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哲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王伟光: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分析认识国际问题

时间:2019-04-12 00:04:50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王伟光    点击:

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分析认识国际问题

王伟光

王伟光: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分析认识国际问题

2019年第1期《求是》发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我把在“世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命运暨国际形势研究”课题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发表,作为学习体会。我这里主要谈谈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来分析国际关系,看待国际问题,认识国际形势,把握世界走势,以及世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命运。

一、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来观察说明国际问题

对当前错综复杂、风云变幻、惊涛骇浪的国际局势到底怎么看?中外各类政治人物、各方专家学者皆纷纷站台说道,各家各派众说纷纭。有的从政治人物的秉性品格等个人特质出发看世界,如把当前美国对外政策归结于个人个性和商人身份使然;有的从西方国际关系和国际问题理论出发看世界,如运用地缘政治理论、文明冲突理论等说明国际问题;还有的从具体策略层面分析国际问题,如提出应对突发事件的具体对策等,这里不一一例论。一时间各方能人志士激扬文字、指点江山,开出各种应对“药方”。不能说这些观察国际问题的理论和方法不能用,不过诸多策论虽然能说明一些问题,但至今没有一家能够完全说清说透问题,或彻底地说服人,总之都是不够全面、不够透彻的。

应该运用更有高度的理论和方法才能彻底说明国际问题。唐代诗人王之涣在《登鹳雀楼》一诗中写道: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站得愈高才能看得愈远,讲得就是这个道理。只有站在人类理论思维的最高峰,才能看清、悟透错综复杂的宇宙间各类问题。毛泽东同志很推崇这首诗,他说,我们共产党人的眼力不够,需要借助马克思主义政治上的“望远镜”。马克思主义是“望远镜”,帮助我们看得更远,使我们从长远战略全局的高度看问题;马克思主义又是“显微镜”,帮助我们看得更深,使我们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来观察说明世界,否则说明不了、或至少不能透彻说明当前的国际局势。

毛泽东同志在1959年7月1日写过一首诗《七律·登庐山》:

【“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这首诗教育我们一定要用正确的世界观方法论分析认识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当时中国正处在十分复杂冷峻的国际条件下,美国全面遏制和包围中国,力图扼杀红色中国。前苏联大搞社会帝国主义,企图控制中国。毛泽东同志提出“冷眼向洋看世界”,就是要求我们用马克思主义眼光沉着冷静地观察和分析世界形势。“冷眼”是什么?就是冷静严峻的眼光,表示对反华势力的藐视,沉着冷静地观察世界大势。马克思主义的眼光是什么?就是马克思主义分析问题、认识问题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只有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认识国际问题,才能科学判断国际形势,得出正确的判断,以指导我们开展国际斗争和实施对外政策。

马克思恩格斯每当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总是能够站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明察秋毫地洞察国际形势,科学判定国际态势的规律、特点和走势,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指明斗争的方向和策略。譬如,巴黎公社失败以后,马克思即刻撰写了《法兰西内战》,高度评价了巴黎公社的历史意义,把巴黎公社第一次工人运动失败的经验教训总结得淋漓尽致,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中反复强调马克思对巴黎公社经验教训的科学总结。列宁认为,马克思总结巴黎公社失败的教训,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一定要砸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这就全面阐发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原理。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也是运用唯物史观分析认识历史事变的典范例证。拿破仑三世搞反革命复辟,事变刚刚发生,马克思就写了这篇论文,他站在唯物史观的高度,对路易·波拿巴政变的阶级实质、背景、走向作了透彻的分析,得出了正确的判断;后来法国形势的变化发展完全证实了马克思的预判。还有恩格斯的《德国农民战争》,是总结德国1848—1849年革命经验的马克思主义史学经典著作,恩格斯对德国1848—1849年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个重要历史事件的分析十分科学而精准,进一步丰富了唯物史观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一俟历史重要关头,马克思恩格斯总能站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制高点上“冷眼向洋看世界”。马克思的《资本论》科学预测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发展规律。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正确指明了帝国主义的垄断性、腐朽性、垂死性和必然灭亡的趋势。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从理论思维的高度预测到中国抗日战争的三个发展阶段和日本帝国主义必然失败的最后结局。这些都是基于他们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迄今为止人类说明一切宇宙间问题(包括社会历史问题)的最高峰,是观察国际问题的最锐利的思想武器。理论上站位越高,看得就越远、越清、越透。站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峰之上就可以“一览众山小”“一览无余”。无论马克思恩格斯身后过去了多少年,实践还是充分证明他们关于国际问题、历史演变和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历史发展趋势的基本看法是多么正确。

