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和平发展、动荡危机与战争革命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的十大关系之四

时间:2019-10-12 00:27:21   来源:原创   作者:    点击:

      1.jpg

           1958520日,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泽东如是说:唐朝有个刘知幾,是个写历史的人,他主张写历史要有三个条件,就是才、学、识。才是才能,学是学问,识就是识别风向。我现在特别提醒同志们注意的是,我们应该有识别风向的能力,要提高这种识别力,这一点有极端的重要性。一个人尽管有才有学,如果不善于识别风向那还是很迟钝的。斯大林讲过要有预见性。所谓预见性,就是识别风向。这里所说的风向”应当指大的趋势,“识别风向”应当指判断大势,而不是见风使舵的风派。毛泽东曾经尖锐地批评机会主义,“有些人对任何事物都不加分析,完全以‘风’为准。今天刮北风,他是北风派,明天刮西风,他是西风派,后来又刮北风,他又是北风派。自己毫无主见,往往由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弄潮者往往只是顺势而为,不识时务者才逆势而上。

当今世界依旧是丛林法则主导的资本主义世界。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利润的最大化,目的是多快好省地资本积累。这是由相互竞争的、使国家服从于本阶级利益的资本家来实现的。从长远角度看,这种积累模式已经逐渐陷入了僵局。为了摆脱长期利润率减少的趋势,资本主义至少已经试验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创造新的购买力的债务、以金融投机实现利润的虚拟价值以及军事扩张等五条“逃生之路”,但是都不成功,而且适得其反,即矛盾反而加剧了。因此,资本主义最根本的特质——追逐利润及其无休止的积累正危在旦夕。

当今时代是经济金融化与金融全球化的时代,概言之就是金融资本主义时代。金融资本广泛而深刻地改变着资本主义的中心即美国,进而改变着资本主义世界。五条“逃生之路”加剧了美国产业空心化、经济金融化空心化与金融化改变了美国经济运行态势。因为,金融资本厌恶市场稳定,一如细菌厌恶真空一般。只有让市场动荡起来,经济前景越发不确定,才会有利于金融资本投机炒作,才有做多或做空而获取巨额利润的机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对于金融资本而言,没有缝也要钻出一条缝来,利用甚或制造动荡,是金融资本的拿手好戏。操控舆论,制造新闻,甚或散布谣言,可以影响市场。操控政府,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发动战争与革命(如“颜色革命”),可以影响市场。市场波动尤其是“意外波动”越大,做市机会越多,投机利润越丰厚。有鉴于此,地区乃至世界的稳定与和平是投机资本、金融资本的死敌,当然也就成为金融资本所操控的国家的死敌。

美国霸权利益获取方式发生显著变化。美国在实力尤其是制造业实力强大、非常自信的时期,因为能够从稳定的国际秩序中兑换霸权收益——霸主荣耀和垄断利润,所以对于世界各国,更多地奉行“顺我者可以得到好处的实用主义的胡萝卜利诱政策。然而,今天的美国正无可避免地衰落,越来越缺乏自信,美国霸权的维护,越来越多地施行“逆我者必将受到惩罚的机会主义的大棒威逼政策。“由于美国经济整体增长缓慢,以及随之产生的内政动荡,美国政府单方面有可能会继续采取危险举动。美国经济缓慢增长正逐渐导致美国丧失全球经济霸主地位,但同时美国的兵力仍然强大无比,由此带来的风险是美国新保守派支持在国际事务上优先选择军事解决方案,甚至进行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无疑,这都是国际社会、世界市场越发动荡的根源。

 1《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三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56页。

 2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2页。

 3比利时马克·范德皮特《资本主义危机》西班牙《起义报》2011年126日,参见中国网(http://www.china.com.cn/international/txt/2011-02/18/content_21948918.htm)上网时间:2011-02-18。

