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戴旭:颜色革命导师的思想轨迹

时间:2019-10-24 00:21:24   来源:戴旭观点    作者:戴旭    点击:

 1.jpg

  由于三十年经久不息、持之以恒的指导世界各地的颜色革命,吉恩▪夏普已经被置于“教父”的地位。

他曾经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1951年,吉恩▪夏普从俄亥俄州立大学本科毕业。他批判西方殖民者对世界的瓜分,崇拜将印度从英国手中解放出来的甘地。当时正值朝鲜战争,他拒绝参军与中国毛泽东的军队打仗。就是在这个时候,吉恩▪夏普进行了首次非暴力式公民抗争:他拒绝与美国军事征召局合作,拒绝做体检及携带征召证件。

1953年,吉恩▪夏普被捕。他给亲苏联的著名社会主义者爱因斯坦写信求助,获得支持,最后被从轻判处,在监狱待了不到一年。

可以说,他的非暴力斗争战略和战术,是有着亲身实践基础的。

吉恩▪夏普对政府的抨击,遭到美国专政力量毫不犹豫的镇压。他几乎是立即就明白,与政府强力部门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而美国情报机构和联邦调查局的软硬兼施,最终竟将其驯服成为他曾经反对过的资本主义专制政权服务的忠实走狗。

从监狱出来后,吉恩▪夏普便远离爱因斯坦及其他激进的美国社会主义者,而开始追随美国头号和平主义者亚伯拉罕▪约翰内斯▪马斯特。

1960年夏普赴英国牛津大学攻读政治科学博士学位,师从艾伦·布洛克,此人将斯大林视作与希特勒一样的独裁。正是在这一时期,美国情报部门智囊托马斯▪谢林注意到夏普,邀请他去哈佛。吉恩▪夏普至此完全改变自身立场。

在哈佛,他侧重研究独裁体制和极权主义、抵抗和革命运动的理论、哲学等,获得政治理论哲学博士。其毕业论文长达1428页。1973年夏普把长论文出版,名为《非暴力抗争政治》。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一个在全世界教导别人如何与专制政府抗争的人,一开始就背叛了自己,屈服于专制。但却一本正经地传教别人不服从、不屈服。

怪不得法国情报中心,把那些受吉恩▪夏普理论蛊惑而走上街头的人称作“傻子”,把其祸乱自身社会的所谓民主行为称作“傻子革命”。

2.jpg

在哈佛,吉恩▪夏普认真研究了甘地和毛泽东著作,但他更多地是从战略艺术的角度,汲取两位东方哲人的智慧营养。他说:“我并不因为甘地善良才佩服他。他不是傻瓜。他曾发表过关于权力和必要斗争的语录,如果你结合上下文分析的话,会发现它们可能来自毛泽东。”

在吉恩▪夏普“非暴力斗争”理论成熟的这个时期,正值美国战略精英和各大学(军校)全面学习研究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和哲学理论时期。吉恩▪夏普在哈佛大学重点研究课题,就是如何利用共产党的革命理论和哲学打败共产党的“极权”政权和组织。

很多美国学者和战略家都注意到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的丰富内涵中,蕴含着包括心理战、政治战在内的总体战战略思维。1958年,当时担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顾问的基辛格就说:“值得注意的是,共产主义军事思想的最完善的理论性言论不是在苏联的著作中,而是在中国的著作中

”称毛泽东军事学说“是高度的分析能力和稀有的心理洞察力以及冷酷无情的结晶。”“毛泽东的军事学说反对那种以纯军事考虑为基础而进行的迅速决战的观念,这种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战略思想的基础。这种学说充满了这样一种主张,认为战争的心理等分与物质等分同样重要;实际上决定战争的不是实力,而是巧妙地加以运用并置敌人于最大之不利地位的能力。”

基辛格后任尼克松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和美国国务卿,在整个六七十年代对美国的军事、政治、外交、情报工作都产生过直接的深远影响。

参谋长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乔治R.斯托泽中将称,“毛泽东提出并运用了一种革命战争的思想,这种思想将军事、政治和心理等方面的原则和方法融为一体……全世界的革命者都研究、修改和运用他的战略。”

