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小小环球 ->

北美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杨斌:特朗普当选后美国金融改革向何处去?— 奥巴马政府前高官披露实情

时间:2016-12-12 08:40:00   来源:杨斌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斌    点击:

        美国主流媒体又在精心设置舆论陷阱

  读者:你谈到美国社会各界强烈要求恢复罗斯福改革,我怎么没有从报刊上读到这方面的报道呢?

  作者:确实如此,美国主流媒体围绕着未来的金融改革动向,又在构筑一个类似美国大选的舆论误导陷阱。这次美国媒体又下了大力气歪曲金融改革动向,故意回避报道特朗普曾经反复承诺要恢复罗斯福改革,也不反映美国社会各界正在掀起恢复罗斯福改革的热潮,反而误导人们将注意力集中于次要的多德·富兰克法规,还广泛宣称这一法规是历史上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法规,特朗普打算废除这一法规就意味着将会放松金融监管,这样做的真实目的是防止恢复罗斯福改革的思潮进一步扩散,导致全球都出现令华尔街心惊胆战的真正金融改革潮流。

  美国大选以来恢复罗斯福金融改革的呼声日益强烈,社会各界回顾亲身体验已经意识到罗斯福法规的重要意义,是庇护美国民众财富安全并防止大萧条回归的法宝,美国劳联—产联、“黑人生命很重要”等数十个著名的民间团体,联合发表声明要求国会尽快通过法案恢复罗斯福的法规,美国决定大选结果的摇摆州有70%民众强烈要求恢复罗斯福改革。

  美国和各国媒体都广为流传着特朗普将会放松金融监管的舆论,但是,美国一位著名金融专家克莱因却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他是奥巴马首届政府的经济部门高官、现任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恰好是所谓历史上最严厉的多德·富兰克法规的起草者。

  克莱因认为美国主流媒体宣扬的特朗普将会放松金融监管的舆论,显得过于盲目乐观、简单肤浅和一厢情愿,完全忽略了特朗普大选中曾经反复强调要恢复罗斯福的金融监管法规,而罗斯福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才是真正的严刑峻法,华尔街金融家忽略了这一重要金融改革动向就可能撞得鼻青脸肿。

  特克莱因还指出华尔街宣扬特朗普会放松金融监管,是为了制造有利于刺激股市高涨的舆论氛围,特朗普在国际贸易、投资问题上的态度众所周知,就是采取了明显的反全球化和反自由化立场,他也完全可能反对金融领域的全球化和自由化,华尔街制造放松金融监管舆论不是基于客观事实而是另有目的。

  俄罗斯媒体深入美国并及时掌握了真实信息,及早发现了美国民众的强烈不满和政治剧变趋势,积极客观报道了桑德斯和特朗普等人的竞选活动,成功促使美国政治进程出现了有利于俄罗斯的变化。我经常从美国民间网站、俄罗斯网站获取关于美国的种种真实信息,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收录了大量美国主流媒体掩盖的各种政治、经济信息,掌握真实信息才能知己知彼作出正确的分析和判断。

  由于俄罗斯早就准确弄清了美国的深层次社会矛盾,这样就敢于报道、接触桑德斯、特朗普等非主流候选人,俄罗斯还同特朗普的选举团队及早建立了多方面联系,这样就为特朗普获胜后美俄关系的改善创造了良好条件。日本安培政府相信美国媒体关于希拉里肯定获胜的民调,结果陷入被动并被迫低三下四地前去巴结特朗普。

  特朗普任命华尔街人士就意味着一切照旧?

  读者:特朗普这个家伙说话不算话,竞选时刚刚说不能允许华尔街逍遥法外,现在就任命了华尔街的人担任财政部长,还打算放松金融监管让华尔街更加为所欲为,这不是明显打算同华尔街同流合污吗?

  作者: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美国大选中华尔街精英特别憎恨和恐惧特朗普,一位华尔街大金融家维恩坦率地说:“我压根就没见过任何一个特朗普的支持者,连听都没有听过。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能够成功,而正是最艰难的部分。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对手是怎样的” 。

  华尔街精英拥有的最厉害武器就是金钱收买,这招对拥有财产不多的政客如希拉里十分管用,但对于拥有亿万财产的特朗普就显得不十分奏效,华尔街精英感到对特朗普仿佛无从下手、无计可施。

  当前美国主流财经媒体正积极宣扬特朗上台是利好消息,如早知道特朗普对华尔街这样好就会就会投他的票,特朗普反对政府干预并且会推动新一轮放松金融监管潮流,他将会废除历史上最严厉的多德·富兰克金融监管法规,特朗普任命了高盛前高管明奇担任财政部部长的要职,似乎转眼间特朗普从华尔街最为恐惧的对手变成了亲密朋友。

  我曾在“华尔街见闻”等网站多次发表专栏文章,提醒人们关注美国金融改革的这一新动向,指出美国主流媒体故意回避一个令华尔街胆战心惊的动向,就是特朗普在竞选中反复承诺将会恢复罗斯福的金融改革,特别是远比多德·富兰克法规更为严厉、有效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华尔街并不反对奥巴马政府推出的多德·富兰克法规,但是,强烈反对恢复罗斯福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由此可知究竟哪个法规更加严厉并触动了华尔街的要害。

  读者:华尔街的人一旦担任财政部长,特朗普政府会不会趁机同华尔街谈交易,这样不就能为自己的生意捞到更多好处吗?

