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贸易战,马克思到底说了些什么?

时间:2018-04-10 00:04:30   来源:政经茶坊   作者:    点击:

贸易战,马克思到底说了些什么?

 

赵磊:贸易战,马克思到底说了些什么?

拙文《贸易战来了,马克思怎么看》挂出来后,很多人表示“不知所云”。有朋友埋怨我:“既不知道马克思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作者要表达什么”。

老实讲,马克思《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虽然是对公众的演讲,但是,其一,这个演讲文稿太长,翻译成中文接近1万字。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忒快,人们哪有时间去细细研读马克思这篇长文呢?其二,马克思的语言表达充满了辩证法。对于习惯于“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其他都是胡扯”的人来说,要理解马克思是困难的。如果不对整个文章的逻辑有整体把握,那么单看某一段话,某一个说法,马克思的演说的确令人“不知所云”。

为了帮助人们理解马克思《关于贸易自由的演说》,我尝试着做一些解读。事先做两点说明:其一,考虑到大家不会有耐心听我一字一句地“寻章摘句”,所以我只对文章中的某些要点进行解读。其二,我的解读只能是“力所能及”的解读,也就是说,我的解读既要“尊重原意”,又要避免因“过渡解读”而被有司“加密”。希望诸位看官给予理解。

下面,我按照顺序解读其中的16段话。

(1)马克思:“英国谷物法的废除是自由贸易在19世纪取得的最伟大的胜利。在厂主们谈论自由贸易的所有国家里,他们主要指的是谷物和一切原料的自由贸易。对外国谷物征收实行保护关税,这是卑劣的行为,这是利用人民的饥饿进行投机。”

——赵评:这是马克思演说开始的第一段话。这段话直指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征收关税,“是卑劣的行为”,“是利用人民的饥饿进行投机”。但是请注意,马克思批判贸易保护主义,并不表明马克思无条件地赞成“自由贸易”。在接下来的演讲中,马克思用了大量的篇幅,对资本主义的“自由贸易”本质进行了深刻地揭露。

(2)马克思:“任何厂主都有他自己使用的一套规程,其中规定对一切有意无意的过失都处以罚金;例如假使工人不幸在椅上坐了一下,偶而私语或谈笑,迟到了几分钟,损坏了机器的某一部件,或者制品的质量不合规格等等,他就得挨罚。事实上罚款往往超过工人实际造成的损失。为了设法使工人容易挨罚,工厂的钟点拨快了,发给工人劣等的原料而要他制出好的成品。工头要是没有足够的花招来增加犯规数字,便被辞退。”

——赵评:“任何厂主都有他自己使用的一套规程”表明,资本家“私人立法”的权力来源于生产资料私有制。而且,此类“私人立法”在资本主义世界具有勿容置疑的普世性。厂主,今天称之为“企业家”。我想知道的是,今天“企业家”们制定的规程是不是能够免俗呢?

(3)马克思:“先生们,你们看,这种私人立法的建立是为了制造过失,而制造过失却成为生财之道。因此,厂主不择手段,竭力减低名义工资,甚至还要从这些并非由于工人的过失而造成的事故中得到好处。”

——赵评:与时俱进地看,在当代资本主义,“竭力减低名义工资”的做法似乎有被“适当增加名义工资”的进步所替代。现实情形是这样的,雇员的“名义工资”好像在不断增长,比如最低工资(尽管经济学家对这个“最低工资”很有看法,且评价很负面)。但是,“厂主”通过“一套规程”,为雇员们建立起“制造过失”的科学机制,这一点却并未改变。所以,“制造过失却成为生财之道”并非个案,而是常态。

(4)马克思:“这些厂主正是力图使工人相信只要为了改善工人的处境,他们是能够不惜任何破费的慈善家。这样一来,厂主一方面靠自己的厂规用最卑劣的手法克扣工人的工资,另一方面又不惜作出最大的牺牲借反谷物法同盟来提高工资。”

