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矫情!美国突然撤回对中国参加环太军演的邀请

时间:2018-05-29 00:09:19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后沙月光    点击:

矫情!美国突然撤回对中国参加环太军演的邀请

后沙月光

  美国五角大楼23日宣布,取消邀请中国军方参加2018年“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理由是:美军表示有强烈证据显示,中国已在南沙群岛的争议区域部署反舰飞弹、地对空飞弹系统和电子干扰设施。

  美国国防部要求中国移除那些系统,取消邀请是作为对中国持续军事化南中国海的初步反应。

  既然是初步反应,那么很明显还有下一步动作。中国不可能顺美国之意,因为那是中国的领土。就是像美国不会答应别国要求它移除佛罗里达海域的导弹一样。

  然而,美国觉得自己是世界一霸,可以毫不脸红地向任何国家提出这种无视主权的要求。

  撤回邀请的举动,带着抗议味道,心里是满满的恶意。那么美国到底想搞什么鬼?

  “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本身就带着两层涵意,一个是军事的,一个政治的。

  一, 军事上,中国是否继续参加“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意味着中国是否成为军演的主要目标。

  作为太平洋地区国家,中国一直被排除在“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之外,美国和它的盟友在这里舞刀弄枪,针对谁?不言而喻。

  直到2014年,中国才被邀请参加军演,这意味美国有意降低了军演对中国的军事威胁性。

  二,政治上,联合军演是中美关系风向标之一,两国在某个阶段是合作大于分歧?还是分歧大于合作?从中可见一斑。

  2018“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本来在3月29日,我国防部已经证实接受美方邀请,继续参加这一军演。

  5月23日,美方却撤回邀请,中间发生了什么?真的是因为中国在南海岛屿部署军事力量吗?当然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一,半岛和平,阴晴不定,忽而阳光明媚,忽而乌云密布,原因在于白宫内部无法统一意见,导致无法取信于人。

  二,中美贸易问题,虽然纷争暂停,但美国讨价还价劲头还在持续。

  三,伊朗核问题,导致美国与盟友之间产生严重不信任。

  四,中日韩三国关系升温,美国在东亚有无力感。

  究其根本原因,就是美国感觉自己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受到了挑战,它要通过这种方式,提醒中国主动限制自己的军事力量发展,特别是海空战斗力,否则,中国就是“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的针对目标。

  邀请函都发了,临时吃回去,往小了说,是美国的国格和礼貌问题,往大了说,美国哪有什么契约精神?

  以中国在南海部署军事设施为借口,是非常荒谬的,一来这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二来,部署也不一天两天了。

  “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

  环太军演从1971年开始举行,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苏联的太平洋舰队,虽然不是唯一目标,但当时中国海军力量尚弱,因此明明白白就是冲着苏联来的。

  倡议和主导军演的是美国第三舰队,主要区域在夏威夷海域,目的是通过与盟友间的海上军事演练,提高统一指挥能力,改进和调整海战理念和战术,确保在战争爆发时能击败苏联海军。

  当时只有五个国家参加,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全是英语国家。

  苏联解体之前,军演频率为每年一次,之后,为两年一次。参加国家也慢慢地由五个变成八个,八个变成现在的二十几个。

  苏联力量消失后,美国通过这种手段来宣示它对整个太平洋地区安全的绝对领导权,以及对海上交通线,能源线的绝对控制权。

  因此,美国会邀请文莱,汤加这样的国家参加军演,有一种黑社会老大罩场子的味道。这酱油你不打也得打,否则,你就不要混了。

  2014年,奥巴马政府邀请中国首次参加军演,背景是中国海军军力大幅提升,以及中美关系相对融合。美国想近距离观察中国海军的战斗力和精神面貌,战略上来说,美国要试探中国对它的太平洋地区领导权是否认可?

  中国接受了邀请并派出四艘舰艇和一千多名官兵参加了军演,中国成了除美军之外,最大的舰艇编队。

  美国是真心想让中国参加军演吗?它留了很多心眼,比如,在演习项目上,中国海军仅可以参加火炮射击,反海盗行动,军事医学交流,人道主义救援,潜水等七个项目。而登陆作战,反潜,反舰,电侦只能由美国与盟友举行,有的项目连盟友也不能参加。

  美国还特别担心中国看到它的敏感部位,就像一个妖艳女子,又想人看到她的火辣身材,又要这里捂一下,那里挡一下,特别矫情。

  中国通过参加军演,既煅炼了海军远海作战,营救能力,又向亚太国家展示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特别是振奋了海外华侨爱国之心。

  2016年,奥巴马离任前,中国再一次参加了联合军演。

  美苏争霸太平洋

  “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它本身就是冷战产物,一旦美国冷战思维占据上风,那么中国海军就是它心目中曾经的苏联海军。

