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鹿野:谈谈沈志华对新中国外交的诬蔑

时间:2017-04-17 00:27:22   来源:察网   作者:鹿    点击:

谈谈沈志华对新中国外交的诬蔑

——八评沈志华大连外国语大学的讲座

鹿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中国史学会理事、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北京大学历史系兼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兼职研究员、香港大学名誉研究员沈志华2017319日在大连外国语大学的讲座中制造了很多攻击新中国的谣言,比如说,沈志华宣称新中国把长白山和天池割给了朝鲜:

我举个例子,我们比较一下,你就知道当时毛是怎么看待与朝鲜的领土问题了。雍正六年的时候,安南王和云贵总督打起来了——安南王就是越南王,为了一块地,大概120里一块地。后来雍正王大笔一批,说80里给安南王,40里给云贵总督。就这么分就完了。云贵总督上一个折子,说“我无所谓啊,40里就40里。但我听说安南王不满意,他想把我这40里也要过去。”雍正就不高兴了,就批了一大段话说:朕统御寰宇……,什么什么,反正意思就是天下都是我的,我愿意给谁给谁,我给安南王就是外藩,给云贵总督就是内地,如此而已,区区40里地有什么可争的呢。刚批完,安南王的折子到了朝廷,人家安南王其实很满意,说朝廷这么关照我们,还给了我们80里地,我们世世代代要守好这块地,不让朝廷分心。雍正一听,哈哈大笑,大笔一挥:这40里你也拿去吧,替朕永守之。毛泽东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东北你拿去,替朕永守之。这就是毛的领土观。所以,他在处理和朝鲜的关系的时候,做了种种让步。长白山为什么划出去,天池为什么划出去,东北几万人口偷渡移民,中国都认可了,都没有处理。

关于这个流传很广的谣言,网友“无风即风”曾经在《别再地图开疆!天池砍半是日本人干的!说失去鸭绿江三岛是智障!》做过详细的分析,笔者在这里不想过多重复,概括说起来就是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即在1909年的时候,清朝与日本控制下的朝鲜签订的边界条约中,大体就已经奠定了今天中朝边界的基础,1964年的中朝边界条约实际还是朝鲜方面做了一些微小的让步。第二句话是,一个相关的问题是鸭绿江三岛之所以归朝鲜所有,并不是因为新中国割让的,而是因为当时这三岛由于泥沙淤积而形成的时候国民党把整个东北都丢了,自然而然就是由日本统治下的朝鲜首先开发的领土。把清政府时期和国民党时期丢掉的领土通通算到中国共产党头上,无疑是一种极不合理的行为。

笔者想重点谈谈另一个问题,也就是其竟公然宣称,新中国由于对懂外语的旧外交官都不信任,导致文革前的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官都不懂外语:

新中国的外交官是两代人,革命的一代和翻译的一代,这两代人都不是职业外交家。不是说他们人不好,是说这个外交官的构成,那时的环境造成的。你是外交家,你当然应该懂外语了,但是革命刚成功,懂外语的这些外交官都不可信,不是反革命,就是投机分子,就是英美训练回来的,信不过别人,自己又没有,那当然就是革命家来了。所以你看我们驻各国大使,都是将军,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但是他们有革命经验,至少是搞过情报的。文化大革命,是个断层,文化大革命以后,上来的外交官,基本上一色的外语翻译出身,就原来给领导当翻译的,现在领导退休了,他们当大使了,当外交官了。他们的缺陷呢,就是缺乏革命经验,知识结构有问题,他外语非常好,能听懂别人的话,但是别人听不懂他的。不是语言听不懂,就是你说的话,你的历史知识,你对外交技巧的掌握,你对国家政策的分析,法律的了解,各个方面,都欠缺。

应该说,沈志华说的这个话是非常明确的,关键词是“都”。也就是说,所有的五六十年代的第一代外交官没有一个懂外语。而且,不懂外语的程度是完全不懂,即沈志华口中的“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的程度。我想,绝大多数人听了沈志华这番话会感到新中国实在太荒唐了,至少在外交方面是一场灾难。然而,事实却和沈志华说的有很大距离。