——赵评:厂主们一边用卑劣的厂规来克扣雇员的工资,一边又用反对关税的“自由贸易”来提高雇员的工资。这真是一个很好的对比,更是一个看似矛盾的做法。子曰:“事出反常必有妖”。一个比较靠谱的解释是: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并不是工人阶级,而是资本家阶级(厂主)。

(5)马克思:“他们不惜耗费巨大的开销来建筑宫殿,反谷物法同盟在这些宫殿里也设立了自己的某种类似官邸的东西,他们派遣整批传道大军到英国各地宣传自由贸易的宗教。他们刊印成千上万的小册子四处赠送,让工人认识到自己的利益。他们不惜花费巨额资金拉拢报刊。为了领导自由贸易运动,他们组织庞大的管理机构,而且在公众集会上施展自己全部雄辩之才。”

——赵评:问题在于,为什么厂主们会如此热心地“宣传自由贸易的宗教”?自由贸易与工人阶级的切身利益当然有关。但是,问题的要害在于,自由贸易与工人阶级的切身利益,能否等价于自由贸易与资本家阶级的切身利益呢?

(6)马克思:“(李嘉图说)‘农产品的跌价不仅降低了农业工人的工资,而且也降低了所有产业工人和商业工人的工资’”, “先生们,请不要以为工人在谷物价格较贱时至多收入4法郎,而过去却收入5法郎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是完全无所谓的。”

——赵评:这段话的意思很清楚,自由贸易固然带来了谷物价格的下跌,但是谷物价格下跌也会造成工人工资的下降(生活费用的下降为资本家降低工资提供了经济理由)。其结果,马克思紧接着指出:“工人的工资和利润比较起来难道不是越来越低吗?工人的社会地位和资本家的地位比较起来是每况愈下,难道这还不清楚吗?”

(7)马克思:“当谷物的价格和工资都同样处于较高的水平时,工人节省少许面包就足以满足其它需要。但是一旦面包变得非常便宜,从而工资大大下降,工人便几乎根本不能靠节约粮食来购买其它的东西了。”

——赵评:这段话是对上面那段话的补充说明。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想阻止因“自由贸易”带来的本国“工资大大下降”,从而导致工人阶级的反抗和产业空心化,那么只有加征关税,实行“贸易保护主义”。这也正是美国无视所谓的“国际规则”,对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借口之一。

(8)马克思:“英国工人已经向自由贸易派表明,他们并没有被自由贸易派的幻想和谎言所欺骗;尽管他们同自由贸易派联合起来反对地主,但是那只是为了消灭最后的封建残余并仅仅同一个敌人进行斗争。”

——赵评:英国工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并不意味着工人阶级与资本家阶级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工人阶级之所以支持自由贸易,是出于消灭封建残余的目的,而不是同意“自由贸易派的幻想”。

(9)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中,原则上决不能仅仅根据一年的统计材料就得出一般规律。常常需要引证六七年来的平均数字,也就是说,需要引证在现代工业经过各个阶段(繁荣、生产过剩、停滞、危机)而完成它必然的周期这一段时期内的一些平均数字。”

——赵评:这是一段插话,但很有意思。可笑的是,现在经济学流行的工作或者贡献,用一个段子概括就是:做一个假设,搞一堆样本数据(且编辑几乎无法判断其可靠性),用结构方程和回归方程认真地折腾一番,最后证明了一个众所周知的常识结论。这是神马贡献?这叫“自娱自乐”!

(10)马克思:“当一切商品跌价时(这种跌价是自由贸易的必然结果),我用一个法郎买的东西要比过去多得多。而工人的法郎和其它任何别的法郎一样,具有同等价值。因此,自由贸易对工人会是非常有利的。但是这里只产生了一个小小的不方便,也就是说,工人在以自己的法郎交换别的商品以前,必须先以自己的劳动去交换资本”。

——赵评:自由贸易给大家(包括工人)带来的交换上降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与这个“好处”一起发生的另一个问题却被人们忽略了。这个问题就是:工人在用自己的工资交换别的商品以前,“必须先以自己的劳动去交换资本”。遗憾的是,“经济学家总是在劳动与其它商品相交换的时候去观察劳动价格。可是他们却把劳动与资本相交换这一环节完全置之度外”。这个被“置之度外”的环节就是:劳动力商品的价格(工资)也会降价!