  在当时,美国的策略是在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日本,菲律宾,泰国等地建立海空基地,将太平洋变成美国的“内海”。

  以这些基地组成一个反共包围圈,将苏联海军堵在太平洋之外。苏联想开辟一条从黑海到地中海,红海,印度洋,太平洋至日本的弧形线路,打破美国制海权。

  为了能在南海附近取得战略基点,莫斯科试图将新加坡作为它在印太地区的中转站,然而,1971年美国举行“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后,1972年,新加坡明确拒绝了苏联的“修船停靠”要求,泰国总理巴莫也拒绝让苏联军舰停靠。

  1974年,菲律宾拒绝,1975年,印尼拒绝。当时美国, 中国,东盟国家在反苏战略立场是一致的。

  这样苏联想到了一个连美国都想不到的地方,不是越南,而是中国台湾的澎湖列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台湾当局就跟苏联密谈澎湖加油基地的事项。

  台湾认为,北京和华盛顿关系缓和之后,它的危险性会增强,美国可能弃之不管,这个真空地带出现后,必须找到另一个海军大国填补,而苏联也急需一个基地。

  美国情报部门稍闻风声之后,就询问台湾当局是不是真的在跟苏联接洽?台湾坚决否认。没有就好,不然呵呵……,最后不了了之。

  越南战争结束,美军退出了印支半岛,这时,苏联看到了天赐良机,趁美国力量向地中海和印度洋西部集中时,苏联马上与越南建立非同寻常的盟友关系。

  金兰湾,这个全球四大天然良港之一,成了苏联最渴望得到的基地。

  1979年,苏越签约,无偿租用金兰湾25年。有了这个基地,苏军即可以直接威胁美军菲律宾基地,又可以影响马六甲海峡,矛头还可以指向中国。

  1982年,金兰湾已经可以停靠核潜艇,并设立了大型电侦站,1984年有了两条飞机跑道。

  越南仗着苏联,1979年条约一签,就敢在柬埔寨肆意妄为,在中越边境频频挑衅,马上被中国打了一顿。

  苏联虽说无偿,但向越南提供了百分之一百的石油,90%的化肥,80%冶金制品,还有大量低息贷款。而越南人不得进入金兰湾,实际上就是苏军享有“治外法权”。

  这样,东南亚国家纷纷利用美苏争霸格局,寻求最大利益,美苏也不断表示要给这些国家以最大支持,极力拉拢它们成为自己的小弟。

  这时开始,中国的西沙,南沙群岛被不断侵占,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等国胆子这么大,正是两个超级大国在背后怂恿。

  戈尔巴乔夫上来后,主动向美国提出降低亚太地区军事力量的方案,如果美国停用菲律宾基地,苏联将停用金兰湾。

  1988年开始,苏联海军不断减少军舰和飞机存在,到了1991年,基本撤完,不过,苏联也解体了。

  越南这时趁机向俄罗斯要钱,要继续使用金兰湾,一年最少三亿美元,俄罗斯付不起。

  俄罗斯由于自身实力所限,保留金兰湾意义不大,2002年5月(提早两年),金兰湾移交给回越南。

  从大国博弈来说,实际上在1973年,美国因为越南战争结束,无力呆在东南亚,这个力量真空很有可能由中国填补,与其给苏联,尼克松不如给中国。

  李光耀却在1973年4月,跑到华盛顿见尼克松,请求美国军力无论如何也要留在东南亚。5月21日,新加坡外长到雅加达劝说印尼,把这里的安全交给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欧洲海军力量来维持。

  1978年,白宫确定要恢复亚洲军事存在, 1979年下半年美国先后为第七舰队配备了新型驱逐舰和潜艇,在太平洋地区增加驻军人数,派驻F16战机和新型预警机,并加强英国海军老基地的建设。

  事过境迁,随着中国军力的不断提升,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威胁不再是来自于俄太平洋舰队,而是中国海军。

  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在太平洋二十多年没有遇到过威胁,这次美国臭不要脸地取消对中国邀请,说明,美国认为对手来了。

  “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带不带中国玩,无所谓,本来大家就是逢场作戏。

  南海是中国的领海,我们踏踏实实建好每一个岛礁,布好每一道防线,步步为营,不求一口吃成一个胖子,把地图上的虚线,一步一个脚印变成实实在在的领海。

  不可一世的苏联海军离开了,同样,拉帮结伙的美国海军,早晚也得离开。

  南海,永远是中国的南海,以后在太平洋谁带谁玩还不一定呢!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18-05-28/5060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5-29 00:09:19 关键字:北美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