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公知的黄昏(一):序言

时间:2017-09-14 00:04:03   来源:“林爱玥”微信公众号   作者:林爱玥    点击:

公知的黄昏(一):序言

林爱玥

2013年,差不多是网络最乌烟瘴气的时候,我在冲动之下写了《中国公知十日谈》,文中从网络上公知的定义、分类出发,全面阐述了公知的逻辑、危害和命运,并在2014年春夏之交的时候,续写了《公知的黄昏》,回过头看,无论是《中国公知十日谈》还是《公知的黄昏》中的预言都在一一变成现实。

这三四年来,一些公知被销号,一些公知甚至因为触犯刑法身陷囹圄,这些结果对于我这样的普通爱国网民来说无疑是值得欣喜的,随着越来越多的网民认清了公知的嘴脸、熟悉了公知的套路,在网络意识形态的斗争中慢慢成长为坚定而且优秀的正能量网民,我心情是快活的,内心是宽慰的。

老人家曾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老人家的话总是对的,在新的形势下,我觉得有必要重温《公知的黄昏》,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低估公知的能量,特别是在公知越来越学会伪装和隐藏的时候,更不能疏忽大意,不然的话,我们就要犯错误,就要栽跟头,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今天,某些公知不仅在网络上长期抹黑、诋毁、攻击毛泽东和共产党,甚至还与分裂势力和恐怖组织暗通款曲、沆瀣一气,对于这样的公知,我们依然要保持十二分的警惕,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卯足十二分的劲头,否则,我们只能自毁长城自食其果。

公知之所以有极大的破坏力,其自身的能量是一方面,同时也在于他们迷惑了相当数量的信徒。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公知可恨,确实,公知污染网络环境、解构社会共识,除了好事,什么事都干,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公知确实可恨,但说起来,虽然我也经常被公知气得牙痒痒,但我对公知却始终“恨”不起来。因为出于各种原因,要让公知不推墙是不可能的,在公知看来,推墙是历史赋予他们的“使命”,所以,比起公知,更可恨的是那些公知的信徒,为何他们的双眼会被公知蒙蔽尤其是在公知的谎言在一次又一次的被揭穿之后,为何依然对公知深信不疑这就好比,狼是注定要吃羊的,羊再恨狼,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所以,羊更应该恨的是为何有些羊要和狼联合起来,让狼吃羊(包括它们自己),是狼可恨还是那些心甘情愿为狼摇旗呐喊的羊可恨

这让我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苏联,当时的苏联山雨欲来,每天都爆发无数的游行,而在游行队伍里闹的最欢腾的虽然有当时苏联的公知,但同样少不了有那些狂热的公知信徒,他们对公知许诺给他们的苏联“政改”后的美好前景深信不疑,结果呢相信大家都看到了,苏联解体后,前苏联人的悲惨历史,一个伟大的帝国轰然倒下,曾经苏联大家庭里的各加盟国兄弟阋墙、手足相残,整个帝国陷入了可怕的动荡直至被西方国家分而治之。那些当初跟着公知欢呼的公知信徒们有预料到过这个结局吗预料到依然煽风点火的,是为无耻,没预料到依然摇旗呐喊的,是为无知。然而无知并不能成为他们原谅自己的借口,但就算再怎么抡起巴掌扇自己的嘴巴,能让那个曾经伟大的苏联回来吗

导致苏联悲剧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当时苏联的公知肯定也“功不可没”,他们欺骗了无数的前苏联人民跟这他们一起追逐“民主”的步伐。并不是前苏联人民太过愚蠢,而是公知许诺给他们的未来的“民主”的生活实在太过美好,如同Lost Canvas一样,美丽而炫目,然而,隐藏在画布背后的则是绝对的死亡气息。

那么为何公知对他们的信徒有如此大的魔力会让他们的信徒死心塌地的追随呢

首先,我不信更不愿意相信公知的信徒都是“脑残”,相反,我觉得他们中的很多都很善良,然而正是他们的善良使得他们成为了公知眼中可以利用的对象。谁也无法否认的是,当前中国就像曾经的苏联一样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而现实里难以避免的丑陋在被公知放大之后,使得一些人理想中的精神王国坍塌,这些人情绪需要得到发泄、精神需要得到慰藉,而此时,公知恰到好处的谎言轻易的掳获了他们的心。

