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哲学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金宝瑜:探讨资本主义发展与生态灾害转嫁

时间:2013-05-01 16:00:00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金宝瑜    点击:

探讨资本主义发展与生态灾害转嫁

(草稿)

金宝瑜

  人类的生产和消费活动所造成的生态灾害日益严重,已到了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刻。这里所指的生态灾害包括:空气污染、地层污染、水污染和水源枯竭、耕地肥力降低、废耕、森林面积减退、牧地枯干、沙漠化,山坡倒塌,以及因地下水枯竭而造成的地层下陷,和因生态灾害所引起的气候的变化,包括严重的水灾和旱灾发生的频率加快,以及因过分开采和捕捉所造成的资源丧尽等等。由这些灾害对人所造成的伤害是:庄稼生产下降甚至颗粒无收、牲畜死亡、人因各种灾害而流离失所、失业、饥饿、贫穷、疾病和死亡。

  虽然今天几乎世界所有的人都遭受到了上面所提的各种灾害,但是世界各地的人在承受灾害的程度上有很大的差异,这篇文章就是要从资本主义发展来探讨生态灾害转嫁,从而导致世界各地的人在承受灾害上的不平等。因为篇幅和我个人时间的限制,这里只能用一些例子来说明资本主义发展与生态灾害转嫁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要对事实真相更进一步了解,特别是为了解当前中国所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生态危机,像近年来的旱灾和水灾,以及人因空气和水的污染导致的疾病甚至死亡,我们必须要更多的人来参与调查研究工作才行。

  在资本主义到来之前,生产量低,绝大部分人的消费也低。因此任何因生产或消费所带来对生态的影响都靠自然的能力解除了,不会累积起来。这里并不是要称赞那种过低的生产消费时代,但是当今天讨论到生产和消费时,我们已经不能避开不谈生产和消费是否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当生产和消费引起了生态危害的分配极不平等时,是否应该由地球上某部分人承受大部分日益严重的生态灾害。本文主要要谈资本主义发展与生态灾害转嫁之间的关系,先谈发展落后国家从殖民地时代开始到今天大宗出口自然资源和农产品所造成的生态灾害转嫁,再进一步讨论资本主义发展落后国家近30年大规模出口工业品所带来的生态灾害转嫁。

落后国家大宗出口自然资源和农产品与生态灾害转嫁

  资本主义发展落后国家的自然资源和农产品的出口开始于殖民地时代,一直延续到现在仍在继续。因自然资源和农产品出口,给这些国家带来的生态灾害是大规模的、持续的,已经无法再复原到生态被毁之前的状况。16世纪时,欧洲一些国家,如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英国和荷兰等,开始用向外发展来完成它们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这些国家先后用武力在美洲、非洲、亚洲和澳洲征服了当地的人民,设置了它们的殖民地。之后,它们在殖民地上搜刮各种资源,并开发大规模的种植园为宗主国的工业化和居民消费所用。

  早期的重商资本主义策略,是从殖民地取得各种资源和原料来供给宗主国的工业发展,包括工业生产所需的各种的矿产,大规模发展纺织所需要的羊毛和棉花。这些国家在殖民地也种植了为宗主国工业所用的橡胶。随着这些宗主国的工业化,宗主国居民的消费也跟着提高。于是,他们在殖民地开发了大规模的种植园,种植蔗糖、咖啡、茶叶、烟草、可可、香蕉等食品和饮料。宗主国的矿产开采公司和庄园主们在殖民地用廉价的农工或奴工进行开采和种植,再将产品运回宗主国。

  在重商资本主义下制度下,宗主国将在殖民地掠夺到的资源和原料运回国制造成工业品,再将工业品用高价卖给殖民地,把赚的钱用金银贵重金属运回国,作为他们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资本。因此,殖民地的建立与宗主国资本主义的早期发展是相关联的,二者是无法分割的一体两面。在殖民地,因各种矿产的采伐和各种种植园大规模的扩张,带来了直到今天都无法恢复的生态灾害,这也是与那个时期的和后来的资本主义发展分不开的。下面就用一些例子来说明落后国家,因自然资源和农产品的出口所带来的灾害转嫁。

