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茅老先生希望中国的社会由哪些人掌舵?

时间:2016-12-16 00:03:26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北部湾的风    点击:

茅老先生希望中国的社会由哪些人掌舵?

北部湾的风

茅于轼老先生为了他们所谓的“大业”也算蛮拼的,80多岁高龄,面对自然规律,本应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居然还像右翼愤青一样赤膊上阵,图穷匕见。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于20161024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六中全会公报明确提出,以习近平为核心的领导集体已经形成。六中全会结束刚刚10天,他就在他自己的博客中把他7年前的一篇文章翻出来发表,题目是《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来掌舵》。

茅老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相信大多数中国人已经并不陌生,有趣的是,有时候他在两边都挨骂,这个咱们就暂且不提了,本文的关注点是,他选择这个特殊的时间段把他7年前就被很多人反驳得体无完肤的东西翻出来要达到什么目的?他所说的精英是些什么人?什么原因弄到要他一个耄耋老人冲锋陷阵?是他把自己当成佘太君,要“百岁挂帅”?还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

我们首先探讨第一个问题,他重新发表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什么?

六中全会确定形成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10天后,茅就抛出他之前的“精英治国论”,那么他是在表示对六中全会的拥护呢?还是直接叫板呢?还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敝帚自珍呢?

茅老先生很有意思,有时候用自己的左手抽自己的右脸,有时候用自己的右手抽自己的左脸,我们不妨拿他之前的一些言论出来对照一下,看看他所说的哪些才是他的心里话。

人民网福州20121223日电(记者 林长生文/)1222日早上,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莅临福州,做“企业家如何创造财富”的主题讲座。演讲结束后,茅于轼接受听众提问,表示相信执政党的理念,也表示自己不移民的坚定信念,更多次强调没有歧视的公平就业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

他在这次采访中还说了这么一句话:

“世界上成功的国家,都是中产阶级力量很壮大的。共产党改革30年非常成功,印度菲律宾等国都很羡慕中国,称当中国人很幸运。共产党有60年的执政经验,未来还得靠共产党。”

另外,根据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编辑 王昉 20130401日腾讯微博新浪微博消息: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FT中文网专访时说,中国过去三十年快速发展,政府起到关键作用,而政府最大的成功,在于政治稳定。他认为一个强大的政府、甚至独裁的政府,不一定是坏事,“好人独裁,比民主更好。”

(2013-06-04 17:59)茅于轼还说:

中共在中国执政的合法性不是来自选票,而是来自改革30多年的成功,以事实证明它具有管理一个国家的能力。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比起来算是很好的,就经济而言绝对是第一。国际社会从来没有对中共的执政合法性有任何怀疑,还邀请中共参与全球管理。这个合法性绝非来自继承了MZD的统治。这一点绝不要看错了。

再看看他重新发表的《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来掌舵》一文又是如何谈论执政党的问题——

【 我们这个社会肯定是精英治理,从共产党的总书记、部长、县长、市长都是选拔出来、经过淘汰优选下来的精英分子。他们是不是从大众利益出发?我觉得不完全是。如果他们真心诚意像共产党党章所说的那样,我们这个社会肯定没有问题,也是一个稳定的社会。但是我们的社会现在不是这样的情况,一些有权的人想的不是大众的利益,他们凭借权势可以左右司法,包庇坏人。在城管和小贩的冲突中完全站在城管一方,极少考虑底层群众的切身利益。这样就给民粹主义创造了机会,他们全面地攻击精英分子,否定精英的作用,但这不是从大众利益出发的。一个没有精英管理的社会能够走上轨道吗? 】

点评,各位读者可以看到,他2016126日重新发表的他的2009年的《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来掌舵》一文的观点立场与2012年、2013年发表的观点是矛盾的。尤其离谱的是,他在同一篇文章中由于特定的政治需要偷换概念,以至于同一段话中也前后矛盾。

请看看这段话,一开头,为了打掩护,忽悠没有文化的人,他把执政党的从上到下各级领导都称为“经过淘汰优选下来的精英分子”,下面就一直用代词“他们”指代,中间换用不“真心诚意像共产党党章所说的那样”加“一些有权的人”的模式来表述执政党,然后“他们”就变成了“全面地攻击精英分子,否定精英的作用”的人了。

在这里,我们不苛求屁股决定脑袋的茅老先生讲人话,最起码,在表达观点的时候,你应该遵循逻辑的“同一律”吧,很明显,同一段话里面前后两个“精英”的概念从内涵到外延都是两码事,前一个“精英”是为了掩盖真实目的給执政党戴高帽,后一个“精英”就是另外一种人了,究竟是哪些人呢?我在文章的后面会用茅老先生自己的的话来说明,但是他这段话的中心意思就是“精英分子”“全面地攻击精英分子,否定精英的作用”,或者说“精英”影响大众攻击“精英分子”。“精英”攻击、否定“精英”是怎么回事?自己攻击自己?茅老先生这一招挂羊头卖狗肉的偷换概念也太拙劣了。茅老先生在某些人当中还算是“德高望重”的还尚且如此,下面的那些阿猫阿狗就更加不用说了。

到此,人们不禁要请问茅老先生,你对执政党是肯定还是否定,你的那些前后矛盾的说法哪些才是真心话?

