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把孟子曲解成“带路党”先师,贺卫方的“理性爱国”为哪般?

时间:2018-10-11 00:01:25   来源:察网   作者:长河红阳    点击:

把孟子曲解成“带路党”先师,贺卫方的“理性爱国”为哪般?

长河红阳

这个文章是读了潘维先生的《潘维驳贺卫方“国庆”谬论》后的读后感,算是个跟风作——贺卫方爱不爱国?

这几天我自己在他发表在网络上的言论中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找来找去,着实的答案居然是没有的。只能找到一个有些关联度的文章——《国家和我——一篇没有发表的答某报记者问》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2v7zc.html。在这文章里贺卫方说到了爱国,但是依然不坚决明确地表态说他爱不爱国。但是,相对于答案本身,贺教授的论证方式、所引用的思想资源更令人瞠目结舌:

一、并非无意遗漏:撇开《楚辞》谈传统文化中的爱国精神?

贺教授这样谈“爱国”:

【现在想来,一国的成立与荣耀离不开她的历史与文化;我们的爱国离不开《诗经》、《孟子》,离不开唐诗宋词,离不开《石门颂》、《兰亭阁序》。孟子对齐宣王说:“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其实,比世臣更重要的是“世文”,也就是我们的文脉不能被斩断。】

让人生疑的是,尽管贺卫方标榜从古典文化中能培养爱国主义,但是,他点名的古典文化典籍里却没有屈原的《楚辞》!把这个伟大的国主义诗人和他的《楚辞》排除在外,不知是何居心?

二、把孟子塑造成“带路党”先师:看贺卫方如何歪曲《孟子》

相对于有意无意的撇开《楚辞》谈古典文学中的爱国精神,贺卫方的另一篇文章更大有深意——《孟子的国际法准则》。也表明,贺教授并不是无意间遗忘了《楚辞》,而是刻意为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ckv3.html,且看贺卫方的这个话是怎么说的:

【孟子照例绕着弯子,引用历史上的例子讲他的道理:“臣听说七十里方圆的国家就能统一天下,从来没有听说纵横一千里的国家害怕别的国家的。《尚书》上说:‘汤一征,自葛始’(汤征服天下从葛那个国家开始)。天下的人都很信服他,以至于他向东边打,西边国家里的老百姓都抱怨;往南边进军,北边的人们发牢骚,纷纷议论说:‘为什么把我们放在征服日程的后面?’其他国家的老百姓盼望汤的军队就像大旱之年盼望雨水。特别值得一说的是,征服过程好像一点也没有影响当地的生活秩序,做生意的照常来往,农民照样下田。征服者诛杀了暴君以抚慰百姓,民众欢欣鼓舞,真是久旱禾苗逢甘霖呢。这就应了《尚书》里的话:‘徯我后,后来其苏’(盼王如救星,王来我新生)。”】

这段话的原文在《孟子·梁惠王下》里。贺卫方专卖门挑出这样一段话是要强调:商汤这个圣王征讨天下时,别国的百姓都抱怨:为啥不先拾掇我们国家呢?你来拾掇我们国家,我们可就得救了!

怎么样,这个嘴脸有没有一点“带路党”的意思?有没有一点“美军来了我带路的”欣欣然?贺卫方要的就是用这句话引出这么一个结论:“仁义”的A国打“无道”的B国,B国的百姓要为这场侵略战争叫好,迎接“王师”,坐看,甚至于帮着“王师”灭了本国政权!

这层意思从字面上——用“以今释古”的歪曲手法在字面上曲解孟子的原意是能“说得下”的,而且还能结合现在的世界“潮流”做更进一步的杜撰曲解,“解读”出很现代的一些观念。你看他说:

【孟子在与齐宣王的对话中所提出的一些国际法主张还是有现实意义的。如果总结一下,孟子的主张包括下列几点:

其一,人权高于“主权”,不承认现在流行的“不干涉内政”的原则。那些实施暴政、残害百姓的君主,本身就没有合法性。本国百姓呼号无助的时候,外国的征服就是一种可行的选择。】

看,贺卫方从两千多年前的《孟子》中看到了“国际法”,而且还是有“现实意义”的“国际法”,居然还是美国啊、北约们欺凌弱小国家常用的借口——“人权高于主权”!厉害了,孟子的思想居然有辣么超前?能超前到可以完美解释现在美国、北约发动侵掠战争的可耻借口?我不否认现今这个世界还在运用孟老夫子生活的那个“轴心时代”的智慧结晶,但是,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孟老夫子的“仁政”思想居然还能和现在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权高于主权”有“戚戚焉”的默契和相通处!

