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从“邓相超事件”,谈民族血性和网络舆论战

时间:2017-01-09 00:15:55   来源:龙语天下事   作者:    点击:

从“邓相超事件”,谈民族血性和网络舆论战

 

邓相超何许人也?山东某大学教授,某研究所所长,山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山东省政协常委,还是政府参事(相当于顾问一类的职衔)。除此之外,还有一串显赫的头衔。——一句话概括:功成名就的社会精英阶层典型。

他最近成为网络热点,因为长期在微博上散播各种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被山东省人民政府解聘省政府参事职务。还被学校处理了,记了过,提前退休。——反毛反党几十年年,最后结果看来也是平安落地。拿着退休金安享老年,更不要说这些年捞到的名利好处了。

不过,他不是共产党员,是民进(大陆的民进)。我党向来宽大,估计以后也不会找他秋后算账。此事热点一过,到后面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互联网热点转换极快,那位党校的王教授不也就辞职了事。

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多写他。这种端着共产党的饭碗,享受着体制的种种好处,既出名又牟利,转过身就大肆谩骂体制,诅咒中国的跳梁小丑,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不过是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马前卒而已。

邓某被查处,并不是组织上的主动作为。这厮此次作死作得太大,超过了底线,竟然在毛泽东诞辰123周年之际,大放厥词——事后还撒谎说自己微博账号被盗,想一躲了之。只是这一回,引发了群众自发的批驳,顺便把他的老底,曝光了个底朝天.舆情风暴之下,谁也罩不住他,名利的小船说翻就翻。

算起来,微博大坑里长长的名单,这一次又添加了一个“名人”。

我坚决不玩微博,平时也偏居一隅远离圈子,互联网江湖的是是非非,我多半视为浮云。只是这一次,舆论开始传播另外一种声音,将掀翻邓某的人民力量,直接隐喻为现代义和团,甚至映射当今的某某人为慈禧太后,利用流氓群众来反政敌。

联想到长期以来,把网络正能量群众隐喻为“爱国贼”的说法,我觉得该说点别的东西了。

今天察网头条,发的是李北方的文章——《伟大的义和团精神万岁,兼谈邓相超的“倒掉”》。其中提到:关于义和团运动,一百年前有两种针锋相对的看法,今天仍是这样。反动的知识分子认为义和团是仇视西方、仇视现代文明的顽固举动;而进步的知识分子,比如容闳,则认为,义和团运动是中华民族民气未死的象征,是中国免于被西方列强瓜分的关键因素……

义和团的反帝往事,不必详说。关于邓某,后面不会再提半个字,放在历史场合里,他的那些下三滥的抹黑文笔,没有任何留存历史痕迹的价值。

【义和团运动后的1900-1931年】

义和团运动最终是失败了。它招致了洋人的疯狂报复,在八国联军侵入中国以后,清政府后来被逼签订《辛丑条约》,除了赔偿白银4.5亿两,还要清政府做出保证,严禁人民参加反对列强的活动。不仅参与义和团的群众被大量屠杀,同情和支持义和团运动的官员,也被查办革职斩首。

义和团运动的失败,后果其实远比《辛丑条约》之上的条款更为严重。它意味着另一场对中国的隐形战争的全面发动。——那就是对中国人弱化洗脑运动开始(以传教为主要手段之一)

《辛丑条约》签订之后,举国上下,从官员到普通百姓,畏惧洋人如虎。《官场现形记》里面有一节《制台见洋人》,就是真实的写照。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洋人在中国境内,就是洋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辛亥革命之后,买办出身的国民党人,自然不会收拾这些洋人,所以辛亥革命只是推翻了清朝统治,后来变成军阀割据而已——这实际上对洋人是有利的,军阀割据比统一的中央政府好对付,起码可以分而治之。

1900-1931(我宁可认为9.18是抗战开始)贩卖鸦片一类的买卖,对洋人来说变成了次要的生意,因为中国人自己在种植,自己在吸食。洋人除了做殖民地经营之外,大肆输出精神毒品——传教。

外国人来中国传教,并不是传播先进文明。而是传播一套逆来顺受的思想,寄命运于上天和来生。——印度是天然的活样板。

198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主教,在纽约一次基督教仪式上说:“传教士刚到非洲时,他们手里拿着《圣经》,我们手里有土地。传教士说:‘让我们祈祷吧!’我们便闭目祈祷。可是到我们睁开眼时,发现情况颠倒过来了:我们手里有了《圣经》,他们手里有了土地。”——这就是全部的真相,只不过同样的套路,他们在非洲成功了,在中国并没有成功,因为中国后来有了毛泽东。

