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香港九大学校长声明引众怒被批为“骑墙派”推卸责任

时间:2019-11-18 00:03:12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白云怡 王雯雯 杨升    点击:

    香港九名大学校长15日晚间就香港时局发声明称,任何认为大学可以化解眼下危机的期望不切实际,因为困局并非由大学造成,也无法透过大学纪律程序来解决。这份声明发出正值多所高校沦为“战场”和暴徒们训练与生活的“基地”,也引发许多学生与教育界人士的不满。他们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这样的表态是典型的“骑墙派”,是对自身责任的推卸,更折射出香港教育之“耻”。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主席黄锦良16日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斥责这封联合声明称,在最近相当长的时间里,香港高校管理层拒绝对暴徒和他们的极端行为作出严厉谴责,也拒绝和暴力割席,正是这种纵容和“骑墙”的态度,加剧了香港局势的恶化。他表示,香港各个高校的校长应立即对参与违法行为尤其暴力行为的学生作出严厉处罚,严格执行校规,不能再以狡猾和模糊的态度为暴徒“作后盾”。

“香港的高校已成为极端主义和激进主义的温床,而这一趋势还在往中小学蔓延”,一名国际学校的教师穆先生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这和教育工作者的不作为、推卸责任和操守低下有密切关系。他对记者表示,事实上,高校校长们并非“手上无牌”,他们一可以通过校规对参与暴力和非法游行的学生进行惩罚,二可以与学生家长联系,透过家长进行教育。

穆先生表示,然而,一些教育工作者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别有用心地鼓动学生做出更多非法行为,甚至利用年轻人为他们的目的争取到更多“悲情的合法性”,把学生推到前线,“其用心非常险恶,是香港教育的耻辱”。

在众多香港高校中,香港中文大学是日前遭到暴徒破坏最严重的高校之一。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16日来到中大校园看到,虽然大部分暴徒已从这里撤走,但校园依然一片狼藉。通往学校的主干道吐露港公路2号桥上,堆满了各种垃圾杂物,散发出阵阵恶臭;地上则布满铁丝、铁棍和铁钉,穿行时需要格外小心;桥上甚至还有一辆烧毁的汽车,被用来作为“路障”。在校园中,随处可看到燃烧瓶、石块等用来攻击警察的武器。 

2.jpg

港中大网站截图

该校校长段崇智15日发表公开信称,过去数天有过千名“蒙面人士”因应网上号召到中大,随后中大校园内发生了更多违法事件,包括“纵火、掘起大量砖块、大学的校巴及工作车辆被盗用,以至教学楼、宿舍及餐厅被毁坏或占据。”在信中,段崇智承认这些“蒙面人”对公众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并要求所有外来人士实时离开中大校园,然而,他却并未有一字一句提到对这些暴力行为的谴责,亦没有表态愿与暴力“割席”或制止暴力的决心。

这封公开信和15日晚间他与其他高校校长联合发表的公开信引发许多中大学生的强烈不满。16日,中大内地生发表一封公开声明称,前香港的非法抗议活动越来越多,暴力事件愈演愈烈,但“校长阁下的公开信不仅反对警务人员履行职责,还公然支持那些因进行暴力活动被捕的中大学生。”声明称,许多暴力示威者做出了令人震惊且无法理解的行为,不仅违反了校规,还犯下了各种刑事罪行,他们本应对其不当行为承担法律责任。“但令人费解的是,阁下从未公开批评过这些暴力示威者,反而却在您的公开信中强烈谴责警察的履职行为。”

在声明中,这些内地生称他们强烈要求段崇智严格落实并执行大学规章制度,“凡触犯刑事罪名的学生均应按香港司法程序逮捕或检控,警察有权根据《香港警队条例》执行职务,阁下无权以任何不合理的理由妨碍警察履行职责的权力。鉴于目前的情况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认为,学校自身的安保力量无法保护我们的安全。”

