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衰败与中国经济学殖民化的终结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李炳炎    点击:

海派经济学南京研究所第14次研讨会论文之四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衰败与中国经济学殖民化的终结

李炳炎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明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特邀顾问、著名经济学家刘国光先生,在近日召开的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5届论坛发表演讲,强调指出:新自由主义已经破产和失败,《资本论》热在全球持续升温,马克思主义正在复兴。西方资本主义强国已无法控制被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召唤出来的全球经济危机这个魔鬼。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西方正在遭到强烈谴责。

李慎明同志在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5届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中强调指出:

这场金融危机首先引起西方国家的政治动荡和思想震动,促使不同阶级阶层和不同政治派别的人们在认识金融危机的原因、性质和后果的过程中,对西方的各种社会思潮进行反思和批判。西方国家一些左翼学者批判了新自由主义理论和政策,认为新自由主义是导致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金融危机给新自由主义特别是其集中体现的“华盛顿共识”以沉重打击,暴露了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和体制模式的局限,使其“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合法性”(美学者大卫·科茨语)。在此情势下,西方思想界和西方政要分别提出用凯恩斯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拯救自由资本主义的口号,试图通过一些改良资本主义的理论和政策,实现凯恩斯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实践已经并将继续证明,不论是资产阶级右翼奉行的新自由主义或是凯恩斯主义,还是资产阶级中左翼所奉行的社会民主主义,都不能从根本上消除资本主义社会所固有的矛盾和危机,都不能改变资本主义衰颓的历史大趋势。及时了解国际金融危机对新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等西方思潮的影响和冲击,有助于我们把握西方思想理论的最新动向,划清马克思主义与西方各种思潮的界限,更好地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武装头脑、指导实践。

马克思主义是指导人们批判资本主义旧世界,实现人类解放和每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科学理论。“它把伟大的认识工具给了人类,特别是工人阶级”。金融危机爆发后,马克思的《资本论》在西方国家热销,马克思主义成为西方学术界研究的热点,越来越多的人希望通过马克思主义认识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寻找克服这场危机乃至消除资本主义罪恶的现实途径和方法。……英国的《泰晤士报》还以“马克思重新回到了欧洲”为标题发表评论说,金融危机使西方人突然重视马克思的《资本论》了。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经济顾问雅克·阿塔利对马克思撰写《资本论》的情况作了详细的介绍,并指出:“马克思预见到了全球化的到来,预见到了世界金融危机的实质。”一些欧洲学者还认为,“今天马克思又成时尚了,比30年前的马克思热还热。”……加拿大约克大学政治学教授利奥·帕尼奇在《十分时髦的马克思》一文中说,当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崩溃时,对世界的影响是如此深远和惨烈;马克思会以此作为“资本主义像一个魔法师,无力控制自己召唤出来的魔鬼”的生动例证。

……只有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才能解释清楚这件大事的本质特征和根本原因。这也是《资本论》和马克思主义学说在西方重新获得青睐的主要缘由。我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应该从中得到启示和鼓舞,增强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解决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的自觉性和坚定性。……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而正确的理论是正确行动的先导。现在,一些西方的主要国家,工人动辄进行上百万人的大罢工,强烈谴责资本主义特别是新自由主义,呼唤公平和公正,这也是过去鲜见的现象。世界社会主义和左翼思潮的复兴,必将有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一步发展壮大。

年已87周岁高龄的刘国光先生在论坛上作的“21世纪世界政治经济学杰出成果奖”的获奖感言中慷慨陈词,强调指出:

坚持正确的改革方向,当前最紧要的是要与新自由主义划清界限。新自由主义不是两点论,而是执其一端、即主张一切要由“纯粹的”、“看不见的手”来指挥,反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与管制。新自由主义的核心体系和价值观念是“三化”,即完全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与之相对应地,要达到“三个否定”的目的,即否定公有制,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国家干预。这种观念也被称为“市场原教旨主义”。其实践的结果又如何呢?它必然是导致权贵资本主义方向的“改革”,贫富分化将会达到不堪忍受、难以收拾的地步。因此,新自由主义不是什么社会的福音,而是干扰改革的杂音,必须从改革的起步阶段就应该努力加以抵制和反对。

新自由主义在国际战略政策方面推行市场的非调控化,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贸易和资本的无限制开放、自由化等。新自由主义主张以超级大国为主导的全球经济、政治、文化一体化,即全球资本主义化,因而成为了损害发展中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利益的理论工具和舆论工具。事实表明,新自由主义也没有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福音。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拉美教训,许多国家搞自由化、私有化、放松国际金融管制最终都出了大问题,现在觉悟了,毅然决然地抛弃了“欧美自由市场经济模式”而向左转。俄罗斯过去听信新自由主义搞“休克疗法”,结果一蹶不振,现在也跌醒了。诚如美国纽约大学教授塔布所指出的,“新自由主义就是其所许诺的目标而言,已经失败了。它没有带来快速的经济增长,没有消除贫困,也没有使经济稳定。事实上,在新自由主义霸权盛行的这些年代里,经济增长放慢,贫困增加,经济和金融危机成为流行病。”

