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黎阳:羊毛出在狗身上,借此要求驴买单

时间:2017-12-01 00:06:14   来源:察网   作者:黎阳    点击:

羊毛出在狗身上,借此要求驴买单

  

羊毛出在狗身上,借此要求驴买单

  看了上百“公知”联名问罪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公开信和一系列大喊大叫,感觉:“羊毛出在狗身上,借此要求驴买单”的狗血闹剧。

  1.“公知”们指责说,北京大兴1118大火的罪魁祸首是中国政府,因为没有“加大在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投入”,并且要求“北京的定位、北京的发展战略必须为外地人口留出空间”——怎么个“加大在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投入”?怎么“为外地人口留出空间”?由政府出钱修建合乎安全标准的廉租房供穷人居住?哎呀呀,这不是“社会主义”吗?这不是“国家调控”吗?这不是“政府干预房地产市场”吗?“公知”们不是对此恨之入骨、破口大骂了几十年吗?怎么如今一反常态大骂中国政府社会主义搞得不够、计划经济计划得不够了?怎么现在突然不在乎“社会主义”、“政府干预市场”之类大逆不道了?

  2.“低端人口”是谁的发明?“公知”——自命“精英”本身就已经把别人统统列入了“低端”。大闹“精英治国”、“社会必须由精英治理”本身就已经意味着“驱逐低端人口”。骂老百姓“脑残”、“智障”、“素质低劣”、“民粹”、“优胜劣汰”等等骂了几十年,现在突然装模作样拼命指责“排斥低端人口”,令人作呕不令人作呕?

  3.简单梳理一下问题的大脉络:

  ——北京大兴1118火灾之类惨剧为什么一再发生?住房质量低劣,不符合安全标准。

  ——既然不安全,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租住?第一,外来人口毫无计划源源不断涌入北京。第二,北京房价火箭般上窜,越来越多的工薪阶层既买不起房也租不起符合安全标准的住房,只能要么离开北京,要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住房不安全也要拿命赌一把,希望自己是能侥幸不出事的那些例外。

  ——为什么北京外来人口源源不绝?第一,“拉开距离”、“重点倾斜”等“顶层设计”使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居民不但在现实中享有超常特权、超常福利、超常机遇,而且享有超常优越感——能否在“超级大城”中定居并占一席之地成了炫耀成功和特权身份的一种标志,让其他地区尤其是偏远地区的人不知不觉见面矮三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此客观存在和大舆论,加上“普世价值”的自由化、迁徙自由,结果就是人口源源不断涌入北京。

  ——为什么北京房价火箭般上窜?第一,人口无计划无限制源源不断涌入北京的“顶层设计”的必然结果——北京空间资源有限,外来人口数量无穷,住房供求关系不可能不失衡。第二,“住房商品化”的“顶层设计”的必然结果——“住房是用来炒的而不是用来住的”、“住房是商品,是投资发财的工具”、“房地产是支柱经济”、“高房价、高租金和高生活成本,是控制北京等特大城市人口无序膨胀的唯一生态门槛”、“北京想成为国际化水平的都市,必须要有生态门槛。马路上的车子档次不能太差,人的素质整体水平不能太低,生活起来不能太容易。北京人口激增必须得到有效控制,还要遵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所以,像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的房价不能再降了,10万以下的车不能在北京上牌照了,外地低收入、低素质和低学历等群体数量不能再增加了。加大一切在京成本是唯一的生态门槛”、“自然生态系统延续的唯一法则就是物种间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看起来残酷,但是公平”、“房价涨得快是正常现象,说明居民的收入多了。以前投资的房产升值了,是好事”、“我把堵车看成是一个城市繁荣的标志,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如果一个城市没有堵车,那它的经济也可能凋零衰败”、“说房地产炒过头,那是胡话”、“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

  4.复习几条最基本的常识:

  ——有限的空间如果涌入无限的人口,天堂也会变成炼狱——想象一下长城、故宫、十三陵、颐和园等变成人肉堆、春运火车变成沙丁鱼罐头、地铁车厢里人挤成照片、高速公路堵成超级停车场的情形。

  ——要避免天堂变炼狱,就必须避免“有限的空间、无限的人口”。地球没法拉大。地球空间资源有限,因此唯一的可行之道是“有限的空间,有限的人口”。

  ——“避免无限的人口涌入”某地的途径无非两条:自愿,非自愿。

  ——想让人们自愿地不盲目涌入某地,就得让人们觉得在哪儿都差不多,没必要不顾一切往一个地方挤。“存在决定意识”,要让人们有这样的意识,就得制造出“差距不是太悬殊”的客观存在,至少“发展趋势不是越来越悬殊”的客观存在,同时制造出“你那儿有你那儿的好,我这儿也不错,各有各的好处,各有各的自豪”的社会大舆论。

  ——在没制造出这样的客观存在之前,实现“避免无限的人口涌入”享有特殊待遇的地区只能靠非自愿的强制性手段。

  ——“避免无限的人口涌入”某地的非自愿的强制性手段无非是行政手段和经济手段。

  ——行政手段:户口,准住证之类。(只要没实现“世界大同”,对流动人口的行政控制就不可避免。想想西域的伊斯兰化、广州的巧克力化。)

  ——经济手段:房价,房租,物价之类。

  5.问题的核心来自“公知”的“顶层设计”

