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麦卡锡主义”的阴魂再次笼罩美利坚

时间:2018-06-26 00:00:56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点击:

“麦卡锡主义”的阴魂再次笼罩美利坚

千钧棒

“麦卡锡主义”的阴魂再次笼罩美利坚

华盛顿的知名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日前抛出一个报告,题为《中共对外干预活动: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该如何应对》。该报告攻击中共的统一战线,指责中共干预美国选举和竞选资金、破坏学术自由、培养乐于同中国合作的美国精英人士、影响美国智库、改变好莱坞和美国媒体的叙事、让华人社区为中共的目标服务,等等。

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白邦瑞表示,报告提出了一个关键的概念,即“跟共产党跑的西方人”,认为那些人不仅可能会讲中国的好话,还可以帮助中国理解那些北京试图影响的辩论。

这使我联想起了两件事。

第一件是最近资中筠在她的《谈谈爱国》的演讲中谈到麦卡锡;第二件是平时自由派公知吹得天花乱坠的所谓的美国的“包容”。

资老太太在她的《谈谈爱国》的演讲中号召人们去爱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而用非常明显的暗示煽动对于她心目中的所谓的“这个统治集团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保护人民的福利”的国家“完全可以以爱国的名义推翻它”。

她在她的这一篇“动员令”中提到过麦卡锡,而她的说法是拿麦卡锡事件为美国涂脂抹粉的。

根据历史资料我们得知,麦卡锡事件是发生在1950年—1954年间的牵涉到千千万万美国人的反共排外高潮。

“麦卡锡主义”直接导致了二战结束后的美国政府制造“冷战”气氛,高举“冷战”大旗,对外反苏反共,对内干扰美国政府法令,恣意以安全名义审查美国公民和旅美外国侨民。以至于形成了美国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疯狂揭发“内部敌人”的恐怖闹剧,其中最有名的是“希斯事件”,1948年,国务院的一名官员、时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的阿尔杰·希斯因叛国罪受到传讯,他被麦卡锡之流指控为苏联安插在美国政府内部的共产主义分子,并被枉法审判成为囚徒,这就是美国历史上轰动一时的“希斯事件”。在麦卡锡发起的“忠诚调查”期间,总共有2000多万美国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审查。美国现在是三亿人口,上世纪50年代是1.5亿左右,也就是说,波及了当时美国人口的八分之一。

在“麦卡锡主义”最猖獗的时期,美国国务院、国防部、重要的国防工厂、美国之音、美国政府印刷局等要害部门都未能逃脱麦卡锡非美活动调查小组委员会的清查。同时,美国的左翼力量也受到空前的打击。仅1953年一年,麦卡锡的委员会就举行了大小600多次“调查”活动,还举行了17次电视实况转播的公开听证会。

美国时任国务卿杜勒斯向总统艾森豪威尔表达了这样的忧虑:“许多欧洲领导人似乎认为我们(美国)正在麦卡锡的领导下走向美国式的法西斯主义”。

即使是信奉学术自由的学术界也难以抵制麦卡锡主义的影响。

连大名鼎鼎的卓别林也受不了而离开了美国。

在美国国内,成千上万的华裔和亚裔被怀疑为“间谍”。他们不仅被非法传讯,不准寄钱给中国的亲人,甚至被禁止公开谈论自己的家乡,还有不少人因被指责“同情共产党”而受监禁、被驱逐甚至遭暗杀。在美国工作的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也因被指责在战时参加了美国共产党的活动,受到了联邦调查局的传讯。此后,钱学森多次发现他的私人信件被拆,住宅电话被窃听,他的“国家安全许可证”也被吊销。这表明,他已经不能继续从事喷气推进研究,甚至不能留在实验室里工作了。直到1955年离开美国前,钱学森一直受到美国移民局的限制和联邦调查局的监视。他决定回国参加建设。但是美国方面敌视中国,怕钱学森回国对他们不利,就千方百计地阻挠。美国海军次长还恶狠狠地说:“我宁肯把他枪毙了,也不让他离开美国。他明白的太多了,一个人可顶五个师的兵力!”于是,美方无中生有,说钱学森是中国间谍,把他逮捕关押,之后虽然释放了,可又严密监视。最后是中国政府拿到钱学森要求回国的信件与美国政府交涉并且以被俘的美国飞行员才换回钱学森。由于受到美国政府的限制,钱学森回国时不仅没有带回任何研究资料,甚至连一些私人生活物品都未带回。

