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意识形态和文化斗争会不会赢得一次次战斗胜利,却最终输掉整个战争

时间:2017-05-20 00:07:31   来源:产业人网   作者:尹帅军    点击:

意识形态和文化斗争会不会赢得一次次战斗胜利,却最终输掉整个战争

尹帅军

18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先后采取党媒姓党、党校姓党等重大举措,制订党委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召开文艺座谈会、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网信工作座谈会等等。在中央的大力推动下,最近教育部长甚而提出要培养又红又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接班人,这样的提法在以前都是不可想象的。而在2017年5月16日,中央更是印发了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大力扭转西化。这些重大举措让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为之振奋,进一步增强了他们对中央和国家的信心。

 

不过在振奋人心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当前的意识形态工作面临的危机和困局。我们的意识形态、文化宣传教育工作“改良”的速度、深度、广度是否足够,到底能不能应对当前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领域的严重危机

我们会不会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中,赢得一次次战斗的胜利,却最终输掉整个意识形态战争

关注社会问题的人士都清楚,目前中国的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是极为深刻的危机!

一方面,我们的网络文化、大众文化、通俗文化已经糟粕泛滥、近乎全面沦陷。这种文化不是培养教育能够承担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青年一代,而是在毒杀青年和孩子。

另一方面,我们文化的核心,也就是意识形态也面临极为深刻的危机,体制内外有相当一批人主张西化。

可以说,最近十年对于中国来说是生死竞赛、生死赛跑的阶段  ,如果党内国内不能出现一大批代表人民利益的力量,如果不能出现一大批新青年,如果不能形成一种对西化派具备威慑力、维护社会主义的政治正确文化,如果不能让一批坚持社会主义的干部担任各级领导职务,那么等到习总这一辈领导人退休了,许多老同志干不动了,中国的未来会怎样

站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才能更为准确的判断当前意识形态、文化宣传教育工作的局面和问题,按照目前的意识形态工作模式和解决方案,我们到底能不能打赢这场意识形态战争、文化战争。

本文主要探讨意识形态工作。如何改善大众文化和通俗文化另文论述。当前的意识形态工作模式,主要有三种:

一是党政系统内部自上而下、逐层传达,再在本单位和社会上宣传教育。该模式包括宣传、教育、各级政府部门、国有企事业单位、军队等等。这是党和政府的传统工作模式,本是属于我们的地盘,但是近年来这个地盘内部却是西化严重,内部掣肘很多,导致中央的精神很难传达下去

二是党政系统对私人资本网络公司的管理。该管理模式的特点是只能间接监管,却不能直接插手具体管理,对其人事和内容的发言权都极为有限。再加上相当长时期内相关部门的立法立规缺失、监管乏力,遂导致问题没有根本性改善

三是人民群众和党员干部内的自干五和健康力量自发的与西方意识形态、腐败行为进行斗争,维护社会主义。这本是属于党和政府传统的群众路线的工作范畴,但是因为近年来党群关系疏离、甚而对抗,遂导致这部分基本力量能发挥的作用极为有限。

本文主要探讨一和三,暂不讨论如何进一步监管私人资本网络公司,这个问题另文论述。一和三是基本盘,在巩固和扩大基本盘之后,在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之后,我们才有更多的人才、话语权和资源来影响、分化、对抗私人资本网络公司,在未来某个必要的时候我们才有可能直接接手、管理私人资本网络公司。 

一、目前我方的意识形态工作模式、思路和现况

1、党政内部自上而下逐级传达、层层衰减、层层掣肘,甚而层层歪曲、阳奉阴违的意识形态工作模式,已经远远不能应对当前形势和危机。

自从中央一系列的举措之后,许多党委在意识形态方面已经有了新的认识。但是在最近一系列的事件中,也可以看到在党政系统内部的各个领域都有一股强大的反潮流,他们对中央的举措阳奉阴违、消极怠工,在一些事件中混淆是非,为一些西化派代表人辩护,这在最近的许多重大舆论事件中都有体现。譬如任志强、王长江、贺卫方、冯玮事件等等。

中国纪检监察报甚而因此发文,《纪检委: 个别教职人员公开攻击党和政府,所在党委不管不问 》,“一些高校的党代会开成职代会,有的党委书记身为一把手却毫无存在感,甚至面对极个别教职人员公开攻击党和政府、歪曲党的历史,所在学校党委也不管不问。”

