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好大的官“微”

时间:2020-11-19 00:08:37   来源:子夜呐喊   作者:子.    点击:

好大的官

  回老家探望生病的老父,几天没关注网络了,回来的火车上刷刷微博,被新浪微博管理员“官微”对双爷在成都等人处理公告震惊了:

  紧接着就是多家公共媒体官微的热门转发:

  《北京日报》的客户端、官微和公众号还专门出了一篇评论员文章:

  “双爷在成都”不知道是周军老师(笔名双石)在新浪微博的第多少个账号了,之前的账号不是被永久屏蔽、就是被永久禁言。此前的数次被屏蔽,是因为周军老师同那些靠污蔑毛主席来歌颂“老子”的红四后人辩论,得罪了某些人而被禁言。

  虽然在对某些问题特别是现实问题的看法上,笔者与周军老师有一定的分歧,但是对待中国革命历史的基本态度和立场上,笔者是完全赞同周军老师的。

  周军老师虽不是科班出身,更不是坐在办公室“掉书袋”、弄论文的,但周军老师治史却是非常严谨的。为了研究长征的具体路线,他自费组了一支摩托车队,历时十七年,足迹遍布人迹罕至之地,勘察二、四方面军过雪山草地的路线。

  周军老师2011年10月第六次考察水草地留影

  尽管红军长征的历史在中国几乎无人不知,但在周军老师之前,中国尚无一套红军长征的详图,解放后出版的红军长征略图也多有错漏。2016年,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周军老师向人民奉上了《红军长征过草地行军路线详考》《红军长征过雪山行军路线详考》两本历史实地考察的“巨著”。

  在治史的过程中,周军老师采访的老红军、老志愿军绝不下三位数,读者从他的文字里完全可以读出他对英雄、对人民领袖、对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的深深的敬意,说他攻击、诋毁“英雄”,简直是荒谬至极。

  当然,罗列周军老师的这些“事迹”,并不是想以此来洗脱周军老师偶尔也可能会“犯错”,可能会“冤枉”某位“老兵”,从而“诋毁英雄”的嫌疑。就事论事,至少这次周军老师在同“自媒体账号@老兵尹吉先”(请注意笔者称呼的是“自媒体账号”,而非尹吉先老人本身)的辩论过程中,提出的质问都是合情合理的,没有任何错,被“禁言一个月”更是无妄之灾;某些“官微”不问青红皂白的站台行为,更是官僚主义式的“官威”压人。

  这次被处理的8个新浪微博账号,大多是舆论战线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知名“自干五”,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自干五”被指责为“历史虚无主义”,受到新浪微博处罚和多个官微的抨击,这恐怕算是2020年度最为荒唐的舆论事件了。此前作为公知主阵地的新浪微博如此作为完全在意料之中,而几家“官微”对这几个“自干五”的抨击,却多少有些“大水冲了龙王庙”、“红军打红军”的既视感。

  这次舆论事件起于10月31日,在此之前,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几家“官微”刊登了对尹吉先老人的专访。10月30日,微博账号“@老兵尹吉先”发出了一条微博:

  31日,周军老师用微博账号“双爷在成都”对上面这条微博提出了诸多质疑,随后引发了持续十余天的“论战”。

  单就上面这条微博而言,“@老兵尹吉先”的言论非但不符合史实,反而是在搞“历史虚无主义”——看完这条微博,读者会得出什么结论?五六十年代宣传抗美援朝的电影《上甘岭》和《英雄儿女》桥段都是假的,进而就会质疑那个年代对抗美援朝的宣传也是假的。

  电影的艺术加工与真实历史的差别不是不可以讨论,例如英雄王成的原型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整支队伍,厘清了这个问题非但不会质疑毛时代对抗美援朝的宣传,反而会进一步确认每一个志愿军战士都是人民英雄。而“@老兵尹吉先”的所谓“还原历史”则是完全在歪曲历史:

  ▲上甘岭战役中的女兵

  ▲志愿军通信兵(是兵!是兵!是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是自媒体账号口中的“指挥官”)用报话机为炮兵指示射击目标

  笔者此前关注过这个“@老兵尹吉先”账号的言论,阴阳怪气的话比比皆是:

  对于具体战争过程的表述更是有很多前后自相矛盾的地方。周军老师的质疑都是围绕细节展开的。“论战”的自始至终,周军老师从未直接否认过尹吉先的老兵身份,而是间接提出了几种可能:

  ——“志愿军老兵”身份作伪是可能质疑;另一种可能是身份为真,但炮兵观察员、所属部队及其本人的作战履历作伪;还有一种可能是身份履历为真,但自媒体账号“@老兵尹吉先”是有人代为操作,并非一直是其本人操作。

  在2018年7月,某左翼网站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65周年的大会上,笔者曾经见过尹吉先老人,所以,第一种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第二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应该也不大;至于第三种可能性就比较大了——就是有人或有团队在操作“@老兵尹吉先”的账号。

  当然,笔者认为还有一种可能性,一方面尹吉先老人年纪大了,很多细节记忆出现了偏差;另外一种可能性是尹吉先老人经历了四十多年历史虚无主义的洗礼,在很多具体问题的认识和立场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北京日报》评论员文章的一句“查询资料发现,这个老兵很不一般”,根本无法道清楚这场舆论争议的是非曲直。

  既然查了很多资料,那么尹吉先老人同样在北京,跟尹吉先当面求证一下“自媒体账号@老兵尹吉先”的言论是否为其本人键盘敲出来的很难吗?评论员文章显然没有提及这个“举手之劳”。

  就算“自媒体账号@老兵尹吉先”的言论都是其本人言论,那么就是笔者提出的第四种可能性,老人的“三观”已经发生了变化,对真实历史的记忆已经出现了比较大的偏差,那么,网友对历史细节提出质疑,要求进行辨别核对,又何错之有?

  普及历史的当事人普及出来的,却可能是错误的历史,这远比发明历史的历史虚无主义者的危害性更大。

  此次舆论争议的焦点究竟是尹吉先的身份真假问题,还是“自媒体账号@老兵尹吉先”言论的对错问题?相信对这次舆论事件稍微做过调查研究的人,都会有个大概的结论。

  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某些“官微”对“小人物”周军等人的粗暴处理和定论,显然违背了这一原则,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20-11-18/6612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11-19 00:08:37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