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代脊梁 ->

解放军官兵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西沙海战英雄舰长肖徳万:将军西沙情!

时间:2020-10-20 00:08:53   来源:文汇报   作者:    点击:

西沙海战英雄舰长肖徳万:将军西沙情!

2020年10月12日下午,西沙海战英雄舰长、海军原舟山基地司令员肖徳万少将(正军职),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市逝世,享年78岁。

2014年1月19日,本报刊发整版文章《肖德万:将军西沙情》,纪念西沙海战40周年。今天,让我们一起重温此文,缅怀这位传奇式的海军英雄。

40年前,他是一名舰长。当南越海军入侵我西沙群岛时,他率领389舰,和兄弟舰艇396舰、271编队、281编队协同作战,一举击沉南越海军一艘护航舰、重创三艘驱逐舰,配合我陆军、民兵收复了甘泉、金银等岛屿,取得了西沙海战的胜利。

22年前,他成为一名将军。他多次率领大型混合舰艇编队驰骋在西太平洋上,捍卫我国的海洋权益。

12年前,他从将军岗位上退休,仍念念不忘那些长眠在西沙群岛琛航岛的18位战友和兄弟。他带着全家人再次回到西沙,看望那些当年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不幸献出年轻生命的水兵。

40年后的今天,他依然注视着南中国海,时刻关注着西沙群岛那片美丽的蔚蓝。

他叫肖德万。在40年前那场著名的“西沙之战”中,他荣立一等功,389舰荣立集体一等功。那年,他年仅31岁,当舰长才1年。

今年元旦刚过,记者走近这位传奇式的海军英雄,和40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海战。

追忆起40年前西沙海战的胜利,肖德万感慨万千。郭一江摄

一张作战海图

“开始只记了我们389舰的战斗航迹,后来又把兄弟舰艇的加上去了,还有南越舰艇逃跑、最后沉没的航迹。这样整个海战经过就全了。”

1974年1月19日,这是一个令肖德万永远难忘的日子。

40年来,每到这一天,无论是在海上巡航,还是在战备值班;不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军营,他都要驻足在作战海图前,默默地点上一支烟。他久久地凝望着地图上的南中国海,凝望着西沙。这张图上用红色和蓝色分别标明了海战中敌我双方的航迹和战斗经过。40年过去了,图上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将军的脑海。

如今退休了,他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他的书房里,珍藏着一张西沙海战作战图。

1974年2月,西沙海战后,肖德万舰长(右一)和389舰官兵进行战斗总结。(资料照片)

“西沙海战胜利后,从总参到海军、舰队、基地各级都要进行战斗总结。我们从千疮百孔的战舰上找到了还散发着硝烟味的航海日志。日志上,战斗前的记录很完整,战斗打响后就没法记录了,都是后来靠着回忆一点一点地记下来,再把战斗航迹画出来。后来我自己就收藏了这幅海战图。”肖将军介绍说,“开始只记了我们389舰的战斗航迹,后来又把兄弟舰艇的加上去了,还有南越舰艇逃跑、最后沉没的航迹。这样整个海战经过就全了。”

展开海图,40年前那场海战清晰地展现在眼前。将军思索着、诉说着——389舰是一艘扫雷舰,排水量仅570吨。当敌人用水雷封锁港口和航道时,它要首先进入雷区,为作战舰艇排雷,扫清前进的航道,因此被誉为“海上敢死队”。虽然个头小、火力差,但数千吨的导弹驱逐舰、护卫舰和扫雷舰相遇时,都要首先向它敬礼。

1974年1月15日深夜11点多,肖德万接到命令:立即率舰到榆林基地和396舰汇合,一起为西沙守岛民兵运送粮食、淡水、手榴弹等战备物资。当时389舰正在广州厂修,主机虽已试航,舰炮还没试炮,新兵训练还不系统,不少老兵正准备退役。17日,两舰编队起航。考虑到要放小艇上岛为民兵运送物资,航渡中的389舰临时组建了“登岛战斗小组”,装备了冲锋枪、手榴弹等轻武器,进行了跳船训练。

当时,他们根本没想到南越海军竟然会挑起一场惊天海战,更没想到扫雷舰竟然成为和南越海军大吨位战舰对抗作战的主力。

当时的国际形势是美国深陷越战泥潭多年,于1973年开始从南越撤军。为拖住美军,南越蓄意挑起了中国和美国、中国和北越之间的矛盾,并于当年7月派兵侵占我南沙6个岛礁,宣布我南沙群岛南威岛、太平岛等11个岛屿划归南越福绥省管辖,又派舰艇北上,不断骚扰我国西沙群岛渔民的渔业生产,撞坏渔船、抓捕渔民,进一步扩大事端。1974年1月17日上午,南越军队侵占了我西沙群岛的金银岛,下午又侵占了甘泉岛。

