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宪之:论中国最大的危险并不是腐败

时间:2013-05-02 08: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宪之    点击:

论中国最大的危险并不是腐败  

   

腐败话题,在中国可以说是个唯一的争议最小的话题,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从精英到草根,特别是,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对中国腐败的严重性,有着大致相同的评估。

在阶级分化对立日益严重的中国,这一现象无可置疑地告诉我们: “端正党风” 30多年,我们这个党,腐败得已经不能再“深化”下去了。天下汹汹,任何粉饰歌颂都无济于事。无视这一严峻现实,拒绝改弦更张,继续“不动摇”下去,才真是“死路一条”那。

既然如此,说腐败是中国最大的危险,难道还错了吗?

诚然。

连中华民族的认同感,左右两翼都无共同语言,难道在关乎国家民族前途问题的认识上,二者会那么一致吗?

其中必有蹊跷。

个中自由玄机。

请试言之。

一,腐败不过是中国“转型接轨”“初级阶段”官僚买办资本原始积累的一种方式  

党风问题,是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陈云同志的名言一点没错。  

问题是,执政党党风为什么腐败到今天这步田地。  

改开之初,标榜“完善”。文革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四人帮把党的传统搞丢了,“四人帮”粉碎,天下大治海晏河清倚马可待。

记得曾有 “端正党风三年大见成效”的许诺,这与“不会出现百万富翁”的许诺一样,言犹在耳。

30几年过去了,我们的党风究竟“端正”得如何?

不能也“实践” 检验检验吗?

毛泽东时代,曾经创造出古今中外空前绝后的清明吏治。

怎么“拨乱反正”到如今不可收拾的地步呢?

难道“只有深化腐败才能解决腐败”吗?

   

原来,腐败是标不是本。  

先看看,30年来中国的大地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曰“转型”,“接轨”。  

“和平演变”历史有过否定性结论,目前颠覆还不是时候,且不管他,如今我们就叫“转型”。  

“演变”有点被动式,“接轨”完全自觉主动。  

它是霸权制定的话语方式,“只能做不能说”的典范。  

三岁小孩也不糊涂:“接轨”者,与美国、与美式“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接轨”耳。  

“不问姓社姓资”,“不争论”中,大踏步“姓资”耳。  

一层仅仅几毫米的透明玻璃纸,不能戳破就是。  

不如右派说的坦白:“补课”。  

转型之初,也跳不过原始积累“初级阶段”。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不会出现百万富翁”,但是,没有资本的积累,没有个别资本的增大,能有资本主义的崛起吗?  

抓住了原始积累这个纲,再来看中国诡异奇崛的世相,也就豁然贯通了。  

   

“一辆摩托一杆秤,跟着小平闹革命。”  

那是“万元户”时代的口号。  

煤老板,房地产,大亨,温州式高利贷崩盘,权钱黑联手,一朝暴富,动辄数以亿计。  

则是与时俱进到今天的状态。  

中国距俄罗斯式的六七个寡头垄断国民经济,还差一个叶利钦跳跃。  

“民主宪政”,“顶层设计”,就是要完成这个跳跃。  

   

据说,社会主义的罪状是“平均主义铁饭碗”,引入“竞争机制”,才能“有利于”。  

上升到理论,叫“市场经济”。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新自由主义。  

实行市场经济,谁有本事谁发财,各人、各阶层,自然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先富起来”,“能挣会花”。  

一切优势中,最大优势无疑是“权”, 掌握在官僚阶层手中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们自己的话语,叫寻租。这自然也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历史现象。  

   

原始积累,就是超经济掠夺,用非市场的手段积累资本成长的“第一桶金”,也就是他们所要赦免的“原罪”。  

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讲的就是原始积累。  

资本原始积累的方式,因时因地而异。他们的老祖宗,欧美绅士“大国崛起”时用的是贩卖黑奴和灭绝印第安人,是鸦片贸易,是用血与火,用赤裸裸的掠夺方式。  

子孙们“来到世间”时,历史条件已经大不相同,利用权力进行“内向型”掠夺就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了。在第三世界,印尼的苏哈托、菲律宾的马科斯、扎伊尔的蒙博托、旧中国的四大家族,都是范例。特别是“转型接轨”国家,权力掠夺,更具有决定性意义。  

俄罗斯最有代表性。从戈尔巴到叶利钦不过十余年,社会财富的一半 “产权明确”到六七个寡头手里了。而“先富”暴富阶层中的多数,还是原先的党官僚——不是靠权还能靠什么!  

所以,转型中的“腐败”与一般意义上的吏治腐败不同:它是“接轨”的初级阶段,官僚买办资本进行原始积累的一种方式,一个基本方式。  

也因此, “腐败”也成了“转型接轨”不可避免的伴生物。如影之随形,无论怎样“加大力度”,都不可能稍有避免。  

腐败是标,资改才是本。  

舍本逐末的反腐,最多也只能是扬汤止沸。  

正本清源,回归社会主义,才能根除腐败。  

二,中国最大的危险是“姓殖”:变成美国四分五裂的殖民地。  

中国最大的危险是资改西化,“传统”语言讲得最科学,叫走资本主义道路。  

30年前这样说,光唾沫星子就能将你淹死。  

经历漫长岁月,许多中国人开始明白:毛泽东主席后半生所致力的“继续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家所预言的,不是一一变成了现实吗?  

