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章莹颖悲剧发生之地:全面起底“恶之花”美国

时间:2017-07-09 00:02:28   来源:察网   作者:文林墨客    点击:

章莹颖悲剧发生之地:全面起底“恶之花”美国

文林墨客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物极必反”,是说任何事物的发展变化达到极限时,都会进入临界状态。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就会使自己走向反面。也就是说,事物的发展必然有高潮,也有低谷,呈现螺旋式的发展态势。

纵观世界数千年的发展史上,没有那个国家从古至今永恒发达、永世强盛,都会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呈现出时强时弱的发展状态。只不过有的国家强盛持续的时间长一些,有的国家强盛持续的时间短一些,还有些国家早已消失在茫茫的“历史海洋”当中,成为匆匆过客,被人们所遗忘。

当今世界,最强盛的国家当属美国。仅仅有234年历史的美国,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成功地站在了世界的制高点上,跃上了世界霸主的地位,至今已经有70余年时间了。也就是说,占美国历史1∕3的时间,都是美国站在世界的巅峰,趾高气扬地领导世界。这应该是美国人引以为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毛泽东主席有一句名言:“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美国人完全不懂这个道理,越来越骄傲,甚至越来越骄横,达到了忘乎所以的程度。对内,号称法治国家的美国,人权问题日益严重:白人倚强凌弱,欺负黑人、歧视少数族裔、撕裂社会族群。对外,美国人高高在上,眼空四海,目中无人。想说谁就说谁、想打谁就打谁。完全变成了土匪和强盗。不尊重别国、不尊重盟友,已经走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正是这种负能量的大量释放,使美国开始走上了一条无可挽回的不归路。

我们可以从美国的体制机制等根本制度入手分析,从中即可看出其走向不归之路的发展趋势。

一、 巧取豪夺的经济体制

美国现行的经济体制,并不是美国人自己创制的,而是从欧洲移植来的。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以后,才使大量的欧洲人进入美洲大陆。在1600年至1763年之间,英国人和法国人成为北美洲的主人。英法两国在美洲大陆展开了激烈地争夺,最终以英国压倒性胜利而告终。到1688年,英国已有移民30万人。此后又陆续有数千万欧洲移民来到美洲。其结果是使美洲大陆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几乎完全欧化。

欧洲人是靠掠夺全球财富和土地发展起来的。从1503年至1600年期间,西班牙就从美洲攫取了总计高达18600吨白银和200吨黄金。这还是有据可查的。从1871年~1900年期间,英国土地面积增加了425万平方公里,人口增加了6600万法国土地面积增加了350万平方公里,人口增加了2600万。这些财富、土地和人口,都是通过战争、杀戮、强抢、掠夺、盘剥等手段获得的。

欧洲的经济制度以私有制为基础、以巧取豪夺为手段、以维护资本利益为宗旨。欧洲人特别是英国人把欧洲的这种经济制度移植到了美国,成为自1783年美英在巴黎签订和约正式承认美利坚合众国独立以来 234年的基本经济制度。

在这种经济制度下,美国人完全秉承了英国人的衣钵,继续在世界巧取豪夺,积累了巨额财富,支撑起世界霸主地位。但是,美国的巧取豪夺,与西班牙、荷兰、英国等殖民帝国截然不同。它不用占有大量殖民地,而是运用金融、高科技、军火、不平等条约、垄断海峡关卡、毒品、甚至出“馊主意”等手段,即可攫取巨额财富。

一是利用金融手段敛财。布雷顿金融会议,确立了战后世界金融秩序,使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世界货币。于是,70余年来美国一直利用美元的优势地位,大肆劫掠别国的财富归为己有。

利用制造金融动荡获利。乱中取利是美国金融资本集团的拿手好戏。美国经常利用美联储加息、信用机构评级、制造紧张局势、甚至发动战争叫嚣等手段,搅乱世界金融秩序,引发股市动荡,制造股灾,获取暴利。

利用金融危机获利。一种方法是投机获利。在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中,金融投机大亨索罗斯就净赚10亿美金。另一种是多印钞票获利。在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中,美国制定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货币发行,减少银行的资金压力,印制了大量钞票,约有2万多亿美元,把通货膨胀输送给世界。通过转嫁危机,减轻自身压力,并借机掠夺别国财富。这就叫趁火打劫!

