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子虚乌有的“私生女事件”:泼在周恩来总理身上的一盆脏水

时间:2021-04-03 00:09:40   来源:周论   作者:周志兴    点击:

子虚乌有的“私生女事件”:泼在周恩来总理身上的一盆脏水

周志兴

今天是周恩来总理诞辰123周年,想起一段往事,记录下来。

1993年下半年,当时我在中央文献出版社当副社长,因为刚刚编辑出版了邓小平小女儿毛毛的《我的父亲邓小平》,引起中央电视台军事部主任刘效礼等人的关注,他们找到我所在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建议拍摄12集电视片《邓小平》。很幸运的是,中央文献研究室和当时的广电部都同意了,同时,也争取到了小平家属的同意,于是,很快搭起了以中央文献研究室和中央电视台为主的拍摄队伍。那时,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刚刚结束了拍摄12集电视片《毛泽东》,这是为毛泽东100周年诞辰而拍摄的。顺便说一句,拍摄这个级别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是有规格的,12集,不能多也不能少,下一个等级的一般就是6集了,例如我做撰稿人的《王震》。

央视军事部有军人作风,连续作战,斗志高昂。

当时找的第一个出资人就是刘长乐。那时候还没有凤凰卫视,他办了一个香港公司,叫乐天。当然他的出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这里不说。最近,他又在风口浪尖上,祝他好运!

640.webp (19).jpg

艾蓓和《叫父亲太沉重》

1994年初,刘长乐找到我,给了我一本书,书名就是《叫父亲太沉重》,作者署名艾蓓。刘说,他在香港买了这本书,感觉不对,希望我提供给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这本书的内容大体是说,作者是周总理的私生女,而她的母亲是上海一个资本家的千金。

当时,中央文献研究室的主任是李琦,他曾经是周恩来办公室的负责人,在文献研究室也有一个专门研究周恩来的司局级的研究机构,因此,李琦对周总理的感情很深,也很了解情况。我记得我第一时间就把这本书给了他,他的办公室原来是林彪女儿林立衡的房子,因为中央文献研究室所在的毛家湾就是林彪的府邸。在这间硕大的办公室,绿色台灯的幽幽灯光下,李琦很严肃地翻着这本书,也很生气。他说,马上会向中央汇报,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后来的调查我没有介入,但是不久后李琦对我说了大概情况,总的说就是子虚乌有的一段事,据说,作者只是在一个场合有人对她说,你从侧面看,很像周总理,这才引发了她要编这本书的想法。

但是,这是有轰动效应的。因为都知道周总理功勋卓著又律己甚严,这本书成了反证,似乎一个正人君子的形象就要坍塌了。于是,台湾女作家陈若曦在香港《星期天周刊》发表文章《周恩来的女儿——艾蓓》,介绍书中的内容。香港《争鸣》杂志三月号上,也刊文宣传艾蓓的书。还有很多媒体争相炒作,在世界各地的中文书店,《叫父亲太沉重》都成为畅销书。那时候虽然没有互联网,传播速度却也很快,一时人人争说“私生女”。

640.webp (20).jpg

台北记者会上的艾蓓

这本书是台湾圆神出版社出版的,在台北首发式上,面对记者的“是不是周恩来的私生女儿”的追问,艾蓓很会做,她不肯作出肯定回答,也不否定,弄的越发扑朔迷离。

其实,稍微动一下脑子就知道,这一定是谎言。艾蓓出生于1955年,那时候周恩来早已是总理。一个大国总理是基本上没有个人行动自由的。书中还说了一段可笑故事:周恩来因为愧对丈母娘的面责,打着雨伞伫立在丈母娘的寓所门外终夜未曾离去,以示内心的惶恐不安。当时的周恩来作为大国总理,一定会朝夕不离地受到警卫人员的保护,怎么可能发生伫立一晚的事情?

另外有人在海外接触过艾蓓,发现她的言谈举止完全不像上海一带生长的女子,而且根本无法以上海方言与人交谈。

疑点重重。

实际上,经过中央文献研究室的深入调查,问题很容易搞清楚,李琦告诉我,这个艾蓓是安徽人,父母都是农民,甚至连县城也没有去过。

19948月,新华社发表一篇三千八百多字的报道,标题为《揭开艾蓓身世的真相》,新华社就《叫父亲太沉重》一书的作者艾蓓的身世,访问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负责人。该负责人指出艾蓓是周恩来的私生女是一个谎言。核查人员根据书中内容去核查,找到了她1977年大学毕业时填写的《高等学校毕业生登记、鉴定表》、1982年填写的《安徽省卫生技术人员职称定职呈报表》、1984年调到武警总部政治部文工团时填写的《干部履历书》、19887月申请出国的《中国公民因私出境申请表》。这些表中有两张照片与《叫父亲太沉重》书中的艾蓓照片完全相同。经她的亲人、老师、同学认证,她原名叫“张爱培”,在蚌埠医学院时,曾以“艾培”为笔名发表作品。调到武警政治部文工团时填表,把名字改为“张艾蓓”。

为查明张爱培是否象书描述的那样在上海念小学,核查人员分别走访了她的母亲、哥哥、姐姐、老师、同学和邻居,他们一致说:张爱培是1962年秋季在家乡农村上小学一年级的。核查人员找到了张爱培的七位同学,他们都是从小学一年级到小学毕业始终与张爱培同窗就读的。这七位同学中有的还与张爱培一同上安口子中学。他们都说,张爱培从小学一年级到中学毕业,都在本县,从未去过外地读书。

张爱培在国内屡次填写履历表,都以王道华老师作她小学、中学时期的证明人。核查人员拜访了王道华。他早已退休,从1949年起就在五河县农村教书,1960年在本乡园集小学任教。他说:张爱培一九六二年到园集小学上一年级,我教她们那个班的语文课,直到她们小学毕业。后来我到安口子中学任教,她也到安口子中学上学,我教她一直到中学(初中)毕业。小学、中学期间,张爱培从来没有去过外地读书。我这一辈子都在五河县当教师,从没到五河县以外任过教。

在事实面前,艾蓓最后给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说法是,《叫父亲太沉重》一书只是一本小说。

这是泼向周恩来总理的一盆脏水。

纪念周恩来总理诞辰123周年

现在,网上的谣言也很多,而且很多人没有常识,没有判断力,只信谣言还津津乐道,看看这段往事,值得深思。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21-04-02/6848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04-03 00:09:40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