  殖民地矿产的开采,践踏了矿区的土地。拉丁美洲的许多产矿地区,在采矿时繁荣一时,等矿石采尽时就变成一片废墟。宗主国在非洲和拉丁美洲建立的大规模种植园,导致森林面积的减退和土壤的破坏,再也无法复原。之后,虽然殖民地先后取得独立,但是独立之后的大多数国家与前宗主国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并没有根本的改变。在经济上,这些新独立的国家继续依赖原宗主国,继续向原宗主国出口自然资源和农产品。大规模的种植园使大型水果和农业公司牟取到极高的利润,却给落后国家的生态带来了不可收拾的灾害。如香蕉的种植,早在20世纪初时,从墨西哥的南部一直延伸到巴拿马,有几十万英亩的肥沃土地,都从原来的多种种植转换成香蕉园。1930年,巴拿马和加勒比海地区的香蕉发生了一种烂根的病,那些大水果公司就放弃了大片的香蕉园,再到临太平洋地区生产。每到一个地方,香蕉的种植就毁了那片土地。除此之外,香蕉生产要用大量的杀虫剂和肥料。根据一个报告,每年每公顷地香蕉生产要施加30公斤的杀虫剂,是欧美国家使用的杀虫剂的10倍,因而造成了土地和河流的严重污染。同样地,原宗主国在非洲大量种植棉花,吸走了本来就不肥沃的非洲土地的所有养料,留下了荒芜的土地。

  取得独立后的许多国家,曾努力用“进口替代”来发展本国的工业。但是由于外来的经济势力和政治势力过于强大,这些落后国家的资产阶级力量过于薄弱,不可能发展独立的资本主义。在经济上,这些落后国家继续依赖自然资源和农产品的出口,因此也继续承受着生态灾害的转嫁。到了60年代,拉丁美洲人民有强烈的愿望,要改变他们后殖民时代的依赖性发展,这时左派力量增强,领导人民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运动。美国为了遏制拉美国家的反帝抗争,在甘乃迪总统任下开始了以“进步联盟”(Alliance for Progress)为名,要在10年内用200亿美元来改变拉丁美洲国家对传统农产品(像咖啡、香蕉或蔗糖)出口的过分依赖。虽然美名为“进步联盟”,但是联盟的目的,并非要改变拉美国家对自然资源和农产品依赖的经济结构。“进步联盟”将中美洲太平洋海岸的大片优质土地,从种植玉米改为种植棉花。这时世界银行贷款给这些中美国家修路,以便将棉花出口。棉花生产的结果,将原来肥沃的土地养料吸尽。除了棉花之外,60年代时,美国的速食业大规模扩张,对廉价牛肉的需求增加得很快。“进步联盟”就在中美洲发展养牛业。养牛业侵占了森林,变成牧场,造成森林面积的减退和自然环境的严重破坏。到了70年代末,大量发展出口的结果,中美洲国家只剩下15%的土地生产粮食,其余都用来生产出口的农产品。

  到了70年代,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内,资本面临着无法扩大再生产的危机。这些国家采用了帝国主义全球化下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为发达国家的资本,向外发展,扫除各种阻碍,从而促使垄断资本在全世界为所欲为地发展。另一方面,帝国主义国家将本国的危机,用外债的形式转嫁给落后的国家。此时落后国家受外债所逼,只好加速了各种自然资源和农产品的出口来支付利息和偿还外债。除了上面所说的各种农产品出口之外,又增加了水果、蔬菜、海产、家禽、肉类、大豆(主要用来渣油和作饲料出口)等出口,因而更加强化了落后国家对农产品出口的依赖。80年代帝国主义全球化开始时,跨国农业公司的垄断程度进一步提高,落后国家在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下取消了原有的管制,因而加速了帝国主义国家对发展落后国家生态灾害的转嫁。

