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改革不能将共产党阶级基础改掉

时间:2018-12-03 00:02:41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张文木    点击:

改革不能将共产党阶级基础改掉

张文木

 

  【原编者按】张文木教授的新著《战略学札记》由海洋出版社出版后,受到学界和社会广泛关注。该书从1996年始记录至今,汇集了作者在战略研究领域的认识成果和学习体会,包括心得、史鉴、治学、笔记、人物、人生、文艺、字词等诸多方面。现经作者授权,分篇选发有关内容,以飨广大读者。  

  张文木著:《战略学札记》,北京 :海洋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

  战略学札记·史鉴之二

  目前国际资本的重心正由美国向以英国为中心的欧洲体系转移

  1、中国文化中对“天”的敬畏就是对“自然法”的敬畏。中国洋派文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只敬“成文法”,结果必然要受到“自然法”——比如人民大小革命和运动——的一次次惩罚。

  2、安身靠本分,立命靠聪明。有失本分的监狱刑犯,拉出来多是“高智商”。

  3、人多不失于愚笨,而是失于本分。

  4、“东天不亮西天亮”,在许多时候,心理空间需要物理空间来换取。

  5、风暴中,最安全的地带是风暴中心。

  6、如果说,消费与生产的分离是价值产生的前提,那么,需求与消费的分离则是价格产生的前提。

  7、如果汉武帝在《史记》中挂了个“主编”或“顾问”,或司马迁成了课题的“负责人”,那他们和《史记》的历史地位就会同归于尽。

  8、有些谈大国崛起的电视政论片给人的感觉是已崛起的西方国家只长好看的脸蛋,不长难以启齿的臭脚丫子。

  改用一些人对其辩解的话说就是:脚丫子不代表西方崛起的本质;改用鲁迅对其讽刺的话说就是:西方人流的汗都是香的,或西方人从不流臭汗。

  片子看后给人暗示出结论只能是:中国要崛起,就得学西方人流香汗,不流臭汗;流香汗,就得像陈独秀那样穿上洋服,放下武器。

  9、黑格尔说:“虽然在衰落之中,雅典的‘精神’仍然显得伟大,因为它表现自己为解放、自由的精神——在纯粹特性里,在形态里,显示它的因素来,虽然在悲剧之中仍旧不改变它的温和与愉快。

  这正是雅典人把他们的民族道德葬送到坟墓里去时的轻松的心地和不在乎的神情。这种新文化的更高等兴趣就是一般人民拿他们自己的傻事恣为笑乐,并且在亚理斯多芬的喜剧里大开其心,这些喜剧虽然富有使人发笑的成分,同时内容却也含着最尖利的讽刺。”读这句话时,笔者想到赵本山主演的《卖拐》三部曲。

  10、史诗,是无文字时代先民们通过记忆对民族历史的最初的记载,而诗韵则是帮助先民们完成庞杂事件记忆的最古老的工具。因此,诵诗造就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与体力劳动分离的知识分子。

  11、远战当速,近战可久。

  12、在中国国家统一问题上,美国是作恶的一方,中国是受害的一方;美国是非正义的一方,中国是正义的一方。美国在指责中国军备增长“过快”时,为什么自己不先终止对台“售武”的恶习!

  13、黑格尔说:“在希腊,个人自由是有了,但是它没有进展到抽象的程度,个人还没有意识到直接依赖实体,依赖国家。”这句话让人想起北宋,北宋的个人也是自由的,但这种自由却使北宋人与国家越来越远。

  14、听农村来的人说,现在安葬方式又回土葬,因为油价上涨使农民支付不起火葬的费用,这让人担忧大批因拆迁进入楼房、烧上煤气、开始进入市民生活的农民。

  15、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写则殆。

  16、逃避出来的命运,就是犹太人的命运:犹太人自从罗马人屠城后,就满世界乱跑,当跑到无路可跑时,就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去了。