其次,公知的面具确实太美。公知就像岳不群一样,虽然满腹男盗女娼,却满嘴仁义道德,就和当下的一些贪官差不多,都是明里一套,背里一套的伪君子。对于岳不群来说,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将天底下最无耻的事,用最动听的话说出来,而在泰山封禅台上关于五派是否应该合一的一席话,无疑是他的“巅峰之作”。“五派合一”这样的一场阴谋,竟然被他给说的“感天动地”,连方证这样的佛门高僧,都被他的谎言所感动,更何况其他人岳不群的这种举动就和公知“放下身段”,装出一副“为民请愿”的模样一样,并且公知没事的时候还热衷于熬点心灵鸡汤,麻痹他们信徒的精神和心灵,这样的鸡汤显而易见是有毒的,谁喝谁上当。为何

墨子曾说“钓者之恭非为鱼赐也”,这句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钓鱼的人那样谦恭地弯着腰,只是在没有钓到鱼儿之前,而那种把鱼钓上来后的那种仰视而笑的神态才是钓鱼者的本意”。公知所表现出的“为民请愿”的姿态的背后,是他们对底层深深的蔑视,无论是某房地产商的“穷人就该买不起房”,还是某著名业余经济学家的“廉租房就不该有卫生间”之类的论调都清楚了表明了这层意思。事实早已证明,公知所做的一切,只有为了欺骗、利用底层民众而已,因为他们需要善良的老百姓做他们“民主”的挡箭牌,为他们冲锋陷阵,做他们的“民主”的炮灰,至于百姓的死活,他们压根不会放在心上,哪怕是他们最忠实的信徒,也是如此。秦火火就是最好的例子,可怜的秦火火,直到站在被告席上,依然不忘“感谢”那些将他引上人生歧途的公知们,可怜更可悲,而那些被他所点名感谢的某公知,居然嘻皮笑脸的在微博上说“不谢”,一副事不关己的嘴脸,真不知道如今已出狱的秦火火得知这一切后会作何感想。

为了避免让更多的孩子成为秦火火那样的公知“民主”的炮灰,我们不能不站出来,揭开公知用来掩饰他们腐烂发臭的内心的美丽画皮,还原他们本来的狰狞面目,从而在善良的网友,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孩子与公知之间添上一堵墙,一堵让公知绝望的叹息之墙,而不是让公知觉得有机可乘的一扇门。同时我们还要尽可能的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让那些被公知蒙蔽了的孩子们早日从公知的谎言中清醒过来,告诉他们,他们明亮的双眼是来寻求光明的,而不应该跟着公知一起关注阴暗的下水道。

然而,这并不容易,因为有些孩子已经深深的中了公知种在他们身上的“民主”之毒,要解开这毒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因此,我们更要努力,因为“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我们不能让网络的乌烟瘴气环绕在我们的年轻的孩子周围,让孩子们耳濡目染,直至沾染上一身戾气。我们要做的是让广大网友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孩子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光明,让他们知道公知用谣言为“民主”开道是多么的可笑,道理很简单,真正的光明绝不是靠谎言堆积出来的,一旦他们明白这个道理,或许,他们就已经清醒了大半了。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古龙的经典作品《多情剑客无情剑》,小说的男主角阿飞对林仙儿不可谓不痴情,他爱林仙儿爱得近乎发狂,而正是这份爱蒙蔽了他的双眼。他深爱林仙儿的美丽,深信林仙儿伪装的善良,甚至即便在他已明知道那一切只不过是伪装的时候,他也不愿意让自己从那种迷醉盲目的“爱”中清醒过来,他自己不忍拆穿林仙儿,更容不得别人对林仙儿说三道四,为了让这场自己骗自己的有点像小孩子过家家的“爱“的游戏能够继续下去,他不惜和任何人翻脸。而今天很多公知的信徒对公知的崇拜与阿飞对林仙儿的痴情如出一辙,即便他们早已知道,公知描述给他们的“民主”已事实上强疮百孔,但他们依然深信那才是他们所要的“民主”。或许吧,有时候,一个人真的宁愿在美梦中长眠,也不愿从美梦中惊醒,因为后者让他更无法接受,所以他即便醒了,也会继续装睡,而这样的人也是最可怜的,因为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但是,看过《多情剑客无情剑》的人都知道,阿飞最终还是清醒了,那么阿飞是如何清醒的呢我们一起来看看书里是怎么描写的:

【林仙儿拉起阿飞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

她的声音甜得像蜜。

“以前我若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以后我一定会加倍补偿你,我会要你觉得无论你对我多好,都是值得的。”她的胸膛温暖而柔软。

无论任何人的手若放在她胸膛上,绝对再也舍不得移开。

阿飞的手忽然自她胸膛上移开了。

林仙儿眼睛里忽然露出恐惧之意道:“你……你难道,……难道不要我了”阿飞静静的瞧着她,就好象第一次看到她这个人似的。

林仙儿道:“我对你说的全部是真话,以前我虽然也和别的男人有……有过,但我对他们那全都是假的……”她声音忽然停顿,因为她忽然看到了阿飞脸上的表情。

阿飞的表情就像是想呕吐。

林仙儿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道:“你……你难道不愿听真话你难道喜欢我骗你”阿飞盯着她,良久良久,忽然道:“我只奇怪一件事。”林仙儿道:“你奇怪什么

阿飞慢慢的站了起来,一字字道:“我只奇怪,我以前怎么会爱上你这种女人的!”林仙儿忽然觉得全身都凉了。

阿飞没有再说别的。

他用不着再说别的,这一句话就已足够。

这一句话就已足够将林仙儿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引自《多情剑客无情剑》第八十五章《忽然想通了》

那些对公知许诺给他们的“民主”后的“美好”全都深信不疑的公知信徒会不会也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如阿飞那样“忽然想通了”呢他们会不会有一天也会突然醒悟,奇怪自己以前怎么会就那么轻信那群除了真话,啥话都说的公知了呢或许到那个时候,他们会追问自己,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在对公知的盲听盲从中迷失了自我

经常在微博上看到一些人说:“我以前也是公知的‘脑残粉’,可是我现在是一名坚定的‘自干五’。”每当看到有人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会感到非常的欣慰,我为他们的幡然醒悟而由衷的高兴,因为当他们能够勇敢的承认自己曾经“脑残”的时候,他们事实上已经不再“脑残”了。正所谓“知之难,不在见人,在自见”,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什么比女人的心更让一个人难以捉摸的话,那只能是他自己。而当一个人开始承认自己的无知,并开始试着了解自己的时候,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就正式开始了。

这几年来,我之所以一直坚持揭露公知,正如我一直说的那样,并非因为我与哪个公知有什么私人恩怨,而是因为这是一场“公”怨,因为这关系到所有爱国力量与公知对中国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选择在网络世界的一次宿命对决,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网络上正在发生的这场意识形态的对决是现实生活在网络世界的一个延续。所以我必须这么做,因为我无法寄希望于每一个公知信徒都像阿飞那样“忽然想通了”,所以,我要呐喊,我要大声疾呼,我要让那些误入歧途的孩子们早日从公知对他们的催眠中清醒过来。米兰·昆德拉曾说过,“幸福,就是当你做着看似无止境的噩梦的时候,你身边有人能够轻轻的唤醒你”,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予那些被公知催眠了的孩子这样的幸福感。

如果能唤醒一个,我就不会为自己的付出后悔,西谚有云:救一人,就等于救了全世界,而每唤醒一个被公知蒙蔽了双眼的孩子,中国就多了一份光明的力量,这既是我辈的动力,也是我辈使命之所在。

我曾一再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网民,只是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我并没有“常思奋不顾身,而殉国家之急”的觉悟,但我是一个中国人,更何况我自认是毛主席的小学生,虽然不见得是合格的小学生,但我应该为使自己变得合格而努力。因为,在我的有生之年,我绝不允许我们的国家变成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那样的人间地狱,虽然公知轻描淡写的说那不过是“民主的代价”,但我想说,这样的代价谁爱要谁要,反正我绝对不要、绝对!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09-13/4618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9-14 00:04:03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