经济金融化,金融全球化,使得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越来越多地表现为金融危机。金融化与全球化下的资本积累,使得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在周期性基础上,又有了结构性与系统性特征。因此,经济风险在全球范围内扩散、积聚,危机一旦在链条某个薄弱环节爆发,会迅速延烧至整个世界。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爆的国际金融大危机,与1929-1933年大萧条相比,在周期性与结构性之外,更具有系统性,由此引发的大冲击前所未有,新的大萧条实际上要比旧的大萧条更加严重。大冲击之下,世界经济走势既不是所谓“V型”(触底反弹)或“W型”(触底反弹无力再次触底而后回升),也不是完美的“U型”(危机-萧条-复苏-高涨即标准的周期),而是一类“倒根号型”(,差不多是V+L型”即触底反弹无力而下滑而长期低迷),经过数年的演变演绎,目前正处在其中的“L型”阶段,是谓世界经济低迷长期化。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国际金融动荡常态化,世界经济低迷长期化,使得发达国家社会矛盾因为中产阶级坍塌、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直接对立而尖锐化,社会思想光谱中右的更右,左的更左,政党政治普遍僵化、极化,例如,在美国,共和党被“茶党”绑架,民主党被“占领运动”挟持,不断滑向民粹主义,奉行“美国优先”,如此将矛盾转移给世界,将危机转嫁给世界。霸主式微,群雄逐鹿,国际失序,世界无政府主义愈发严重,各国愈发走向自助自救,处于动荡旋涡或危机边缘的中小国家四处找寻救命稻草,而长袖善舞的大国强国为了利益最大化而使得彼此间博弈白热化。在金融动荡常态化、经济低迷长期化、社会矛盾尖锐化、政治僵化极化、大国博弈白热化的情势下,“和平与发展”、“动荡与危机”与“战争与革命”相互交织,错综复杂。无论是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上,动荡连着动荡,危机接着危机。“和平与发展”成为渐行渐远的过去时,“动荡与危机”成为愈演愈烈的现在时,“战争与革命”成为日益迫近的将来时。实际上,在世界所谓动荡弧地带,传统的局部战争、区域战争一刻也没有停止,至于贸易战、金融战、网络战、舆论战、生物战等非传统战争不断加剧,反政府运动、反新殖民主义革命以及“颜色革命”(实质是反革命)一刻也没有停止。如今,在“动荡与危机”的催化下,各类传统与新型的“战争与革命”愈发凸显、更加严重。

02.jpg

  世界未变,时代未变,主题未变,中国实现现代化、建设社会主义强国的战略目标未变。要改变的是,我们与外部世界、与资本主义世界、与西方大国相处的策略。然而,曾几何时,出现了“天变,道也变”的喧嚣,新旧媒体都在宣传,世界变了,时代变了,主题也变了,“和平与发展两大主题”成为世界潮流。一位外交部的老大使在一次内部研讨会上说,我们研究所的一位老资格研究员,为了投相关领导所好,特意炮制出“和平与发展两大主题”,而且在给上面的报告中特别指出,这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说的。这位老大使强调,其实邓小平根本没有这么说。笔者用软件检索了《邓小平文选》与《邓小平年谱》,关于“和平与发展”邓小平同志是这样说的,“和平与发展两大问题,和平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发展问题更加严重。”“世界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至今一个也没有解决。”然而,木已成舟,那个假托总设计师“指示”却被广泛接受的“和平与发展两大主题”近乎成了公理,“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已经成为定理。问题是,我们刻意回避矛盾,只能是一时,如此国际国内矛盾普遍而显著上升,“公理”和“定理”不仅不能自圆其说,而且正在越来越严重地妨碍我们的政策制定与相关行动,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尤其如此。

 4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的事,也要看清这些外部挑战》,观察者网2018年6月8日。

 5江涌《论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逻辑起点》,《国有资产管理》2017年第3期。

(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9-10-12/5919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0-12 00:27:21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