……自上世纪70-80年代以来,撒切尔夫人、里根陆续上台,开辟了长达近30年的主流经济学地位。这次大的金融危机,再次宣告了新自由主义的破产,不得不更多地乞灵于凯恩斯主义国家干预之类手段,不得不借助于类似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手段。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一旦经济形势变暖,它还会死灰复燃。——只要大的垄断资本集团存在,特别是大金融资本存在,他们还会大肆鼓吹和利用新自由主义蛊惑人心。

……国民经济许多重要领域都不能完全交给“看不见的手”的市场去管。如教育、卫生、住宅、社会保障、收入分配等民生领域,交通运输、资源开发、环境保护、农村设施等基本建设领域,以及扩大内需和调整结构,乃至宏观总量平衡等问题,都不能完全交给自由市场去调节,而不要国家的协调和安排。对于新自由主义关于市场万能的迷信、自由放任的神话,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其本质、其用心而不再相信了。

然而,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面临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在一些高校,有人正在变本加厉地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全面取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经济学全盘西化的现象愈来愈严重。他们大搞挂羊头、卖狗肉,偷梁换柱、红皮白心的鬼把戏。一是歪曲党的经济学教学方针,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领导地位,不搞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主导的“单轨制”,长期以来坚持搞中西并重的“双轨制”。近来又进一步肆无忌惮地将“双轨制”改为全部由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主导的“单轨制”,迫使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进一步边缘化。二是教学内容西化。胆敢将政治经济学的教学内容偷换成西方经济学,不开《资本论》课,不讲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不运用马克思经济理论来分析金融危机原因,大肆吹捧反马克思主义的“诺奖得主”。三是教材全部西化。责令研究生全部采用美国的英文原版教材,并作为考试依据。四是教师队伍西化。大批引进经济学“海归派”,充当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传教士”,占领大学讲台和经济研究机构。五是研究生考试方式西化。有的高校在研究生考生考试中,所出试题在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招魂,用西方高级宏观、微观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西方计量经济学取代马克思《资本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作为经济类学科考试的基础课和专业课。

总之,当前中国经济学的西化倾向愈来愈严重,西化愈来愈彻底。从经济学教学方针、教师队伍、教学内容、教材到考试方式等,正在加紧推行全盘西化、整体上西化。妄图使中国经济学“跟着美国走”,贩卖美国货,照搬美国主流经济学模式,推销美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意识形态,误引我国改革与发展的方向。一些主流经济学精英们,不仅充当“美国鹦鹉”学舌,而且充当旨在使中国经济私有化的科斯产权理论、新制度经济学的掮客,大肆贩卖、强行推销。他们充当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买办,正在步步紧迫地加速推进打着所谓“经济学现代化”招牌的中国经济学的殖民化,妄图使中国经济学领域为美国主流经济学的殖民地。可笑的是,他们也不睁开眼睛看看,他们视为命根子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经济危机中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在全世界范围内已告失败,失去了其存在的合法性,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随着“新自由主义时代”的结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正在复兴,显示出勃勃生机和旺盛的生命力。对当前的世界经济危机,只有马克思的经济学才能作出科学的分析。它的根源仍然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即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矛盾,仍然属于生产过剩危机。也就是说,经济危机根源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只有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才能根绝经济危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是垄断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这张“皮”上长的“毛”而已。试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可以把目前中国经济学西化加速的现象,看作资本主义制度及其经济学走向崩溃的一种“回光返照”。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终结,已是必然趋势,命中注定的事情,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像兔子尾巴,长不了。对于这种终结的定论,中国新自由主义者们心中明白,却仍然嘴硬,不认输。在不久前召开的一次全国性经济理论研讨会上,有人公然大肆攻击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论和科学社会主义。更有人在大会发言中高呼:“我的结论就是一句话:资本主义好!”他们在公众场合放肆地发泄对马克思主义的仇恨情绪,气焰十分嚣张,为资本主义、为行将毁灭的新自由主义招魂。

此种情况,发生在党的十七大之后,发生在刘国光“7·15谈话”发表五周年之际,值得引起人们的警惕。年已81岁的江苏社科院著名世界经济研究专家程极明先生,呼吁大张旗鼓地反对新自由主义,正是全国马克思主义学者的共同意旨,是捍卫社会主义制度的正义之举,值得我们响应。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党的意识形态领导部门和教育主管部门,对于此种严重情况的发生,漠然处之?为何不采取果断措施,直指当前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泛滥。划清“四个界限”,捍卫马克思主义,回击反马克思主义思潮,在当前已是刻不容缓之事!

中国经济学的殖民化,到了该终结的时候了!重建中国经济学的历史任务,和重建高校经济学教学体制的马克思主义主导范式的任务,已经责无旁贷地落到了马克思主义者的肩上!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3-05-02/1974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两极分化  新自由主义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