贺卫方的这一手不难明白,很容易知晓:诡辩!是种“以今释古”的“解读”!

须知孟子口中的那段历史中,圣王商汤和他所征讨的那些国家绝不等同于现在我们所指的国家!这些“国家”都是当时夏王朝属下的“万邦”,乃是夏王朝管辖的地方政权!而圣王商汤和他攻打的那些国王不过是当时夏王朝领袖夏桀的臣子!说来说去,商汤征讨它国不过是地方政权之间的火拼,一家人内部的打打杀杀,是内战!和当今美国、北约欺凌弱小的侵略战争不是一回事!商汤在中国地盘里打击那些不和他钻一条战壕——造反打夏桀的异己势力。商汤也好,那些异己势力也罢,都是同一文明体系中的成员,都服从统一道德规范,都认同相同的价值观念,都有一样的对错观、善恶观。谁对谁错很好判断,该不该被人修理自有公道在人心可判断。那么这个情况下,孟子说到的“仁政”是可以高于这些地方政权的“层级”的。是可以打着“仁”字大旗修理这个修理那个的!而且进一步的看史书还能知道,慢不说孟子时代的战国各国,就是后来的“五胡乱华”中,无论是哪一个“胡”建立的什么国家,都有主动的、自发的,而非外力强迫的融合于中华文明体系的欲望与作为,堪为典型的就是北魏孝文帝。融入了中华文明体系,也就承认了这个文明体系里的价值观、是非观、善恶观,就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如上这些观念就可以凌驾于这些政权之上,成为中国统一的思想原动力与正义性的源头。可是,贺卫方们趸回来的“普世价值”在中国有几个人承认?!

当今世界的国与国,根本不是孟子时代的“国与国”!贺卫方在混淆孟子口中的“国”与现在的主权国家的区别!这样的混淆,说一个词“驴唇不对马嘴”算是轻的!现在之主权国家,就大部分来讲,意识形态不同,文明体系不同,族裔不同,人种不同,宗教习惯不同……判断是非的标准也不同!

比如我中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美国:己所不欲要施于人!

两国的价值观、行事风格根本不同,凭什么美国人就觉得自己正确、就要管中国的事?!凭什么你这个贺卫方就要拿什么“人权高于主权”大放厥词?!深追一步,灯塔国有“人权”么?对有色人种讲“人权”么?!黑老鸹站在猪身上,光看见别人不干净了,怎么不拿镜子照照自己?!贺卫方怎么不拿人权镜子照照美国?你怎么不拿“普世价值”量一量美国的尺寸?趸来洋垃圾祸乱中国就是你的“爱国行为”?你歪曲《孟子》能“读”出什么样的爱国???

除了以消灭阶级为终极目的的共产主义外,再没有什么可以统摄所有国家的普世价值!更没有帝国主义国家杜撰的凌驾于国家主权之上的所谓“人权”!凭什么举这杆破旗打这个打那个?你贺卫方肆意曲解中国传统文化典籍又是什么居心?!你这个居心,能从中国传统文化典籍中解读出“爱国”吗???按着你贺卫方的这般“解读”,弄不出带路党、秦桧帮万幸了!

对于带路党们,贺卫方这样讲:

【百姓欢迎与否是决定一个国家是否应该被征服的决定性因素。(当然,这个因素如何判断却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这句话里的杀气很重:只要某国“百姓”欢迎了,就该攻打某国。可是谁来确定是不是真正的百姓在发声“欢迎”?倘若发声的是一小撮秦桧们,这个“欢迎”还算真民意么?