面对挑衅,17日,我国海军派出两艘猎潜艇。

18日,南越海军将军舰数量增加到4艘,妄图进一步侵占琛航岛等岛屿。这晚,389、396扫雷舰正好到达琛航岛海域,和271编队会合。“面对严峻的敌情,我们进行了紧急战备动员。”肖将军说,“这情形,根本来不及上岛为民兵补给。”

19日,西沙海域形成了敌我双方各4艘舰艇对峙的战场形势。

一场实力悬殊的战役

“他们打的第一发炮弹就落在我们中甲板了,当时我们就牺牲了一位湖南兵,叫周友芳,他是1968年的兵,已经退伍了,还没走,还没离开军舰。”

4比4,二者绝非数量上的简单等同。敌人有3艘驱逐舰、1艘护航舰,最大的1700多吨,总吨位为6000多吨,舰上火力有127毫米等各种火炮50门。而我军4艘舰艇的总吨位为1760吨,还没有敌人一艘指挥舰大,4舰总共仅16门炮,最大口径为85毫米。

双方实力悬殊太大,实属罕见。

“我军一直信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打第一枪的’的战场纪律。”肖将军说,“我们不打第一枪,但绝不能不战备。我们严密监视敌人动向,做好战斗准备,坚决还击来犯之敌。”

10点21分,敌舰拉开距离,炮口全部瞄向我舰。我军同时发出战斗警报,坚决迎敌。271、274舰迎战敌4号和5号舰,389、396舰迎战敌16号和10号舰。

10点22分,敌舰首先开炮。

在敌舰炮口闪出火光的那一瞬间,我军还击的炮火同时打响。顿时,火光冲天,震耳欲聋。“我下达开火的命令的声音也同时湮没在轰隆的炮声中。”肖将军说。

肖将军收藏有一份389舰官兵接受采访的回忆记录稿。官兵们回忆道——

“红彤彤的,好像火烧红的铜水一样红,打到我们舰,整个舰震动了一下。”(陈柏松,389舰军需)

“他们打的第一发炮弹就落在我们中甲板了,当时我们就牺牲了一位湖南兵,叫周友芳,他是1968年的兵,已经退伍了,还没走,还没离开军舰。”(杨宝和,389舰八五炮装弹手)

“当时有敌人的炮弹在我们甲板上爆炸的声音,也有我们自己开炮的声音,所以光听响声根本就分不出。”(梁莊,389舰水雷兵)

“真打起来就不管他了,你死不死也没地方走,对不对啊。这个也不管了,也不可能老想。”(夏铁生,389舰帆缆班长)

“你硬我比你还硬,你楞我比你还楞,就是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反正比你硬!这是我们的领土啊!”(孙善友389舰测距班长)

“海上拼刺刀”

舰尾辅机舱开始进水,正在舱里弹药库运弹的战士郭玉东脱下呢制军装包裹着木塞堵漏,并用身体死死抵住涌入的海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被誉为“海上黄继光”。

“敌人的火炮口径大、射程远,只有近战才能发挥我们火力的优势。我命令向敌舰靠近了打。”肖将军说。

就这样,389舰一直从1000米外,边打边冲,一直逼近到敌舰几十米近。舰上装有的37炮、25炮、14.7高射机枪,都是高速自动火炮,连发射击,发挥了越来越大的火力优势,将敌人的10号舰打得千疮百孔,而他们的127大炮全部陷入射击死角。

这时,连敌舰甲板上敌人的面孔都能看清,肖德万命令扔手榴弹,有的战士还抄起冲锋枪向敌人扫射。

“近战夜战、海上拼刺刀,是那个年代我人民海军在和国民党海军海战中总结的战法,是那个年代我军将装备劣势转变为优势的最好战术。在这次海战中,我们就运用了这样的战术。”肖将军说。

389舰在近战攻击中,对敌10号舰给予沉重打击。85炮直接命中指挥台,10号舰舰长当场毙命,打得敌舰指挥台坍塌下来。

由于敌人误将389舰当作指挥舰,集中火力攻击,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389舰中甲板、后甲板被击中起火,伤亡严重。这时,舰尾辅机舱开始进水,正在舱里弹药库运弹的战士郭玉东脱下呢制军装包裹着木塞堵漏,并用身体死死抵住涌入的海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战后他荣立一等功,被誉为“海上黄继光”。

