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公知们大放厥词的积极性从何而来?——兼谈谈所谓的“五毛”、“美分”和“自干五”

时间:2018-08-04 00:06:01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点击:

公知们大放厥词的积极性从何而来?

——兼谈谈所谓的“五毛”、“美分”和“自干五”

千钧棒

公知们大放厥词的积极性从何而来?——兼谈谈所谓的“五毛”、“美分”和“自干五”

关于五毛,若干年前,在网络上出现一个称呼“五毛”,网络上对此的解释是这样的:

【五毛亦称五毛党,即网络评论员。是一种特定的称呼,基本上是自由派特指发表有利于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的评论的人员。他们通常以普通网民身份,发表拥护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的内容,反对对政府批评声音的网络者,或采取其他网络传播策略,来试图达到影响、引导和制造网络舆论的目的。发帖者除底薪外,每帖按五毛钱来加薪。也就是说发一贴能挣五毛钱,“五毛党”因此得名。这种称呼基本上是自由派人士对不同观点的人的蔑称。】

关于美分,随着网络上对境外势力在经济上支持公知“推墙”的真相的不断被曝光,自由派的对立面进行了反击,他们根据相对于人民币的“元”与“角”的关系,对“五毛”的说法针锋相对,把对方称为“美分”,意思是他们发一个帖子得若干美分。

比如,在2016年6月,一张2016年5月的《舆情员津贴奖金发放表》被曝光,其中显示“舆情员”所领津贴奖金数目惊人,这个33人的团队,仅2016年5月份的舆情员津贴奖金就高达近27万元,其平均每人每月高达8000多元。成员所发信息多为反共反华内容。(详情参见共青团中央:网曝“美分”队伍《舆情员津贴奖金发放表》,是真是假?http://www.cwzg.cn/politics/201606/29125.html

关于“自干五”,随着网络上意识形态的攻防战的深入发展,网络上出现了第三种力量,他们对政府的工作,做得好的赞扬,做得不好的同样批评,但是与自由派以改旗易帜为目的的“批评”完全不一样。而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作为自由派公知的克星,自发地专门在网络上摆事实讲道理,引经据典还原历史真相,揭穿公知散布的谣言,反驳公知发表的谬论,他们自称为“自带干粮的五毛”,简称“自干五”。

“自干五”队伍的崛起和不断壮大,改变了网络上曾经是自由派的一统天下,公知可以随意指鹿为马的局面。

“自干五”的积极作用得到了主流媒体的肯定。

公知们大放厥词的积极性从何而来?——兼谈谈所谓的“五毛”、“美分”和“自干五”

曾经不可一世的自由派在所谓的“五毛”,尤其是“自干五”几股力量的联合反击下,开始由攻势转为守势,随后,简直是节节败退,尤其是有关部门和主流媒体不断透露一些境外敌对势力重金收买我们国内的某些人为他们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摇旗呐喊大造舆论的真相以后,国内一小撮人的文化汉奸的真实面目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从此基本上是溃不成军,被动挨打。这些人转变策略,隐藏起来,有的改头换面转为五毛,甚至成为体制内两面人的帮手,平时表现的爱国忧民,实际上在关键时刻玩高端黑,乱带节奏。

最早披露国内一小撮人受到日本右翼势力雇佣发帖子领取津贴的是美国的媒体。

美国《华盛顿自由报》援引日本外务省情报披露:日本政府1996-2003年以来的7年里已经陆续秘密的拨付了11.37亿日圆(约合1330万美圆)用以支付一个名为“C国网客觉醒联盟”的报酬以及活动经费。分析人士认为C国是中国,C是China的第一个字母。

该情报披露:该组织主要由C国人士组成,日方人员不多,负责人是具有外务省中国通之称的前日本驻华参赞小林多吉。该组织隶属于日本外务省特情科,主要的工作是在C国的网络论坛上发表甚至编造一些极具煽动性的文章和新闻,从而达到打击C国国民自信心、离间国民和政府的关系积极制造混乱,而让日本从中找到获得目的的机会。