利用股市运作获利。近十年来,道琼斯指数,从2009年最低的6000多点涨到了2017年的21000多点纳斯达克指数,从1295.48点涨到了2017年的6200多点,涨幅接近五倍。从而疯狂收割各国赴美上市公司的财富,仅佣金的收益就相当可观。

利用发行国债获利。美国发行国债,销售给了外汇充足的国家,利用大量的国外廉价资金发展本国经济。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目前大约有高达20万亿美元外债。而大多的债务都是以美元计价。美元的恶性贬值,对美国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

二是利用高科技企业的垄断地位敛财。美国世界领先的五大科技公司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Facebook,都为美国创造了大量财富。他们凭借其在世界领先的技术和产品,具有标准制定权、定价优先权,在世界横征暴敛。仅举几例,即可看出端倪。

美国的苹果公司推出的每一款产品,其价格在中国都是最贵的。最近更新的App Store条款正式指出,通过虚拟货币的打赏,应当被视为应用内购买,苹果将从中提取30%的分成,而且必须走苹果支付渠道。作为一家跨国公司,在全世界征收30%重税!这就是典型的强征暴敛。

美国的谷歌公司利用其在搜索引擎市场上的垄断地位大肆捞钱,遭到竞争对手的反制,将其告到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自2010年起开始对谷歌展开调查,经历长达7年的调查,近日做出裁决:以谷歌公司滥用其在搜索市场上近乎垄断的优势,不公平地把客户引向谷歌自己的购物搜索服务为由处以24.2亿欧元的罚款。三个月内如不改变其运营方式还要追加罚款。包括新闻集团、甲骨文和Yelp在内的7家美国企业致信欧洲最高反垄断官员,表达对欧盟的支持。可见,他们的做法是非常不得人心的。

美国的高通公司依仗其在3G时代的霸主地位,在过去的十多年中,通过CDMA进入中国攫取了巨额利润。高通以专利授权费、专利反授权、高通税和卖基带送SOC的方式,2014年就实现收入264.9亿美元,净利润79.9亿美元,其中50%来自中国。

三是利用军火销售敛财。美国发战争财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是参战国,没有在美国本土上打,卖武器装备净赚了355亿美元,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又是参战国,还没有在美国本土上打,卖武器装备净赚了553亿美元。

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先后打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以及目前正在进行的叙利亚战争。几场战争打下来,美国的军工、石油、金融寡头们赚得盆满钵满。最近,特朗普出访沙特一次就签了4600亿美元的军购大单美国防部长马蒂斯确认,美方已经与卡塔尔签署了一项价值120亿美金的36架F-15战机的订单澳大利亚政府宣布,美国军火企业雷西昂公司获得了价值20亿澳元的地面防空系统合同美国会军事委员会最近提议向台湾出售14﹒2亿元美元的武器装备。

四是利用收取保护费敛财。许多国家把本国的安全寄托于美国。因此美国在这些国家建军事基地、驻扎军队、并配备大量高性能武器装备。美国自然而然地要求被保护国必须承担大量的费用,实际上就是美国收取的保护费。有自觉自愿交的。这是日本首相安倍访美时送上的向美国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资1500亿美元、为美国创造70万个就业岗位的大单。有三番五次强迫交的。这就是在北约峰会上特朗普强硬要求欧盟国家增加军费,分担更多的保护费。

