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贺卫方张鸣为何火急火燎为邓相超招魂?

时间:2017-01-12 00:03:21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点击:

贺卫方张鸣为何火急火燎为邓相超招魂?

千钧棒 

邓相超栽了,三连击之下,一个之前默默无闻的自由派马前卒灰飞烟灭,而他的栽居然惊动了自由派高层,贺卫方和张鸣等先后赤膊上阵为他招魂。

邓相超在自由派里面不算是显赫人物,说他是小虾米有点过分,不过也顶多属于阿猫阿狗之类,除了他因为曾经以公开身份为观点不同的人士艾跃进的去世拍手叫好以外,人们基本上不知道有叫邓相超的这么一个东西存在,而这次,自由派高层被惊动了,连贺卫方都亲御驾亲征出马捞他,或者为他招魂,何因

从下面的事情就可以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火急火燎地为邓相超招魂了:

这段时间以来,某些体制内的自由派官员或者公知不是说自己的微博被盗了,就是拼命删帖,销毁证据。像那个同样说自己微博被盗的“国家督学、云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原云南教育厅厅长”,也是有大量的邓相超式言论。北大、人大、复旦……也有大量的“邓相超”。原来“微博被盗”也已经成为可以断掉的“壁虎尾巴”。

大批的自由派人士的“断尾求生”尽管是策略性的退却或者说自我保护的行为,但是仅仅是这些就已经可以让贺卫方之流,惶恐不安了,因为这种情况就像历史上的“淝水之战”,八公山上,草木皆兵,拿下一个邓相超,贺卫方之流惨淡经营多年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须臾之间如鸟兽散,自由派阵脚大乱,别说是颜色革命,就连和平演变也希望渺茫,怎么能够不让贺卫方之流如丧考妣!

经过了多年的艰苦斗争,广大正义人士改变了斗争方式,不再跟某些人争论,因为争论双方没有共同的评价标准和共同认同的基本事实是不会争论出任何结果的,比如他们说的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而大多数人认为那是狗屁;又比如,他们连“共军在抗战中只打死851名日军”这种谣言也能够造出来,再跟他们废话那就是侮辱自己的智商。再说,装睡的人是唤不醒的。所以,人们采取了下面的斗争方式,一是揭露,也就是用确凿的事实反驳他们的说法,或者揭露他们违背逻辑的忽悠术,影响中间派;二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收集某些人在网络上发表的违法言论再在网络上集中发布,由于法规明确,而且有图有真相,某些人无法抵赖,有关部门中即使是有他们的人也不好庇护和开脱,只好舍车保帅。

这种战术,一来可以点带面,通过打击一两个代表人物对其他人起到震慑作用,二来这种“拱卒方式”的进攻虽然进展缓慢,却可以积小胜为大胜,由量变到质变。而这也是贺卫方张鸣之流不愿意看到的,别说是车,他们连卒子也不愿意丢,这并不是他们特别爱护下属,而是害怕这个卒子的失掉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韩寒好歹还是美国佬钦定的“100名公知”之一,他们说灭就灭了,而一个一直来默默无闻的邓相超算什么“人大校友”现在在网络上已经成为了盗用名义的代名词,相信很快“微博被盗”也会很快成为某些人断尾求生的代名词,现在贺卫方张鸣之流的当务之急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把断掉的壁虎尾巴給接上去,这就是贺卫方和张鸣火急火燎要为邓相超招魂的根本原因。

现在再回过头来回答贺卫方和张鸣的挑战:

贺卫方说:微博的内容是否合理可以讨论,反对者可以摆事实讲道理进行辩论。

点评:跟谁辩论当年徐岚对贺卫方你推出不同观点以后,你的讨论呢又摆什么事实讲什么道理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谩骂,侮辱尤其是对女性的耍流氓。你觉得跟你这么一个认为执政党不合法的人讨论问题的共同点在哪哦,你让人们去跟邓相超讨论下面的问题——

邓相超认为:“鸡共是骗子!推墙需团结”、“我们每个人都是推墙的力量”、“写入一党领导的‘宪法’就不能叫宪法”、“袁腾飞老师说它生于不义,这算什么狗屁解放全人类啊”、“某党一直在为一己之私在卖国”、“举国奴隶制则是基于共产主义”、“入党信共产主义的不是傻子就是骗子”、军队是“披着国家外衣的政治土匪”。请问贺卫方,我们应该如何跟他讨论

贺卫方说:“举着标语聚集于大学门口,还打人,属于标准的寻衅滋事”。

点评:是吗以前死磕派律师鼓动一些人举着标语聚集于法院门口,还打人的时候,你贺卫方好像不是这样说的吧你说那是维权行动吧还有自由派组织一批人殴打吴法天一个人的时候,你又是怎么说的这种双重标准你的确玩的是得心应手!