此时,389舰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战舰开始下沉。肖德万立即命令全速向离岸最近的琛航岛浅滩驶去——战舰靠着人力舵和两部仍在运转的主机,拖着浓烟冲上海滩,使战舰免于沉没。肖德万指挥舰员抢救伤员,弃舰登岛。

看着坐摊在琛航岛上仍冒着浓烟的英雄战舰,肖德万心如刀绞无比沉痛。

就在389舰和敌10号舰激烈战斗的时候,兄弟舰396舰同时对敌人16号舰进行了反击,把16号舰打得丢下受重伤的10号舰独自逃跑。而271、274猎潜艇编队顽强抗击比自己大得多的敌4号、5号舰,274艇在政委和副艇长不幸牺牲的情况下,重创了敌4号舰,还打伤了敌指挥舰5号舰的上校指挥官。

上午11点20分,我海军281、282猎潜艇编队的两艘快艇赶到战区。看到增援舰抵达,敌军丧失了斗志,各自逃跑,把奄奄一息的10号舰远远地丢在后面。281、282两艇将愤怒的炮弹射向敌舰,两轮攻击,就把敌人10号舰打得葬身海底。

“敌10号舰沉没在羚羊礁南,偏东2.5公里。”肖将军说。

第二天,在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挥下,我军乘胜追击,收复了西沙群岛被南越军队占领的珊瑚、甘泉、金银三岛。

敌军5号舰上校指挥官何文锷晚年在回忆录中写道:当自己所在的舰艇被击中后,指挥中心全体人员都躲到桌子下面,看到舱内起了火,他就拿起灭火器去灭火,结果被海图桌绊倒了,把腿扭伤了。他写道:“身边全是一帮贪生怕死之徒!”这次海战,南越海军阵亡一共75人,其中10号舰有63人。

西沙海战胜利的最大收获,是我国收复了西沙群岛全部岛礁,为我国进一步收复南沙群岛创造有利条件,其战略意义无与伦比。如今看着作战海图上西沙群岛每个岛礁都标明了五星红旗,肖将军甚感欣慰。

1974年5月,西沙海战胜利后,肖德万和389舰官兵在军舰前甲板合影。(资料照片)

心系万里海疆

在两次海战后,肖德万多次率领现代化舰艇编队到南沙、西沙巡航。看到海图上还有不少岛礁标注着外国国旗,肖将军眉头紧锁:“保卫祖国海洋权益斗争任重道远!”

肖将军的书房里还珍藏着不少宝贝。40年来,有关西沙海战的书籍、资料、回忆文章、影视作品,他都尽可能地收藏起来。

他还收藏着另一张作战海图,那是1988年3月14日,我海军在南沙群岛赤瓜礁海战的作战海图,上面同样用红蓝两色标明了双方战斗航迹和作战经过。

当时,肖德万正在国防大学学习,虽然没有参加战斗,但他依然牵挂着这场意义同样重大的海战,并及时进行战斗总结,在国防大学交流。

1974年的西沙海战胜利后,肖德万作为当时熟悉南海斗争、参加过海战的一线指挥员的优秀代表选调到了海军司令部,担任作战部副部长、部长。在这期间,他不但认真总结了西沙海战的战斗经验,还参加国防大学的学习,学习了战役学、战略学,研学了中外海军历史和当代海战的经典战役等。从此,他把目光从西沙投向南沙、东海,投向祖国的万里海疆。

1988年初,受联合国委托,我国在南沙群岛永暑礁建设国际海洋观测站。而统一后的越南宣布南沙群岛为越南领土,公然破坏海洋观测站的建设。为保护海洋观测站建设,我海军编队进驻南沙。

3月14日,赤瓜礁海战打响,我国海军编队一举击沉越舰两艘,重创一艘,并趁势一举收复南沙永暑礁、华阳礁、东门礁、南薰礁、渚碧礁、赤瓜礁共6个岛礁,填补了中国大陆对南沙群岛实际控制的空白点。不久后,永暑礁海洋观测站顺利建成,为我国1992年提出的“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南沙领土争端解决方针提供了现实依据。

在两次海战后,肖德万多次率领现代化舰艇编队到南沙、西沙巡航,看望驻守在南沙、西沙岛礁的官兵。

看到海图上还有不少岛礁标注着外国国旗,肖将军眉头紧锁:“保卫祖国海洋权益斗争任重道远!”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sdjl/jfjgb/2020-10-19/6559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10-20 00:08:53 关键字:解放军官兵  时代脊梁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