三、为现实中的带路党、内奸辩护:贺卫方歪曲《孟子》的用意

贺卫方紧接着继续歪曲《孟子》:

【其三,对于被征服国家的暴君应该加以严厉的惩罚,甚至可以诛杀,这也是为了抚慰受到残害的百姓的心灵。但是,依照怎样的程序作出惩罚,是否要设置一个特别的法庭,孟子没有言及。不过,过去孟子曾在跟齐宣王对话时讲过杀人的道理:“左右皆曰可杀,勿听;诸大夫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故曰,国人杀之也。如此,然后可以为民父母。”这样的说法曾在近代被沈家本比附做陪审团审判。这样的程序要求是否也适用于对待一个涉嫌暴政罪的异国君主呢?】

这段话里的这些语句:“左右皆曰可杀,勿听;诸大夫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故曰,国人杀之也。如此,然后可以为民父母。”同样出自《孟子·梁惠王下》,这是孟子对齐宣王说的话,这里根本没有要诛杀某位君主的意思,而是对齐宣王论说可杀不可杀的判定标准的。杀与不杀还在与齐宣王这样的君主!可是贺卫方却要加了这样一句话:

“对于被征服国家的暴君应该加以严厉的惩罚,甚至可以诛杀,这也是为了抚慰受到残害的百姓的心灵。但是,依照怎样的程序作出惩罚,是否要设置一个特别的法庭,孟子没有言及”,】

既然孟子没有说,你为什么要提?你这是在译解古文呢,还是夹带私货狗尾续貂?

孟子说过什么就要照实了说,没说过的,就不要添枝加叶胡说八道!当然,贺卫方这样的狗尾续貂做法是有“现实意义”的!他是为那些配合美国颠覆自己祖国、残杀萨达姆的伊拉克带路党政府做辩护呢!也是为那些做内奸颠覆自己祖国虐杀卡扎菲的利比亚叛徒们擦屁股呢!你尽可以大大方方的站出来以自己的最说出来,为什么要把孟子扯进来?

贺卫方在《国家和我——一篇没有发表的答某报记者问》中说,从传统文化里能读出爱国主义,可是在他的译解中却为叛国者和内奸吹喇叭,为叛国者们涂脂抹粉!

当然《孟子》里诛杀暴君的话也有:

【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纣王这个天下共主被灭了,孟子说,那是诛杀了独夫,不算弑君。贺卫方为什么不说这句话呢?这是因为现在想做天下共主的是美国,他讲说这句话岂不是提醒对美国不满意的国家一起通谋攻打美国么?这个话不能说的!

四、贺卫方想要表达的结论:霸权国家破坏无罪、侵略有理!

异邦军队打将过来,无论宣传的目的如何地纯良总要杀我人民,毁我田园,掠夺我资财,这也是孟子谴责的齐国军队攻进燕国之后的暴行。对此贺卫方这样“解读”孟子的话:

【其四,征服他国的过程应最大限度地减少伤害和对别国生活秩序的破坏。杀人父兄、掠人俘虏、毁人宗庙、迁人重器都是不允许的。】

义正词严么,很应该么。这也正是仁义的孟子一贯的口气。问题是贺卫方讲说《孟子》是要掏挖“现实意义”的,所以,对这句话我们就不能只在古语的译解中打转转,要联系实际:对于打着“人权”大旗欺凌弱小的美国、北约军队,我们该用什么样的国际法对之绳捆索绑呢?该用什么样的道义大口袋把它们装进去,用“人权”大棍将之“棒杀”呢?!起码应该这样!这应该难不住这个“吃法律饭”的贺卫方的。而且贺卫方也在上一条对《孟子》的解读中推演出孟子不曾说的——该不该对“暴君”们“加以严厉的惩罚,甚至可以诛杀”的“现实意义”。那么在这一条就很有必要讨论如何对到处欺凌弱小的美军、北约军队,甚至于对美国政府提起国际法诉讼的必要!以“反人类罪”对之起诉!

可是呢,贺卫方可没照上一条的路数推演这个该有的“现实意义”,只是说了一个“不允许”,看人下菜碟?

贺卫方接着说:

【其五,一旦征服结束,暴君废黜,就应当与被征服国的人士协商,推举该国的新君主。一个不甚清楚的问题是,一个仁德之君,征服他国进而统一天下,在更广阔的地域上推行王道,不正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么?】

贺卫方推演出一个“不甚清楚的问题”:“仁德之君”消灭了他国政权,诛杀了他国元首之后,是否该占领他国土地,统治该国的人民,并且将他国财富据为己有?

既然贺卫方对自己推演出的这个问题做了定性:“不甚清楚”,那就是说,这是可以讨论的!贺卫方的答案:“不正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么?”

别以为他是从《孟子》里读出这个东西的,因为孟子所讲的“国”与现在的主权国家绝对不同!而他用偷梁换柱的手法把现代的主权国家的定义等同于孟子时代的“国”了!孟子的本意绝不是贺卫方嘴里的曲解!

