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代脊梁 ->

工人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专访王友志:揭开周秀云案那些不为人知的真相

时间:2016-08-08 09:03:52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    点击:

原编者按:周秀云案曾经引起全国舆论的广泛关注。此案开庭已过去一周年,法院却迟迟未判,也未见主流媒体追踪报道。最近,乌有之乡志愿者小李对周秀云的丈夫王友志进行了专访,了解到到一些不为人知的案情。该案历经多次延期宣判,至今仍然在等待宣判。为了促进周秀云案受害者获得公正的判决结果,回应社会舆论对该案的关切,让关心周秀云们命运的人们了解事实真相,我们整理了对王友志的专访,将陆续刊发,欢迎关注。

5.jpg

(一)案情进展:久拖未判,家属期盼尽快公正判决,让周秀云入土为安

小李:王叔叔,您好!我是乌有之乡网站志愿者小李。一直以来,我们对周秀云案都非常关注,今天想跟您了解一些情况,可以吗?

王友志:当然可以!感谢你们的关注和支持。

小李:案子开庭已经一年了,有宣判结果了吗?现在有什么进展?

王友志:法院还没有宣判,我们问过多次,他们老是说延期宣判。

小李:延期宣判的理由是什么?法院怎么说的?

王友志:太原市法院也没说出什么理由,就说经过向山西省高法和最高法院申请,延期宣判。已经延期四次了。

小李:法院给你们正式的书面答复了吗?

王友志:没有,只是给我们口头说明。我们去了四次,两次见到了太原市法院的人,有两次人也没见到,只是通过电话告知我们延期了。我们曾跟他们要过“延期说明文件”,他们说是内部文件,不给看。

小李:为什么会这样呢?

王友志: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感到十分焦虑。我们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获得公正判决,法院尽快宣判,让周秀云入土为安,不要一直这样拖下去。

(二)案发背景:抄近道回宿舍还是去项目部讨要工钱?

小李:我们了解到你们住的工人宿舍区是在工地东门附近,是这样吗?1213日案发当时王奎林、李康他们为什么要从北门进入?

王友志:是的,我们住的工人宿舍区是在工地东门附近。1213日上午10点多,王奎林要和几个年轻人上街去吃饭、买手机,因为欠我们的工钱还没结算,我们急着要到钱回家,我就让他们几个回来时去项目部再问一下工钱的事儿。因为项目部临近北门和西门,那天王奎林他们从外面回来时路过北门,就想直接从那里进去到项目部问拖欠工钱的事儿。然后值班保安就说没戴安全帽不让进……

小李: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在这个工地干活的?工钱是怎样结算的?有拖欠吗?

王友志:我们是从20149月底来到这个龙瑞苑工地开始干活的,我们都是做木工的。到1128号就完工了,125号又临时帮助做了一天打灰的活儿,就是清理混凝土漏浆。因为工地1210号就要放假了,我们住的工人宿舍区就要停水停电了,我们从6号起就急着等给我们结算工钱,我们多次向包工头周理品催要,他老是敷衍说快了快了,但就是不给。没办法,我们住的工人宿舍区都已经停水停电了,1212号,我们一群河南工友13人去项目部催要工钱,那天恰好碰到也有一群四川的工友在项目部催要工钱,可是从早上9:30一直等到中午12点多,要吃午饭了,才出来一个人说:去找你们老板(就是包工头周理品)要。后来那个人给包工头周理品打了电话,要他来结,他来了说明天先给你们一些生活费,再等两天,工友们不甚满意,但是包工头答应明天给些生活费,我们也就先回去了。回去之后,他又打电话说14号给钱,之后又打电话说要到15号再给。我们急了,12号晚上我们木工组13个工人到了周理品家里要求核对工程量,催促结算工钱,但是出现了周理品记录的每个人的工程量与工友自己记录的工作量不一致的情况,最后不欢而散,没算完就从他家里出来了。想着发工资的时候再核算。13日早上,包工头周理品给我们支付了6000元的生活费,让我们再等几天,再结算剩余的工钱。这样我们就很不踏实,也很不高兴,那么冷的天,那时正是冬天,夜里零下十度左右,当时宿舍区已经停水停电,生活很艰苦,天气非常冷。所以13号包工头周理品走后,待王奎林要出去的时候我就让他们再去项目部一趟,再催问一下。

小李:总共欠你们多少钱?