“我对校长的说法很失望,很心寒”,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大学生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说,乱局确实不易解决,但段崇智与其他校长如此“甩锅”也是严重的失职,校长明知存在暴力,却依然对暴力的实施者抱以同情,“这让我感到失望,也使学校的名誉受到了很严重的污损。”

相关阅读:

港警四协会联署信批段崇智“自毁大学公信力”

10月23日,香港警察评议会4个职方协会联署去信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批评后者之前仅凭被捕学生片面之词便公开质疑警方,对此表示极度遗憾;联署信还指出,段校长明知有学生做错事仍加以包庇或视若无睹,自毁大学公信力。

段崇智18日在公开信中以听到的“中大学生”单方面的言辞,一面倒地谴责警方涉使用不当暴力对待学生。信中提及,校方逐一联络逾30名被捕同学,大部分声称曾遭不合理对待,要求警方查明细节后清晰交代,并会去信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促跟进。

23日,警司协会、香港警务督察协会、海外督察协会和警察队员佐级协会联合发表《致段崇智校长书》。这封联署信中称,作为执法者,不能苟同段校长放任学生参与违法暴力及破坏的行为。协会认为学校有责任引导学生走上正途,以独立思考明辨是非,求证求真是科学精神的根本,但段崇智身为一名科学家,仅凭被捕学生的片面之词,便公开对警方作出质疑,对此表示极度遗憾。

信中表示,段崇智明确将政治冲突带入校园的决定,必将香港教育界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段以大学校长身份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甚至明知有学生已经做错事仍加以包庇或视若无睹,这无疑是“自毁大学公信力的举动”。协会还谴责段校长“开了一个很坏的头”,其他被捕学生和支持者会继续向其他大学校长施压,以达成他们眼中“洗白”暴动罪行的目的。

信中认为,段崇智不应放任学生参与违法暴力及破坏行为,大学生容易被人煽动或利用,学校有责任引导学生独立思考明辨是非,走上正途。对港中大逐步成为反中乱港的“港独”势力基地感到无奈和痛心。

对于段崇智要求在现有机制外跟进中大学生个案,联署信反问他是否明白何为法治:“我们难以理解为何被捕中大学生应该获得机制以外,有别于其他香港市民的对待,难道这是中大学生的特权吗?实在难以相信这种荒诞的建议会由一名大学校长的口中贸然提出。”

最后,联署信引用教育家孔子的名言“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希望段校长谨言慎行。该名言大意是:品德低下却坐于高位,智力不高却想谋划大事,力量很小却想负担重物,很少能有不引来灾祸的。

以下是联署信全文↓↓↓

 3.jpg

段崇智可耻的“公开信”/许由

2019-10-19 04:23:55大公报

大学校长,如果为了求自保职位,而不惜向违法犯罪妥协甚至下跪,其人格如何也就再难掩饰。两周前受到学生暴力对待的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昨日突然发出一封公开信,一方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听信暴徒学生的单方面指控,对警队进行荒谬的攻击;另一方面对怵目惊心的学生暴力没有哪怕是一句的谴责。对待暴力的双重标準,表现得淋漓尽致。

段崇智或许会自鸣得意,以为利用这种小伎俩便可以暗渡陈仓,既能自保校长职位、又能骗取暴徒学生的支持,又能赚得“好校长”的名声。但他及其身边出谋劃策的人不知道的是,这种是非不分的言行,只会让天下人看清这位校长的真正人品,看清他不仅没有对真理、对原则、对法治的坚持的风骨,更多的是意图左右逢源的狡诈算计。如此校长,可以休矣!