五是利用海峡设卡敛财。一种方法就是利用旧有条约获利。比较典型的就是利用巴拿马运河所设关卡获得高额利益。巴拿马是一个人口不足400万的小国,从2000年到2014年,年均GDP460亿美元,其财政收入的96亿美元来自运河收入。然而,运河实际掌控者是美国。1903年在列强推动下,巴拿马脱离哥伦比亚独立建国,同时美国与巴拿马签下了《运河条约》,这个条约是一个不平等条约,美国以极低的“价格”取得开凿权和永久使用权,并拥有占领和控制运河地区的权力。轮船过路费,管理费除一部分归巴拿马以外,主要归实际受益国美国。

另一种方法是与海峡关卡所在国合作获益。美国海军控制了马六甲海峡、望加锡海峡、巽他海峡、朝鲜海峡、苏伊士运河、曼德海峡、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直布罗陀海峡、斯卡格拉克海峡、卡特加特海峡、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巴拿马运河、佛罗里达海峡、阿拉斯加湾、非洲以南和北美航道等16个海峡。就是因为这些海峡,分别为经济发达地区的洲际海峡、沟通大洋的海峡、唯一通道的海峡和主要航线上的海峡,它们均为海上交通的咽喉要道,可扼控舰船航行和缩短海上航行,具有十分重要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意义。美国从中究竟获益多少难以计数。

六是利用毒品销售敛财。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阿富汗是最大的毒品产地。在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后,鸦片生产开始急剧增加,2001年阿富汗鸦片产量只有185吨,2002年就猛增到3400吨,2007年达到了创纪录的8200吨,今天阿富汗生产了世界鸦片的90%。毒品之所以在阿富汗泛滥成灾,就是因为有美国军队与中情局负责阿富汗毒品产地与欧美海洛因市场之间的物流衔接并提供政治保护,为贩毒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1997年5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承认美国消费世界上所有的毒品的50%,大约5000亿美元。这就是说,每年5000亿美元的贩毒贸易已经成为了美国经济的一部分。

七是利用“馊主意”敛财。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期间,美国给那些刚刚掌权的亲西方领导人出了个馊主意,即采取“休克疗法”把原有的经济制度连根拔掉,一步到位斩断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直接搞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那些甘心投靠西方、做西方傀儡的国家领导人,对西方的馊主意竟然言听计从。正是在西方派出的所谓经济顾问的“指导、帮助”下,苏联和东欧国家走上了自由市场经济之路。其结果是财富被洗劫一空。仅在苏联,几十年艰苦奋斗积累起来的财富,在几周之内就有几万亿美元的真金白银流入了华尔街的腰包。这又是一种大规模的、无耻至极的趁火打劫!这些所有的敛财行为和手段无一不散发着负能量。

二、内耗严重的政治体制

美国的政治制度也是从欧洲带过来的。欧洲在向中世纪封建寡头专制制度做斗争中,建立起比封建制度更为先进的政治制度。这种政治制度是由政党制度、国家管理制度、普选制度构成。

这种新的政治制度来源于17~18世纪启蒙思想家的理论。1689年英国著名启蒙思想家洛克发表的《两篇关于政府的论文》、1690年发表的《政府论》,提出了“政治契约论”,把统治看作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达成的一种政治契约。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1762年发表的《社会契约论》提出了“社会契约论”,认为契约是人民之间的一种协议,统治权只是一种“代办权”。洛克提出了一系列关于自由民主立宪的基本原则。他提出“天赋人权说”,即每个人都有自然权利提出政府的主旨是保证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没有得到人民同意,政府不得随意拿走他们的财产提出“三权分立”原则,强调立法权高于执法权和司法权提出法律违背公民信仰时,他们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来修改立法。他的这些政治主张,使之成为首位民主立宪思想集大成者。洛克的这些思想极大地影响了杰佛逊等美国的开国元勋们,成为100年后美国革命的理论基石。

