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兰斌强:袁腾飞课堂讲“反右”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时间:2017-09-14 00:03:40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兰斌强    点击:

袁腾飞课堂讲“反右”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兰斌强

  15日深夜,看到一位网友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公众号的视频,题目是“袁腾飞讲反右”,便打开浏览。看完这段十五分钟的视频后,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因为,按照这位全国著名的历史老师袁腾飞在视频中的讲解,不仅我们中国使用的教科书中真实内容只有不到5%是真实的,在使用上比日本篡改南京大屠杀更恶劣,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主席也成了千古罪人。

 

  我不打算上传该视频,因为实在是不想为其做宣传。有兴趣者可以到下面视频地址查看:https://v.qq.com/x/page/r0126p5sq8q.html

  这位老师是北京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历史高级教师,目前网络上的绝对大V,他讲课的煽动力也是绝对的一流。

  这段视频是他给学生上历史课讲述的中国“反右运动”内容的视频。看了这段视频,或许会引来一些在“反右运动”中受到冲击者的共鸣,因为他有一部分讲述的是“反右运动”中受到迫害者的悲惨遭遇。因此,哪怕自己并未真的经历他说的这样极端的事情,也会勾起一些当初受到打击的不堪回忆。而对于完全没有经历这场运动的年青人(包括讲述者自己),通过他绘声绘色、激情昂扬的评述,则一定会产生对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的刻骨仇恨。

  我们先来看看这位历史老师在这段视频中讲述的主要内容和评述关键点:

  首先,他讲述了在反右运动中发生的事例,其中三件事能使人产生强烈的印象:

  一个是在当时“选”右派的情景:“什么样的人高票当选?没人缘的,大家都选他。于是实验室的那位哥们就被选上了。因为他性格比较孤僻,没朋友,跟任何人都不说话。问题是右派要有反党言论呀,他没有反党言论,怎么办呢?没关系,人民群众有着崇明的智慧,他没有反党言论,但没有听说他赞扬共产党吧,也没听说他骂共产党吧,说明他把对党的刻骨仇恨埋藏在心里,最后这哥们高票当选。是‘无言型右派’。你以为这是笑话?当年的真事。”

  另一个是一位教师被打成“极右”:一个在古印度研究方面很有造诣的学者,在反右运动中受尽摧残,在平反后仍得不到公正对待的事例。

  第三个是关于教科书的事情:日本篡改教科书的内容不到0.1%,而中国的历史教科书真实内容不到5%,属于“秽史”

  在讲述这三段事例时,袁腾飞夹杂着许多自己的评论。归纳起来有这么几点:

  一是直言不讳称自己反党反社会主义体制。他讲述选右派事例时说:“像我这样的第一个就被选出来了,一贯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猖狂地进攻,不骂党就不会说话,一贯向党进攻。”

  二是极度诋毁毛泽东。他在讲述被打成“极右”教师受迫害时说:“毛泽东说,我们不学斯大林不杀人。但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样干更缺德,伤心病狂!因为他当年在北大一个月挣八块,而一个教授好几百,他可气呀,他对知识分子刻苦仇恨。所以,知识分子也应该刻苦仇恨他。哪个读过书的人认为他伟大的话,那你的书就读到到狗肚子里面去了”

  三是为日本篡改教科书涂脂抹粉。他在讲述中国教科书真实性时说:“日本的教科书上不写南京大屠杀,我们的书上不写的东西多了,而日本篡改了教科书在日本的采用率不到0.1%,我们的教科书人人都要采用。所以,我一再强调,我们的教科书,按照中国古代史书的体例,属于秽史。你要问我这个教科书上多少东西是真的?低于5%。你考完之后,赶紧把它烧了。搁家里一天都脏你屋子,我从来不往家里带,这书,能不看劲量不看,纯粹都是胡说八道。”

  最后,他更是直接恶毒攻击毛泽东,他说:“我到处揭露毛泽东罪行的时候,很多人站起来跟我说,你不能这样说,毕竟毛主席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他自己讲他干了两件事,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两件事,一个对一个错。正负以除,零!对吧,抵消啦。我亲手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亲手把这个国家毁掉了。这是中华民族的一大劫数啊!一大劫数!千古罪人!一大劫数!”

