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这几问,我无法跟您优雅

时间:2017-05-16 00:07:23   来源:思正show   作者:渠长根    点击:

这几问,我无法跟您优雅

渠长根

640.webp (4).jpg

网络上气势汹汹,人群中沸沸扬扬,教室里议论纷纷。作为思政课教师,对于以下这五个问题,我真的有话说;作为网民,我真的不得不说。

第一,您说“警察真可恶”。真的吗?

一个警察借机打了人,一个警察执法过度伤了人,一个警察视而不见走脱了坏蛋,一个祁同伟走到了面前……于是,您说中国的警察真TMD可恶。

试问,除此之外,您还会在什么情况下看到警察、想起警察?

孩子走丢了,老妈迷路了,车子抛锚了,您第一时间想到了谁?家中被盗了,路遇坏人了,银行卡被骗了,您首先想到了谁?

危难之际显身手,平静安好时分,您何曾注意过警察,想起警察!但是,在您忘记他们,甚至讨厌、谩骂他们的时候,他们正被如您一般的其他人急需着,他们正在为其他如您一般的人们冒险犯难拼命着,他们也可能正在把您走失的孩子、迷路的老妈送回家,或者正在把盗您家财、骗您卡号的歹人查实制服。

别再以自我为中心,别再如此荒蛮地个人主义了。这个世界,除了您,除了自我,还有其他人,还有太阳,还有正义、善良、宽厚,还有信任。

由此想开去,警察队伍可信可亲可近,医生同样,教师同样,城管也同样。天地之大,浩荡人间,一定有极少数渎职以至亵渎尊严和生命的警察、医生、教师和城管,但是,他们不足以让你“恨”屋及乌,厌烦、憎恶整个行当和队伍。您千万不要把警察、医生、教师、城管等当成古人用的夜壶,不要的时候,嫌弃、诅咒,甚至一脚踢开,想要的时候,又恨不能随叫随到,代办一切。

第二,您说别人的批评充分证明了我们的无理无道甚至罪过。是吗?

比如,记得您曾说中国红十字会被国际红十字会拒于门外,因为中国官员拒绝批评,拒绝按他们的规矩办事;记得您曾说欧美不开放高科技市场给中国,因为他们坚信中国总是抄袭剽窃;记得您也曾说过西方人早就断言过中国玩不出大飞机,更玩不好航空母舰。

讲话要实事求是,别人如何说,要辨识要分别,不能一股脑笃信不疑,尤其不能因为我们没有按照别人的标准和要求被怎么样,就下意识自责为我们有错,我们罪有应得。

别人的标准,未必就是通用的真理,外国的月亮真的未必就比我们的圆。一如日本的拒不道歉,那不是我们的错,而是小鬼子依然固守于自己的价值观和优越感。又如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那一定不是我们日益强大的国防让他们防不胜防了,而是他们根本不愿不能坦然接受一个正步向前、与时俱进的中华。

第三,您说“民国就是好。不仅军阀爱惜人才,课本也编得比现在好上千万倍”。真的吗?

民国,有很多方面做得比较好,甚至很好,但总体上和根本上,做的不好,很不好。否则,他们爱惜的人才,何以最后成了自己的掘墓人;他们的好课本教育的青少年为何还是逃离了他们的阵营,打碎了他们的命题。又否则,民国就不会被历史废弃,不会被人心放弃,不会被车轮碾碎。如同袁世凯、汪精卫,曾讲为国为民话,曾谋利国利民事,终究无法超越道德底线上的愈矩越规和人生大势的最后崩盘。

车轮,多半应进步;历史,总是要向前。曾经的民国,曾经的纸醉金迷,还是没能抵挡住岁月的无情,没能把持住世道人心的更易。民国碎于大陆,碎于它的不自知不自觉,碎于它自己扼杀了人才,赶跑了好少年。

第四,您说“中国的教育是个屁”。真的吗?