该组织的具体运作方式目前并不清楚,但是有两点可以肯定:一,该组织成员所使用的网络名称均遵循特定的命名规则,在文中可能也留有该组织的某种暗中标记,以便于该组织人员相互识别.二是该组织成员的报酬则是根据所能成功发表出来的文章或者帖子的数量和质量来综合确定.一般一篇篇幅在1000字左右并且质量较好的文章大约在50-300美圆不等,一个C国的普通写手的收入在150-1000美圆不等。

2016年1月,一名瑞典籍人士在中国内地受到控制。西方媒体报道说,他叫彼得·达林,35岁左右,为“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工作。报道还说,该机构总部设在美国。据维基网站介绍,该协会自称“由中国大陆学者、律师和政治专家组成”,出于安全原因协会的所有人员信息“保密”。该协会致力于“直接为受迫害的人权卫士提供重要的救援和资助”,以及提供相关的培训和支持。

据《环球时报》向多方了解,“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没有在中国内地注册,一直在中国法律监管之外开展活动。熟悉相关法律的学者说,这样做虽然非法,但有的境外组织视其为“灰色地带”。少数政治激进分子会通过这样的管道从境外获得资助,并按照资助者的要求在中国内地做事。

从西方媒体报道的一个细节看,彼得与多名律师和助理被拘捕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有联系。

最搞笑的是这位彼得先生居然敢贪污、克扣这些费用和下面的“工资”。

有资料表明,美国情报部门早就制定针对中国的实施代号为“沸”的行动。

1980年代中国社会逐渐开放,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美方情报部门对中国实施代号为“沸”的行动。即在中国各行各业渗透美国间谍,在关键时刻让政局“沸腾”。

该行动的其中目标之一是在中国知识分子中物色人选。

据参与此行动的美方人士称,从1979年到1988年,至少有120名当时十分著名的中国国籍的“文人”,被美情报部门以各种手段收买。美方要求这些人“针对中国的弱点,重点揭露中国以及中共的一些重要错误”,美方认为:这些人“对打击中国人神化领袖的理念”,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美方收买中国知识分子精英的手段包括帮助这些人在海外知名刊物上发表文章,美情报部门付给他们的“稿酬”十分可观,开始是每千字2000美金,后来上涨到每千字3500美金,汇入这些精英指定的帐户。

据参与此行动的美方人士称,这些被收买的中国知识分子成为后来助长中国政治风波的基础。

其实收买所谓的知识分子精英的这点钱对美国情报部门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据路透社报道,2010年,美国的情报支出高达750亿美元,占全球情报总支出(1060亿美元)的7成。

对于国内的公知接受境外势力的资金资助这一点,国内的著名公知也毫不掩饰地承认。

茅于轼在2009年5月接受《南都周刊》专访时就曾自曝拿了外国人、资本家的钱,他说:

【我根本不在乎拿外国人的钱,我也不在乎拿资本家的钱。我不拿他的钱,我拿谁的钱?谁给我钱?政府的钱,我们很难拿到。有没有老百姓拿钱给我们?有,那是少数,给个两万三万的,靠这个根本活不了。】

同时,他也不忘多次给那些赞助者赞美之词:“资本家不见得都坏,外国人也不见得都坏啊。”

2013年,茅于轼撰文纪念天则经济研究所成立20周年。他写道:“天则所的存在对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功是有贡献的。”而20年前“天则所经费的来源只能靠募捐。那时候有能力出钱做政策研究的只有国外的基金会和像亚洲开发银行那样的机构。这些外国机构是真心诚意地帮助中国改革,走上富强之路。事实上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离不开西方国家的帮助和影响。近百多年来我们所取得的进步直接间接都和西方有关。”(详细内容>>>茅于轼:捐助天则所的外国机构是真心诚意地帮助中国改革的)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网民就非常明白为什么这些年来,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一小撮人不但肆无忌惮地泼污开国领袖和几乎所有的英雄模范人物,甚至连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件都敢于造谣和歪曲,一次次被辟谣以后又一次次造谣,原来他们不仅仅出于顽固地要配合境外敌对势力在中国推动改旗易帜的政治目的,而且这样做美金大大的有,并且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往往风险不大(通常只是被行政拘留),这恐怕是公知不遗余力地大放厥词的根本原因。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8-08-03/5175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8-08-04 00:06:01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