观察国际问题首先有一个立场问题。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站在进步、正义、公正的立场上,而不是站在资本的立场上,站在少数人的立场上,站在落后、非正义、偏见的立场上看待国际问题。立场对了,才能拎得清国际问题上的大是大非。毛泽东同志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判断,首先就是站在人民的、正义的、公正的、进步的立场上,才得出这样的判断。对于美国以“反恐”名义,旨在推翻他国政权的战争,如叙利亚战争,不论它打着什么样的旗号,我们只要选择正确的立场,就会采取正确的态度。在国际斗争中,要讲国家利益。但是,我们讲的国家利益与美国统治集团讲的国家利益是站在不同立场上讲的,其实质是根本不同的。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看,国家利益的实质就是人民的利益,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维护国家利益就是维护人民的利益。而美国统治集团则站在少数资本利益集团的立场上讲国家利益,它们讲的国家利益不代表人民的利益。“美国优先”就是美国垄断资本利益优先,而不是美国人民优先。当然,美国垄断资本利益集团在攫取巨大利益的同时,为了维护美国垄断资本的整体利益、长远利益,也会给美国普通人民分一杯“红豆汤”。

分析国际问题还要运用正确的观点。马克思主义观点是唯物的、辩证的、历史的、阶级的观点,是讲长远、讲根本、讲发展、讲趋向的观点,用这样的观点看问题,从根本上来说,一切反动派都是腐朽落后的代表,即使再强大也终究是要灭亡的,人民最终会战胜它。毛泽东同志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断,正是运用这样的观点分析问题而得出来的。列宁的“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的观点,迄今仍是至理名言。这是因为列宁运用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帝国主义本质的理论分析而得出的战略判断。当前世界一切饥饿、分化、动荡、流血、战争的根源都在于帝国主义国家的垄断资本利益集团要控制世界资源、世界市场、世界金融,在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帝国主义需要用武力解决问题时,说动手就动手,说开打决不手软。

问题就是矛盾,分析问题必须分析矛盾。新时代我国外交的首要问题,还是毛泽东同志所说的“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这对于我们判断国际斗争的主要问题和主要矛盾是非常具有指导意义的。分析国际问题,要掌握科学的分析方法。矛盾分析方法是重要的方法。把矛盾分析法运用到阶级社会,就必然导致阶级分析方法。从国际上看,当今世界仍然是阶级对立的社会,对阶级社会的国际问题不作阶级分析,是分不清是非的。无是必生非,搞不清是非,就得不出正确的结论,在看待和处理国际问题时就会出错。运用矛盾分析方法分析当今世界的基本矛盾,就可以从一团乱麻、扑朔迷离的诸多矛盾中理出一条清晰的主线,抓住这条主线再作深入的阶级分析,就可以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判断国际问题的首要问题,就可以明确我们的主要对手是谁、主要依靠力量是谁、主要盟友是谁、主要团结对象是谁;就可以明确我们争取达到的最高目标是什么、最低底线是什么、当前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什么、目前应该集中力量抓什么;就可以明确通过分步骤、分阶段的努力完成我们的主要任务,最终逐步达到最高目标……总而言之,就可以正确地制定我们的纲领、路线、方针与政策;就可以制定我们应当采取的正确的战略与策略;就可以明确在国际斗争中最终解决什么问题、近期解决什么问题;对于我们的对手、我们的朋友分别采取什么样的战略与策略;等等。每一个人都隶属于某个阶级、某个阶层、某个利益集团,任何一个政治人物都代表一定的阶级利益。当然,运用阶级分析法也不能搞绝对化、简单化和庸俗化,不能乱贴标签、对号入座。当今,美国总统就是美国垄断资本主义利益集团的政治代表,他背后必定代表垄断资本利益集团的利益,受垄断资本利益集团的支配与控制。当然,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内部也必然有矛盾,分为不同的垄断资本集团。作为美国总统,既要维护美国垄断资本集团的共同利益,同时又代表某个垄断资本集团的个别利益。