  ——“公知”一笔勾销了新中国减少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大城市和中小城市的差别的一切努力,肆无忌惮“拉开距离”、“重点倾斜”,无限制扩大城际差别;冷嘲热讽“全国一盘棋”、“身在边疆,心怀祖国、放眼世界”、“谁不说咱家乡好”、“祖国处处是家乡”等舆论,大肆宣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全国一盘棋”变成了“举国一窝蜂”,……这就在理论上杜绝了靠自愿手段“避免无限的人口涌入”大城市的可能。

  ——“公知“一笔勾销了计划经济、公有制、户口制,大喊大叫“普世价值”、“自由化”、“保障全体公民具有真正的迁徙自由”、“要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这就在理论上摧毁了用行政手段“避免无限的人口涌入”大城市的可能。

  ——如此一来,实现“避免无限的人口涌入”大城市在理论上就只剩下了经济手段——更确切地说,是私有制市场经济手段。

  ——私有制市场经济的核心是利润,私有制下市场不相信眼泪,利润不讲道德,决定房价房租等等的只能是利润而不是人命——“我是一个商人,我不应该考虑穷人。如果考虑穷人,我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就是错误的。因为投资者是让我拿这个钱去赚钱,而不是去救济穷人”、“没有巨大的利润支持,无法建设品牌,因此房产品牌就应该具有暴利”、“我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房地产开发商只替富人建房”、“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中国贫富差距大吗?中国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有希望。中国穷人为什么穷,因为他们都有仇富心理”、“中国能否可以通过大规模消灭无用的平民来解决人口危机和贫富分化”、“下岗工人根本不值得同情”、“以民为本,不是以刁民为本”、“需要立法让警察敢于向刁民开枪”……

  6.在这种形势下,中国政府无论做什么、怎么做都必错无疑

  ——你能阻止被“公知”用贪欲驱动来的源源不断无穷无尽的人流吗?

  ——如果置之不理,那就得任凭市场经济规律导致低收入人群只能住进贫民窟,最终导致一次又一次的大兴1118火灾事件。那时“公知”就要指责你“草菅人命”、“罔顾生命”、没有“加大在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投入”、没有“为包括底层民众在内的外地人口留出空间”。

  ——如果要避免“公知”的“加大在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投入”、“必须为包括底层民众在内的外地人口留出空间”之类指责,那就得修廉价公寓。但哪个商人肯违背市场利润规律干这种不赚钱的蠢事?结果只能是政府出钱修。但第一,马上就犯了“公知”的天条:“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公有制”、“政府干预市场”、“破坏市场经济”、“小政府、大社会”、“政府不干什么比干什么更重要”……第二,面对无穷无尽源源而来的人流,你一个政府能有多少公共资源?全赔光了都不够。那就又要被“公知”指责为“浪费公款”、“颟頇无能”。

  ——对大兴火灾那样的违章建筑以前不知“清理”过多少回。但有啥用?第一,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枪口抬高三寸”,肯定只要能拖,就能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依然故我。第二,管得了现在,管得了将来吗?——改了一个,冒出来一堆:大形势大需求放在哪里,市场利润规律放在那里,只要有利可图,这类的违章建筑就一定源源不绝。

  ——如果容不得大兴1118火灾这类事件再发生,动真格的断然取缔一切不安全的住宅,那马上就被“公知”指责为“对公民生存权、居住权、经营权、就业权、财产权和人格尊严等基本人权的极度蔑视与肆意侵犯,是公然的无法无天”、“极为粗暴和低端,任何文明社会、法治社会都不可能容忍”、“违法违宪”、“驱逐低端人口”……

  ——这令人想起了印度火车——外面永远挂满了人。如果置之不理,那就是“草菅人命”、“无视安全”;如果说这不安全、禁止外挂,那就是“侵犯公民自由迁移”、“无视低端人口人权”……总之怎么都有罪。

  ——中国的火车再挤也不准外面挂人。可见“火车外挂人”这种反科学的做法是必须取缔的。不管眼前造成多么大的不便,根本的发展趋势是必须取缔不安全的承载方式。火车如此,住房何尝不如此?

  ——注意这次联名问罪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上百“公知”:”自由派”的“公知”“经济学家”一个也没有,可见彼此分工明确得很——你“顶层设计”了这一切,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我出面把一切屎盆子都往共产党头上扣。可见这是预设的存心刁难的陷阱——不管中国政府采取不采取措施,也不管各具体地点的具体做法是否有问题,反正都要被“公知“安上“非法”、“违宪”、“破坏公民自由”等罪名。

  ——别以为如今就万事大吉了。人家三言两语就把清理违章建筑描述成了“驱逐低端人口”,成了“法西斯暴行”,然后矛头一转直指xxx——反攻倒算来得快得很,组织严密得很,里应外合配合协调得很。

  ——导致人口无计划无限制源源不断涌入北京的是“公知”的“顶层设计”,导致北上广房价去穷窜升、逼老百姓蜗居贫民窟的是“公知”的“顶层设计”,造成大兴1118火灾那样惨剧不断的是“公知”的“顶层设计”……“公知”制造了这一切,却把一切罪责都扣在中国政府头上,自己反而成了好人,不折不扣挂羊头卖狗肉,不,是羊毛出在狗身上,借此要求驴买单——谁买谁蠢驴,谁蠢驴谁买。

  2017.11.27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11-30/4749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12-01 00:06:14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