美国的开国元勋们遵循启蒙思想家提出的国家管理原则,按照“三权分立”的权力结构,设置了以“两党制、总统制、普选制”为主体框架的国家管理制度。建立这种制度的初衷就在于克服封建专制制度的权力过分集中问题、清除权力垄断的弊端,促使国家管理权适度分散,并使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之间形成相互制衡的机制。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缺乏“自我革新”的保障机制,这种政治制度逐渐发生变异,由权力得到有效制约、国家管理有效实现,演变为两党“相互争斗、内耗严重”的局面。主要体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严肃的选举演变成为人身攻击的“儿戏”。这种所谓普选,对上对下均存在弊端。从上层看,两党双方的候选人不是在阐述施政纲领和政策主张上下功夫,而是相互揭丑、相互吵架、相互谩骂,完全是一副政治流氓的嘴脸从下层看,选民分裂成为两大尖锐对立的阵营,被动地选出由政党推荐的两个候选人。无论什么样的人只能二选一,没有更多的选择余地,否则只能弃选。

二是“三权分立”演变成为各自为政的掣肘。总统与国会之间经常发生矛盾,使正常的财政预算、人事任命、政策审议等国家治理事项难以达成共识而搁浅,严重影响国家的正常运转。

三是两党互相监督演变成为双方利益的争夺。每个政党都是不同利益集团的政治代表,凡是涉及权力、资金、资源等利益分配的时候,双方各不相让,甚至大打出手。绝大多数时候,两党都呈现出尖锐对立的状态。双方不是补台而是拆台。

目前,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在治国理政上的严重分歧、相互掣肘,就是这种“相互争斗、内耗严重”的典型表现。特朗普上台后,否定了奥巴马的几乎所有的政策和决策。包括废除TPP、医改、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重新审议并收紧美古关系等。

在中东政策,特别是在卡塔尔问题上两党各执一词、分歧严重。民主党势力支持卡塔尔,共和党特朗普政府则指责卡塔尔。民主党认为新能源和清洁能源为代表的新经济是未来世界发展的趋势,共和党特朗普政府则顽固的坚持将石油和美元进一步捆绑,抵制新经济发展。

两党对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的调查,由此衍生的“通俄门”调查和“妨碍司法”质疑,成为两党激烈斗争的工具。致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特朗普竞选团队重要成员弗林被迫辞职又在追究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成员、司法部长塞申斯在大选期间与俄罗斯驻美大使的接触问题由此特朗普撤了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的职务国会参议院又请詹姆斯·科米出席听证会,科米公开指责特朗普撒谎。可见,两党之间剑拔弩张、斗争白热化的状况还将持续下去。他们的所有言论和行为释放出的都是负能量。

三、 混淆视听的舆论体制

美国的媒体历来坚持所谓“新闻自由、舆论自由”原则,被包装成全世界媒体的典范、各国媒体学习的榜样。他们号称所宣传的内容、所制造的舆论,都是以“事实”为依据、以“真实”为标准、以“信誉”为保证、以“客观公正”的面目展现在世人面前。然而,就是这样一种看似完美无缺的、所谓“高大上”的媒体,却暗含着许多鲜为人知的“丑恶”,不敢暴露在阳光之下的“污秽”。实在令许多人费解!其实,只要剥去其光鲜亮丽的外包装,人们就会看到其“内心”、就会看到其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一是美国媒体受制于资本,为资本服务的属性不会变。资本集团出资创办了媒体、豢养了大批媒体人,并随时把握其发展方向、严密控制其经营行为。凡有悖于资本利益的言论和行为,一律予以封杀。凡是揭露事实真相,损害利益集团获利的媒体和记者一律予以封堵。其典型例证就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著名的调查记者加里·韦伯发现美国中央情报局涉嫌卷入毒品交易,并发表系列深度调查文章。详细揭露了里根、布什、CIA参与国际贩毒并曝光那些制毒和藏毒的网点,引发美国民众大规模游行示威。由于中情局矢口否认,致使《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主流媒体纷纷发文谴责韦伯捏造事实。不但将其解聘,而且被谋杀于家中。