贺卫方说:这种游行示威行为得到济南公安机关批准否,若无批准,是否及时出警处理

贺卫方又说:公民有游行示威的宪法自由,但对于合法的申请一律不批。政府剥夺公民宪法权利本身即属重大滥用权力,也导致公民诉求空间压缩和民怨鼎沸,平时忍气吞声,一旦上街又情绪激烈,甚至发生破坏性举动。

点评:感谢贺卫方,顾头不顾腚,用你自己的手抽你自己的耳光。

你所说的“公民有游行示威的宪法自由”难道只是属于“死磕派律师”一旦针对的是你们的人,你就要出警处理这时候你怎么又不说警察权力大了怎么又不骂恶警了

既然你说“公民有游行示威的宪法自由”,那么你凭什么对济南的民众声讨邓的行动说三道四即使是由于不同观点双方在冲突中有些过激行为和肢体动作,为什么就不能是你所说的“平时忍气吞声,一旦上街又情绪激烈,甚至发生破坏性举动”难道游行示威是否合理就由你贺卫方或者你们一小撮人说了算啊呸!

贺卫方在这里同样玩了一个两难问题诡辩术,他把民众针对邓相超个人的声讨与某些人针对政府的煽动颠覆行为混为一谈,等同起来,想收到如下效果——如果承认声讨邓的行动合法,那么就得承认贺卫方之流煽动和组织的针对政府的所谓的游行示威合法,这么一来,就为他们煽动进行颜色革命扫清障碍;如果认为贺卫方之流所需要的游行示威不合法,那么就得打击那些参与对邓的声讨行动的民众。他在这里有意掩盖了两个问题,一、贺卫方之流要煽动的游行示威所违反的东西和邓相超要反对的东西是同样的;二、民众的有法律法规依据和有事实的有根据地声讨邓相超的行动与贺卫方之流煽动的违反宪法法律的游行示威完全是两码事。贺卫方故意混为一谈恰恰是说明了他的心虚!

还有贺卫方玩出杀手锏,攻击济南人民和网民揭露邓相超的行动是“左祸肆虐”,这一招已经失灵了。中国目前有“极左思潮”存在吗有,肯定有,我们同样反对这种思潮,但是当前最危险的却是贺卫方之流的“推墙”行为,这是主要矛盾,等收拾完了汉奸卖国贼们以后,咱们再回头清除极左思潮。至于贺卫方之流把“极左”的帽子拿出来吓唬人,对不起,俺不怕,这一招用大灰狼吓唬成年人的招数对于我和很多人已经没有用了!

张鸣说:毛左一闹,当局就要处理人,前有毕福剑,后有邓相超,这样的话,国无宁日,受害的不仅仅是言论当事人,当局却能够太平

点评:自由派人士尤其是死磕派一闹,就想迫使当局处理人,甚至是罔顾法律和事实,要置雷洋案涉案警察于死地,他们在其他问题上的兴风作浪也是一样,这样的话,国无宁日,受害的不仅仅是当事人,当局却能够太平

其实,只要“张大忽悠”之流少些跳出来捣乱破坏,这国家就安宁多了。如果张鸣之流能够自我了断,那就是对中国的最大贡献!

张鸣说:强烈反对因言治罪,无论这种因言获罪来自官方还是民间。

点评:请问张鸣,邓相超被治了什么罪判多少年亏你还举毕福剑的例子,而你的这种说法,连你的队友杨恒均也不认同,他认为“迄今为止他没有被起诉,也没有触犯法律啊。”另外,请问你的所谓的言论自由的标本在在哪里你们的“民主”、“法治”灯塔国美国那么就请你解释一下下面的事情——

2007年07月26日,国际在线《美国一名大学教授侮辱9.11死者被解职》: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董事会24日开除了一名教授,主要原因是他在文章中把一些“9.11”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和纳粹杀人恶魔阿道夫.艾希曼联系在一起,引起公愤。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15年12月7日报道,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两名评论员因在各自的节目中发表对奥巴马有侮辱性的言论被停职两周。

又据《华盛顿邮报》2015年12月报道,美国一名大学副教授,由于长年“死磕”桑迪胡克枪击案是美国政府的自导自演,被其供职的大学声明开除。

这算不算因言获罪算不算你反对的民间的因言获罪还有你张鸣的父亲所维护的国民政府对待李公朴和闻一多的做法算什么

其实,张鸣之流所要的是他们这一小撮人凌驾于大多数人和法律之上的所谓的绝对的“言论自由”,而这种情况在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其实,无论是在中国、美国还是其他世界各国,根本就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一个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发言,不仅仅受到宪法法律约束,同时也受到其他行政法规,行业规则和道德伦理约束,凡是蓄意违反者,都会受到相应的处罚。无论你自认为或者被认为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你当时可以不承认那些宪法法律、行政法规、行业规则、道德伦理,但是你逃不脱这些东西的惩罚。

邓相超想要得到某些水军的那种胡说八道的“言论自由”,可以,你就滚出能够給你带来好处的体制,任你一天到晚胡说八道,只要你不违法犯罪,就没有人理睬你。但是如果你既然要保留某些好处,你就必须按照法律法规去做,否则,别说是贺卫方张鸣之流救不了你,就算是美国佬也救不了你!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01-11/4209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1-12 00:03:21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