  作者: 特朗普在大选中却表现得非常熟悉华尔街的门道,他说“我了解华尔街,我了解华尔街上那些家伙。华尔街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麻烦,我们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他的性格是直来直去,用不着绕那么大弯子同华尔街谈交易。最为关键的是,特朗普作为实体经济领域的大财团,同华尔街大财团有着很大的利益冲突,对政府金融监管法规的看法也有着根本的分歧。

  罗斯福法规的关键是保护实体经济不受金融财团伤害,这恰恰是为何特朗普不会放弃恢复罗斯福的金融监管法规的关键。特朗普拥有实体经济领域中房地产行业的大企业,特朗普参加大选竞争体现了实业资本同金融资本的矛盾,特朗普主张放松一般领域而不是金融领域中的政府监管,他明确指出罗斯福的监管法规是合理的、必要的政府监管。

  特朗普的副总统彭斯和众多幕僚顾问都是茶党的人,而茶党聚集了实体经济中受到华尔街伤害的众多大富豪,这些大富豪在美国放松金融监管的时期蒙受了巨大损失,从他们效仿美国革命时期建立反对英国的茶党就能看出,他们极为愤怒也像当年众多富豪无法容忍英国统治一样要造反。

  人们认为特朗普身为大富豪很容易同华尔街同流合污,看到任命华尔街前高管担任要职就以为特朗普同华尔街相互勾结,其实,实体经济领域大富豪同华尔街的利益矛盾可能比较普通民众还要更为尖锐。

  倘若特朗普同华尔街的利益矛盾可以通过相互勾结分赃达到妥协,他就不会费那么大力气冒着生命危险参加竞选了,当然,他也知道华尔街势力很大并不愿意撕破脸发生你死我活的冲突,这就是为什么他既邀请华尔街精英担任要职,也邀请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思想家参加组阁。

  读者:特朗普恢复罗斯福法规不会就是说说而已吧?一旦华尔街的人控制了政府各部门的要职,怎么可能还真的推行严厉监管华尔街的法规呢?

  作者:现在特朗普任命的华尔街人士并不多,他在金融界的好友也是华尔街的少数派,他的顾问、幕僚大多数都是实体经济领域大富豪,他们大多数都主张恢复保护实体经济的罗斯福法规,有位顾问说与其实施繁琐复杂而且效果不佳的多德·富兰克法规,不如恢复罗斯福的简单易行、卓有成效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只要切断了投机融资的信贷来源就不必操心过多监管细节了。由此可见,中国经济界、金融界应该高度重视美国金融改革的新动向,重视我近期文章中论述的美国围绕两种改革路线的激烈政治、舆论较量。

  当年美国前总统罗斯福也任命了华尔街人士担任要职,结果却利用熟悉华尔街内幕的特点把众多金融罪犯绳之以法。罗斯福家族是属于从金融领域起家的大财团,特朗普却是从实体经济领域起家的大财团,就连华尔街的人都说身边从未见过特朗普的支持者,恐惧特朗普的重要原因是根本搭不上话。由此可见,任命华尔街的人根本不能说明一切照旧。

  实体经济领域富豪同华尔街之间存在着体制上的根本利益冲突,他们想要的太多而华尔街根本不愿意给那么多,是不可能通过私下交易和相互勾结达成妥协的,华尔街不可能私下给这些富豪过大的利益让步,就像华尔街不可能通过利益让步收买广大民众一样,因为收买了广大民众就意味着放弃华尔街的过度贪婪,这是希望掠夺整个社会财富的华尔街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

  中国应该充分利用实体资本与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反击特朗普及其幕僚的反华言论和政策主张,如特朗普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并威胁对中国出口征收关税,中国应该有理有据指出操纵汇率的是华尔街的金融资本,2016年12月人民币汇率贬值就明显来自华尔街操纵,谷歌等著名离岸交易网站人民币交易汇率首先出现大幅度贬值,表明是华尔街完全不顾汇率大幅度波动对实体经济的不利影响,中国恰恰付出了很大努力和代价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

