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司马南:梁文道的真面目--男版龙应台

时间:2019-09-28 02:11:55   来源:讯飞语记   作者:司马南    点击:

 梁文道的真面目 --男版龙应台

司马南

梁文道先生选择建国70周年大庆这样一个便于记忆的日子,表明了自己在香港动乱问题上的政治立场,这让一些见惯了他在屏上表演读书,奉他为斯文偶像的内地文学女青年大跌眼镜,我却以为这是件大好事。

正如龙应台较早前不再化妆站街吓人素面朝天挑明政治立场,任由大家拍摄特写一样,是件大好事。

丑1.jpg

梁文道先生一如既往地斯文,颠倒黑白地演绎文字直至太虚妙境,把香港那些暴徒打砸抢烧侮辱国旗令人发指的暴恐行为,轻描淡写地解释为香港人只是希望选自己的市长和人大代表……而仇港情绪则源于内地媒体的曲解。

他进一步解释说,因为内地网民把反对引渡条例的示威者全都定性为独派,这才令到中间派年青人转投独派。

那香港暴恐的责任究竟在谁呢?当然在政府。“政府有意无意地把责任推卸给外国势力”。梁先生斩钉截铁地:跟外国势力无关。

梁先生话音未落,美国两院外委会在华盛顿审议通过了所谓关于香港的人权法案该法案,该法案总统签字后即成为正式法律,这一记耳光不可谓不响,国外势力干涉香港,在香港做了密密麻麻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为此潜伏准备了很多年,根本就不是什么今天才爆出来的新闻。

犹嫌不解气,梁文道先生朝着北京的方向挥手刺来一剑一一你“内地政府非法打压言论自由”,反手又捎带上香港的警察“香港有警員在内地开weibo,不利他们在港服务香港市民,“做出了很过分很失控的事”……

梁先生跟我一样,话痨啊,只要摄像机的小红灯不灭,水龙头一样,哗哗哗总能淌出话来,这些说法与龙应台的说法,何其相似乃尔。

梁是媒体人,深谙读者和观众的心理,多年来被包装,自己更是刻意扮演“饱学之士”,在指导思想多元化和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的那些年,他成了资本掌控媒体上的红人,锵锵而来,侃侃而谈,拥有不少粉丝。

这次站出来公开表态,遣词造句必是深思熟虑的,我看不急于反驳他的那些看似周延的说法,更不必给他贴标签,新浪热搜挂在那里,大家盯着他反复端详,自然不难看清其真实面目,就如同《大江大河》莫名倒流,龙应的台子也会坍塌一样,那些要么请喜雪山上师做心理按摩,要么听公知梁文布道,以慰藉浮躁心灵的朝阳区文学女青年,尽管心理脱敏是一个过程,总会慢慢地醒悟过来。

七八年前,轮子造谣司马南全家移民,国内公知大V添油加醋打鸡血一样狂欢,摇头晃脑的光头道长加入闹剧,在他的节目中红口白牙传播谣言,还做“深层文化解读”哩。当时回头撇了他一眼,记住了这一张面孔,算是为今天了解他的真实面目,打了一层底色。认识一个人需要过程,特别是其人有伪装色,有意识地隐藏起真实面目的时候。

诚实,不说谎,是一个人的根本,爱国主义是一个公民的底线,根本颠覆,底线突破,这个人还靠得住吗?人之无信不知其可也。梁屁股坐歪的发声视频被删了,文字版本网上零星还搜得着,这些东西应该让他留着,要相信中国老百姓在涉及到民族尊严国家利益重大问题上分辨是非的能力。

一个月前,梁文道还在网上委屈地说,别人造谣他支持港独,他只是支持****媒体……文字好不弯弯绕啊,现在,终于不再需要委委屈屈地声明云云了。

关于香港动乱,本人与德媒有一段对话,这些话,悉为我要说与梁文道先生的。

姑转于此,供诸位参阅。

(2019年9月27日下午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附文]

关于香港问题司马南与德媒的对话

节选自《上帝Vs太上老君》原文2万字

记者:中国这样一个不民主的国家,你真的认为很好吗?香港民众为了争取民主的权力,他们做有节制的礼貌的抗争,你知道我去过香港,在那儿呆了很多天,嗯,绝大多数的地方他们都是非常有礼貌的,真的是非常好的,极端行为是极少数极少数的,你在媒体上看到的不是事实,香港青年人为了争取民主,他们的献身精神是非常可贵的,你真的认为中国大陆这种不民主的方式是好的吗?你怎么看待香港最近的一些事件?