(11)马克思:“当开动生产商品的机器需要较少的费用时,则保养被称为劳动者的这种机器所必需的东西,同样也得跌价。如果一切商品都便宜了,那么,同是商品的这种劳动的价格也同样降低了。而且,正如我们在下面将看到的,劳动这种商品的价格的下跌较其它的商品要大得多。”

——赵评:自由贸易在带来一切商品降价的同时,必然造成劳动力这种商品的价格下降。至于自由贸易会扩大再生产,扩大再生产又会刺激对劳动的需求,从而提升工资,这种情形不会改变问题的本质:“随着生产资本的扩大,工人之间的竞争更剧烈了。大家的劳动报酬都减少了,而一些人的劳动负担也增加了。” 对此,马克思作了深刻的说明,不赘述。

(12)马克思:“由于不断地找到以更廉价更低劣的食品来维持劳动的新方法,最低工资也就不断降低。如果说,起初这种工资迫使人为了活下去而去劳动,那么,到最后就把人变成机器人了。工人的存在的全部价值只不过在于他是一种生产力而已;资本家就是这样来对待工人的。”

——赵评:拜生产力发展和科技革命所赐,较之19世纪,今天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已经有了极大提高。不过,与时俱进地观察,大量的zhuan基因算不算是“找到以更廉价更低劣的食品来维持劳动的新方法”呢?

(13)马克思:“让我们来作个总结:在现代的社会条件下,到底什么是自由贸易呢?这就是资本的自由。排除一些仍然阻碍着资本前进的民族障碍,只不过是让资本能充分地自由活动罢了。不管商品相互交换的条件如何有利,只要雇佣劳动和资本的关系继续存在,就永远会有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存在。那些自由贸易的信徒认为,只要更有效地运用资本,就可以消除工业资本家和雇佣劳动者之间的对抗,他们这种妄想,真是令人莫解。恰恰相反,这只能使这两个阶级的对立更为显著。”

——赵评:自由贸易的本质是什么?就是“资本的自由”。自由贸易可以带来“买卖的自由”,但不会消除雇佣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关系,因而不会消除工业资本家和雇佣劳动者之间的对抗。

(14)马克思:“假定一旦不再有谷物法,不再有海关,不再有城市进口税,一句话,假使工人迄今仍然抱怨的造成自己贫困境遇的那些偶然情况都全部消失,那时,一向掩盖着他的真正敌人的一切帷幕就被揭开了。”

——赵评:帷幕被揭开之后,人们将看到什么呢?马克思紧接着指出:“他将看到摆脱羁绊的资本对他的奴役并不亚于受关税束缚的资本对他的奴役。”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勿需我做过多解读。

(15)马克思:“但是,先生们,不要以为我们之所以批判自由贸易是打算维护保护关税制度。一个人宣称自己是立宪制的敌人,并不见得自己就是旧制度的拥护者。”

——赵评:为什么批判并揭露了“自由贸易”本质的马克思,却并不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拥护者呢?答案就在下面:

(16)马克思:“总的说来,保护关税制度在现今是保守的,而自由贸易制度却起着破坏的作用。自由贸易引起过去民族的瓦解,使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间的对立达到了顶点。总而言之,自由贸易制度加速了社会革命。先生们,也只有在这种革命意义上我才赞成自由贸易。”

——赵评:这是马克思《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最后一段话,也是最耐人寻味的一段话。读懂了这段话,也就读懂了马克思“到底说了些什么”。

(2018年4月8日)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18-04-09/4970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4-10 00:04:30 关键字:北美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