当然,搞清主要问题、主要矛盾及由此所决定的主要对手、主要盟友,这是路线问题、战略问题、全局问题。这与我们所采取的策略和手段既一致,又不完全是一码事。自己心中搞清楚的是非敌我,对外怎么说,采取什么样的具体策略,要服从总的斗争方向和当时的具体条件。譬如,在国际场合,我们不好公开讲谁是我们的敌人,要集中力量对付他,而是要多讲统一战线、讲团结、讲合作、讲共同体、讲和平,这是斗争策略问题。这里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必须心中有数、心里清楚。

二、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要站在历史时代的最高点来观察说明国际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眼光首先是时代的眼光,也就是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科学判断历史时代,从历史时代的基本矛盾、主要矛盾,以及其基本矛盾所决定的时代本质和特点出发来观察世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分析国际问题,总是站在时代的高度,用时代的眼光认识国际问题。

我们现在仍处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断的历史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9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明确指出:

【“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根据。”】

马克思所指明的历史时代是什么时代呢?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

【“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这里提出的“时代”概念,不是我们从党和国家发展角度所提出的“新时代”概念,而是唯物主义历史观所阐述的大的“历史时代”概念。唯物史观大的“历史时代”是指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所历经的整个历史进程,该历史时代的进程从该社会形态取代前一社会形态在人类社会占据统治地位起,历经兴盛、衰落,直到为下一社会形态所取代而不再占据统治地位止。马克思恩格斯按照唯物史观关于社会形态演变理论,根据“经济的社会形态”的根本性质来划分历史时代,把历史时代划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产阶级社会等历史时代,之后经过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过渡,将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时代。从时代的根本性质和大的历史进程来看,从全球范围来讲,现在仍然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占主导地位的历史时代,而这个时代又发展到经过社会主义过渡,最终取代资本主义而进入共产主义的历史阶段,该时代充满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两条道路、两种命运的斗争。

当然,我们当下所处的大的历史时代,在其发展进程中又分为不同的发展阶段,每个发展阶段的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具体表现又有所不同,时代的具体情况和特点又有所变化。现在我们所处的历史时代已经经历了两个阶段,这里可以简略回顾一下。第一个阶段是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写作《资本论》时所看到的世界,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残酷剥削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兴起是该时代的主题。第二个阶段是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又可以称作帝国主义阶段。资本主义从竞争走向垄断,就是列宁写作《帝国主义论》时所看到的世界。资本主义以垄断代替竞争,进入资本主义发展进程中最高的、腐朽的、垂死的发展阶段。在该阶段,帝国主义把世界瓜分完毕,为争夺殖民地而“狗咬狗”地打了起来,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无产阶级革命兴起,社会主义从理论走向实践。列宁把这个阶段称作无产阶级革命和帝国主义时代。列宁这里讲的时代不是指的大的历史时代,而是指大的历史时代的不同历史阶段。该时代的主题是战争与革命——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十月革命、中国革命以及东方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国家的民主革命,出现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和一系列摆脱殖民统治的发展中国家。现在处在什么样的阶段,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看法认为现在仍处在列宁所判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帝国主义阶段,然而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时代主题由“战争与革命”转变为“和平与发展”;还有一种看法认为现在已经进入第三个阶段,有叫新帝国主义阶段的,有叫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有叫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有叫现代资本主义阶段的……究竟是原来的阶段还是新阶段,还可以研究讨论。历史发展的每一阶段与每一阶段并不是截然分开、完全不同的。历史发展是有连续性的,同时每个阶段都具有与其他阶段不同的特征。比如,整个资本主义历史时代是一个完整的、连续的、具有自己本质特征的历史进程,但是也不能完全截断资本主义不同发展阶段的连续性与同一性。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以垄断为主,但竞争依然存在。当今的垄断资本主义仍然保留着老帝国主义的特征,但今天又有新的变化。今天的垄断资本主义仍然是帝国主义,列宁所分析的帝国主义的主要特征它都具有,同时又形成了新的特征。然而不管如何判断,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大的历史时代没有改变,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没有改变,垄断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基本特征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必然趋势没有改变。由于殖民地或半殖民地人民的斗争、工人阶级的斗争,争取独立和社会主义的斗争、争取和平与发展的斗争成为一波又一波的时代潮流。当今,垄断资本再用过去直接野蛮掠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人民的盘剥办法已经过时了,形势迫使垄断资本改变了掠夺方式,采取了间接的盘剥办法,如金融掠夺。由此,争取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