  落后国家扩大了农产品出口的范围和数量。如墨西哥将每年生产的大量水果和蔬菜出口到美国,而水果和蔬菜的生产要用大量的化肥、杀虫剂和除莠剂,造成土地和水的严重污染。智利是拉美国家最早实施新自由主义的国家,早在70年代中期,智利就大规模地扩大海产和水果的出口。水果的种植不但导致土地和水的污染,种植水果的工人也因喷射杀虫剂而中毒、生病甚至死亡。这就联想到台湾南部,在大量种植水果出口之后,同样地导致种植者的病害和早亡,以及近些年来中国水果种植和出口猛增,留下来的污染和对人的伤害也是相同的。智利海产出口大规模扩张后,造成海产资源下降。智利本国人民海产消费量下降,出口的海产大部分被磨成鱼粉作为猫食和饲料①。近年来,帝国主义国家及其垄断资本,进一步用各种办法来利用全世界的资源为其垄断资本增殖服务。帝国主义国家相继在印度开拓农产品出口。如法国的一家家畜食品公司,在印度生产狗食和猫食;荷兰的一家公司在印度种植花卉来扩张这家公司对世界花卉的垄断(《亚洲时报》2000年2月15日);巴西近年来成为最大的大豆出口国家,仅在13年时间巴西的大豆生产增加了3倍 (Ickes,2)。巴西大豆的种植从南部向北部和西北部扩张,侵占了亚马孙森林。根据国际森林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Forestry Research ,CIFOR)的一个报告,仅在2003年,中亚马孙就丧失了250万公顷的森林

  除此之外,大型农业跨国公司对市场进一步垄断,使得它们像其它垄断资本一样,从牟取暴利出发,毫无顾忌地把生产从一个国家移向另一个国家。生产地转移的结果,跨国垄断资本的利润是提高了,但是对落后国家的人民和生态所造成的伤害和损失却是极其严重的。咖啡种植地的转移,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咖啡是一种典型的产在落后国家却为先进国家消费的一种商品。咖啡生产总产量,在拉丁美洲国家和亚洲国家各占60%和20%,其余的在非洲生产。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消费了世界咖啡产量的80%。上面已经说过,咖啡的生产开始于殖民地时代。60年代时,咖啡生产国组织起来,在1963年与咖啡进口国签订了《国际咖啡协定》(International Coffee Agreement,ICA)。这个协定用限制咖啡出口来稳定世界咖啡市场的价格。在那段日子里,虽然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咖啡生产者还很贫困,但是生活还算稳定。而30年后的1993年,美国从这个协定退出,导致整个协定解体。在协定解体之前,跨国农业公司已经将大量咖啡生产移向越南种植。越南种咖啡的历史,从成为法国殖民地时就开始了。可是在过去25年中,越南的咖啡生产增加了100倍,成为世界第二大咖啡生产国③。大量的越南咖啡涌入世界市场,引起了咖啡价格的大跌,到2000年初咖啡价格更加速了下降,每100磅价格从120美元跌到50美元。1992年时,咖啡生产国可以得到咖啡售价的1/3,而到2002年,咖啡生产国家只能拿到咖啡售价的1/10。如今在尼加拉瓜有25万人,哥伦比亚有20万人因为咖啡生产破产而失业,全世界生产咖啡的2000万农民和工人(以及他们的家人),因咖啡价格低落而陷入极其贫穷的困境(Giovannucci,1和Raji,12)。更有甚之,一方面越南开辟了7万多公顷森林种植咖啡,另一方面前咖啡生产地在弃耕后从此荒芜,造成土壤的严重流失。