前几天我有一篇文章,讲述30年的国家气运浮沉。在义和团被绞杀之后的三十多年,中国大部分的“发达”地区,在鸦片和宗教的双重毒品作用下,整个国家上下,从官员到民众,普遍丧失了反抗的“血性”。

国民没有了血性,于是我们看到后来的“济南惨案”、看到了9.18的不抵抗,看到了“低调俱乐部”的投降主义,看到了南京大屠杀的惨剧——在敌人屠刀之下,绵羊一样的国民。讽刺的是,在日军屠刀之下,拯救了大量南京百姓的拉贝先生(他的《拉贝日记》是南京大屠杀的重要证据),是一个德国传教士。

从这个角度来看,义和团运动之后的30多年,整个中国都在被有计划地进行文化阉割——同时,我们看到了那么多妖艳罂粟花的“民国大师”,这都是精神麻醉的一部分。

国民血性沦丧,后果当然非常严重,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之前,当然也充分评估了中国人的反抗精神。结论当然是中国人没有反抗的“血性”,所以才有“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口号。

整个抗战期间,战场上的主力士兵,大量来自四川、广西、湖南、江西、云南、山西、陕西、甘肃等等这些偏远省份——因为这些地区,洋人传教还没有那么深入,精神没有被阉割得那么彻底。说这些,并是地域歧视,而是说明精神毒品的危害。

【卷土重来的精神毒药】

因为中国有了毛泽东思想,中国有了精神的支柱,现在更提出了“三个自信”。我们的自信从何而来?从不断的胜利而来,从民心向背而来,从历史的发展规律而来。

自然,我们的敌人对此恨之入骨。当年他们在非洲成功了,在印度成功了,在很多国家或明或显地也成功了(现在的殖民地2.0版本)。他们想要摧毁中国人的自信,重新奴役中国人,把1900-1931的把戏,再玩一次。

看看他们在TW,在HK,给年轻人洗脑的效果吧。他们把“普世价值”以宗教的方式来推广——顺便买通各种各样的官员、名人、文人,让这些人替代他们发声。大陆近在咫尺的成就,他们都假装看不见——他们捧红的是龙应台这一类的买办文人。

当他们那一套伎俩,被一个个识破,被人民群众唾弃的时候,他们就给爱国群众戴上各种帽子——“毛左”、“义和团”、“爱国贼”种种名目。他们多么希望中国人沉默着,麻木着,顺从着,一如一百多年前那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对TWHK的精神下毒,是很成功的。他们是多么希望在内地青年人中间,复制出一批批黄x峰、“太x花公主”之类的脑残。

只可惜,中国不再是一百多年前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中国人民早已觉醒,那一套东西,想要再忽悠中国人下坑,并不容易。

【“人民战争”也需要体制力量一起前行】

一百多年前的义和团运动,很大程度上震慑了西方人,让他们对于瓜分中国有了一些忌惮。——毕竟有一批洋传教士被杀,很多西方人对这篇东方神秘土地,有心理阴影,需要更长时间才有更多人有勇气过来。因此列强虽然侵入中国,并不急于立即推翻清政府,转而寻求通过代理人来控制获益,再通过长时间的精神毒化,慢慢消化肢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人民战争”的早期模式。只是缺乏优秀的领导,也没有先进的思想引领,反帝的目的,也是为了维护清朝的统治。虽然失败是必然的,但是我们不能跟着西方人的舆论导向,把义和团运动污名化。

时代变了,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就转移到了互联网上,(就不提那些被color革命的国家了)20167月份,针对当时赵V事件的舆论斗争,我写过一篇文章《资本操控下的互联网媒体&新时代的人民战争》,打赢舆论战,不能只依靠官方,更需要发动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

回顾这半年互联网上的舆论斗争,无论是“赵V”、“支付鸨”、“王长江”、……无一不是先从人民群众发起的舆论热潮,然后“有关部门”再介入,有时候当事方顶不住压力,主动改正。——这显示了网络上“人民战争”的强大力量。

更值得欣慰的是,人民群众发起的舆论战,虽然偶有一些过激言论,但是整体上充满了理性,这是比激情更强大的力量。

只是,在人民群众的觉悟面前,我们的“有关部门”似乎应该反省:谁纵容了体制内那么多的“推墙党”?谁让这些人,不仅十几年大摇大摆地散布谬论,而且还名利双收?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7-01-09/4203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7-01-09 00:15:55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