  中国还应建议特朗普共同恢复罗斯福法规遏制金融投机,禁止银行信贷用于外汇操纵、炒作损害两国实体经济,恢复二战后高速增长时期卓有成效的国际监管合作,共同确保外汇交易为国际贸易而不是金融投机服务,像当年一样将索罗斯这样作空攻击各国货币的投机家绳之以法,严厉禁止利用经济危机发国难财的趁火打劫行为,历史实践证明这样限制投机资本自由的金融监管法规,有利于各国的实体经济发展和促进实业财团利益。

  中国官员、媒体还应在各种场合开展舆论反击战,例举充分事实证明操纵汇率的不是中国而是华尔街和美联储,指出金融、贸易和投资自由化都是美国自己制订的规则,特朗普不能为了转嫁国内矛盾而将中国当作替罪羊,不能容忍特朗普继续污蔑中国操纵汇率并抢走了美国就业,不能允许特朗普将民众对华尔街的愤怒转移到中国的头上。中国还应该借鉴俄罗斯媒体直接到美欧开设机构的成功经验,“言西方媒体所不言”侧重于传播被蓄意掩盖的各种真相,包括美欧出现贫富分化和严重失业的真正根源,促使美欧民众弄清事实后不再受政客、媒体污蔑的影响,这样就能够让歪曲真相的美欧政客受到民众觉醒的惩罚。

  美国媒体设置金融改革舆论陷阱目的何在?

  读者:美国媒体不会无缘无故设置金融改革的舆论陷阱吧?

  作者:是的,美国主流媒体为何故意设置舆论陷阱值得深思?奥巴马政府前高官、多德·富兰克法规的起草者,也按奈不住批评对美国主流媒体的舆论误导。美国当年提出废除罗斯福法规的议员也公开忏悔,痛心疾首地表示自己未经深思熟虑犯下了大错。当年签署废除罗斯福法规的克林顿前总统,也表示懊悔自己犯下的错误诱发了次贷危机。这些毫无疑问都是具有价值的重大新闻,美国民间网站对此广泛传播而主流媒体却视而不见。中国报刊媒体也像美国大选期间一样,跟随美国主流媒体舆论而忽视了这些重要信息动向。

  美国主流媒体进行舆论误导背后隐藏着特殊动机,一是误导投资者和各国难以洞察真实市场趋势,以便于华尔街提前布局利用巨大落差谋取巨额暴利,正像2006年美联储秘密注资七万亿美元推迟次贷危机爆发,误导各国舆论并趁机在中国制造了大牛市泡沫,然后利用2008年次贷危机的突然爆发赚得盆满钵满,中国股民却因股指从六千点暴跌三分之二而损失惨重,想一想这并不是自然而然的市场趋势而是蓄意人为,就能知道及早识破美国主流媒体的舆论误导的意义重大。罗斯福改革思潮传播会促使各国反思多年来酝酿的特大泡沫,华尔街就难以利用特大泡沫破灭诱发特大金融危机并谋取暴利。

  美国主流媒体蓄意回避报道恢复罗斯福金融改革的动向,还为了帮助未来通过掺水的罗斯福法规偏袒华尔街。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9月美联储一反常态改变了对罗斯福法规的态度,承认在废除罗斯福法规的环境中难以维护金融稳定。这可能是像美国联邦调查局大选前重启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一样,临阵变卦是为了留下后路以免变天后遭受法律惩罚,但是,美联储可能还为了参与并操纵恢复罗斯福法规的进程,通过掺水的、打折扣的罗斯福法规继续偏袒华尔街利益。20世纪80年代,里根推行金融自由化不断削弱罗斯福监管法规,结果诱发了以前禁止的杠杆收购企业浪潮,还导致储蓄信贷银行危机并造成了数千亿美元存款损失。

  美国主流媒体回避报道恢复罗斯福改革的真实信息,还为了继续保留华尔街可以为所欲为的海外乐园,以便国内恢复罗斯福法规后华尔街可以向海外转嫁危机损失。20世纪美国曾施压日本、东南亚推行金融自由化,打开了国内外资金流向股市、楼市投机的闸门,央行、商业银行资金汹涌流入刺激泡沫空前膨胀,但是,美国却仍然实行同金融自由化截然相反的罗斯福法规,禁止央行、商业银行的资金流向各种投机领域,结果日本、东南亚爆发了金融危机而美国却安然无恙。倘若当年日本、东南亚也熟知罗斯福法规就能拒绝美国施压,能否运用罗斯福法规保护自己关系到民众股票、存款安全,关系到是否爆发金融危机并陷入长期的经济停滞。因此,中国媒体应该积极帮助社会各界了解真实信息,对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和民众财富安全有着重要的意义。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xxhq/bm/2016-12-12/41536.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凌云志 更新时间:2016-12-12 08:40:00 关键字:北美  小小环球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