  帝国主义国家在发展落后国家所造成的自然生态灾害,主要并不是它们开采了什么或种植了什么,关键是帝国主义的开采和种植是掠夺式的,不仅在产量和速度上急速超过自然的承受能力,而且在开采和生产方法上是以牟取短期利润为唯一的目标。帝国主义国家支持其垄断资本在全世界上,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来夺取他们需要的资源,同时转嫁生态的灾害。落后国家出口自然资源和农产品是如此,下面要谈的落后国家出口工业产品也是如此。

落后国家大规模工业品出口与生态灾害的转嫁

  早在60年代,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就开始了新的一波将工业生产大量移向落后国家。这时欧洲和日本不但已经恢复了它们战前的生产能力,而且产能比战前进一步扩大。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之间的竞争从此更加激烈。美国和日本开始将工业生产外移,利用生产地低廉的劳动力来增加竞争力。日资将生产外移还有另一个原因,即与美日之间的竞争有关。当时由于日本出口到美国的消费品(如电视等类)增加得很快,使美国感受来自日本的压力。于是日本将电视(和其它的消费品)的零部件运到台湾装配,贴上“台湾制造”的标签,这样就可以算是台湾的出口。美日资本投资到台湾、南韩、新加坡和香港,这些国家或地区用加工出口来带动国民所得增长。十几年之后,帝国主义全球化开始时,这些国家或地区被称为“新兴工业国”或新兴工业区。这种用加工出口来带动国民所得增长的模式,被拿出来作为模范要其它国家效仿。

  台湾的大量轻工业出口是从纺织品开始的。纺织品的生产,特别是印染部分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印染的程序需要大量的水,用过的水含有大量的污染物。70年代初,台湾生产的纺织品80%是为了出口。纺织品出口到消费国是干干净净的,但是污染物就留在台湾。也就是说,台湾自己只消费本土生产的20%纺织品,却要承担100%污染灾害。台湾出口大量的塑胶产品也是如此。塑胶的生产从上游的石化业,到下游的小商品制造(包括玩具和一般家庭用品等)都造成大量的污染。之后,世界市场的变化使得台湾在世界分工的地位改变,台湾就转向电子业的加工和生产。电子业对生态所产生的灾害特别严重,因为电子业在制造过程中要用毒素极高的溶剂,而且这些毒素在短期内无法化解。制造电子的厂商为了省钱,就不设置有效的污水处理系统,因此这些毒素极高的污染物就直接流入河川,不但造成台湾大小河川的污染,连沿海岸也都严重污染,使台湾承受了为别国生产而造成的大量生态灾害。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只管消费,却不必去理会因生产这些消费品所造成的生态灾害。在生产过程中所造成的生态灾害,全部都由生产地的人民来承受。这一切都是因为大量工业品出口所带来的生态灾害转嫁。

  80年代的帝国主义全球化将工业生产进一步转移到资本主义发展落后国家,这样发展的动机自认为是为了解决这些国家国内扩大再生产的困境。此时,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工业设备产能已经超饱和,资本要继续扩张就只有向外发展。另外,跨国公司可以利用廉价劳动力来增强竞争力,并且可以用生产外移来要挟本国的工人,压低本国工人的工资。在世界市场趋向饱和的情况下,资本向外投资也是扩张市场的唯一途径。跨国资本将工业生产外移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那就是将生产对生态所造成的灾害,从本国转嫁给世界其它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因为到了70年代,在群众性的生态政治运动压力下,美国和欧洲都开始注意工业生产对本国的生态所造成的灾害。从70年代初开始,美国国会通过了一连串对环境污染管制的立法。此时资本外移就躲避了新的污染管制,因此避免了经营成本的提高,这是跨国公司将生产外移的另一个诱因。

  从80代开始的帝国主义全球化,不但扩张了落后国家农产品的出口,更扩张了落后国家的工业产品出口,而把生态灾害转嫁给落后的国家。这30年来,随着工业品出口速度的加快,生态危害的转嫁也跟着加大。一些热中“全球化”的学者专家们,为了替国际垄断资本宣传加工出口的经济发展模式,他们就只忙着论述加工出口可以增加本地的生产和就业,却从来不提加工出口将会对本地生态造成极大的灾害。