问题的关键在于,到底在他心目中,六中全会中形成的领导核心算不算精英?如果算,那么他专门再煞有介事地提出并且强调什么社会转型由“精英”掌舵,岂不是脱裤子放屁?如果他认为不算,那么此时此刻他发表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什么呢?

如果他是拥护六中全会决议的,他重新发表的应该是他在2012年和2013年的那些观点吧?莫非他对六中全会有抵触?甚至反对?他不会说是对自己之前的大作的孤芳自赏吧?

我们再探讨第二个问题,茅老先生所说的“精英”是哪些人。

茅于轼曾经说过:“改革在中国造就了约占总人口5%左右的富人,他们是中国的中坚力量,而另外的95%中的很大部分,则因为信仰MZD思想,具有很大的‘破坏性’”。

………

改革就是把原来只有一小部分的权力下放给各个部门,让他们共同寻找权力的租赁并由此洐生出来一部接近权力边缘的富豪。

在《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来掌舵》一文中,更加明确地給他所谓的“精英”概念确定内涵——

【“比如英国的几次成功的革命都是靠精英的,都是精英之间的协商,从国王和贵族的斗争,国王和宗教的斗争,都是上层阶层妥协的结果。”

“我觉得由大众来搞社会改革、社会转型是非常糟糕的,要由精英来掌这个舵。但是这些精英必须是真正代表大众利益的。”

“但是怎么实现?我认为有两条能够想像的路。第一条应该是能够为大众着想的精英分子不断地努力,做一点算一点。第二条路是中国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条件,处于一个全世界浩浩荡荡的潮流之中,在这样一个国际背景下,我们可以利用国际上自由民主的帮助,并且这个力量不可小看。”

“我们的经济改革靠什么?靠的是西方理论,不是靠马克思理论。同样,我们的社会改革、政治的,经济的,技术的,都是使用西方花费了巨大代价总结出来的经验,尽管可能有争论,但我觉得方向很清楚。所以在国际环境非常好的情况下,我们一起努力,同时要寻找现在有权的精英分子接受改革的观念,推进我们这个社会的良好转型。”】

点评:从上面的内容可以看出,茅老先生所谓的应该对改革的转型时期掌舵的“精英”是下面的几种人——

一、 占中国人口5%左右的富人;

二、 是“权力”和贵族,宗教妥协的产物;

三、 是非大众的那小部分人;

四、 是依靠“国际上自由民主的帮助”的那些人;

五、 是非马克思主义者。

话说到这份上,连傻子都知道他要达到什么目的了,也省了我发表评论的工夫了。

我们再探讨第三个问题,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这把年纪了,还赤膊上阵?

我猜测,原因之一也许是他把自己当成佘太君了,要“百岁挂帅”,以为他可以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他以为他这个拉大旗作虎皮并且有外国背景的“天则事务所”的老板一出马,可以吓死一大批民众,甚至高层也要让他三分,真的是有点三国时期王朗出征的味道,他也许提前进入老年痴呆期了,不知道今夕何年,以为网络上还是他们可以指鹿为马的自由派一统江山,我好心劝他还是以王朗为戒,自己的健康要紧,因为他这种人是可以活一千岁的。另外,像他如此的自恋,还把自己当根葱,笑死人他要偿命的。

原因之二也许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进入2016年以来,某种势力损兵折将,或者见上帝,或者受处分,或者败诉,或者受到审判,最痛心疾首的是他们給民众树立的光辉榜样美国在2016年大选中丑态百出,让全世界人民把其本质看得一清二楚,最严重的是某些人在广大民众中已经成为笑料,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一种功能就是娱乐大众,现在公知一开口,大众就发笑,现在包括本人在内的很多人反而觉得非常怀念公知们在网络上胡说八道的时期,他们一闭嘴,人们的生活就少了很多乐趣。茅老先生也许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来救场的,可是他救得了吗?他没有廉颇、黄忠的能耐,却有王朗的胆量,于是就按捺不住跳将出来,并且直接跟六中全会叫板,要执政党把社会转型交给他们这些“精英”来掌舵,最起码接受他们的观念,推进转型。 就冲其脸皮厚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其实,他心目中的“精英”还有很多,我们不妨帮助他补充一下——

一、是那些“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的汉奸

二、是在战争中牺牲的日本军队和百姓……“我们要纪念战胜国的阵亡将士,同样应该纪念战败国的阵亡将士。”

三、是通过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等給我们带来160年的“进步”的西方国家。

等等等等。

茅于轼在《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掌舵》中赤裸裸地说,“所以在国际环境非常好的情况下,我们一起努力,同时要寻找现在有权的精英分子接受改革的观念,推进我们这个社会的良好转型。”说的非常清楚了,他的主张就是应该寻找党内某些主张走邪路的“有权的接受改革观念的精英分子”,并且在“国际上自由民主的帮助”下,“一起努力”, 推进我们这个社会发生由茅于轼之流的“精英”掌舵的“良好转型”,这小算盘扒拉得多精明!

到这里,我们出于人道主义,对这位“南柯太守”大喝一声,醒醒吧!别做梦了!

不过,我们还是非常感谢他又一次充当反面教员!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6-12-15/4161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6-12-16 00:03:26 关键字:政治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