总体上看,当下我们仍然处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占统治地位的历史时代,然而该历史时代已经前进到社会主义逐步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阶段,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经过革命时期、兴盛时期以后,正处于衰落时期——当然其衰落期也是很漫长的。资本主义的替代物——社会主义以及将来的共产主义,已经从“一个幽灵”即弱小的“新生儿”时期走向现实实践时期,在资本主义社会体系内部形成了崭新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制度,占世界人口不到1/4的中国,已经成功地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世界社会主义力量不断壮大,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资本主义下降,社会主义上升。虽然在该阶段,社会主义相比资本主义来说仍然不占优势,但它是不可忽视的社会进步力量,代表着人类的未来。辩证法告诉我们,一切新生事物都是不可战胜的,社会主义必胜。

在准确判断历史时代的基础上,就可以对当前国际社会的基本矛盾、主要矛盾和主要态势作出判断。当今世界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世界,分析当今世界的基本矛盾绕不开对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分析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认为是生产力的社会化和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矛盾,这个基本矛盾表现在阶级关系上就是工人阶级及广大劳动人民与资产阶级的矛盾;表现在社会制度、发展走势和道路选择上,就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两种制度、两个前途、两种命运、两股力量的矛盾与斗争。在今天的历史阶段,特别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过渡阶段,这种博弈更为尖锐、更为激烈,也更为突出。

当然,按照辩证法来看,社会主义的发展也是曲折地前进、波浪式发展、螺旋形上升的,决不是一帆风顺、一马平川、一路凯歌的。放在大的历史时空跨度上观察,作为代表新的社会形态的社会主义,从空想主义到科学理论,从科学理论到实践运动,从实践运动到制度现实;从1848年《共产党宣言》问世,一个“在欧洲游荡”的“幽灵”,到十月革命胜利和俄国社会主义成功,再到中国革命胜利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形成,一路向上发展,当然其中也有挫折和起伏。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于苏东剧变,社会主义一下子跌入低谷。从那时到现在三十年过去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高举社会主义旗帜,坚持改革开放,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风景这边独好”。而西方资本主义诸国经过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打击,走入下坡路。社会主义走出低谷,资本主义进入衰落期。这就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形态斗争与博弈的历史与趋势。

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没有改变,而是更为尖锐、更为激化。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展开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矛盾,以及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从基本矛盾出发观察世界,就可以对国际问题、国际关系、国际局势及其走向作出判定。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的矛盾,必然转化为不断爆发的国际性金融危机,乃至全面性的经济危机。这种危机是国际社会各类矛盾更加激化的集中表现。这是当前一切国际斗争激化、争端激烈、战争爆发的总根源、总原因。当前国际上各类热点、焦点问题及爆发的各类争端,都是由这些矛盾引发的。

我们观察世界,必须从这一矛盾主线出发,用这样的观点来看中美关系问题就会看得很清楚。当今时代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条道路、两种制度的根本矛盾,决定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必然会竭尽所能对我国予以战略上围堵、发展上牵制、形象上丑化。这种斗争是由两条道路、两种制度的根本性矛盾所决定的,是不依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必须深刻认识两条道路、两种制度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尖锐性,一定要作长期斗争的准备。然而,由于社会主义力量的不断壮大,资本主义力量的下降,社会主义和一切爱好和平的力量寻求和平发展成为时代主流。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中国的发展壮大,再加上俄罗斯等各国的牵制、美国国内爱好和平力量的牵制,美国垄断资本也是不可能为所欲为的。也就是说,由于各种力量的抗衡、制衡、平衡,现阶段国际形势仍处于可控的相对和平状态。虽然局部争端、战争不断,但打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不大。和平发展是主流,我们仍然可以争取到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从这个现状出发判断,我们应尽最大努力创造并利用和平发展的机遇,发展生产力,壮大社会主义,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这是当前的主要任务。中美之间的斗争是长期的、绝对的,但又是相对的,存在合作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处于打打和和、和和打打的状态。我们应最大限度地争取和平发展、合作发展,这是我们当前的重要策略,只有这样才能发展社会主义,壮大社会主义力量。一切都要从这个战略策略出发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处理问题。