众所周知,苏联是第一个和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中苏关系也是新中国成立初期最重要的对外关系。而曾经有长期在苏联留学经历的王稼祥同志担任了首任驻苏大使,其俄语是非常熟练的。沈志华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中苏关系史,不会连首任驻苏大使是谁这样的常识都不知道吧?也许,沈志华教授是认为王稼祥同志留苏好几年还是“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

除了社会主义国家之外,新中国与第三世界国家在建国初期关系最好的是苏加诺领导下的印尼。而首任印尼大使王任叔(其笔名巴人大概大多数人更加熟悉)先是在二十年代末曾经去日本留学,后来在1942年到1947年在印尼漂泊五年,参加了印尼的抗日斗争与独立斗争。沈志华教授是不是也认为王任叔同志在国外很多年还是“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

……

上面仅仅说的是新中国成立头一年首批驻外大使的情况,从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来沈志华的讲话是极为荒唐的。应该说,新中国首批十五名驻外大使里的确多数是将军,其外语功底不太好,但是也不至于到沈志华所说的那样“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的程度。而且,新中国也对他们进行了一些紧急培训。当然,他们比之王稼祥和王任叔这样的外语高手来说还是有很大差距。

另外,新中国留用了大量的国民党官员,对他们基本上采取了包下来的政策,但是唯有在外交方面确实采取了另起炉灶的政策,没有留用多少国民党的旧外交官。之所以不留用也不仅仅是沈志华所说的不可靠的原因,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国的外交重心发生了变化,转向苏联与东欧国家。那些国民党的外交官除了同西方列强签卖国条约习惯了以外,对于怎样处理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相对平等的交往真的不太清楚。同时,他们一般学的也都是英语法语这些西方列强的语言,而对于东欧小国的语言,绝大多数人也不熟悉,至少没有多少高级别的外交人员熟悉。何况,很大一部分高级外交官还跟着国民党跑到台湾了呢!因此如果要是真的留用一些级别很低的国民党旧官员出任驻东欧国家大使的话,反而是对这些国家的不尊重,更加容易引起外交纠纷。如果要是沈志华教授能够举出一些熟悉弱小国家语言特别是东欧国家语言,既有丰富外交经验又有较高级别,适合做驻东欧国家大使的国民党外交官的例子,笔者也愿意向沈志华郑重道歉。

概括起来说,新中国首批十五名大使中,驻苏联和印尼等重要国家的大使都是精通所在国语言的。其它一些驻东欧小国的大使确实不精通所在国语言,但是主要是因为中国外交中心的变化使得这方面的外交人才缺乏。沈志华却无视这些事实,宣称是单纯是因为对国民党的外交官不信任,所以才导致当大使的“都”是对于外语“一句话听不懂”的人,给人们留下一个新中国建国初期迫害旧外交官导致外交十分荒唐的印象。显然是对新中国外交和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官的极大污蔑。

而且,沈志华所说的是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官都不会外语,那就不仅仅是说新中国首批十五名驻外大使,也包括文革前的历任驻外大使和其他的外交官。然而历史的事实是,随着新中国外交的发展,精通外语外交官的也越来越多。如果要是把范围放大到整个文革之前的外交官来看的话,精通外语更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比如说,在1955年至1964年任新中国驻波兰大使的王炳南,其1929年赴日本留学。1931年转去德国,在德期间先后任德国共产党中国语言组书记,国际反帝大同盟东方部主任,旅欧华侨反帝同盟主席。王炳南因为精通多种外语和现场对外工作等原因,在任驻波兰大使的九年时间里也兼任了中美大使级会谈中方第一任首席代表。是否沈志华教授也认为王炳南同志对外语“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

再比如说,1960年起出任新中国首任驻马里大使赖亚力,不仅精通多门外语,而且到近七十岁高龄出任驻联合国大使级副代表的时候还自学了西班牙语。短短三个月之后,他就可以看懂西班牙文的报纸了。是否沈志华教授也认为赖亚力同志对外语“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