另一位美军高官爱德华•L•卡岑巴赫二世在《时间、空间与意志——毛泽东的政治、军事观点》的论文中认为,工业化的西方的弱点是对时间、空间与心理意志关注较少,而毛泽东则关注最多。

毛泽东解决了没有工业化的国家如何打败工业化国家:政治动员是赢得战争胜利的最根本条件,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他认为毛泽东机动灵活地组织空间从而为自己争取了时间,而又组织时间使广大民众产生斗争意志。有了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及正确运用两者的革命意志,毛泽东可以准确地把握战争的节奏和最终结局。

可以说,吉恩▪夏普的“非暴力斗争”理论,是美国战略界对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学习、思考、研究的集成。

1983年,吉恩▪夏普在美国哈佛大学主持非暴力抵抗研究项目,出版了《让欧洲不可战胜——非暴力威慑与防御的潜力》一书。吉恩▪夏普的本意最初是教导美国和欧洲的统治者,如何防止共产主义力量对美国和欧洲的渗透和颠覆,他早期的著作的本意正是“让欧洲成为不可征服地区”,即阻止红色革命在欧洲和美国爆发。

此时,吉恩·夏普得到了乔治·凯南赏识。乔治·凯南比他看得更远。他认为不能把视野限定在欧洲不被“红色革命”征服上。

吉恩·夏普开始得到美国情报机构的巨额资金扶持,主要研究如何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和控制第三世界政权。

乔治•凯南最早提出和平演变苏联和社会主义国家,吉恩·夏普最终将这一思想变成一整套可执行的操作方案。

接下来,世界看到,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地区,发生了政治雪崩。

1990年,夏普出版《群众性防卫—一种超军事的武器系统》一书,指出:“群众性防卫使用的是社会本身的力量而不是军事武器,来组织并抵御内部篡权事件和外国侵略者。其武器是心理、社会、经济和政治等方面的。这些武器由社会上的全体居民和组织机构加以运用。

 夏普认为:面对敌对势力的软渗透,军事武力没有作用,唯有进行心理动员发动群众。这几乎就是对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的直接解释。

吉恩·夏普的聪明之处在于,他善于学习并反作用于对手。

在此,不得不说美国战略产业发达给他们的国家带来的巨大收益。美国在二战后就意识到核武器和庞大的常备军,已经不能完成对大国的征服,而中国的人民战争理论却可以对西方构成“东风压倒西风“的巨大战略威胁。

美国立即展开对中国战略的研究,并开始对中国进行反噬性和平演变(最著名的中情局十条诫令具体地说明了这一点)。

美国将和平演变确立为不战而胜的总体大战略,一边使用常备军明修栈道,搞军备竞赛和军事紧张吸引对手注意;一边使用中情局为第二战略军种,对战略敌人实施长期“软战争”和不间断的暗进攻。必须强调的是,美国中情局不仅仅是进行情报战——这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安全机构不同,美国中情局是肩负着政治战争(宣传、舆论)和文化战争职能的“军种”,它是和平状态下真正具有致命性的战略力量。

结果是:作为第一军种的常备军,几乎没有打成一次世界性的战争,而作为第二军种的情报机构,则颠覆了世界,取得比第二次世界大战还要重要的政治结果。

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情报机构已经基本平息内部的群众运动,抵御住来自社会主义阵营的思想影响,还能反过来对社会主义国家发动群众运动,进行颠覆。苏联强大的核武器和庞大常备军,在美国的非暴力战争进攻下灰飞烟灭,华约集团瓦解。

世界军界喊了几十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直到结束,都没有多少人意识到。难道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整体崩溃和苏联解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格局大部分颠覆,还不能算是战争吗?

美国由此确立事实上的世界帝国地位。而作为新战略理论家,吉恩·夏普也算功成名就。

21世纪初,伊朗的霍梅尼和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称呼“夏普是中情局走狗”的时候,吉恩▪夏普已经开始把他的理论用之于更大的范围,作为美国任意颠覆它不喜欢的政权的通用手段。原来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也被“鲜花革命”或“颜色革命”的名词所代替。

区别于社会主义国家革命的“鲜红色”,几乎所有的鲜花和颜色革命,都使用其他色系。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9-10-23/5938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0-24 00:21:24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