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司马南:政治见解分歧伤害感情及其它

时间:2019-10-11 00:55:16   来源:语记   作者:司马南    点击:

 政治见解分歧伤害感情及其它

司马南

2.jpg

网传一对父子,因为火箭队的事情发生争执,一方扬言要断绝父子关系……

             (一)

作为南锣鼓巷居民调解委员会的专家委员,我与孩子他大舅、二舅、三舅、二大爷、三大爷喝着小二,吃着卤煮,嚼着炸花生米,专题讨论了这件事情,基本看法如下:

第一,都别废话,冷静一下!冲动时勿做重要决定。没听说过吗,冲动是魔鬼呵。

第二,父子关系是说断就断的吗?考虑过法律问题没有?有点儿法律常识好不好?

第三,一言不和,爹就不要了?这爹不要了,你爱国的感情更高尚更纯粹了,还是不近人情,没有人味了?这个问题,请仔细考虑。

第四,火箭队掌门人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挑衅中国人民的底线,挑衅中国的主权,我们要求他道歉,并郑重告知,如不道歉我们便怎么怎么样……你爹仅仅是说他喜欢火箭队,要继续看火箭队,你就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这对你爹公平吗?

第五,你爹的认识水平不高,还带着情绪呢,说到底也就是个认识问题呗。对于认识问题,最好不要采取武断的方式,要给人家一个觉悟时间,要给人家一个面子,给你爹一个面子,给那个在你看来落后的爹一个面子,你会因此而丢面子吗?面子胜过父子之情是否属于病态自尊?

第六,我们对你爹的了解有限,可不可以断定他不是敌人呢?不是敌人,那就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属于家庭内部矛盾。对于人民内部矛盾问题,对于家庭内部矛盾问题,只能用说理的方式,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式来解决,只能用循循善诱因势利导的方式来解决,不能采取动辄断绝父子关系,这种没人味儿的方式来处理。

第七,你小子是你爹妈亲生的,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亲生父母一方,或子女一方,都不得断绝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你就死了那份心吧,断绝父子关系,没有可能。这是跟律师咨询之后得到的明确答复。

第八,假如你能证明父子并没有血缘联系,怀疑且证明自己不是你爹的种儿,解除父子关系是有可能的,但要依法进行,态度要平和,要感谢养父母之恩,不能一怒之下咬牙切齿,哪怕你怀有高尚爱国主义的感情,也注意不要伤害父母之心。

第九,确实证明了你们父子确没有血缘联系,且因为其他一些原因,你早就想断绝父子关系,只不过借火箭队话题把久经考虑的话说出来,街坊邻居骂你“混蛋”、“鸡贼”、“不局器”,我们不准备替你做辩护,这叫自找的,活该。

第十,如果爹是亲爹,儿子是亲儿子,父与子之间有生物学意义上的遗传关系,当爹的确有过错在先,儿子的正义举动受到邻人支持,儿子对父母应该尽的赡养扶助义务、法律责任亦不可改变。你爹躺到病床上,你得去伺候,你得把老妈安顿好,少扯什么火箭队!  

……

                 二)

跳开这对父子的矛盾,关于亲人之间,包括挚爱亲朋之间,如何处理政治见解分歧伤害感情的问题,一些不成熟的看法,愿写出来求教各位。

因为政治见解分歧问题,或者说因为三观不合导致多年朋友反目,乃至夫妻成仇,乃至父子要断绝父子关系,在当今中国社会已不鲜见,很多人不知道怎么恰当地处理这些问题,导致无谓的纷扰,大大地影响了幸福指数,这是很令人遗憾的。

首先,正视真问题。 

三观问题是大问题,政治观念分歧是个真实的分歧,至爱亲朋发生矛盾乃至酿成冲突,人们不愿意看到,却也无力阻止。有时他就那么发生了,他就那么伤人心,他就那么让你觉得再没有跟他交往下去的必要了。如此说来,人是政治性的动物,这个结论看起来是有一些道理的。

其次,要分析具体的情况。如果不是给你造成心理伤害的人直接危害国家安全,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宜缓不宜急,宜慎不宜绝,哪怕臊着他懒得理他,也比当机立断扫地出门要智慧些。即使是他当了间谍,危害国家安全,也还有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断绝关系恒不是唯一的选项。

第三,即使涉及到敏感的政治,对于当事人而言,绝大多数人也属认识层面的问题、情感层面的问题。扬言要断绝父子关系里边的那个父亲扬言继续看火箭队,就是个情感问题、心理依赖问题。最近有个电视剧叫《特赦1959》,专讲国民党战犯的改造,电视剧拍的很好看,我这个不看电视剧的人也追着看了一阵子。战犯,那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国民党的主要军政人员,过去是我们的敌人,被迫放下屠刀思想仍旧顽固,有人还扬言效忠蒋介石呢。这样铁石心肠的大恶大罪之人都能够被大仁大义观世音菩萨心肠的中国共产党人改造过来,对挚爱亲朋,犯有这样那样的认识上的错误,何妨宽容一些?