  17、地众分说明国家分裂,神众分说明民众分裂。

  18、人体胰岛功能的破坏犹如大气臭氧层的破损,修复胰岛的前提是改善诸项血液指标,这与修复臭氧层的前提是降低地球污染的道理一样。在后者没有改善的情况下对前者的人为修复,不管对地球还是对人体,都会引起并发灾难。

  19、印度身残志坚,日本脑残志偏。

  20、秘书,其要义在“秘”。好秘书是外无形,里如风;台前不张扬,台后都把事情都办好了。

  21、明朝崇祯时期的“反贪”政策是很严厉的,但它导致政治力量失衡,结果自不必多言。

  22、改革的主体是人民,中国社会主义改革不能将主体改为客体。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我们所说的社会主义,不是其他的什么主义,而是科学社会主义。

  共产党领导的国企改革不能改出“二七大罢工”,农业改革不能改出“李自成”。也就是说,不能将共产党的阶级基础改掉,甚至将党的阶级基础改到党的对立面。

  23、如今好人抗议声如怨妇,喋喋不休;恶人欺霸声如泼妇,东狮气吼,骂中国的进步“阻挡历史”,是“a fool's errand”;诅咒他国家领导人“时日不多”。前者给人的印象是悲愤交加,后者给人的印象是迫不及待。

  24、电视中我们有些人在群众面前像个慈天悯人的救世主,可在西方人面前却情不自禁地——感情这东西是装不出来的——像找到了救世主。

  世界毕竟是劳动者创造的,尊重,而不仅仅是居高临下式的“同情”劳动者,这样的人的血管里流淌着的才是“道德的血液”。

  25、“城乡一体化”的关键是与城市企业国有制相联系的乡村生产资料集体化;其要义不仅在于产品的分享,而在于生产资料所有权的共享。

  26、阿里地区地处我国西南边疆,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毛泽东,1969年)

  27、习惯即法权。

  28、法权更多地表现为法律条文之外的俗约。

  29、“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和“好马不吃回头草”的说法是形而上学的。人在具体道路选择上,不必强求一隅,也不必强求一事,更不必强求一途,因为成败随时随地都是可以转化的。

  30、如果说十月革命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那么正是红军长征给中国共产党送来了毛泽东思想。

  31、1863年4月9日,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说:“只有那些用尺子和每次‘报纸趣闻’来衡量世界历史的德国小市民才能想象:在这种伟大的发展中,20年比1天长,虽然以后可能又会有1天等于20年的时期。”

  32.金本一钱不值,只因为成了铸币材料,它才在人们眼中价值连城。马克思说:“按照事物的本性来说,它们成为金铸币的象征,不是因为它们是银制的或铜制的象征,不是因为它们有价值,而是因为它们没有价值。”

  33、鹰有时比鸡还飞得低,但鸡永远不能飞得象鹰那样高。

  34、黑格尔说:当苏格拉底要想把他的朋友们引上反省的道路时,那种谈话总是带一种否定的语气;那就是说,使他们自觉不到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是”。但是当苏格拉底那个原则正逐渐得到承认的时候,他便因为发明了那个原则而被处死刑,这个判决一方面显示出了十分的公正——就是说,雅典人民处死了他们绝对的敌人——但是在别一方面又显示出了高度的悲剧性——就是说,雅典人将无可奈何地发现这个事实:就是他们所深恶痛绝于苏格拉底方面的东西,早已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他们自身之内,结果他们必须和苏格拉底一同被宣判为有罪或无罪。

  35、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初的历史经过20世纪90年代的否定,又在21世纪初进入新的肯定。与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不同的是,那时的南北矛盾不仅没有消除,现在又出现了新的“东西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矛盾表现与20世纪50年代不同但相似:不同的是它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之间的矛盾扩大并深化为以俄国和中国为中心的欧亚大陆国家阵营与以美国和英国为中心的海洋国家之间阵营的矛盾。