  不知道看(听)了上面这位著名历史老师在这段视频中的言论,大家是一种什么感觉?对此,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一、借批“反右”罔顾历史事实

  有人说过这样一段话:造谣者往往说的话有20%是真的,但80%是假的,人们正是看到了20%真的,所以认为全部的谣言就都是真的。这位老师的讲述“反右”也是运用了这种手段。

  对于“反右运动”,中共中央1981年6月在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已有明确的正式结论:

  “在全党开展整风运动,发动群众向党提出批评建议,是发扬社会民主的正常步骤。在整风过程中,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放大鸣’,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地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种进攻进行坚决地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但是反右派斗争被严重地扩大化了,把一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

  中共中央的这一结论绝不是简单做出来的。如果年长一点的人应该知道,1981年的社会政治氛围已脱离了文革的影响,特别是经过1978年发起的“实线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人们对建国之后的一些政治运动有了客观的认识。因此,中共中央对于“反右运动”的结论,是依据历史事实,以实事求是的精神作出的客观定论。

  今天真正经历这场运动的人有许多已不在人世,但依然还有人在,如果真能让他们来讲这场运动肯定不会得出袁老师这样的结论。

  谈历史不能避开当时的社会形势。关于“反右运动”的这段历史,实际上版本并不多,只是近年来,在“批判历史”、“虚无历史”、“还原历史”思潮的带动下才出现了一些所谓“反右你不知道的真相”等版本。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笔者不是研究历史的,所以不想成为“造史者”。也许我们可以通过分析当时的中国社会形势看出一些端倪。

  “反右运动”发生在1957年,新中国建立刚8年。“反右”之前本来只是一场中共党内的“整风运动”,是中共根据当时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社会主义建设即将全面展开的历史转折关头,对党内新滋长的脱离群众和脱离实际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进行一次普遍的深入的整风运动,以提高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水平,改进作风,适应社会主义改造与建设的需要,(俗称:整顿党内的三风”)开始时并未提反右倾问题。

  随着运动的展开,中共向党外人士提出给党提意见后,形势逐渐发展到事先没有预料的演变:当时报纸上的一些发言和报道、评论,给人强烈的印象:似乎中共党的各级领导发生了严重问题,而且是全局性的,根源就在于党委负责制。于是,社会上若有人公开谈到在共产党领导下取得的成绩,就会被社会嘲笑为“歌德派”。

  有的人提出,“消除党天下”;有的人提出,要共产党退出机关学校,公方代表退出合营企业;有的人提出,建立“政治设计院”取代中共;有的人提出,由“人大”和“政协”成立一个由民主党派及各方人士组成的委员会,地方上也同样成立,成为一个系统;有的人直接提出,“根本的办法是改变社会制度”,等等。同时,各地高等院校出现跨地区串连,有人公开在大学里演讲,攻击中国共产党,攻击党的领导,煽动学生上街、工人罢工。更有甚者,一些为中共说话的民主人士和中共的官员受到了恐吓威胁,如民革成员卢郁文在会上发言,批评一些人的意见片面性,会下就受到匿名信的恐吓,骂他“为虎作伥”,恫吓他“及早回头”,否则“不会饶恕你的”;国务院参事李仲先生,也收到类似威胁的匿名信;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收到匿名信是要他“随时随地留意,全家留意”。

  运动完全脱离了中共初衷的轨道,演变成一场政权争夺战,而且斗争形势已趋于白热化。而在这之前,国际上刚发生了“波匈事件”。

  正是在当时这种形势下,从一场本来是中共党内的“整风运动”变成了最后全社会的“反右运动”。也正如此,中共中央的结论中才会有“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结论。

  至于后来的扩大化,当然是严重错误的,但为什么造成当初全国划定右派五十五万二千九百七十三人,1978年以后改正五十五万二千八百七十七人,不予改正的九十六人,仅占万分之一点七三六,扩大化为5759倍强的问题,对此有各种观点,其中有一种认为在“改正”中也同样存在“扩大化”的问题。笔者非历史学研究者,不参与争论。

  作为历史教师,给学生教授历史应该全面、客观、实事求是,而不应该用现在的观点讲述过去的历史,更不应该用自己主观的臆断对历史肆意评论,这样做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而借批“反右”将中国历史教科书称为“秽史”,说客气点是信口开河,说不客气点是胡说八道,不知天高地厚!中国历史教科书的编辑及制定须经过编辑委员会,须层层鉴定才能使用,这里面不乏资深学者和专家。难道就你袁老师比他们个个都专业?比他们个个都高出一大截?你能告诉我们你说的中国教科书中哪95%是假的的吗?而你教学生的教科书是哪国的吗?如果使用的是中国的,以你的观点这不是有意在误人子弟吗?