王友志:当时包工头周里品总共欠我们6万多,欠着我们龙瑞苑项目的工钱36000多元,还欠着我们先前在另外一个工地心脑血管医院项目的工钱29000多元。

小李:后来都给你们了吗?

王友志:案发后1217日包工头周理品在没有跟我们工人核对工程量的情况下,到我在治疗被打断的肋骨的武警医院,给我们木工组13人支付了29200元的工钱,现在还欠我们36000多元。

小李:……现在还欠着?!没人管吗?

王友志:我们起诉到法院了,但是至今没有下文。

小李: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说王奎林是因为要抄近道回宿舍没戴安全帽与值班保安发生了争执,是这样吗?

王友志: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的报道是在歪曲事实。我们干活的那个工地整体上包括工人宿舍区,紧靠东门,我们就住在这里,项目办公区临近西门,还有就是工程施工区。工地围墙内部各个区域之间都有安全通道相连。工地内进出工人宿舍区和项目办公区及行走在安全通道并不必须要戴安全帽,工人进入施工区域干活才需要戴好安全帽,这可以从工地塔吊上的监控视频中得到证实。王奎林那天从北门进去是要去项目部,走的是安全通道,不是去施工区域,不需要戴安全帽。而且工地已经放假,工人更不必须戴安全帽了。如果要是回宿舍,直接从工地外面走到东门的工人宿舍区才是更近的,不会从北门那边绕。再说了,就算是从北门回宿舍,也有安全通道相连,也是从北门进去后走靠近围墙边上的安全通道回到宿舍,也不是要去施工区域干活,并不必须要戴安全帽。那天保安队长带着两个保安进出北门也没有戴安全帽,我们工友在工人宿舍区接到电话赶往北门的保安室也是从宿舍区进东门走安全通道出北门的,也没有戴安全帽。所以,值班保安以没戴安全帽为由阻挡王奎林他们去项目部,是站不住脚的,保安队长后来在保安室也说过不戴安全帽可以进去的话。值班保安马文东在法庭上也说过工地假期工人可以不戴安全帽进出。法官问他是保安公司的规定还是项目工地的规定,他说两边都有规定。

小李:那值班保安为何要阻拦王奎林他们进去呢?

王友志:因为12号我们去过项目部,人员较多,有两波人,算上四川那一波总共二三十人。我们不知道是不是项目部给保安下过指令,让他们加强戒备,不让我们工友再去项目部讨要工钱,免得给他们添麻烦。这个具体情况我们不清楚,也不知道值班保安为什么非得要阻拦。我们在这里干活的这些个工人与值班保安都认识(经常见面,应该熟悉,可能不知道彼此叫什么),他们也认得王奎林是被欠薪的工人。王奎林他们遇到阻拦的时候说了要去项目部要工钱的事,保安就更加强硬地阻拦,发生了肢体冲突。事实上,我们12号去项目部也没有戴安全帽,四川工友也没有戴安全帽,也未见保安阻拦。况且当天的监控视频显示,就连其他不是去要工钱的人都能来回进出工地北门。(我们律师要求检察院调取12号上午的塔吊监控视频,但是检察院没调取)所以,13号保安以没戴安全帽为由阻拦王奎林进入北门去项目部,其真实用意很可能是阻拦我们工友去项目部讨要工钱。

6.jpg

 ()工友与保安的纠纷如何转化成了工友与警察的冲突?

小李:您能讲讲王奎林与值班保安发生纠纷的过程吗?

王友志:1213号下午4点多,王奎林上街回来经过北门,打算到项目部问问工钱有没有着落,像往常一样推开虚掩着的工地大门,一脚刚迈进去,一个保安从保安室内冲过来把他一把拉了出来,动作有点大,并说:“干啥的?”王奎林说:“我进去要工资哩,你咋不让我进?”保安说:“工地有规定,不戴安全帽不让进。”王奎林感到奇怪:“我在这儿干活好几个月了,就在这工地里住,现在又不干活,我们等着要工资,戴啥安全帽?”保安开始推搡王奎林,继而开始肢体冲突。

小李:后来怎样呢?