  80年代初开始,跨国公司(特别是日本的跨国公司)将其在台湾、香港、南韩、和新加坡的经验用在东南亚国家。这些公司与在台湾一样,大部分是把生产包给当地的承包工厂,这样他们不必支付厂房建设的费用,而且如果销售量下降,它们也不必担负生产设备产能过剩的责任,更不用担负因生产而造成的污染。90年代末,亚洲经济危机爆发,2000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虽然在此之前,外资已经到中国投资,但从2000年开始,世界各国跨国公司更是大量拥进中国大陆,在中国沿海省份大量投资。这时连台湾和南韩的资本家也到中国大陆投资。

  中国大陆重陷台湾和东南亚国家的陷阱,而且出口的工业品的数量和范围都进一步扩大,出口增加的速度也快得多。从纺织业开始,到玩具、制鞋、家电、家具、一般家庭用品,再到手机、电子零部件,电脑,机械和汽车零部件等。生产和出口的大规模扩张,导致了生态环境污染的严重化,污染物积累得更多也更快。到了今天,中国因加工出口所造成的生态灾害,不要谈什么长期的可持续发展,就连短期也无法再持续下去。中国的污染数据是极为吓人的,污染对人所造成的伤害也到了不能承受的地步。最新消息,中国将在两个月内关闭2,000个高度污染的工厂,可见生态危机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紧急关头④。但是除非我们能追朔到中国当前生态危机的源头,否则是没办法解决的。

  自从加工出口的发展开始,中国的纺织品出口,每年都快速地增加。2007年5月,中国国务院曾经公布《第一次全国污染普查方案》。在这个方案中,纺织业被列为重点污染行业。纺织业造成大量污水排放,特别是其中的印染环节的排放,其污水量占纺织业的80%。从全国制造业污水排放总量来说,印染行业占第5位。纺织业的废水回用率太低,仅为10%,其中的印染业只有7%。除了棉毛纺织外,化纤纺织行业也是产生污染的重点行业。在化纤生产过程中,需要使用大量的酸和碱,生产中最终产生硫磺、硫酸、硫酸盐等有害物质。江苏和浙江是纺织业生产的重要省份,两省规模以上的纺织业产值就占全国的一半,化纤产量占全国的73%,印染布产量占全国的67%。因此纺织业生产在这两省所造成的生态危害也特别严重。除了能源消耗量大,纺织业要耗费大量的水,并且排放大量的污水。除江苏和浙江外,广东、福建、山东也生产大量纺织品,同样要承担严重的生志污染。

  除纺织业外,中国的电子工业出口也是成倍地增长。中国大陆的电子业对环境所造成的危害跟台湾一样,电子大规模生产和出口,所排放的含有毒素的废水不经处理,就直接排向河流。2003年3月,广州省的惠州市环境保护局在对惠州美锐电子科技公司作现场检查时,发现此公司不经处理直排的废水含有大量的污染物,超过合格标准从几倍到几十倍,甚至更多。在美锐电子科技公司所排放的废水中,含铜量超过标准5199倍,含锌量超过标准3.9倍,含镍量超过标准9.6倍,含铁量超过标准178.2倍,含氮量超过标准8.6倍,含氨氮量超过标准24.7倍⑤。

  美锐电子科技公司排放出来的远超标准的毒素是如此吓人,然而这还只是冰山之一角,因为还有那么多家的电子业工厂。根据今年5月由34家民间环保组织联合发布的一篇报告 -《2010 IT品牌供应链重金属污染调研》,因IT行业的重金属污染长期没有得到疏解,给珠江三角地区带来严重的污染后果。马军代表这34家民间环保组织说,几乎每个IT产品中都要用印刷线路板,而印刷线路板的生产在电镀和蚀刻的工序中会产生铜、镍、镉等重金属的排放。马军说,珠江三角和长江三角等区有大量生产印刷线路板的企业,这些企业超标准的排放,给当地的河流、土壤和近海造成了严重的重金属污染。马军还说,涉及重金属排放的行业很多,包括矿山开采、化工、印染、皮革、农药、饲料等(同上)。