第四,对于那些在政治问题上糊涂站队错误,说错了话的人,既要指出他们的错误,又要体谅他们的处境。已知条件不同,结论便不同,如果他接受的信息与你我接收的信息不一样,据此而得出了错误的结论,站错了立场,表错了态度。一味谴责是没有用的,帮助其获知更全面的信息,或有助于其思想的转化。

第五,对那些已经被邪教组织、传销团伙、公知大V洗脑成功的至爱亲朋,想要让他们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思想脱敏,站回到正确的立场上来,基本上没有可能。作为亲人和朋友,我们应该付出更多的耐心,附之以专业性的治疗,在感情上在生活上给他们以更多的关照,不要让他们感觉到被抛弃被孤立,不要把他们最后一线希望绳索割断。

第六,除非有现实性的破坏活动,我们需要大义灭亲之外,凡属于思想政治方面的认识性的错误,有些仅仅属于落后的思想,只能用提高思想觉悟的方式来解决。一时不能解决的,如同一个人生了慢性病,针对性治疗的同时,要做好长时间带病生存的准备。

                  (三)

一个家庭,一个单位,一个朋友圈,一群老同学,一群老战友,一群有过去共同经历的熟人集体,之所以今天大家还有交集,乃是因为我们曾经共同描画过情感的年轮,有过艰难岁月彼此的砥砺,有过激情燃烧时不能忘却的既往,更有那点点滴滴数不尽数忆不尽忆大小故事编织而成的厚厚的历史画册,我们每个人都活动在这本厚厚的历史画册之中,彼此之间即使对眼目前儿的政治话题有不尽相同的认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经历,99%的事情上,大家的感受和体验也都是一致的 。在文化结构上,在审美情趣上,在麻辣烫辣不辣,鸡蛋西红柿好吃不好吃之类的问题上我们大家的认识,能有啥大差别呀?99%的事情上都一致,只有1%的问题上暂时性有分歧,为什么就不能搁置分歧呢?

南海都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莫雷认错道歉,我们都能原谅他,大家照例看球,挚爱亲朋之间,有什么必要为一个具体话题,打得头破血流,争得面红耳赤,以至于心脏难受,血压升高,尿糖甜上加甜,啜饮苦涩之泪呢?

人要宽容些,要厚道些,这话谁都会讲,但是遇到具体问题却针尖对麦芒,一旦情绪上顶了牛,每句话都要作出反驳,每一次对话都要自己胜利……这其实是一种病,往好了说,是强迫症,表现为思想和精神的洁癖。往难听了说,唯我独左,唯我独革,唯我独纯,唯我独红,唯我独觉,唯我独高,唯我独神……神经的神。

宽容,意味着别人没有违反法律,没有侵犯到你利益的时候,你有勇气有胸怀接受别人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包括你的挚爱亲朋与你想象的不一样,你的思想方法,你的逻辑准则,你的判断标准,不是别人的方法,不是别人的逻辑,不是别人的标准。

是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话不投机半句多。惹不起,我躲得起,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矛盾发生于你的挚爱亲朋之间,甚至发生在母女父子之间,怎么办呢?

办法只有一个一一求同存异。

求同存异,很多人只注意到“存异”,事实上求同存异的前提是“求同”。求同不是一次能完成的,是一个长时间的彼此沟通,彼此磨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彼此保留一些不同的认识,与此同时,即使不讲理也要讲礼。大家还要在一个锅里搅勺子,还要正常的生活,还是要保持正常的交往。一言不合,就像点着了雷管一样,空气炸裂,彼此伤害,动辄离婚,动辄断绝父子关系,动辄踹翻了几十年老朋友苦心搭建的情感的积木,这种举动不应该是人格健全的成年人做出来的事情。

                    (四)

以上立意,均建立在我们是正确的,而对方犯有政治错误假设前提基础之上。事实上,我们未必完全拥有真理。真理总是具体的,认识真理的过程是没有完结的,实践检验真理这个过程永远不会完结,对于真理,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认识。想到我们自己并不完美,想到自己也可能会犯错误,想到自己也可能会有片面性,至少态度上策略上有失误,那么,我们批评别人的时候,口气是否可以不那么强硬?结论是否可以不那么武断?是否可以多用探讨的、商榷的语气?宣讲道理是否也应该把理论建立在别人能够理解的基础之上?