毛泽东同志“三个世界”理论的基本精神依然适用,符合马克思主义对历史时代的总判断,符合对世界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总判断,符合对当前国际形势、力量对比变化和我们当前任务的总判断,符合对我们当下采取的战略和策略的总判断;但一定要根据新的变化作出新的调整和判断,要有所创新。

1963年至1964年间,面对美苏“冷战”,同时美苏又都在反华的严峻国际环境,毛泽东同志提出了“两个中间地带”的战略判断:

【“我看中间地带有两个,一个是亚、非、拉,一个是欧洲。日本、加拿大对美国是不满意的。”】

1974年,也就是十年之后,他进一步提出了“三个世界”的战略判断:

【“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原子弹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富,但是比第三世界要富;亚洲第三世界很多,亚洲除了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整个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也是第三世界。”】

“三个世界”理论的提出,是毛泽东同志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分析当时的国际形势而得出的正确结论。在“三个世界”理论指导下,我们党正确地领导了当时的国际斗争和对外工作,取得了新中国对外工作的成功。我们进入联合国正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也充分证明“三个世界”理论的战略判断是正确的。

毛泽东同志提出“三个世界”理论以来,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因此要作出符合当前国际力量对比变化的调整。我以为,现在仍然可以把全世界划分为“三个世界”。毛泽东同志讲的第一世界原来是美苏。美国是全球霸主。而前苏联在与美国争霸的冷战进程中,在推进大国沙文主义政策的进程中,在背离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的进程中,把自己逐步异化成为一个“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即列宁所批判的“口头上的社会主义者,实际上的帝国主义者”。美苏形成“两霸”争夺世界的态势。1974年2月25日,毛泽东同志在会见第三世界领导人时说:

【“这个世界是有帝国主义存在,俄国也叫社会帝国主义,这种制度酝酿着战争。”】

帝国主义就是战争,包括社会帝国主义。现在世界格局发生的一大变化就是“两极”变成了“一极”,变成了“单极”。美国成为单极主义或单边主义的第一世界。第二世界就是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发达资本主义诸国,他们和美国一样,在对外剥夺发展中国家利益等重大问题上是一致的。但它们之间又充满了矛盾。第一世界与第二世界由于各自有各自的垄断资本利益,其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讲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这对矛盾曾经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三世界就是我们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包括俄罗斯。当然第三世界也在变化。原来的俄罗斯,也是以俄罗斯为主的苏联,垮台前堕落为社会帝国主义,成为第一世界,解体以后沦为第三世界。当然,也有人把俄罗斯放在第二世界。无论如何,巩固与发展同俄罗斯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我们的战略选择,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有些人不怀好意,老想把中国推到第一世界,鼓吹“中国威胁论”。我们不能上当,我们仍然是发展中国家。我们还有很多落后的地方:虽然就经济总量来讲我们是第二,但就人均来讲,我们还是很穷的;讲文明状态,我们也还存在很大差距,这是最大的软实力差距。

更重要的是我们仍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改变,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和信心也永远不会改变,这就决定了我们必须走和平发展的道路,永不谋求霸权。“三个世界”的划分,要根据今天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作出新的分析认识,但基本理论仍然基于马克思主义关于历史时代问题的认识,关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认识。“三个世界”的划分,有从经济规模、发展总量上的区分判断,但更应当从世界观、方法论的高度来认识,从制度的高度来认识。第一世界、第二世界都是垄断资本主义国家,是传统的帝国主义国家,过去拥有大片殖民地。第一世界与第二世界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就是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美国是超级垄断资本主义国家,要独霸全世界,与其他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不可化解。第三世界绝大多数过去是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国家,“二战”以来纷纷独立,希望走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独立自主地发展本国经济,搞好自己的建设。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打算集中力量搞建设、搞好自己的事情,但垄断资本主义怕利益丢失,怕当不了老大,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打击你、贬损你,让你发展不起来。譬如,经济制裁、“颜色革命”、金融打击、政治恫吓、军事围剿等,无所不用其极。当头号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与其他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利益一致时,它们就会联合起来打击、制裁第三世界国家;利益不一致时,就会相互斗起来。从社会制度上讲,俄罗斯搞的不是社会主义,但俄罗斯是反对美国单边主义的,希望民族独立富强,它与第一世界、第二世界的矛盾很尖锐,特别是与美国的矛盾相当尖锐。我们在作战略考量时,必须把发展同俄罗斯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放在重要位置上。