王友志:跟王奎林一起的工友李康、孟林、徐前进过来把他们拉开了。值班保安马文东给保安队长打电话,王奎林给我打电话。当时我和几个工友在打牌。接到王奎林的电话,他说保安打他了。我想去项目部要工钱,跟同样是打工的保安没啥关系,应该不会有啥大事儿。王奎林的妈妈周秀云听到儿子被保安打了,就立即和几个工友赶去了北门。我和其他几个工友晚些时候到了北门,见他们都在保安室里和保安理论,我就进去了。我对保安说:“我孩子有没有伤着你?如果伤着了,我们就去看一下”。但是保安并没有理睬我,我又追问,他才说已经报警了。既然报警了,我们就等警察来处理吧。(王成是第一个来到工地北门的,保安队长还要拿棍打他,周秀云过来问情况,保安队长还说要弄死周秀云,工友没有录像前保安队长还说整个工地就他不戴安全帽可以进,看见工友录像他就不说话了)

小李:警察来后是怎样处理的?

王友志:大约下午5点来钟警察赶到,先找了保安队队长荣建凯(山西人),他们用山西方言说话,我们没听懂讲了啥。然后王文军就指着我们说:“操你M的,新疆那边的暴乱分子都给收拾了,收拾你们几个河南鬼还不好收拾吗?!说这些骂人的话的时候执法记录仪还没开,我和工友们才走出保安室的门口,好几个工友都听到警察骂我们了,我们走到警察跟前,执法记录仪才打开,郭铁伟一开始问我们进去要干啥,我告诉他进去是要钱,保安马文东出来之后,郭铁伟就让马文东指认是谁打的他,也不向我们了解情况了,根本不问事发原因和谁打谁的情况,马文东就指认李康,警察就让李康拿身份证。

李康一只手伸往自己上衣口袋里取出身份证,另一只手同时在接听手机,不高兴地看着王文军。王文军冲他吼道:“看啥嘞?!”李康说:“我看你态度不好!”王文军说:“对你们这些犯罪嫌疑人还要什么好态度?!”李康说:“我没犯法!”王文军把李康的身份证递给另外一个警察说:“拿铐子来,给他铐起来!”这样情形我觉着不对,我就对王文军说:“共产党员没有这样的,你是作为一个党员来执法的”。王文军吼道“闭上你的嘴!”。我就说“咦?咋啦?共产党员不是这样的!为啥闭嘴?”。王文军就说“把铐子拿过来”,有警察又说“欠收拾”之类的话。这期间我和其他工友反复强调我们是来要工钱的,可是警察毫不理会我们的要求,却说警察又不欠你们的钱。

在看完身份证之后,王文军突然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到了王奎林的脸上,如果不是工友在一旁架住,王奎林会重重地摔在地上,这一点可以在警方提供的执法记录仪上清晰的看到。王奎林被警察打后,执法记录仪却被有意关闭了。之后直到王文军将周秀云摁倒在地上,并用一条腿抵住周秀云的胸部时才打开。中间的视频不知道哪里去了。

小李:后面为什么要将工友们押上警车?

王友志:王文军骂完之后,我看情况不大好,然后王文军说把铐子戴上,我就说“你带吧带吧,带走吧”。我看情况没法收拾就这样说。然后他不给戴,然后拧我胳膊,这一拧那一拧,拧我。后来《焦点访谈》上说我们不配合,这叫不配合?我们一没有违法,二没有犯法,事情又是他骂人打人先挑起来的,还说我们不配合。后来有工友用手机拍视频,警察就开始抢手机,在抢手机的过程中发生拉扯,抢完手机之后,就把王奎林、李康、王成我们四个弄到车上了。

(待续……)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sdjl/gr/2016-08-07/3934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6-08-08 09:03:52 关键字:工人  时代脊梁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