中国的教育蓬勃发展、成绩骄人、成就辉煌。您一定要虐它为“屁”,我无话可说,但我不能不怀疑您要么是信口雌黄,要么是别有用心。

单请问,每一次看中国航空航天发射新闻,或其它重大科技成果新闻,电视画面上那一群群科技人员,他们是不是垂垂老者?不是!他们几乎清一色都是中青年人,甚至一大批80后。

又试问这些在现场在指挥大厅在操作台上的中青年,他们都是美国人给我们培养的?他们都是归国留学人员?他们都是中国籍的外国人或者外国籍的中国人?不是!我相信他们几乎都是我们自己的小学、中学和大学里走出来的青年才俊,他们几乎都是我们自己培养的杰出人才。

依您逻辑,再请问如果这些人他们是一股股“屁”风,那么,作为与他们或者是同学、校友,或者是老乡的我们,又是什么?您又是什么?

第五,您说“当下中国无大师”。真的吗?

何谓大师?学贯中西、博古通今?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如果以此为标准,不惟当下中国阙如,即便民国在大陆时代也是罕见。才学识见会当凌绝顶,育人有方,成果沛然,高徒纷起环列,门墙鹊起鼎盛?操三国语言,识断八国文字?如果以这些为标准,当下中国,尤不能轻言无大师。一也。

大师,是某个行业领域的八斗之士,还是内外咸能的通才?是开拓者还是高峰、集大成者?据此,季羡林与梅兰芳,一位几无分歧的国学大师、京剧艺术大师,他们如何比?谁更堪称您心目中的大师?更早,苏秦张仪,或背六国相印或行四方纵横天下,唇摇动诸侯、舌鼓搅寰宇,堪为外交大师否?曹雪芹《红楼梦》一曲迄今无人能及,当为文学创作大师否?鲁迅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柄笔投砍劈刺招招见血,可称杂文大师否?章太炎,门生遍天下,莫不一时才俊,无愧大师欤?二也。

时代背景不同,大师标准不一。清末民初,以至整个民国在大陆时期,欧风美雨驰而东,文化碰撞,文字交汇、思想交融,西方人技术傲骄、制度优越等,让中国人寝食不安、俯仰无着。于是,睁眼看世界,抬腿学西方,淬焯出一群甚至一批博通文史哲的大家名腕。他们在学术领域,在教育界、文化界,或摇旗呐喊,或精耕细作,或聚众授徒,或舞榭歌台,把个大陆时期的民国弄得红尘滚滚,旌旗猎猎。但是,如今是一个科学昌明、技术立国的时代,国之拼、族之搏,更多的靠的是科学能量技术贡献。因此,当此世界潮流之下、时代风景之中,大师的评判,也已经不是六七十年前的那些个标准了。亦因此,当下中国各种科技大师并不鲜见。对于两弹一星,航母,天宫天舟等航空航天,北斗导航,高铁,巨型计算机等等诸多科技领域,那些领军者、灵魂人物,难道当不起某某大师的荣誉和荣耀?三也。

如今是一个讲究分工、强调协同的时代,跨界不再是创造辉煌的原动力,融通不再是巨功伟业的根本要求,包孕吴越、八面威风,几乎已无可能。相反,各守其位、安其份,各司其职、负其责,则是创造创新走向成功的基本趋势。因此,大师与专家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甚至业界领袖、行内灵魂越来越成为大师的代名词、新版本。四也。

如此,您热血抨击、激情嘲讽“当下中国无大师”,您动不动“某某走了,中国再无大师”的文墨标题,可不可以看作是圈子自虐、行业自卑?!可不可以视为变相的文人互蔑、同行相轻?!

如果,我们多一些宽容,多一些理解,多一些期待,多一些尊重,给大家报国的机会,给“大家”贡献的氛围,何愁身边无大师?君不见,街巷里社那么多学有专长、技有绝活的下里巴人,不都被老百姓亲切地呼作诸如气功大师、接骨大师、风水大师么?老百姓对带给自己快乐、健康、幸福的一技之长者,总是慷慨捐赠“大师”的帽子,可是在我们的阳春白雪里,大师的桂冠,出手何其难啊!潜台词——我没有,你也不配有。有没有?五也。

问题还有很多,分歧还有很多。只要您不是闭目塞听,只要您不是带路党,只要您不是拿了别人的手软,我们可以相信——你我的中国,今天阳光着,明天更灿烂。

2017年5月15日凌晨促笔江南运河岸。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05-15/44127.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5-16 00:07:23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