二是美国媒体受制于政府、国会、司法等政治机构,为政治机构服务的立场不会变。美国政治机构是资本利益集团在国家管理方面的代言人,而媒体则是资本利益集团在新闻舆论方面的代言人。二者都不能违背资本的意志、不能损害资本的利益。虽然也会发生政府与媒体之间互怼的状况,但决不敢越雷池一步。特朗普就曾点名道姓指责媒体“造假”,最后都不了了之。因为政府的政策、决策,都要媒体为之造势,政府的施政效果、各界评价,都要靠媒体为之张目。

美国媒体的功能,就在于它严密坚守其西方意识形态的底线,构建对内的意识形态防护网和对外的舆论火力网。在美国,凡是涉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思潮、共产党的革命性行为,都被严格封杀。从 “麦卡锡主义”到“爱国者法案”,对内“爱国”、对外“反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宣讲。但在美国所谓“言论自由”始终有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时,需要寻找理由。小布什终于找到了两个能“拿得出手”的理由:本·拉登与萨达姆有联系,支持恐怖主义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于是,美国的媒体开始连编累牍地发表各种各样的文章、评论、爆料、访谈,为美国政府编造各种“莫须有”的证据。当时确实蒙蔽了整个世界,人们都信以为真。随着战争的结束,信息的披露,人们才如梦初醒,原来两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假的。由于这种政治倾向性和底线思维,使美国媒体很难有客观性、公正性、透明化,人们很难分辨出那个是真实信息,那个是虚假信息。他们所散布的信息内涵着巨大的负能量。

四、称霸世界的对外体制

自二战以来美国登上世界霸主地位,至今已经70余年了。在这70余年时间里,美国形成了以维护世界霸权为核心的对外体制。这个体制包括为称霸世界服务的外交体制和穷兵黩武的军事体制。通过外交手段造势,通过军事手段打击,二者分工明确,相互配合。

不断强化美国的军事体制,充分利用军事手段对胆敢挑战美国霸权的“不顺从”国家予以施压、打击,借以维护美国的霸主地位,已经成为美国历届政府的头等大事。仅以特朗普政府为例,在其推出的任内首份新财年政府预算报告,就使美国军费疯狂增长,将 2018年的军费提高10%,达到总额6390亿美元,创到2013年以来的最高点。其目的很明确,就是用这些军费制造更多高端武器装备、搞更多军事演习,维持一个穷兵黩武的军队,以便准备随时发动新的战争。

美国所获得的世界霸权,不是联合国授予的所获得的霸主地位,也不是各国政府和人们所共同推荐的,而是自封的、是靠强力抢占而来,因而是不得人心的。不时就会遭到某些国家的反抗。美国为了维护其霸主地位,是决不允许有人说“不”,谁反抗就会立马遭到镇压。美国对外机构的使命,就是对胆敢反抗美国霸权的国家实施打压。为此,他们采取多种手段予以施压:

一是组织联盟对挑战美国霸权的国家进行“群殴”。二战结束后,美国搞了个马歇尔计划,拉拢欧洲国家,帮助其恢复发展经济,并于1949年3月组建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为了控制日本,1951年9月,美国与日本签订《美日安全保障条约》,形成了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美国与这些小兄弟一起,对威胁到其霸主地位的社会主义阵营相抗衡。在长达46年的冷战中形成了两大阵营对峙、对抗的局面。当美国不能用战争手段战胜社会主义阵营的时候,开始把对外的重点转向和平演变苏东国家。这个时期的美国外交主要是通过频繁接触苏联以及东欧各国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人,对其实施拉拢腐蚀,使其走上自我毁灭之路。结果以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而宣告结束。