三、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观察世界,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一切分析判断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认识国际问题,一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

第一,要善于从利益上观察世界。

马克思说:

【“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

可以说,经济利益是一切社会历史事变的总根源。任何社会历史活动都是人的活动,分析国际问题,就应当抓住人、特别是代表性人物的言行,加以考察,善于发现并揭示代表性人物背后的真正经济利益本质,透过利益本质来看问题。

当今世界风云变幻,各类事件冲突纷至,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各类政治人物纷纷在国际舞台上亮相。恩格斯指出:

【“如果要去探究那些隐藏在——自觉地或不自觉地,而且往往是不自觉地——历史人物的动机背后并且构成历史的真正的最后动力的动力,那么问题涉及的,与其说是个别人物,即使是非常杰出的人物的动机,不如说是使广大群众、使整个整个的民族,并且在每一民族中间又是使整个整个阶级行动起来的动机。”】

要研究每个历史人物的动机,就必然导引出整个民族乃至整个阶级的动机,这样才能找到“最后动力的动力”,找到国际事变背后的真正根源,即经济利益的本质。研究当今世界形势,就要研究政治代表人物的动机,就要看该代表人物代表什么利益,代表什么阶级。察其言,观其行,看看他是为哪个阶级、哪个利益集团说话、办事,就会发现某个民族、某个阶级、某个利益集团的动机,就会找到导致其言行的经济利益本质,就会从纷乱的国际问题中梳理出清楚的线索来。特朗普是美国政治舞台上的代表性人物;普京是俄罗斯政治舞台上的代表性人物;安倍是日本政治舞台上的代表性人物。还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如韩国的文在寅、伊朗的哈梅内伊、叙利亚的巴沙尔、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土耳其的埃尔多安、英国的特蕾莎·梅、法国的马克龙、德国的默克尔等等,各种政治人物纷纷登场亮相,表面上看是一团乱麻,实际上每个政治人物的背后,都受到一定阶级利益集团的支配,都代表着一定的阶级、阶层和利益集团的利益,他们都是一定利益的代言人,他们背后都有一条清晰的利益链条。找到其背后的利益使然,就会把问题的实质看清楚,就会找到问题的真正原因,也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应对之策。

整个人类社会就是一个大历史舞台,每个历史人物都在这个大舞台上演绎着有声有色的历史活剧。每个历史人物的活动表现固然与该人物的水平、品质、经历有直接关系,但最终决定历史人物个人历史作为的,是该历史时代的客观条件因素。在马克思唯物史观形成之前,人们关于历史发展动因的认识是由唯心史观支配的。历史发展有没有规律?决定历史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有人提出了地理环境决定论,把一个国家、民族、阶级历史发展的原因归为地理原因、气候原因;还有人提出了人的特质决定论,把历史发展原因归结为某个历史人物的个人脾气;还有人把历史发展的第一动力归结为神灵、上帝、理念等。只有马克思创立了唯物史观,提出了物质经济的原因,物质生产力的发展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根本动力,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推动历史发展。任何历史人物本事再大,都受这个根本规律制约。唯物史观告诉我们,观察国际问题,既要看到历史人物的历史作用,又不能夸大历史人物的个人作用。任何历史人物都是历史活剧中的演员,而不是导演。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货币没有主人,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这说明资本家只是资本的人格化,他是受资本支配的,垄断资本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利润与利益。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得利润与利益,一切都会成为他的利益对手,他眼里只有资本、金钱,他不过是资本、金钱的奴隶。不论美国总统是谁,他都是美国垄断资本主义的典型代表,他的一切个人活动都是为了垄断资本主义的利益,只有从垄断资本主义利益出发,才能说明他的一切言行,而不是从他的特质出发来说明他的言行。

