解冻以及随之而来的30年开放改革之力,我国打开了融入国际社会、良性互动的大好局面。】

其次, 她把包括一部分境外敌对势力在内的整个西方世界都称为“文明”,利用我国的对外开放的客观需要兜售“磕头外交”黑货,并且指责政府在原则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是“民族主义”,指责广大民众反对霸权主义的行动是“民粹主义”,咒骂所有不符合他们一小撮人标准的东西是法西斯,是走向文明的巨大的障碍:

【我们说‘走向文明,走向世界’,这其中最大的阻力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叫它极端民族主义,我管它叫国家主义,还有一个是民粹主义,这两个东西,现在在我们现实的存在里头是走向法西斯的一种力量,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并不弱。我不知道强到什么程度,可是相当普遍,而且最容易激起来的就是民族主义。一说有敌对势力马上就可以弄一大批人起来。我认识一个卖菜的,他天天骂政府损害自己的利益,可是一到‘阅兵’,一说小日本怎么怎么样,他马上架式就起来了。我觉得这样一种思想就是民粹主义,对我们走向文明是一个巨大的阻碍,其中出路在哪头呢?】

再其次,在具体的外交事务上,她既反对广大爱国民众关心和参与外交工作,指责所谓的群众性地都来干预外交,又反对外交工作“看上层的脸色行事”,主张要“让职业外交官有发言权”:

【外交是非常复杂、细致和敏感的事务。我也不太赞成群众性地都来干预外交,就像五四运动的时候,火烧赵家楼那样是不行的。我希望中国在外交上能够恢复到理性,让职业外交官有发言权。现在的职业外交官没有发言权,什么话也不敢讲,看上层的脸色行事,连汇报真实情况都不敢。我在这个领域工作过,所以觉得这个问题相当严重。假如是中国外交出问题的话,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偶然的擦枪走火,有关国家都为各自强烈的民族情绪所左右,这很危险。】

她的说法在网络上受到网友的驳斥的时候,就有自由派人士为之辩解说:“难道外交官就不能向国内传达外国的声音了?”原来在他们的心目中,我们的外交官是专门负责向国内传达外国的声音的,那么还要外国的驻华使领馆的外交官干什么?

下面对她的这些谬论逐一反驳:

一、“我国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首先,习近平外交思想中的“坚持以对外工作优良传统和时代特征相结合为方向塑造中国外交独特风范”就是对她的谬论的有力回答。

中国的对外工作具有优良传统并且不断得到坚持和发扬。新中国成立不久的外交局面的确曾经暂时相对比较困难,但是并不是中国的错,而是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走向复兴的过程中,与阻碍这种复兴的外部力量发生碰撞客观上产生的衍生物。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中打败并且得罪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团;后来又在维护国家主权的过程中得罪了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领导的以苏联为首的东欧集团;在这过程中由于对印度的自卫反击战又得罪了得到这两个集团支持的并且在一些国家中有一定影响力的印度,和那些追随两个超级大国反华的国家的政府。当时中国的口号“打倒帝修反”中的“帝”指“美帝国主义”,“修”指“苏联现代修正主义”及“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反”指“各国反动派”,即追随两个超级大国反华的国家的政府。

由于50年代后期60年代初,中苏交恶,原东欧的“华约”国家受苏联影响,与中国的关系疏远,中国那时候对外的口号是“打倒帝修反”,这也许就是资老太太所说的“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吧。在国外,正鼓噪着一片反华叫嚣,史称“反华大合唱”。从表面上看,的确处在外交困难时期,毛主席1962年写的诗词《冬 云》中的名句“雪压冬云白絮飞, 万花纷谢一时稀。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就是对那段时间的外交局面的真实写照。但是,即使是那样,中国与很多国家的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基本上仍然保持着。即使是在当时的那种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新中国的外交工作还是交上了一份不错的答卷。

1962年,我国也还与44个国家保持外交关系。即使到了文革期间,1966-1968三年中,仍然新增加6个建交国家,有外交关系的国家达到62个。

我们还是用事实说话吧。

在资老太太所说的“上个世纪曾经有一度我国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只以意识形态为基础”时期,有如下国家与中国建立和保持外交关系:

国名                                                 建交日期

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                                  1968.1.31

科威特国                                            1971.3.22

土耳其共和国                                        1971.8.4

黎巴嫩共和国                                        1971.11.9

塞浦路斯共和国                                      1971.12.14

日本国                                              1972.9.29

马尔代夫共和国                                      1972.10.14

马来西亚                                            1974.5.31

菲律宾共和国                                        1975.6.9

泰王国                                              1975.7.1

孟加拉人民共和国                                    1975.10.4

赤道几内亚共和国                                    1970.10.15

社会主义埃塞俄比亚                                  1970.11.24

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                                  1971.2.10

喀麦隆联合共和国                                    1971.3.26

卢旺达共和国                                        1971.11.12

塞内加尔共和国                                       1971.12.7

毛里求斯                                             1972.4.15

多哥共和国                                           1972.9.19

马达加斯加民主共和国                                 1972.11.6

乍得共和国                                           1972.11.28

上沃尔特共和国                                       1973.9.15

几内亚湾比绍共和国                                   1974.3.15

加蓬共和国                                           1974.4.20

尼日利亚共和国                                       1974.7.20

冈比亚共和国                                         1974.12.14

博茨瓦纳共和国                                       1975.1.6

莫桑比克人民共和国                                   1975.6.25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国                           1975.7.12

科摩罗国                                             1975.11.13

佛得角共和国                                         1976.4.25

塞舌尔共和国                                         1976.6.30

意大利共和国                                         1970.11.6

圣马力诺共和国(领事级正式关系)                       1971.5.6

奥地利共和国                                         1971.5.28

比利时王国                                           1971.10.25

冰岛共和国                                           1971.12.8

马耳他共和国                                         1972.1.31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1972.3.23

荷兰王国                                             1972.5.18

希腊共和国                                           1972.6.5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1972.10.11

卢森堡大公国                                         1972.11.16

西班牙国                                             1973.3.9

加拿大                                               1970.10.13

智利共和国                                           1970.12.15

秘鲁共和国                                           1971.11.2

墨西哥合众国                                         1972.2.14

阿根廷共和国                                         1972.2.19

圭亚那合作共和国                                     1972.6.27

牙买加                                               1972.11.21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                               1974.6.20

委内瑞拉共和国                                       1974.6.28

巴西联邦共和国                                       1974.8.15

苏里南共和国                                         1976.5.28

太平洋及太平洋岛屿

澳大利亚联邦                                         1972.12.21

新西兰                                               1972.12.22

斐济                                                 1975.11.5

西萨摩亚                                             1975.11.6

(说明:1973年2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双方商定,各在对方首都设立联络处。)

此时,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中就包括美国的西方国家盟友法国、意大利、英国、荷兰、日本等等。连与美国的关系正常化也是这段时间实现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1976次会议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个国家提出的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的决议。

这难道就是资老太太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所说的“剩下的“友邦”只有两三个喂不饱本国人民、赖我国“无私援助”而维持“战斗友谊”的小国”?

手段的卑鄙说明目的的卑鄙,资老太太歪曲这段历史的目的是通过把曾经的对美国的强硬作为反面的东西来进行全面否定,来为她们这些人今天的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在国内兜售对美国的“磕头外交”黑货服务。“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二、一小撮公知用“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大帽子谁也吓不了,希望利用我们国内的矛盾实现“西化”的目的也办不到。

自由派公知在干扰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的时候采用的惯用手法是极力美化西方国家的社会制度,称之为“文明”,如果谁要对西方说不,如果是政府层面的,他们就斥之为“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如果是民间层面的,他们就斥之为“民粹主义”,所以资老太太对“一个卖菜的,他天天骂政府损害自己的利益,可是一到‘阅兵’,一说小日本怎么怎么样,他马上架式就起来了”很不舒服,气急败坏,并且认为这是“对我们走向文明是一个巨大的阻碍”。在她心目中,似乎那些批评政府的民众都应该对美国和日本针对中国的敌对行为积极配合才对,可惜的是,现在美国佬已经不需要伪装了,赤裸裸地露出本来的丑恶面目,特朗普这位伟大的反面教员教育了太多太多的中国人,让中国离开资老太太们的所谓的“走向文明”越来越远,这也就是所谓的“沉舟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吧。