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有时要花一生的时间。  

国家民族要明白一个道理,所花的代价,比这要大得多。  

迷途知返,回归社会主义,要花残酷的历史代价。  

中国当前最大的危险要比腐败严重一万倍。  

   

这不光是最大的,而且是最现实的。它既是美国的最终目标,也是中国买办资产阶级带路党的最终目标。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苏联,南斯拉夫,伊拉克,利比亚,“民主”了,“人道”了,四分五裂,生灵涂炭,国无宁日。  

何须什么“顶层”,华盛顿早就给你“设计”好了。  

“不改革死路一条”。  

“生路”何在,殷鉴并不遥远,苏联、东欧、伊拉克、利比亚,就是现身说法。  

买办汉奸带路党的叫嚷,说明这“生路”业已呼之欲。  

只缺一个 “顶层设计”,或者是“颜色革命”。这都有例可循:前者, 戈尔巴、叶利钦式的“民主人道”“普世休克”是也;后者,中亚“颜色”,利比亚“带路党”是也。  

资改派怀抱着一个极为幼稚的迷信不放,他们一厢情愿地以为,只要我们“转型接轨”,“姓资”了,就能够顺顺当当投靠美国旗下,“融入世界”。怀着这单相思,多年来,无论美国人如何穷凶极恶的对待中国,他们都九死不悔,“不动摇”走下去。政治,以美国为“先进文化”;经济,不惟以美国 “现代企业制度”为法式,而且“外向”成了美国的殖民附庸;干部,靠哈佛和中情局培养;公知,由民主基金会和哈佛基金会打造……中国事实上已经变成美国的经济殖民地,政治上的附庸国。中国在按美国的意志一步步“改革深化”,所差的,只是最后一级跳跃,就能如愿以偿地完美实现美国人的期望。  

他们不知道或者故意遮蔽了一个现实:美国人要的不过是中国“姓资”,作为一个大国和潜在的竞争对手,人家要的是四分五裂一蹶不振,将中国变成任其宰割的殖民地。  

只要看看美国人对中国分裂势力不遗余力的扶持,看看他们对台独、藏独、疆独的态度,你就不难明白这一点。  

只要看看被美国输送过“民主”的国家,你就不会再犯糊涂。  

这才是摆在中国面前最大的也是最现实的危险。  

三,通向“最大”的几条危途  

第一,经济上,“攻坚”国企,彻底实现私有化  

改开搞30余年,经济上已基本完成了私有化,“公有制为主体”已经名存实亡。  

不过“国有企业”毕竟合法地存在着,它堂而皇之地由尚未完全颠覆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宪法保障着。它一天不私有化,资改派就一天不能消除余悸。  

右翼媒体集群攻击国有企业,又是“垄断”啦,又是腐败啦,罪莫大焉。  

什么叫“改革”,他们有一个不容争论的“原道”诠释。在他们的词典里,只有“甩包袱”、把一切投向市场,什么都产业化,才叫改革。只有无休止的“招商引资”,特别是引外资,“快卖卖光”,才叫改革。把外汇借给人家,再从他们手里“引”过来,才叫改革。私有化是改革的核心,只有私有化才叫改革。“国退民进”叫改革,“国进民退”就犯了原罪。经理给自己加工资,年薪几十几百几千万,叫改革,叫“现代企业制度”;工人有点不平,那叫“民粹主义”,“平均主义铁饭碗”,是“倒退”,“走回头路”!  

国有企业“完善”30几年,花样不断翻新,利改税、拨改贷起步,踏着越来越“大一点”的步子,开始是“一包就灵”,后来是“一股就灵”,但除了让老板捞了个钵满盆溢,别的什么都不灵,越改越糟,最其终,还是非得产权明晰给“管理层”不可。  

说什么完善不完善,抢夺本来是明火执仗,“次优选择”嘛——本来就是要将你搞垮,难以为继。  

国企的腐败,正是私有化改革的必然结果。  

解决国企腐败问题,只有回归社会主义,终止私有化改革。  

   

国企尽管事实上在官僚资本化,但毕竟处于动态变化过程中。作为合法的国有财产,它是社会主义制度还能坚守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回归社会主义所剩下仅存的一道经济屏障。自然,他也是资产阶级彻底复辟资本主义的一道最后障碍。  

“攻坚”,名副其实。   

   