而如此臭名昭著的大事件到了资老太太的嘴里,竟然信口开河,并且丧事当成喜事办,变成了发生在1935年的时间很短的专制,而且美国的精英可以以离开美国的方式表示不满,被资老太太轻描淡写甚至变成了美国制度优越性的体现。

此时此刻重新提麦卡锡事件,并不仅仅是因为资老太太歪曲这段历史为美国涂脂抹粉,关键在于——

“只缘妖雾又重来”。

自由派人士尤其是公知们常常忽悠国人跟着他们崇拜美国,称美国包容,能够包容和理解彼此所持的不同见解,能心平气和地接纳对方的不同。称美国人崇尚自由,相信每个人都是独立又独特的个体,都有做自己的基本权利;与此同时,任何人在行使自己的权利时,都不该干涉他人同等的自由权。

事实上是怎么样呢?

我们看看美国的政客和一些政治人物是怎么样看待民主和“言论自由”呢?看看他们是如何个“包容”法的。

1906年4月14日,罗斯福总统在美国众议院办公大楼奠基典礼上发表了演讲,他认为那些揭黑的媒体和记者“会迅速成为对社会无益、于行善无助的潜伏最深的罪恶势力之一。”

常常被中国的公知吹嘘的是美国的言论自由,民主和言论自由是密不可分的,而美国政客、学者如此诠释民主:

美国《独立宣言》签名人拉什说:“民主是恶魔之最,高喊民主的都是疯狗。”   

亚当斯指出:“以往所有时代的经历表明,民主最不稳定、最波动、最短命。”“记住,民主从不久长。它很快就浪费、消耗和谋杀自己。以前从未有民主不自杀掉的。”“民主很快就会倒退到独裁。”

麦迪逊说:“民主是由一副由动乱和争斗组成的眼镜,从来与个人安全,或者财产权相左,通常在暴乱中短命。”

执笔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费雪道:“民主是包藏着毁灭其自身的燃烧物的火山,其必将喷发并造成毁灭。民主的已知倾向是将野心勃勃的号召和愚昧无知的信念当成自由来泛滥。”

《美国宪法》签字人和执笔人之一莫里斯说:“我们见识过民主终结时的喧闹。无论何处,民主都以独裁为归宿。”

汉密尔顿更直接指出:“民主是一种疾病。”

“9.11”事件后,在小布什政府借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在迅速采取各种措施应对恐怖分子的同时,“新麦卡锡主义”应反恐之景而生,对美国公民的自由、隐私和安全这几个方面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同时削弱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

在2001年遭到“9·11”恐怖袭击后,美国国会通过美国《爱国者法案》,该法第215条名为《根据<涉外情报监视法>获取记录和其他物品》。它规定,为防止国家遭到国际恐怖主义危害,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家安全局在内的政府部门对公民诸多个人资料有调查权。

自2013年6月以来,美国前防务承包商雇员斯诺登通过媒体披露了国家安全局旗下“棱镜”等网络和电话监控项目,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引发轩然大波。美国国内一些民权组织批评政府电话监控项目严重侵犯公民个人隐私,把这与当年麦卡锡们对美国公民的监控相提并论,并将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告上法庭。

据加拿大国家新闻报道,美国民主党国家委员会主席特里.麦卡乌里佛周六批评布什正在对反对他政策的人施以“新麦卡锡主义”。(中新网2003年5月18日电)