而在舆论一时关注不到的领域,类似的阳奉阴违、消极怠工的事情更是不会少。

关注政治问题的人都知道,目前中国的党政、宣传、教育系统内部有相当一批人主张西化。当这些部门的骨干对中央的精神已经有抵触之时,下级部门的贯彻自然会出现极大衰减,甚而直接违背中央精神。如此一来中央精神自然难以传达下去。

当中央的精神在许多直接负责宣传教育的部门都难以贯彻时,其他长期以来将意识形态工作边缘化的基层政府部门、国有企事业单位对此当然就更为陌生。

许多单位的领导干部思想认识本来就很糊涂,他们对意识形态斗争的基本态势、国内外的历史背景和经验教训缺乏最基本认识,对意识形态的许多基本概念认识不清,更不必说辨别当前社会现实中的许多乱象。其中做的比较好的单位也只是学习中央的文件、习总的讲话,但基本都是念稿子、抄《党章》,譬如最近许多地方的两学一做活动就是抄习近平讲话。大部分地方都是抽象教条的学习,没有具体细致、深入人心的理解,更不用提在实际斗争中活学活用。

中央的讲话是极好的,但是对于大多数长期忙于具体工作,对意识形态、国内外历史和思想文化了解不多的人来说,讲话还是太抽象。他们理解不了中央的精神,也无法以此作为武器与流行的错误思潮和言行进行斗争。

2、宣传战略方向失误,宣传战术方法落后。 许多党政系统的意识形态工作重点是高级干部,给高级干部提供决策参考。而大部分的刊物都是用于评定职称和谋饭碗,在舆论斗争、意识形态斗争、宣传教育中的作用非常有限,甚而有一些是宣传西方思想。即使旗帜鲜明、立场正确的宣传刊物,大多数的工作对象也是眼睛朝上给高级干部看,而不是眼睛朝下给很需要进一步学习的人民群众和普通党员干部看。这和西化派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有综合类期刊365种,哲学、社会科学类期刊2618种,文化、教育类期刊1363种,全国性报纸221种,省级报纸792种(2014年数据)。但是大量的学术文章都是用于评职称、谋饭碗,在舆论斗争、意识形态斗争中的作用非常有限,其中甚而有不少是宣传西方思想。

官方也有一些在意识形态领域旗帜鲜明的刊物,他们想宣传中央的精神,但问题是这些刊物绝大多数都是理论刊物,太学术、太理论、太抽象,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和党员干部都看不懂,难以拿起他们去战斗。这些刊物的潜在阅读对象是高级干部、知识分子,而不是绝大多数人民群众。他们是眼睛朝上,而不是朝下。

这和西化派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西化派的重点是讲故事,讲情感,讲起理论问题、历史问题、重大问题也都是诉诸故事和情感,通俗易懂。

所以,按照目前的工作模式和思路,要让基层的领导干部和群众对意识形态工作有一定认识和了解,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成本很可能都超出想象。这与私人资本、跨国资本媒体的地毯式轰炸宣传教育的速度和强度几乎不可同日而语。

3、西化派资本媒体集团内部没有层层掣肘,在战术和战略层面,其工作模式都显得灵活高效。在战术层面,他们制作出海量通俗文化作品直接面对亿万群众;而在战略层面,他们则采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推出一个又一个大手笔,整合渠道,开辟新的源头,提前布局。

与官方的意识形态工作模式形成鲜明对照,目前主张西化的为国内外资本控制的媒体、网络公司的工作模式不是层层传达,而是直接接触亿万人民群众和党员干部。他们没有体制内的层层的掣肘和歪曲,只有偶尔来删帖、却从未重罚过他们的上级监管部门。

他们制作出具备鲜明的政治倾向和隐含的政治倾向的文化作品,包括新闻、评论、娱乐、八卦、影视、谣言等大众文化作品,以及历史、深度评论等学术和理论作品,直接影响亿万人民群众和党员干部。他们的作品虽然都很具体琐碎,不像官方那么抽象、理论、高度,但是却非常有效。他们通过层层的解构、歪曲、误导、诱惑等等方式,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人们的思想和倾向,改变整个社会的价值观。

与官方的层层传达、按部就班、照本宣科、阳奉阴违,甚而纹丝不动形成鲜明对照,国内外资产阶级却正在采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推出一个又一个大手笔,在政治、经济、文化、媒体领域攻城拔寨、大展手脚,整合渠道,开辟新的源头,提前布局。譬如外资控制的阿里巴巴创办巨型的传媒公司、创办阿里影业、收购24家报纸外资控制的大型社交软件国内外私人资本控制的APP公司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