  21世纪始,美国的全球扩张造成大陆板块力量整体性地向中心地带即俄罗斯和中国汇聚,其欧亚大陆的合力持续抬升,与此同时,以美国为中心的海洋边缘地带的战略力量却在整体地持续衰落。

  36、与欧洲相反,中国在亚洲所具有的相对主体的地理位势,使中国国内政治变化一般不易受到外力的作用和影响,它更多的是中国内部规律作用的结果。

  37、贫富极端分化从南方国家向北方国家,特别是向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内部倒逼,是21世纪初的帝国主义腐朽性的最突出的特点。

  1942年1月22日,毛泽东在审改关于太平洋战争后沦陷区情况的通报材料时,加写这样一段话:“总之,极端狠毒的殖民地政策,现已推行于租界,不分阶级,有财即掠,表示了日本法西斯最后挣扎时期的紧张性。”如果将这段话中的“日本”换作今日美国华尔街垄断资本集团,让人也会觉得很贴切。

  38、1972年中美握手并不是两国发展道路的合并,更不是两国立国原则的融合。对中国而言,它只不过是一次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作的另一次“布列斯特”式的策略性妥协,在苏联转向社会帝国主义并向中国施压时,作出这种暂时妥协是列宁主义允许的。

  要知道,1973年和1974年,苏联甚至曾两次向尼克松建议“美国和苏联成立对付中共的准结盟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用列宁的话说就是:“为了自救,我们必须坚持这样的策略。”

  39、2016年9月29日,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发表讲话,称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已进入了第三阶段,将继续提升和稳固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军力优势。“再平衡”?那要看在哪平衡。

  实施战略平衡政策要有欧洲那样的有对等实力平行存在的地缘政治环境。亚太地区与欧洲不同,在俄罗斯没有来到远东之前,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不对称存在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如果没有俄罗斯参与,千里迢迢来到远东声称要搞“再平衡”,这无异于吉诃德先生挑战大风车,若不是痴人说梦,那也是天方夜谭。况且,在俄国旧恨未消的情况下,美国又与中国产生新怨,1-2=-1,这样的结果,妇孺皆知。

  40、美国和俄罗斯作为民族国家,因其拥有巨大的战略回旋空间而具备超强的生存能力和超强的反侵略能力,他们是保证世界战略平衡的主角,是“真老虎”;但作为帝国,它们也为其巨大的版图所拖累,因此又是“纸老虎”,其扩张和帝国控制能力是脆弱和不堪一击的。

  与俄罗斯和美国不同,中国不是保证世界战略平衡的主角,却是决定主角间输赢的关键角色。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国战败和苏俄十月革命胜利,决定了世界格局,而中国在太平洋战争中的胜利和新中国的建立只是加强了雅尔塔格局和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

  41、目前国际资本的重心正由美国向以英国为中心的欧洲体系转移,与此相应,如果白宫不能——不管用什么方法——阻止美国的持续衰落,那美元体系从大西洋西岸向东岸的英镑体系转移,就是华尔街最有可能的选择;而人民币可能是它完成这种转移的过渡币种。

  英国政府以前所未有的决绝态度坚持脱欧,要与欧洲“离婚”,就是准备迎请华尔街“新人”而采取的最具法律意义的步骤。

  42、中国东部沿海的天津与南京是中国东部安全的最敏感的地带。由渤海进天津可直逼京畿重地,由东海进入南京,就可溯江直入“九省通衢”武汉,这里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

  如果从天津、南京同时插入,则从海上包抄中原之势成矣,如东三省再失,海上切入中原势力便有了资源支持,由此中华民族便到了如国歌歌词所说的“最危险的时候”。

  当年日本人就是这么侵略中国并由此引起了中国的八年抗战,而要避免未来中国再次出现这样的地缘政治危机,就必须打破美国用于封锁中国的海上“第一链条”。

  43、关于抗日战争,今天对中国人而言,需要总结的是,为什么19世纪四五十年代,来到东海和渤海的英国人没有造成长期抗战,而同样控制中国东部沿海的日本人就可以祸害中国十四年。其原因就是日本先入侵并控制了东北。