所以,从本质上讲:贺卫方的推演只和七、八十年前的日寇要办的事情是一样的;而与孟子倡导的“仁政”之下的内战判然有别!在贺卫方的诡辩语境里,日寇的“大东亚共荣”不如现在美国的“人权高于主权”堂皇。而这个堂皇与否的标准不过是:法西斯独裁的军国主义的美国撂倒了同样是法西斯独裁的军国主义的日本!然而,也仅仅是因为是美国,贺卫方就认为,这样的侵略居然是个是个“不甚清楚的”可以讨论的问题!看来他的潜台词里,美国是可以重复日寇的侵略行径的!

贺卫方在文章开头就说,“孟子”的“国际法准则”是有“现实意义的”,那么,把他解读的这一句话“现实”一下可以推出这样的结论:美国攻打伊拉克获胜,那么,伊拉克是可以作为美国的又一个新州的!那里的石油就是美国的石油;美国拿下利比亚,利比亚也应该是美国的另一个新州,那里的石油也是美国的!推而广之,阿富汗也应该这样办理;巴拿马,美国没有把它并入美国,那可是美国做错了事情!美国没那么做,是否贺卫方要为这个为美国抱憾终身?贺卫方这样的胡言乱语是否一边向美国提建议,一边在开导我“种花家”的愚顽们——倘若美国打将过来,我们要看清形势欢迎“仁德”的美国兵进来???且不可全民抗战???

其心可诛!

贺卫方接着又说:

【撤回军队,立本地人为王,似乎有些尊重领土完整的意思。这种建议是否因为在孟子的心目中,齐宣王还远远达不到周王那样的境界呢?】

这个话的潜台词可以反过来表明:倘若齐宣王的军队不在燕国胡作非为,那么也没必要立燕国人做国君,干脆齐、燕并为一国算了。我们切记:贺卫方说《孟子》是要“揭示”一些“现实意义”的,换言之,要用历史故事为现时中的某些强者出谋划策的——倘若美国兵不在伊拉克胡作非为,人家美国很应该把伊拉克并为美国的一部分嘛!而且以他对红色中国的仇视与敌视,倘若中美之间爆发战争,他是会打着白旗开门揖盗,如汪精卫们一样!

如上种种,就是贺卫方对《孟子》进行思考后的解读,对“爱国(?)”的看法,这里头有没有爱国的成分呢?

五、贺卫方所谓的“理性爱国”到底是什么

看此人这般做学问的路数,难怪要有先生怒斥他对国庆的荒谬言论了。不过他居然还要教育别人如何的爱国,在他的这个文章《国家和我——一篇没有发表的答某报记者问》里竟有这样的说辞:

【问:在网络等舆论空间,一旦涉及制度建设等公共性话题,常常有攻击性的语言出没。比如,一看到批判中国现状的言论,就给人扣上“崇洋”或“卖国”的帽子。这里面恐怕隐藏着一种“不自信”的心态。难道批判就意味着不爱国吗?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不是比谩骂更有意义吗?您怎么看一些非理性的言论?怎样理性地去爱国?

爱国是一种美好的情感,但是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就变成反面的东西了,因为它走向了非理性,排外仇外。我读近代史,最大的感叹就是那些最终给国家带来极大损害的行为,往往就是极端民族主义所导致的结果。在我从事的法律领域,近代以来的基本趋势就是借鉴西方的制度与观念,铸造一种新的法治文明。毛泽东不也称颂那些睁开眼睛学习西方的近代仁人志士么?马克思主义不也是西方思潮的一种么?】

究竟是什么样的报纸记者居然有那样的提问?怎么和贺卫方的调门一样一样的?

细看了贺卫方对《孟子》的歪曲“解读”,也就能明白,贺卫方要申明的“理性爱国”是种什么玩意儿了:如残杀萨达姆配合美军占领自己祖国的伊拉克内奸们的勾当;如虐杀卡扎菲颠覆自己祖国的利比亚叛徒们;甚至于发“艳”电的汪精卫也是理性的爱国者。不过如此,仅仅如此。那么,贺卫方在文章开头讲说通过古典文化可以明白爱国的时候,却独独把屈原和屈原的《楚辞》无视在外,这个用心不是很昭然么?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8-10-10/5291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10-11 00:01:25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