三、无视一个国家的根本利益、外交大局和大多数民众的民意的所谓的“职业外交官发言权”只是资老太太的痴心妄想。

最为可笑的是,在资老太太之流不能左右高层的外交方面的决策的时候,她居然提出反对“群众性地都来干预外交”,又反对外交工作“看上层的脸色行事”,主张要“让职业外交官有发言权”,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外交属于所谓的职业外交官的私事,她大概以为在外交领域有那么几个跟她观点相同的人,就应该让这些人可以无视一个国家的外交大局和大多数民众的民意,把国家的利益变成个别外交官与其他国家进行私人交易的物品。

然而,这种所谓的可以无视一个国家的根本利益外交大局和大多数民众的民意的所谓的“职业外交官有发言权”,在所有国家都不存在,就拿“文明“的“灯塔国”美国来说,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就是在大多数美国人坚决反对,“群众性地都来干预外交”的情况下美国才停止战争的;另外,美国国务卿在美国的体制中属于地位仅次于总统的实权派,并且是美国的权力最大的“职业外交官”,但是只要与总统的想法不一致,总统就分分钟将他炒鱿鱼,国务卿尚且如此,难道还有其他低级别的“职业外交官”有所谓的发言权吗?

所以,习近平外交思想中的“坚持以维护党中央权威为统领加强党对对外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并不是凭空发议论,而是有现实针对性的,在全面深化改革、网络安全和信息化、财经工作、外事工作等相关领域的重大工作就是要由党中央顶层设计、总体布局、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而并不是可以任由资老太太所希望实现的所谓的由职业外交官去随心所欲的。

资老太太在她最近的《谈谈爱国》的演讲中号召人们去爱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而用非常明显的暗示煽动对于她心目中的所谓的“这个统治集团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保护人民的福利”的国家“完全可以以爱国的名义推翻它”。

而她始料不及的是,她极力歪曲的中国外交史歪曲不了,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她的诡辩。在她号召人们去爱的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的时候,特朗普政府却以实际行动告诉全世界什么叫“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

1982年,美国为维护其海洋霸权利益,拒不签署它曾力推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至今。

1984年,美国不满其文化控制权逐步被发展中国家削弱,正式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1985年,美国因遭到尼加拉瓜申诉其武装干涉侵犯主权,宣布退出联合国国际法庭,拒不接受其强制执法权。

1995年,美国宣称由于“国内预算困难”,退出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并拒交拖欠会费。

2001年,美国宣称由于履行环保义务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至今。

2001年,美国在未能阻止讨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镇压行动之后,宣布退出联合国反对种族主义大会。

2001年,美国为强化其军事优势,正式退出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

2002年,美国认为对美国的军人、外交官和政治家不利,正式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规约》。

最近,特朗普政府又在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伊朗核协议之后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在联合国讨论表决关于美国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的问题上,美国威胁全世界不能反对其立场,那作派跟黑帮老大没什么两样。另外,美国在经济领域同时向全世界开战,连自己的盟友也不例外。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当年中国在外交领域曾经遇到的困难局面是被动的,是两个超级大国强加于我们的,而现在美国与全世界为敌是美国主动的;当年的中国即使是在那种困难局面下仍然与那么多国家保持着外交关系和友好往来,并且在那种情况下重返联合国,而现在的美国就差没有退出联合国;当年的中国的外交居然被资老太太歪曲为“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而对于现在的美国的“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的实际行动,资老太太不但视而不见,还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号召国人去爱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我想,这只能理解为资老太太眼红特朗普的“反面教员”地位,非要与他一决高下吧。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18-06-27/5113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6-28 00:07:10 关键字:北美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