  有了东北大平原的物资支持,海上入侵势力才可能在中原立足。如果真的到了这个时候,中国的大西南便成了中华民族二次反击的地方,有人将重庆东端的宜昌称为是中国绝地反击的“最后的国门”,此言不虚。

  44、“第一链条”是对美国国务卿艾奇逊1950年提出的“从琉球群岛延伸至菲律宾的防御线”政策的形象描述。

  1950年1月12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发表《亚洲的危机——对美国政策的检讨》的讲话,针对太平洋地区军事安全形势,提出美国的亚洲政策。艾奇逊提出一条将朝鲜半岛排除在外的“从琉球群岛延伸至菲律宾”的防御线。他说:

  日本的防务必须得到维持,而且能够得到维持。这条防线从阿留申群岛经日本到琉球群岛。

  我们在琉球群岛拥有重要的防御地位,我们将继续保持下去。为了琉球群岛上的居民的利益,我们将在适当的时机,要求在联合国的授权下托管这些岛屿。

  但是,它们是太平洋防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必须守住,而且能够守住。防线从琉球延伸至菲律宾群岛。

  1954年10月27日,杜勒斯对台湾“外长”叶公超再次强调这一观点,他说:

  美国政府不想在防御安排上出现任何空隙。沿海岛屿一线从阿留申经过日本、琉球群岛、福摩萨(殖民主义对台湾称呼)和菲律宾一直延伸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福摩萨是这条线上惟一一个没有得到毫无争议的保护的地方。美国比中国政府还不想在这条线出现任何空隙。美国正通过签订条约努力找到答案。

  45、在新疆地区稳定上,南疆与北疆齿唇相依。南疆的发展将以北疆为依托,失去北疆,除喀什附近的几个狭窄通道外,几乎就断绝了大规模物资补给交换的地理条件;而控制北疆,若再卡住河西走廊继而哈密,基本就对南疆事态形成合围之势。

  19世纪70年代阿古柏叛乱并形成为祸十年的地方割据。为了平息叛乱,1873年,陕甘总督左宗棠在兰州设制造局,为平叛提供装备,卡死河西走廊继而哈密,而后出兵北疆,1876年先攻下乌鲁木齐,荡平北路,对南疆阿古柏形成瓮中捉鳖之势,接着集结兵力转攻南疆。

  次年春,左宗棠军收复吐鲁番,通往南疆的门户至此完全控制,随后便全线进逼南疆,当年便消灭了阿古柏反叛势力。

  46、从1985年开始,苏联开始表现出与西方国家合作反恐的意愿。但是西方并不相信苏联。中情局和其他政府机构对苏联的主动示好冷面相待,继续把苏联与国际恐怖活动挂钩。然而,1989年6月底,美苏第一次把国际反恐的合作提上了议程。

  只有在1990~1991年期间,也就是苏联崩溃的前一年,苏联才被视作反恐战争的搭档。在苏联共产主义政府存在的最后几个月里,它终于通过了“入学考试”。也只有在苏联灭亡的迹象愈加清晰时,美国才准备接受苏联为反恐伙伴。

  47、研究近代英国就不能不研究中古意大利,研究现代印度就不能不研究近代英国。

  48、许多国家设立的天主教组织,特别是在新教国家设立的天主教组织,数百年来都在为情报网络服务。宗教间谍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梵蒂冈在冷战期间与中情局合作实现自己的目标,俄东正教教会则出于同样的原因服务于共产主义。教皇如同国家领导人一般,拥有情报搜集和评估体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苏联事务上煞费苦心。

  49、正确的思想是从土地里长出来的,而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即使是天上掉下正确的思想,如不落在特定的地里生根,那它只是一些原则而不是思想。

  50、司马迁说:“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中国人民“站起来”的路径是如此,中国人民”富起来”的路径是如此,可以肯定,今后中国“强起来”的路径还必将如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8-12-02/5381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12-03 00:02:41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