  你又凭什么就得出日本篡改南京大屠杀的教科书在日本使用率不到0.1%?2017年3月24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对外宣布,明年全日本将使用的没有南京大屠杀的新教科书。袁老师的0.1%的使用率的数据来自何处?你究竟想向人们传递什么信息?!

  为否定自己的国家,而替日本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教科书涂脂抹粉让人不可容忍!

  二、借批“反右”煽动对建国缔造者的仇恨

  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他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不仅献出了自己的一生,也献出了几乎所有的亲人。他将一个四分五裂、内乱不已、匪患不绝、民不聊生的旧中国,变成一个强大统一(除台湾)和人民安居乐业、各民族平等和睦相处的新中国;他将一个饱受列强欺凌和宰割、被人称为“东亚病夫”的旧中国,变成一个独立自主、屹立在世界东方的新中国;他将一个由地主、官僚、买办乃至洋人主宰的旧中国,变成一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

  建国后的30年,毛泽东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文明、民主、富强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使中国走在世界前列,作为自己一生不懈奋斗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从思想上、理论上和实践上进行了艰辛探索。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在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起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国家经济的发展速度稳步提升。在他的战略思想指导下,诞生了两弹一星。他敢于顶住来自任何一个霸权主义国家的压力,不管它是多么的气势汹汹,彰显了中华民族刚强不屈的骨气。正是如此,在毛泽东时代,与中国建交的有111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了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

  今天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上说话有分量,正是因为有毛泽东前30年打下的基础。

  毛泽东当然也犯过错,但他的雄伟大略和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贡献充分证明了,他是值得中国人民尊敬的一个伟大的人物,没有毛泽东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是客观事实。

  如果将“反右”扩大化的错误都算在毛泽东一个人身上,甚至就此污称为“千古罪人”不仅是胡说八道,更是穷凶极恶的表现。如果把建国后的30年说成是毛泽东“亲手把这个国家毁掉了”是十足的恶毒攻击。

  有在前30年里工业总产值增加增加了22倍多、农业粮食产量从不到一亿吨增长到3亿多吨(现在中国的农业粮食产量是5亿吨),人均寿命从35岁增加到65岁这样的“毁掉”吗?有原子弹、氢弹成功、卫星上天这样的“毁掉”吗?有111个国家与一个“毁掉”的国家建交吗?联合国会让一个“毁掉”的国家成为常任理事国吗?

  借批“反右”对毛泽东的恶毒攻击,肆意诋毁,无非是居心叵测想煽动仇恨的情绪,其目的究竟是什么?

  三、不可小觑当前“诋毁、反史”之现象

  当前,恶意诋毁、抹黑、丑化毛泽东的现象已不是个别现象,而且许多人将此看作是一种思想进步的表现。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正是因为有一些所谓的学者专家利用各种场合,不断向人们,特别是年青人灌输一些似是而非、臆断、扭曲的观念,竭力将中共历史上的所有事件都抹黑,用尽各种方式方法妖魔化中共党的领导人,使一些人,其中大部分是从未经历过这些历史事件的年轻人在思想意识上逐渐产生认识观的变化,最后形成扭曲、倒错的价值观。

  于是,现在社会上就会出现只要是说中共党好的、称毛泽东为毛主席的、赞扬一下国家的,甚至对称“祖国”的、表示爱国的一概被批为“五毛”,遭到围攻。而只要是骂党和国家、骂党的领导人,骂现体制的,无论再恶毒的语言也会有市场,甚至不少媒体还对这样的言论十分感兴趣,可以堂而皇之的公开发表。

  在每个人的微信中,几乎都会有来自朋友圈、群、公众号发来的各种所谓的“揭露真相”、“惊悚历史”、“某某某的真面目”等等诋毁、抹黑的信息。现在类似“毕福剑事件”在网络上已不再是“惊人事件”了。

  对待这些现象,如果国家任其发展、泛滥下去,后患无穷。因为引发这些现象者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推翻现体制,就是要在中国实现西方的“普世价值”。

  记得年青时遇到危险或紧迫的情况时,习惯上说“要唱《国歌》了”,因为《国歌》中有这样一句话“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现在这句话似乎一直在中国上空飘荡!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编发)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09-13/4618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9-14 00:03:40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