此时此刻,我们的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在做什么?绝大多数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在意识形态领域几乎是无所作为。

4、教育系统和高校的西化趋势已经有体制机制保障

今天中国高校和教育的西化问题,早已不是局限于一些西化派、美分党的问题,也不是某几个教育部领导、高校领导的西化问题,更不是局限于一些境外敌对势力针对境内个别人和个别机构的渗透问题。当前教育和高校的西化其实已经形成了体制机制保障、政策保障。

正是因此,中央出台了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这份文件从六个方面要求加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体系,扭转西化的体制机制。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文件提出,“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指导地位”。

为什么

因为许多文科院校、专业的办学方针已经严重西化,眼睛盯的都是哈佛、耶鲁、斯坦福、剑桥。许多文科院校,都是以留学哈佛、耶鲁、斯坦福、剑桥为荣。这已经成为国内许多顶级院校大力追求的办学目标。

文件提出,要“加强教材建设规划,建立健全高校教材编审机制”。

为什么

因为相当长一个时期以来,我们的社会科学领域大量引进西方教材。这种现象在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法学、心理学、新闻传播学、艺术等学科领域都大量存在。

文件提出,要“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术评价体系,坚持正确的学术导向”。

为什么

因为相当长一个时期以来,我们的社会科学的学术评价体系已经严重西化,美国SSCI、A&HCI标准早已经成为国内众多院校、甚至包括中国社科院的学术评价的最高标准。美国和西方学术刊物傲视国内绝大多数学术期刊。

文件提出,“  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规范完善职称评定制度、岗位聘用制度 ”。

为什么

因为今天的人才和教师培养都是有利于西化的。国内大多数名校都在积极推动海外培养教师,没有在国外留学过的老师,几乎不可能在985之类的高校任教。而中外联合培养学生、中外联合办学等等也已经成为国内大多数名校的共同选择。

问题已经是很清楚了,但是如何解决、如何建立配套方案、如何让中央的精神真正落地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5、以马克思的名义颠覆马克思已经成为当前教育界、学术界、新闻界的常态。如何花费最少的时间、最低的成本,同时教育学生以及教育者,教育数千万的教师、知识分子、干部,就成为重中之重。若是没有教育方法的变革, 单纯增加马克思主义的课时极有可能走向反效果。

许多人强调,在意识形态领域我们应该加强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必须考虑一个非常重要的现实情况。

今天的青年,在中学和大学阶段都会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相关课程,但是结果却是大批学生对马克思主义无好感,他们不相信马克思主义。若是在考试之外的场合问当代青年与此有关的问题,许多人会觉得你是神经病。为什么很显然,这是因为我们的马克思主义课程已经教条主义、形式主义。学校的课程无法解释现实世界的问题和矛盾,理论脱离实践,这导致学生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普遍不信任、逆反、厌烦。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若是单纯增加马克思主义课时,而在教育方法方面没有大的变革,体制内的西化力量很容易将其变为反面。即使体制内的西化力量不刻意这么做,大多数思想已经僵化的老师也会不自觉的这么做。

所以如何破解这个难题,如何花费最少的时间、最低的成本,同时教育学生以及教育者自身,教育体制内数千万的老师、知识分子、党员干部,就成为重中之重。

6、当前学术和职称评定机制僵化,难以培养出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工作者和实践者,难以培养深入调查研究中国现实状况的青年、学者、干部

针对自干五的数量,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看看人才培养的工作效率:

中国有 2856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 ,平均6至9几个县才能找到一个自干五,我们的政府宣传系统并没有培养出多少有实力的自干五和马克思主义工作者;

中国有普通高等学校(非民办)2106所,211高校有112所,每年花费了巨额经费,经营了这么多年,意识形态状况却愈来愈危险。

中国有综合类期刊365种,哲学、社会科学类期刊2618种,文化、教育类期刊1363种,全国性报纸221种,省级报纸792种(2014年数据),这些报刊培养了多少中央急需的人才?