在这篇长达三千二百字的公开信中,作为一个普通的香港市民,原本期望看到的,是这位受政府公帑资助的大学校长对“反暴力”的原则坚持,毕竟,经过长达四个多月的极度暴乱之下,香港已经饱受了黑衣暴徒的蹂躏,期待大学校长可以发出正义的声音,以尽快止暴制乱。

段崇智这次举动,犯了两个可怕的错误。第一,偏听偏信,对警方进行毫无证据的指控;第二,面对无日无之的黑衣暴乱没有真正的谴责,反而在恣意纵容。

对於第一点,其实讲来很可笑。一间在国际上颇有声誉的大学,其校长居然可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未审先判,向警方作出极其严重的指控。段崇智在公开信中声称,在与二十多名被捕学生闭门会谈后,看到警队施暴。并指,“显示这些绝非单一事件,从人道待遇角度来看,情况严重,而涉及身体伤害的情况,更加不能接受。”“我在此严正指出,无论同学因何事被捕,警方必须确保在拘捕及扣留过程中,被捕人士应有的权利不被剥削……对於部分警务人员涉嫌不当使用暴力或违反人权,经查证后须予以谴责。”云云。

讨好暴徒以求自保

作为校长,段崇智和被捕的疑遭施暴的学生会面,情有可原,或许也算得上是分内之事。问题在於,所有学生的一面之辞,最终在这位校长眼裏竟然成为“事实”,成为抹黑攻击警方的“证据”。难道段崇智不知道有“疑罪从无”的原则?难道他不知道没有经过法庭定罪,一切指控都不应被视作最终的罪名?更何况,从头到尾,只有一名姓吴的学生敢不戴口罩出来作证,其他的人统统蒙面。段崇智不会天真到以为学生说的都是百分百事实吧?作为被指在香港犯下严重罪行的疑犯,这些学生的话难道都没有任何疑点?

即便段崇智想以校长的身份装作“同情”学生,但总不能如此是非不分、如此无视最基本的法治原则?这对警方公平吗?

至於第二点,在此次暴乱初期阶段,段崇智的确有表明对暴力的反对。然而,当十月初他再与学生举行对话、遭到粗暴对待后,他的立场便开始转变。在昨日的“公开信”中,公众没有看到这位校长对当前学生蒙面暴乱的一句质疑或谴责。

四个多月来,这些蒙面暴徒幹尽了伤天害理之事,从打砸抢烧,到无差别殴打普通市民,再到公然的袭警甚至是意图杀警。约一周前,一名警员就遭到暴徒的割颈。而从六月至今,已最少有三百名警员受伤。大量的市民活在惊恐不安之中。所有这些暴力难道就不是暴力?如果不是出现了这些暴行,警方又何需强硬执法?难道这些蒙面暴徒仅仅是因为有着“中大学生”的身份,就可以将暴行“正义化”、“合理化”?

段崇智可能想将自己装扮成活在“象牙塔”的无知大学教授。但他不是普通的教授,他是校长,校长就应该要有校长的样子,岂能为了害怕暴徒学生的威胁而迁就甚至是讨好、包庇其违法行为?更有甚者,装作“诚恳”地将责任推到社会制度,丝毫不提学生违法的基本事实。然而,只要他一天不谴责学生暴徒,他就不配当这个校长。他或许可以继续在校园裏向暴徒学生献媚,但他的为人品格,已经距离破产不远。

在这封“公开信”中,段崇智有这麼一句话:“同学的每一句说话都打进我的心坎裏,让我非常的痛心及难过。”为了讨好暴徒学生,他可以讲出如此肉麻的话来,实在叫人吃惊,为了保住自己还有四年的校长任期,他还有半点风骨⁈

向来支持反对派的资深大律师蔡维邦,日前因不忿香港大律师公会对暴力的包庇,愤而辞去该会副主席一职。在一篇文章中,他狠批大律师公会对暴力“可耻的沉默”;而在两周前,一位七十多岁的婆婆敢在街头怒斥蒙面暴徒“无人性”,片段受到广泛传播。如果连七十岁的婆婆都能看透事件的本质、敢於和暴力割席,堂堂中文大学的校长,不仅没有保持“可耻的沉默”,反而对暴徒极尽献媚之能事,天下之无耻、腰骨之软弱,莫之能匹矣!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9-11-17/59812.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1-18 00:03:12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