说了一大堆,并非我善于处理这种事情,恰恰相反,有很多事我处理得不妥。比如有个老朋友,他受某些人影响,执极端之词,突然在特定领域爱上了谣言与耸人听闻,在根本不懂的技术问题当中大发毒舌议论……我据理力争好言相劝,人没劝回来,反倒结了梁子。如果我能做得更好一些,比如,给他更多的面子,不当众指出他的错误,或指出他错误的时候更加小心翼翼,不伤害他那个敏感脆弱的小心脏,体谅他成为名人之后业已膨胀多年的习性,或不至于让他感受到那么多的仇恨入心

厘清是非,团结同志,是我党的方针。党的历史上有许多犯了错误的同志,后来都改正了错误,并真心实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回到了正确的路线上来。毛主席在总结这种现象的时候曾经说过,不但要团结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而且要善于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还要善于团结那些反对过自己,并且已被实践证明是反对错了的人一道工作。

在党的七大上,毛主席还说过一段非常暖心的话:从党的历史经验来看,对过去犯错误的同志不应一手推开,只要他们承认错误,并决心改正错误就行了。这些人的错误,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犯的,经过整风,已经把问题弄清楚了,就不应太着重个人的责任……这些话对于那些在历史上犯过错误的同志来说,犹似春风化雨,极大地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

毛主席经常谈到“团结一>批评一>团结”的公式,即从团结的愿望出发,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达到新的团结。这些搞好党内团结的万能公式,今天我们讲的已经不多了。好在我们从小受这种文化的熏陶,毛主席的话是印在骨子里的,这辈子不会忘记。

                     (五)

现在,有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过去我们穷,我们弱,我们的游击队跟人家的正规部队不成比例,那个时候离开了老乡,离开了山区,离开了农村,我们没有办法活下来。党内或队伍上,如果起了内讧,闹不团结,等于直接给敌人帮忙,所以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一切积极因素,把统一战线与武装斗争、党的建设并列为党的三大法宝之一,坚定不移贯彻落实。

今天“厉害了我的国”,今天我们的GDP已经是世界第二了,今天已然兵强马壮,这个时候,多一个少一个自己的同志,的确不像当年那么重要了,那还要不要从团结的愿望出发,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团结那些需要团结的同志呢?这个时候财大气粗,自己即使嘴上不说,别人的恭维话也天天在耳边嗡嗡嗡的叫着,在这个时候,还要不要如履深渊,如临薄冰,时刻保持一种谦虚谨慎的态度呢?还要不要谨记前辈的教导,防止四面出击,保持低调务实的作风,认真地向一切比我们有长处的对手学习呢?

小不忍则乱大谋。

大谋者何?民族谋复兴、国家谋发展、人民谋幸福者也。

大谋者,至为重要也。有些小小不然的事情,有些技术性的事件,有些随机性的事件,有些只属于情绪性冲突、非理性冲突的事件,有些控制在技术层面可以解决的事情,就没有必要升级到政治层面,好比两口子吵架,因为刷碗起冲突就解决刷碗问题,因为拖地起冲突就解决拖地的问题,因为两个人之间的协调而生发的矛盾,就控制在两个人之间解决,不要动不动就离婚,不要动不动就从小家吵到大家,再从大家吵到老家。

这不是和事佬吗?这不是没有原则性吗?我且悄悄地说一句:该当和事佬的时候就要当和事佬,该把原则收起来外圆内方的时候就要把原则收起来八面玲珑,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犯四面出击的错误,我们才能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于最最关键的地方,表现出我们的强硬、刚性和不妥协。

                 (六)

一种不好的风气正在蔓延开来,有人拎着一个“金刚圈”,把玩在手上,口中念念急急如律,这个金刚圈不具任何弹性,拿着它东西南北四面八方到处打量,一比划,发现这里不合,那里也不合,于是忍不住发脾气,指责对方冒犯自己。对方哪里会轻易接受你的指责呢?于是脾气自我升级,发起脾气来跳得老高,乃至同仇敌忾,“我与你断绝父子关系”,即是形象化的代表。

年轻人气盛,处事不成熟,批评一下也就过去了,作为孩子他大爷、二大爷、大舅、二舅、三舅,我们会跟进思想工作,不会多计较。我担心的是,这样一股子豪气率性,被扩大用之于其他的方面,把一些中间派弄成了敌人,把一些本来可以团结的对象推到了尴尬没有退路的境地,把一些可以争取过来做朋友的人推到了敌人那里去了。

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2019年10月10日晨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9-10-10/5917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0-11 00:55:16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