我:亲历香港采访调查,这种举动,我欣赏。香港占中的时候我也去过香港一段时间,回来还写了一个几万字的报告。我对香港的事情有那么一点了解。香港的事情,你认为我们没有全面了解信息,我能不能说你们片面的了解信息呢?

争取民主,表达诉求,这是香港民众的权利,在香港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很游行示威,这也是民主权利所保障的,但是争取民主可以放火吗?争取民主可以殴打警察吗?争取民主可以对游人,大无论是大陆去的还是美国去的,还是欧洲去的,暴力相加吗?争取民主可以侮辱国旗吗?争取民主可以围攻中央派驻香港的机构吗?如果同样的打砸抢烧的暴行,发生在德国,德国的政府会怎么样处理?你们的邻居法国街头骚乱,法国警察是怎样对待的?您应当有具体的感受吧?

美国骚乱就更多一些,最著名的前几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美国警察是怎样处理的?因为对黑人青年处理不公正,引发了小镇的骚乱,美国不仅出动警察,而且出动武装部队,连坦克车直升机重型装备都上了,最后镇压了小镇上的骚乱。相比之下,香港警察,非常克制,相当克制,克制到了警察委屈得很。这两天,我看有微博说,香港警察在新浪微博,你知道的,对对对,就是新浪微博上边。开了自己的号,见到这么多的大陆的网民慰问他们,他们感动得哭了,人同此心啊,香港的警察也都是一些穿着制服的年轻人,面对那些暴徒的行为,承受社会对他们的误解,家人的行踪被曝光,孩子在学校受到歧视,仍以最克制的态度来对待他们,这份委屈是为香港的利益,为香港社会的秩序和安定所受的,我理解他们的眼泪,听说国庆30周年的时候,香港警队受过伤立了功的队长作为警察的代表也要到北京来参加观礼,我希望这件事情是真的。

新闻要对比着看才有味道,才深解其意。

美国华盛顿特区警察和国会山警察一次逮捕了32名参与气候变化抗议活动的示威人士。这些环保活动人士干什么了?走上华盛顿特区街头,封锁主要路口,威胁要以让城市瘫痪的方式呼吁人们关注气候变化……

香港那些暴徒,那些放火的,那些打警察的,那些骚扰路人袭击路人的,打砸抢烧无恶不作,香港警察依法处置,美国政客便表示关注了,便指控打压人权了,便猫头鹰的眼睛瞪得直直的,叫嚣违反了他们的什么原则了。

若论双重标准,若论不诚实,若论虚伪,美国政客的表演,当然还有英国的德国的,应该得奥斯卡集体表演奖。

但我要说的是,美国警察的某些做法,值得香港警方学习。

如若今在香港街头执法的是美国警察,大家不难想象情形会怎么样。

美国法院处理犯罪嫌疑人的那些刚性原则,也值得今天香港司法制度借鉴。

进一步说,美国今天依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在很多方面,我们应该认认真真地向美国学习,不能因为他有双重标准的虚伪的毛病,你就不学习他,不能因为他对我们实行极限施压,我们便放弃学习他的那些好的东西。

美国街头的那些示威者与香港街头的那些暴力行动者,至少在一点上是不同的,美国极端示威者他们所陈述的理由是一个真实的理由,即美国这个国家在环境保护的问题上倒退,乃至倒行逆施,美国政客甚至根本就不承认地球变暖的事实,他们拒绝出席世界环境保护方面的最重要的会议,退出世界各国经过艰辛努力才面对面建立起来的环境保护主题的朋友圈,对人类赖以生存的唯一的脆弱的蓝色星球的环境日益恶化,采取不负责任的态度。而香港街头的犯罪嫌疑人,他们声称要民主则是一个空洞的借口。港英当局统治的时候,香港人是没有任何民主权利的,所谓民主,在1997年开始,在一国两制的法律框架之下,香港人才有了民主。