当中东地区出现敢于蔑视美国霸权的国家时,美国又组织小兄弟对其进行“围歼”。美国采取两种办法:一种是利用邪恶势力进行破坏和捣乱。美国为了维护其霸主地位,无所不用其极。美国受到“9·11”恐怖袭击,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报复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又实行双重标准,有选择地支持和利用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来对付和破坏某些与美国分庭抗礼的国家。另一种是搞所谓“民主改造运动”制造混乱。在中东地区的突尼斯、埃及、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国,掀起“民主之春”热潮,挑动反对派与政府对抗,搞乱社会秩序,破坏经济发展,迫使对美强硬的领导人下台,扶持亲美傀儡政权。中东许多国家至今仍乱象不断,人民遭受无尽的苦难,美国是始作俑者。

二是对胆敢蔑视美国霸权的国家予以剿灭。1989年12月20日,巴拿马总统诺列加被美军绑架,美国对不听话的诺列加,经过舆论抹黑,将其罪犯化之后,出动27684名士兵,300架武装直升机,入侵巴拿马,打死一千多名巴拿马人,绑架了诺列加,还以人权名义搞了审判。

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利比亚的卡扎非政权、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都是对美国敢于说“不”的国家。因此,美国恨不能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挖空心思寻找各种理由,对这些主权国家公然实施侵略,实施 “外科式大手术”对其国家政权予以肢解,甚至对其领导人予以肉体消灭。其狂轰乱炸,不但使许多军民被打死打伤,还造成数以千万计的难民无家可归,犯下了罪无可赦的反人类罪,却长期逍遥法外,无人敢于问津。

纵观当下世界,仍然有不服美国霸权的朝鲜、伊朗等国尚存于世。美国正在使劲各种招数寻找借口,采取施压、制裁、恐吓、颠覆,甚至叫嚣战争手段,妄图将其剿灭。一旦找到机会定会“拳脚相加”,必将采取战争手段予以剪除之。

三是亲自出马对威胁美国霸主地位的国家予以“分治”。在当代世界,能够对美国的霸主地位构成威胁的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正在崛起的中国,另一个是军事实力强大的俄罗斯。如果这两个国家相互信任、相互帮助,结成反美统一战线,美国将奈何不了中俄两国。为此,美国为了维护其霸主地位,正在千方百计地离间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实行分而治之。

美国对付俄罗斯,主要采取这样两手:一方面是利用北约不断东扩,直抵俄罗斯家门口。纠集北约29个国家的军队,利用其大量的军事设施,不断进行各种类型的军事演习,妄图对俄罗斯进行合围。另一方面是利用俄罗斯国内的反对派挑起事端,破坏俄罗斯国内的社会秩序。通过搞乱人心、搞乱经济,削弱俄罗斯的反制能力,使俄罗斯面对美国的攻势无还手之力。

美国对付中国,主要采取这样三手:首先,是遏制中国经济的强劲发展势头。利用金融手段,制造金融恐慌,让外资撤出中国而流向美国利用贸易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为中国经贸发展设置障碍。其次,是在中国周边制造麻烦。在朝核问题、萨德入韩问题上挑起事端,制造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纠集日本、印度、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以及中国的台湾,在中国东海、南海、台海闹事,以此牵扯中国精力,遏制中国发展。再次,是极力破坏“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顺利推进。其中,挑动恐怖分子的武装冲突,破坏菲律宾国内稳定,以此遏制中菲关系的向好发展挑动印度非法侵入中国边境,破坏中印边境安全环境,离间中印之间的友好合作挑动中东国家之间的矛盾冲突,被矛头直指伊朗,使处于“一带一路”关键环节的伊朗遭遇麻烦。凡此种种,其目的都是妄图打乱“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历史进程,阻碍“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顺利推进。美国的种种“破坏和捣乱”,释放的全都是负能量。

五、族群歧视的社会体制

美国是以欧洲移民为主的国家,欧洲人及其后裔为其主体民族。包括所剩无几的原住民印第安人、建国以后陆续迁入的各国移民,成为少数族裔。在“高度重视人权、高调宣扬平等”的美国社会,各民族从来就没有平等过、从来就没有和睦相处过。究其原因,无非集中在这样两个方面:

一是族裔歧视严重,促使社会对立空前加剧。长期以来,美国社会一直是白人高人一等,黑人低人一截。长此以往就形成了白人非常“任性”的特点,白人欺辱黑人和其它少数族裔已成为常态,且得不到有效解决。20世纪60年代,美国著名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率领黑人抗议美国长期实行的种族歧视政策。1963年在觐见了肯尼迪总统时,要求通过新的民权法,给黑人以平等的权利。当年,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获196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在1968年领导工人罢工后,被刺杀身亡,年仅39岁。现实美国社会经常发生白人警察欺辱、枪杀黑人的恶性事件,引发多次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

二是政治生态恶化,促使族裔分歧雪上加霜。美国政治生态恶化,持不同立场和观点的人往往各持己见,形成社会族群的撕裂状态。特朗普在竞选总统当中和当选总统之后,美国社会的撕裂、对立状态空前严重,抗议、游行和示威就从来没有间断过。

2017年6月15日美国发生了棒球场枪击案。一名66岁的美国公民持枪闯入华盛顿特区附近的美国国会棒球赛场,开枪射击,连续开了50多枪,包括共和国党议会党团领袖斯卡莱斯身受重伤,另有两位议员和国会警察受伤。从其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信息可以看出,这名枪手是是特朗普的强烈反对者、桑德斯的坚定支持者,其政治立场旗帜鲜明。这一枪击案表明,两党之间相互指责、相互责备已成惯例民众持不同意见者之间的政治分歧已上升到了仇恨程度。难怪美国《洛杉矶时报》将这次袭击,称作是美国国内日益严重的“部落政治”产生的“毒力”的扩大化。

只要我们稍作思考,就会发现美国社会族裔矛盾之所以急剧恶化,归本到底是美国资本利益集团敲骨吸髓式的剥削和压榨,使贫富差距迅速拉大。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贫困人口已经破天荒地达到了5000万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7左右。这是形成1%与99%之间尖锐对立的总根源。美国社会族群矛盾所释放的全都是负能量。

我们的结论有两点:一是美国确实在走向衰落,这是不争的事实。美国日渐衰落,走上不归路,根源于资本垄断制度。这种制度顽固坚持“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美国伟大”,把美国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及人民置于矛盾、对立、甚至敌对的状态。这种固有的内在矛盾所释放出的巨大负能量,必然呈现出体制性、系统性、全方位的“塌方式”衰退。

我们这里所讲的是发展趋势,而不是说美国这座大厦顷刻就会倒塌,立马就会失去霸主地位。我们认识问题的基点在于,美国潜伏着巨大的致命危机。包括20万亿美元的债务,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转化为国家主权债务危机枪支泛滥成灾,人民怨恨程度加剧,一旦结合起来,就会成为引爆革命的星星之火。美国的一些战略学家,如布热津斯基,以及一些智库等也已发现了美国这种衰退现象,发出过提示和警告。现任总统特朗普正在使尽浑身解数竭力阻止这种衰退趋势,无奈美国已经病入膏肓,呈现出无可挽回的颓势。既使罗斯福再造,也无能为力。历史发展表明,如果不切除资本垄断制度这个“病根”,神仙也救不了美国!

二是中国不应盲目自大。虽然中国在崛起,美国在衰退。对此,许多中国人为之欢喜若狂,以为自己不得了!中国有一句老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实事求是地说,美国目前仍然是世界最强国,中国与之相比仍然有很大差距。只不过中国追赶得速度比较快,个别方面超过美国,仅此而已。切忌妄自尊大,克服好大喜功的民族劣根性,改变激进思维的坏毛病,养成理性思维的好习惯,是当前一些中国人必须做足、做好的功课。(此文写于2017年7月4日)

文林墨客,察网专栏作家,齐齐哈尔市委党校副校长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17-07-07/4504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7-09 00:02:28 关键字:北美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