为什么我们的体制培养自干五和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工作者的效用如此差呢也难以培养深入调查研究中国现实状况的青年和学者呢简而言之:

一是因为长期以来的思想路线对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并不友好,许多真共产党员好比地下党。许多院校至今还是被西化学阀和官僚把持。

二是体制内的许多老师、学者、学术机构已经僵化,他们不愿意深入调查研究现实问题。这样的体系培养的青年和学生自然不愿意深入调研现实问题。

三是因为目前的学术和职称评定机制并不利于马克思主义者的产生。只有四平八稳的报刊文章才能成为学术和职称评定的作品,才能为其工作和事业带来帮助。而大量通俗生动、旗帜鲜明与西方错误思想进行斗争的网络文章、大量理论联系实践的调查研究作品却不能成为其学术和职称评定的作品,或许还会成为其职业生涯的地雷,领导或许会因此排斥他。 

我们可以在已经较为僵化的、理论脱离实践的学术和职称评定机制之外再建立一个新的评定机制,吸收网络作品、通俗文化作品、理论联系实践的调研报告参与  进来。建立一个兼顾学术性、实践性、可读性的专家委员会,吸收传统的学术专家和新一代的网络作品专家参加进来,由这个专家委员会(级别要高,先建立全国级别,再逐步建立省级,而不是院校级别)负责新的评定机制。这样做应该就可以极大解放今天的许多学者、老师、学生的潜力,让他们投身到当前的意识形态斗争和深入调查研究中国国情的工作中来。

7、网络媒体上活跃的自干五和马克思主义者数量何其少

十八大之前,在公开舆论场上,真正能与西化势力进行频繁的公开论战和直接交锋的,也就是少数正能量网站、爱国网友和自干五。十八大之后,体制内和体制外又有一批自干五逐渐涌现出来,不过其总体实力和数量还是极不乐观。笔者与多位资深自干五交流,大致得出以下一组数据:

当前舆论场上比较活跃的、富有战斗力、文章通俗易懂、对中国当前社会有清晰认识、具备一定的理论水准、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人数大约在100人,不会超过200人。这个人数已经包含了体制内的学者和普通网民。

在舆论场上比较活跃的、富有战斗力,坚持爱国主义、但是对马克思主义体会不深、反对西化的自干五应在300~500人左右。

在舆论场上基本不说话,但是对中国当前社会有基本认识,具备一定的理论水准,坚持马克思主义,但是不愿意发声的人应在几千。

而自干五和正能量的粉丝数量,应该至少在几十万以上,具体数字难以估算。

从总数上来说,活跃的自干五和马克思主义者的数量是非常少的。

8、走群众路线,还是维稳路线,抑或装门面欺骗中央?

笔者曾经与多个省的自干五深入交流,他们指出所在的省级区域和系统常常只能找到几个自干五。其中一些人指出,有的部门只是把他们充门面,不仅与他们联络,也与公知大V联络,他们甚至怀疑这些部门只是暂时把自干五当枪使用。

还有部门曾想将体制内外的自干五和爱国人士组成一个讲师团,在全国高校、军队、基层政府部门、国有企事业单位进行巡讲,但是该方案却被领导否决。

笔者与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交流,他们指出央视80%的领导干部都是西化思想,许多人都认同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路子。笔者还与社科院某所一位朋友交流,他说所领导只是把自己当棋子使用,在上级来检查的时候充门面。所领导在公开宣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西方思想的融合,明确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法。

在笔者接触的高校中,不少学校有马克思主义、三农问题、社会实践相关的社团。每个社团每年会出现一些比较好的同学,但是却也没有什么相关部门主动与其接触,给予同学们大力支持。相反一些学校的领导还对学生参与三农活动、社会实践活动相当排斥,他们对马克思主义并不友好。

上面这些现象很可以代表当前一部分政府机构对待自干五和马克思主义的态度。自干五和马克思主义者只是他们应付上级检查的工具,只是对抗西方和维稳的一个工具。在这样的思想主导之下,政府部门肯定无法走群众路线,无法把拥护社会主义的干部和人民群众团结起来。

如何教育这些干部,如何创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宣传、教育工作体系,就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9、政府部门、国有企事业单位里面的大量潜在正能量人士和马克思主义者为何不能发声?

答案是他们仍旧是地下党。

中央开展意识形态工作两年多,但是对基层企事业单位、政府部门的影响却非常有限。许多体制内真共产党员、非党员但信奉共产主义的人并不敢公开宣传自己的思想。因为之前因此受到打压、排挤、边缘化的人并不是少数。也因为至今为止,在许多关键岗位上坚持错误思想的人并没有得到处理,坚持正确思想的人也没有多少被提拔。

当体制内潜在马克思主义者连发声都困难,如果连坚持社会主义、批判西方错误思潮、批判社会上的腐朽文化的舆论氛围都无法建立起来,那么就更不用说如何在体制内外进一步实行正确的经济改革路线。

相比于经济改革、分配领域和共同富裕的改革,意识形态工作还是比较容易的。比较容易的工作都做不好,难的工作就更难了。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05-19/4419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5-20 00:07:31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