民主发展的过程当中,对民主的具体形式具体政策有建议有批评,可以理解为正常。但要求一步到位,要求激进者说了算,要求推翻基本法,要求把国家主权撇在一边,采取极端的方式,实现所谓香港的民主化,还能视为正常吗

我要,我要,我现在就要,不满足一时之欲,我不让你坐地铁,我不让你乘飞机,我不让你坐汽车,我不让你上班,我不让你办公,我放火,我打人,我耍流氓,我把店铺给你砸了,我把你家墙上写满错字连篇的恶毒话……这种所谓争取民主的方式,和流氓地痞恶霸街头烂仔有什么区别呢?对这样极端破坏法治的行为,香港警察竭尽克制文明执法有什么不妥呢?

人老了,说话啰嗦。我的意思很明白。

就是两句话:

第1句话,香港警察要向美国警察学习。

第2句话,香港法官要向美国法官学习。

关于香港的问题,我还想说,香港在1997年之前它是殖民地,是没有什么民主的,没有任何民主可言的,女皇派一个总督来,香港所有的公务员全部都是由总督任命的,老百姓只有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他们是没有任何民主权利的,是1997年英国将香港交还中国之后,香港才开启了一国两制背景之下的民主事业。

自由和权利从都是这连在一起的,民主是需要有边界的,当你行使民主权利的时候,不能够违背法律,也不能够侵犯他人的权利,今天在香港生打着民主旗号制造社会恐怖的一部分人,他们正是在这一点上违背了民主的真意。贵国外长接见香港骚乱动乱犯罪嫌疑人的代表,这是冒犯中国的行为,如果你把我的意思在你们的报纸上刊出的话,不妨使用这样的句子:一个北京退休的老年男子,毫不掩饰他对我国外长虚伪行为的鄙视,也许我们应该正视中国人的这种态度,并检讨自己的行为。

记者:你说的不对,中国政府是有承诺的,中国政府啊,保证50年不变,为什么变了?为什么自己说的话不算数啊?不诚实的行为,难道不是正是中国政府吗?1997年接管香港政权,中国是做出了承诺的,西方社会相信了这种承诺,并且处于观察状态,观察的结果,中国违背了自己的承诺,这可能是香港街头出现游行示威理性抗议的原因,你说!

我:这就是戏说了,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那是一个被殖民时代强行裸去的一个孩子,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请你原谅我说到这个话的时候,有些动感情……英国,扮演了强盗的角色,以鸦片向中国输入,因为遭到抵制,便发动战争,强行割去了香港,这是极其无耻的殖民者的丑恶行径。香港回归祖国,即使按照当时那个与强盗签的条约,时间也到了,当然英国是不愿意香港回归的,但是,英国在今天,已被迫放弃了在世界上占领的绝大多数的殖民地,香港的问题是在世界文明大势的背景下顺理成章解决的。不错,中英是有一个联合声明,那是一个关于香港交接的声明,而非中国向英国的承诺书。中国在香港回归的问题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极大的理性,极大的建设性。英国人把香港回归中英联合声明,理解成中国人要向当年的强盗承诺什么,仿佛强盗站在一个道义的立场上,用胡同话说,这叫不要脸,流氓扮君子还上瘾了。

香港在回归之后,本来是一切正常的,没有什么可以找茬儿生乱的理由,但是香港有那么十几万,或许几十万,仇恨中国根本政治制度的人,他们制造了种种借口,从占中开始,一直闹到今天,所谓反送中,一切都是政治借口。我觉得香港的问题如果拖着不解决,很可能拖的时间,要比中美贸易战的这种事情还要麻烦。香港那十几万人的意识形态倾向,类似于宗教偏执,他们不接受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也不接受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对香港的管理,在大陆实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们也不接受,他们不断制造事端,就是要把香港打造成一个进攻中国大陆的桥头堡,桥头堡的概念,你知道吗?就是一个进攻中国大陆的军事基地,军事阵地,当然,他们首先是要搞乱香港,搞的香港鸡犬不宁,把游客搞没了,把商场搞垮了,把茶餐厅搞得没有游客了,把航班搞得不正常了,甚至坐航班都担心氧气瓶没有氧气,担心航空公司的职员因为政治倾向问题而威胁航空安全……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他们搞乱香港就是为了通过搞乱香港而搞乱大陆,因此,这与什么50年的承诺之类的说法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的这个说法,在中国的老百姓当中是很难找到同情者支持者的。

记者:反正你说过50年不变,对不对?那既然承诺不变,不变不就完了吗?如果你真的没变,香港人不也就没有借口了吗?