……

沈志华教授,或许你对新中国有着刻骨的仇恨,但是你造谣多少也应该有点谱吧?像这种基本常识性的谣言谁会相信呢!如果要是真的有人信你这一套的话,就证明他的智力可能会有一些问题,至少是承担不起颜色革命大业重任的。说句实在话,我之所以不太愿意写评论你讲话的文章,是因为我觉着我每写一篇这种文章,智商就被拉低了一分。

事实上,毛主席和周总理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非常重视外交中外语的作用,特别是注重学习第三世界国家弱小民族的语言。像一些人出任越南外交官时,他们觉着精通汉语和法语也就够了,因为越南人的上层基本上都至少会这两种语言中的一种。但是毛泽东要求,一定要学会越南语,否则的话总会和对方有隔阂。再比如说,六七十年代时中国和坦桑尼亚的关系非常好,因此当时中国也非常注重斯瓦希里语这种非洲使用最多的的语言。正是毛主席和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努力,才改变了国民党时代旧中国跪着外交,一切依附于美英法等列强,甚至会说一两句英语法语,就感觉高人一等的局面。这使得中国与第三世界国家建立起来了真正的,平等与相互尊重基础上的友谊。习近平总书记在出访坦桑尼亚时使用斯瓦希里语,就继承了这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注重学习第三世界国家弱小民族的语言的优良传统。

何况,沈志华教授不仅仅是伪造了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官都对外语“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等谣言。更重要的是,其此为依据出发,宣称这些外交官“都不是职业外交家”。言下之意是,他们所办的外交,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漏洞百出了。然而,究竟什么样的外交官才算“职业外交家”呢?大概就是沈志华口中那些懂外语的旧中国外交官吧!可惜的是,这些“职业外交家们”外交中所干的事情无非也就是一件:签订不平等条约。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110年间,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多达1100多个。笔者在上一篇“七评”的文章中提过,仅仅蒋介石集团那些“职业外交家们”和美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就把中国的所有主权,从陆地到天空和海洋;从工业与矿业到农业和商业.从现在到将来的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各方面的特权,无所不包,应有尽有,都变成了美国的“主权”。正是新中国的成立,那些被沈志华教授看不起的“非职业外交官”,让中国外交真正站了起来,废除不平等条约,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今天,这种独立自主外交的传统恐怕仍然是沈志华教授所恐惧的,所以沈志华教授在大骂中国反对萨德入韩,甚至不惜用“中国知网把有关韩国的学术论文全都删除了”这种低劣的谣言进行攻击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国民党的那些只会跪着卖国的“职业外交家”。因为只有这种“职业外交家”才会在萨德入韩,美韩对华剑拔弩张的时候,仍然鼓吹联合美韩对付朝鲜这种“沈志华式外交”!

在这里,笔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沈志华教授懂不懂外语呢?沈志华教授所用的原话是“一个字看不懂”,可问题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使用的是字母文字,只能说“一个字母看不懂”,或者“一个单词看不懂”,怎么能说“一个字看不懂”呢?据说沈志华教授是研究俄罗斯档案的专家,难道沈志华教授买的俄罗斯档案使用的是字不是字母?

当然,沈志华教授不可能完全不懂外语,至少不大可能像他自己所说的新中国外交官那样“一个字看不懂,一句话听不懂”。但是,沈志华教授毕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初中毕业以后就辍学了,后来直接考研究生也没有能够毕业,因此其外语水平究竟有多高,能不能准确的翻译俄罗斯档案,恐怕的确是一个问号。因此,笔者希望沈志华教授能够把手中的那些俄罗斯档案制成电子文档传到网上,供网友们随意查阅。如果要是像现在这样,只允许你自己和你自己的朋友去看,其他人很难看到甚至根本看不到原始文本的话,我们怎么能知道你翻译的对不对呢?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04-17/4366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4-17 00:27:22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