第二,要善于从政治上观察世界。

世界的热点、难点、焦点问题纷呈,突发事变层出不穷,局部战争越打越“热闹”。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苏东剧变以来,虽然没有打过世界大战,但局部战争就没有停息过。较大的战争有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以来的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南斯拉夫战争、格鲁吉亚战争、利比亚战争,以及到目前仍打得不可开交的叙利亚战争等。叙利亚战争实际上是一场代理人战争。巴沙尔背后是俄罗斯、伊朗,反政府武装背后是美国和西方诸国以及沙特阿拉伯。其实,恐怖主义也有美国的影子。叙利亚战争是世界矛盾的集中点和爆发点,各类矛盾在此显现并激化。由叙利亚战事引发的地中海地区的军事较量越发升级,已经成为新式武器试水和各种战争力量较量的最“热闹”海域和地区,这些局部战争都大有战争一触即发的迹象,但是每一场可能要打起来的战争往往又会峰回路转、戛然而止。这是因为双方一直都在较量,只要找到利益平衡点,就可以取得暂时的妥协。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一切经济问题最终要通过政治问题反映出来,政治解决不了就会诉诸武力。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所有的战争背后终究是经济利益的矛盾与争端,经济利益问题集中反映为政治问题,然后白热化并上升为军事问题。经济斗争、政治斗争、军事斗争,都是为了实现某种经济利益而采取的斗争手段。世界上的战争都是由背后的经济利益引起的,而公开发动战争的一方不会赤裸裸地宣称是为了经济利益,必然打着某种政治旗号。政治是检测世界局势的“晴雨表”。列宁曾经指出:

【“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最起码的常识。”】

如果不从政治上来看国际问题,就容易出差错、看走眼。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就是政治战,是两种制度、两条道路之争。只有从政治上看问题,才能看清症结、出对主意。譬如,加拿大逮捕华为孟晚舟的行为,表面上看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打压华为的经济战,实质上是对华政治战。其直接原因是华为领跑了5G互联网的关键技术。华为在5G关键技术方面占据优势,就会在自动驾驶、人工智能、通信、互联网运营、大数据、运用月球资源乃至军事等众多领域取得领跑地位,就会改变社会生活生产的运行方式,带来一场深刻的变革,而且华为已同多方签订了5G网络建设协议。对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诸国,把经济战争上升为政治战争,开展了对华为,即对华的政治战争。

从政治上看问题,就要站在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广大劳动大众的立场上看问题,站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两种制度斗争的高度上看问题。政治问题必然是要从思想上反映出来的、从意识形态上反映出来的。从政治高度看问题,就是要站在思想高度和意识形态高度看问题。美国扼杀我们、军事包围我们、恫吓我们是“后手棋”,它打的“先手棋”是政治仗、意识形态仗。在政治上把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说成是一党制的专制国家,不讲民主;意识形态上用“普世价值”“宪政民主”“西方民主”等理论攻击我们,动用历史虚无主义往我们身上抹黑,这就是政治斗争。政治斗争的目的是为了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最终为了他们控制中国的资本利益服务。为什么会有战争?任何战争都不那么简单,是政治上的较量。列宁曾经说过,帝国主义就是战争。他还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既然实力对比发生了变化,那么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除了用实力来解决矛盾,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在资本主义基础上,要消除生产力发展和资本积累同金融资本对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分割这两者之间不相适应的状况,除了用战争以外,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呢?”】

历史上哪一场战争是发展中国家发起的?全是西方挑拨的。把伊拉克搞乱了,它安然了;把利比亚搞乱了,它安然了;把南斯拉夫肢解了,它安然了。美国先是用“西方民主”让你乱起来,然后搞“颜色革命”颠覆政权。如果发动“颜色革命”还乱不起来,它就直接诉诸武力打掉你,最终是要实现垄断资本主义的利益。

从政治上看问题,必须明确国际斗争的大是大非问题。有人说国际问题没有是非,只有利益,只有实力。这话不完全对。我们共产党人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看待国际问题,必须讲是非;什么是正义的、什么是非正义的,要分清楚。否则我们的穷朋友会越来越少。国际斗争有个实力问题,这话不错。弱国无外交,没有实力只能挨打,受人控制。然而,实力不等于是非。处理对外关系要看实力,但不完全取决于实力,更要看是非。实力是暂时的,可以变化的。在20世纪50年代,面对“台独”势力的崛起,毛泽东同志当时讲了一句话: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寄希望于台湾年轻人。当前,面对民进党的倒行逆施,反“台独”斗争已经发生了重大转折,很多当年支持“台独”的青年调转过来反对民进党的政策。