我:怎么叫不变?一切如英人统治时期那样,所有的制度不变吗?香港向中央政府纳税,对吗?驻港部队军费要香港人出对吗?中央政府只派过去一个代表或者叫书记,统管所有的一切,香港所有的官员,由这个中共派去的官员任命,根本无需征求香港人的意见,对吗?取消今天所有的民主权利,重要的岗位全部由大陆人担任,对吗?作为港英政府建制里发挥所谓民主功能的机构“行政局”和“立法局”里所提的建议,对港督不构成任何的法律制约,中共也如此照办,对吗?占香港人口98%的华人长期不能享有平等的公民权和参与权,中共今天也照这个办,对吗?今天香港那些街头打砸抢烧的人,真的明白不变意味着什么,真愿意接受这个“一切不变”吗?

回归后,“香港人”天天向共产党要港英统治百年从未给过他们的政治民主,嘴里还要喊着你,承诺50年不变,仔细想想,这是不是有点滑稽呀?

实行“一人一票双普选”,这是美国人也没有实现的民主,全国人大2007年提出,香港2017年可以实行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普选,前提条件是,必须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基本法”,由一个能代表香港各界别利益诉求的14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出候选人,再交由香港选民普选,这是美国模式啊,选举人团制度嘛。参选人必须书面明确立场:“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爱国爱港”。宣誓就职的时候,总统也不例外,都要把手放到胸口信誓旦旦宣誓效忠,这叫什么违反承诺呢?这不是认认真真端端正正,向美国的民主学习,向美国的民主看齐吗?你如果看过基本法,你就会知道,这些在基本法里是写得明明白白的。

记者,好吧,你说的这些都是你的看法,那么民主的价值是应当肯定的吧?在今天这个世界上,香港的那些年轻人争取民主的价值总是应该肯定的吧?不涉及复杂的现象,只说民主的价值,你会同意我的意见吗?

我:你知道,我今年60多岁了,这个年纪的人,对于让朋友当面下不来台,让来到自己家里的外国朋友不高兴,是不那么愿意的,既然反复强调民主的价值,并且要我来回答,且举两个例子请你及你的读者思考:

第1个例子,希特勒先生,在德国是以民主的方式,数人头数票,票决的方式选出来的,对不对?怎么看待希特勒人气最高得票最多?又怎么看待他后来一系列举动给德国带来的灾难呢?

第2个例子,俾斯麦铁血宰相,俾斯麦宰相不是以民主的方式,并非一票一票数上去的,但是这个铁血宰相对于德意志民族历史来说,那是一座历史丰碑,你同意我的看法吗?一般的德国民众会同意我的这个看法吗?

对不起,不是要与你展开辩论,只是顺便举了两个例子,试图说明一下,民主的价值就抽象意义而言,是应当肯定的,但作为一种政治制度,任何民主均必须落实到现实的土地上来。离开现实政治,离开具体国情,离开社会发展阶段,黑衣蒙面,打砸抢烧,一味以破坏社会秩序为前提宣言所谓民主的价值,与民主的本意完全背道而驰,又与反民主反社会有什么区别?民主的本意是共同善,即让所有的社会成员得益,让最绝大多数老百姓受益,破坏社会秩序为前提的民主,跟民主有什么关系啊?

英国某些政客喜欢做香港民主的教师爷,他们没有这个资格,英人统治香港的时候,没有给香港民众以任何民主的权利,今天他们来做好人,专门挑拨离间,他们没有香港言说民主的资格,操着伦敦腔儿强调香港民主的时候,暴露的是英国绅士的伪善与无耻。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9-09-27/5892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09-28 02:11:55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