第二,政治上,顶层设计“民主宪政”。  

30年资改,资产阶级已经名副其实地成为中国的强势阶级,他们垄断着从政治经济到思想文化的一切权利。公权早已成为他们保驾护航称心如意的工具。不过,大众在慢慢觉醒,共产党内反思的人也越来越多,重庆模式就是一个突出表现。所以,一天不改旗易帜,共产党一天不下台,他们就难免心有余悸。而“民主宪政”,就是通向“改旗易帜”的康庄大道,“民主宪政”普世之日,也就是共产党下台完蛋之时。  

正如国企的腐败一样,共产党的腐败,正是资改的必然结果,是颠覆毛泽东的必然结果。毛泽东主席后半生研究国际共运的经验教训,致力于探索跳出黄炎培 “周期律”的途径,以保证共产党不致由公仆变主人。最后下决心冒着与许多战友决裂的风险毅然发动文化革命,他的着眼点,在于给人民群众以真正的民主,而“四大”,就是这民主的具体应用。“四大”民主,令贪官污吏惊心动魄;“群众运动”反腐,是毛泽东时代成功地给贪官污吏设下的紧箍咒。后来,“四大从来没有起过好的作用”,宣布“永远不搞运动毛泽东身后”,不是明着解除桎梏让为贪官污吏大开绿灯吗?文革被彻底否定,并被无所不用其极的妖魔化。当前腐败的横行无忌,正是否定文革的必然结果。  

彻底剥夺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甚至连上访都在事实上变成非法。大人先生们还侈谈什么“民主”,不是欺人太甚吗?  

凤凰主编在一个节目中说得好:  

   

什么是民主?民主就是你有多少钱就可以享受到多少权力,想要民主吗?就拼命挣钱吧。  

   

你们的民主,不过是不折不扣的有钱人的民主,是资本的民主,掠夺者的民主。  

你们的所谓“法制”不过是颠覆社会主义宪法的法制,不过是为私有化掠夺和肆无忌惮卖国保驾护航的法制,不过是将疯狂掠夺来的财富合法化,用国家机器给以强力保护的法制。  

你们的“宪政”,不过是将台独藏独疆独合法化,重蹈前苏联的覆辙,最终将统一的人民共和国变成四分五裂的“中华联邦”。  

四,买办精英为什么热衷鼓吹反腐?  

右翼反腐,角色颠倒。考其玄机,不外三个:  

   

一曰推卸罪责。  

右翼以控诉“牛棚”起家,鸣冤叫屈为走资派还乡大捞造势,乃最初的政治使命。随着控诉的“深化’,连“三反”不能幸免。  

众所周知,“主流经济学家”有个著名的“吐痰经济学”,认定腐败是转型接轨的“次优选择”,乃改革开放的必由之途。  

朱学勤有过“宁要腐败不要毛泽东”的名言。  

奇怪的是,如今又高调反腐了。  

“次优选择”是“黑猫”;如今,变成了“白猫”。  

曾记否,某公子是以大声疾呼“赦免原罪”名世的。近期,忙于各种纪念之余,又发出“96%的官员都贪污,、包二奶;所有的媒体都充满谎言。这样搞很危险!”的惊世骇俗之论。  

也许出自高官之口过于刺激,不久又收回。出自微博,到底是谁所为,且置勿论,总之,不是空穴来风。  

个中玄机,意味深长。  

他们近期高八度鸣奏“顶层设计”,30余年,中国的“完善”与改革,那一项不是出自他们的“顶层设计”?  

敢作敢当,求仁得仁,衮衮诸公引领改开潮流,导致这愈演愈烈的腐败现实,翻脸不认账,算什么英雄好汉!  

   

二曰忽悠群众。  

“春天”,“完善”,“端正党风”,“拨乱反正”,“先进”……30余年,老百姓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不能“启蒙”个没完没了。  

腐败愈演愈烈,三陪二奶、卖淫嫖娼遍地,黄赌毒泛滥,黑社会,权钱黑联手……不亚“大海般胸怀的蒋委员长”当政年代。  

天怒人怨。  

此时此刻,如何继续忽悠?  

最佳选择,莫过于举起“反腐”大旗。  

   

叶利钦当年就是打着这面旗号击败戈尔巴取而代之的。  

叶利钦是苏共中央核心中最激进的改革派,看共产党给“民主人道”“完善”得差不多了,一个鹞子翻身,公开宣布推出共产党——他这一与时俱进,立马捞到更为可观的政治资本。从而可以保证他进行新的“顶层设计”,搞“休克”“普世宪政”了。  

世事就是这样吊诡。  

   

三曰归罪体制。  

疯狂掠夺聚敛,肆无忌惮卖国,霸权在握,盛世高唱,可惜他们自己也缺乏自信——不然为什么纷纷“裸官”,忙着把老婆孩子和财产转移海外?  

利用群众对腐败的痛恨,煽动群众将怨气和愤怒指向“体制“,不惟推卸了自己的罪责,而且可以借此推翻共产党,改旗易帜,彻底将中国分化私化殖民化。  

一举三得,何乐不为!  

买办精英高调反腐,玄机就在这里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3-05-02/1324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2 08:00:00 关键字:最大危险  腐败  走资姓殖  殖民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