第三,要善于从战略上观察世界。

运用马克思主义眼光看世界,就必须具备战略眼光。什么叫战略?战略就是全局、长远、根本、宏观、发展。什么叫战略眼光?就是从全局上、长远上、根本上、宏观上、发展上来看问题。毛泽东同志说,对帝国主义要从战略上藐视它,从战术上重视它。毛泽东同志在延安窑洞里和美国女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谈话,提出了一个著名的论断: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这是一句战略判断。他说,为什么说帝国主义是老虎?因为他武装到牙齿,吃人。但从长远看,从战略看,从全局看,从根本看,它是纸老虎。对策研究是必要的,但对策研究要建立在战略研究的基础上。美国人打贸易战,我们究竟怎么回应?我们首先要从战略上、从宏观上、从长远上、从根本上和全局上来看问题,研究要有提前量,要有理论性,要有学理性,要有战略性,要有超前性。当然,也需要从对策上、从具体战术上出主意。两个人打拳,计较哪一拳打对,哪一拳打错,这从战略上不好说。必须要算总账,要看最为关键的致命一拳是不是最后把对手打趴下了,而不去计较每一拳的对错,这才是战略家。当然,每一拳也是取胜的铺垫和前提。从目前国际态势来说,必须最大限度地孤立极少数垄断资本集团,应最大限度地团结世界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包括美国人民、美国垄断资本主义内部的进步人士,我们都要团结,一起构建命运共同体。实际上,即使垄断资本集团内部也有分化,我们应尽可能地化敌为友,这才是最大的政治、最大的战略,是正确的战略选择。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这就是我们的战略、我们的政治。严格地讲,我们的敌人不是美国、更不是美国人民,准确地讲是带有垄断特征的美国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是美国帝国主义利益集团。

第四,要善于从本质上观察世界。

现在世界上的现象光怪陆离,让人眼花缭乱,如何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是我们的研究要解决的深层次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有一句话很深刻,即要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现象是表面的,而本质是藏在表面现象背后的、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但它又是客观存在的,只不过是隐藏在现象背后,因此必须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1961年10月,绍兴市绍剧团《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剧种进京演出。郭沫若写了一首诗《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谈观感,其中写道:

【“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

认为唐僧可恨,认错人,相信坏人白骨精,不相信好人孙悟空。毛泽东同志看后也写了一首诗: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毛泽东对郭沫若诗中敌视被白骨精欺骗的唐僧表达了不同看法,认为唐僧是糊涂,没有透过现象看本质,没有看清坏人,是可以教育争取的;而孙悟空是火眼金睛,不论白骨精变美女,还是变老妇、老叟,都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演绎了一段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佳话。我们观察国际问题就要从扑朔迷离的各类现象中找出事物的本质,不能就事说事、就问题谈问题。比如最近发生的沙特阿拉伯记者在驻土耳其大使馆失踪一事,已搅起了“千层浪”,其实质是什么呢?还有法国最近爆发的“黄马甲”动乱,其实质原因到底是什么呢?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同志们可以试着分析一下。

我们这个课题研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通过研究,构建一个当代国际问题研究的马克思主义学派,打造一支马克思主义国际问题研究队伍,形成一系列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成果。这是我总的想法。至于具体的研究方式,可以采取循序渐进、以点带面的研究办法,围绕重大问题发表看法,充分争鸣,充分讨论,逐步聚焦。然后,形成思路分头做文章,把一些前瞻性的、战略性的、全局性的东西拎出来,推进整体研究。逐渐积小胜为大胜,逐步地透过现象,抓住本质性的东西,形成对中央决策有益的看法,以及对国内外都有影响的言论。

我们进行深入研究,应该做到以下几点。首先要全面梳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党和国家领导人关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和国际问题的论述,学习研究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观察认识国际问题。其次要全面梳理研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学习掌握贯穿其中的马克思主义观察问题、分析问题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学习掌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的思想精髓和主要观点。再次要全面梳理西方国家政治理论各个流派的各种观点,批判地吸收其有益的成分,着重分析研究一些重大问题。最后,要向党和国家提出前瞻性、理论性、有说服力的研究报告。(注释略)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x/2019-04-11/56023.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9-04-12 00:04:50 关键字:哲学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