如果说美国民主党崇尚所谓的“普世价值”而共和党崇尚“实力至上”而常常干些出格的事情,因此小布什是共和党人还说得过去的话。那么在奥巴马领导的民主党政府时期也是这样做,就无法对美国的所谓的“包容”自圆其说了。

2016年12月23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即将卸任之时签署了一个名为《波特曼-墨菲反宣传法案》的法案,其核心内容为美国国防部将在2017年获得额外预算,成立“全球作战中心”以对抗外国对美国的宣传。具体手段上,一是整合全联邦政府的资源,直接参与“对外国政治宣传和谣言进行曝光和反制”;二是花钱买服务,成立基金“帮助培训各地记者,并向非政府组织、民间社团、智库、私营部门、媒体组织和政府外的专家提供资助合同。尽管实际效果尚需实践检验,但该法案的通过至少可以说明两个问题:一是美国政府进一步重视宣传工作,特别是如果对抗来自外国的政治宣传和谣言;二是美国所倡导的意识形态正在失去“魅力,美国政府正在失去自信”。

必须承认,美国政府之前是较早意识到“话语权”重要性的国家。长久以来,美国政府对本国倡导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一直持有高度自信。因此,言论自由一直既是美国引以为傲的一张名片,也是攻击其他国家的重要工具。意识形态输出一直是美国政府的重要工作和影响世界的关键工具。1942年美国之音成立。1948年,美国通过《史密斯—门德法案》,使建立常设的对外宣传机构合法化。1953年,美国新闻署成立,统筹对外文化交流和宣传的主要手段,利用广播、新闻出版、影视等各种媒体,宣传美国的对外政策和意识形态,推销和宣传美国的形象。在冷战期间,舆论一直是美国对苏联阵营进行全方位博弈与斗争的关键阵地之一,也是最终瓦解苏联的重要原因。

长期以来进行舆论和价值观输出并且自信满满的美国现在突然这样干,让人们大跌眼镜。

在民主党执政时期,就已经强化了舆论管制,并且把这种事情交由美国国防部来管理,既然所谓的“普世价值”那么深入人心,并且所谓的已经为全世界所接受,用得着这么如临大敌,并且要用军队来对付舆论吗?美国所谓的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哪去了?

连常常标榜“普世价值”的民主党政府尚且如此,打上比较深的法西斯主义烙印的共和党特朗普政府把所谓的“包容”的遮羞布撕得干净,直接对内进行意识形态管制就毫不奇怪了。

本文开头所提到的报告传递出的对中国的警惕已经在西方不新鲜了,但是它对“中国干涉”的描述更加夸张和系统,制造了更加抢眼的概念。它让我们进一步领教了一些西方精英一旦先入为主,再加上些意识形态的狂热和吸引眼球的私心,会走火入魔成什么样子。

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甚至包括自由派人士一旦听说哈德逊研究所的这种报告,都会非常诧异。

毛主席在“5.20声明”中发出“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号召已经是48年前的事情了,当年,中国人常常喊打倒美帝国主义,而今天一些人却以成为美国人为荣,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甚至被一些人用很肉麻的东西来比喻。中国现在既没有喊“打倒帝修反”,也没有输出意识形态,也没有从思想和政治上影响甚至改造美国的打算和行动。美国佬到底是被自己人吓傻了,还是想找借口让麦卡锡主义的闹剧在美国重演,不得所知,但是从奥巴马开始就实行舆论管制到现在的美国某些团体炒作“效忠中国”的“带路党”,也从侧面说明了美国所谓的自信已消失殆尽。

而更加耸人听闻的是,据《美国海军研究协会》网站6月21日报道,一个由美国国防部和情报界领袖组成的小组向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表示,美国的军事、高科技和工业技术正受到中国的威胁,但美国政府各个部门反应不够统一,而且不够强力。美国应制定一个统一的政策,像对抗苏联一样对抗中国。

而上述所有这些,说明了麦卡锡主义的阴魂再次笼罩美利坚,同时从另外一个侧面暴露了美国内心的虚弱。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18-06-25/5109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6-26 00:00:56 关键字:北美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