  在同一篇报导中提到,珠江三角洲被称为“世界工厂”,在面积不大的区域内创造了中国30%的对外贸易额,但是也承受严重的污染。这篇报导还说,自2001年开始发布的《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珠江流域和珠江口海域已经连续7年被列为“严重污染区域”。在2009年5月发布的同一《公报》中,指出珠江流域和珠江口海域污染面积比前一年面积增加了12.33%。这个公报显示出,早在十几年前,这一地区的污染已经非常严重,但是直到去年,污染情况不但没有改善,污染面积反而以两位数百分比增加。据中国赛宝实验室报告,早在2004年国家环保局就召开了电子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研讨会。之后,又起草了5份有关各种电子污染排放标准的资料,来广大征求意见,据说这些标准即将公布,可是时间已经拖迟了6年,况且即使公布了新的更严格的标准,又如何才能得到强制执行呢?

  由于污染日益严重,给生产地区的人民群众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珠江为当地区内十几个城市的4700万人提供饮水。不难想象,人们每日的饮水也必然会遭到污染。当然要作进一步调查研究,才能知道其污染的严重性。中山大学生命科学院的科研团队, 2008年分别在广州6个区各选两个农贸市场采集蔬菜的样本,带回来分析的结果发现,在叶菜类中除了1种有轻微污染外,其它5种都达到了重度污染程度(同上)。由此可见,污染对这个地区的几千万人的身体危害的严重性。重金属一旦进入人体内,要清除它是极为困难的,完全清除是不可能的。有些重金属会伤害人的肝脏和肾脏,有些重金属会伤害人的中枢神经和脑神经。

  除了上面所说的因生产各种出口所造成的直接污染外,还有因生产这些产品所消耗的能源而产生的间接污染。例如因煤的燃烧对空气所造成的污染,以及因大量采煤对土地所造成的破坏,更不能忘记煤矿工人失去性命和他们所受的病痛。中国煤矿工人死亡率全世界最高,死亡率是南非的30倍,是美国的100倍。除此之外,煤矿工人患尘肺病的人目前超过一百万,已有15万煤矿工人因尘肺病死亡。这些灾害的大部分都得算在加工出口这笔账上。

  当然,最明显污染转嫁是电子废物的进口。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内,因电子厂商不断推出新的产品,就加速淘汰旧的产品,在1997年时电脑的平均寿命还有6年,到了2005年时平均寿命缩减到2年。其它如手提电话也在加速淘汰。全世界每年电子废料估计有2000万吨到5000万吨的庞大数目。根据新华网的一篇报导,全世界70%的电子垃圾被运到中国。电子垃圾中含有铜、铝、铅、汞、镉等重金属和其它各种化学毒素,会污染到水、空气、土壤和动植物,从而危害人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这篇报导还说,中国对大量电子垃圾的监管,实际上处于真空状态。

  工业品出口与农业品出口所造成的生态灾害转嫁是一样的,重点不在于生产和出口什么,而是生产和出口的规模之大、速度之快、生产地点之集中、和对生产所产生的污染不作处理,这是因为跨国资本不必对其所使用的资源和自然环境担负任何责任。这是落后国家农业出口或工业出口所带来的生态灾害转嫁的关键。

结论

  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 )写了《为什么要生态革命?》(Why Ecological Revolution?)⑦这篇文章。在文章中,他论述了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革命才能解决生态危机,我是同意他的看法的。福斯特提到但没有详细论述帝国主义如何将生态灾害转嫁到落后国家,本篇文章可以作为补充。这篇文章是想说明,落后国家捍卫自己的资源和环境将是今后反帝斗争中的重要环节,而且落后国家成功地保卫自己的资源和环境,乃是生态革命胜利的先决条件。

注:

①智利有很长的海岸,智利人一直都吃大量的海产作为蛋白质的主要来源,但在智利海产大量出口后,在1973年到1986年间智利人每月平均蛋白质消费从6.3公斤下降到4.4公斤。(见 Coote, 144)

② http://www.cifor.cgiar.org/Publications/Corporate/NewsOnline, 36

③ 世界银行在越南扩大咖啡生产上给予很多援助,但是世界银行不承认此事。

④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0/aug/09/china-orders-pollution-factories-shut

⑤ cbinews.com/htmlnews/2010-05-31/12457.htm

⑥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导,电子业制造对地下水也产生大量污染。这个组织的人在菲律宾出口加工区的调查发现区内的供人饮用的地下水中的tetrachloroethene污染物含量是联合国标准的9倍,是美国环保局规定标准的70倍。

⑦杜继平译:见http://critiqueandtransformation.wordpress.com/

参考资料

Coote, Belinda with Caroline LeQuesne, The Trade Trap, Oxfam Publication, 1996

Giovannucci, Daniele with Panos Varangis and Bryan Lewin, “Who Shall We Blame

     Today: The International Politics of Coffee,” Tea and Coffee Trade Journal volume     174,No. 1. January 2002

Ickes, Natalie, “The Soybean Boom: Doom for Brazil’s Forest and Savannahs,”

    Covalence Analyst Papers, October 20, 2006, http://www.covalence.ch

Raji, Bitter Coffee of the Indian and Global Coffee Industry, Vimukthi Prakashana,

    Bangalore, 2004

Williams, Robert Gregory, Export Agriculture and the Crisis in Central America,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86

(2010年8月12日)

附件:

台湾《批判与再造》网http://critiqueandtransformation.wordpress

发布于2010/06/18 全球生态,资本主义批判 Leave a Comment

孟山都转基因种子对农业生产的祸害

作者  金宝瑜

  近几个月来,在网上看到好多篇有关转基因食品的报导,其中有的文章对政府引进转基因主食种子的政策提出质疑,也有文章怀疑美国出售转基因种子给中国可能是一种阴谋,有意要伤害中国人民。从这些文章可以看出笔者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和对转基因食品可能造成的伤害的忧虑。这些文章多是丛吃转基因食品对消费者可能造成的害处作考虑,对转基因种子会在农业生产的祸害这方面讲的不多。事实上,到今天转基因种子对农业造成的灾害已经不再是猜测了,具体的事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

  孟山都原是一家化学公司,多年来孟山都出售一种强力的杀杂草的除锈剂(叫 Roundup)[1]。Roundup 原是一种很不错的除锈剂,许多农民都喜欢使用它。但是Roundup虽然杀杂草但也会伤害到谷物,因此孟山都就想出了牟取更高利润的新策略。从八十年代末,孟山都和其他美国大型农业公司就开始积极研发转基因种子。孟山都致力于研发能够抗拒Roundup的转基因的谷物种子。1996年10月华尔街报报导了孟山都用改变种子基因的办法,研究出来可以抗拒Roundup的谷物种子,最先有大豆和棉花两种,并获得这些种子的专利权。农民要买这些种子必须在每袋种子售价之上,再附加五美元的技术费。购买种子的农民还必须与孟山都签约,允许孟山都到他们的田里去检查,因为孟山都不允许农民自己将今年收的谷物收藏起来,第二年当作种子来用。。(华尔街报,1996年,10月24日,A-1)当时一般农民对这种改了基因的种子很表欢迎,因为农民们可以大量增加用Roundup,而不用担心会伤害到谷物,这样就省掉每年翻土除杂草的费力工作。所以这些新种子的价格虽然有点高,他们也不在意

  孟山都不但因为新转基因种子上市赚大钱,它的除锈剂Roundup销售量也大增,因此它的利润节节上升,股票也跟着上涨,1995年一年中它的股票上涨了74%,次年的前十个月又涨了71%。(同上) 这时有一些环境保护者批评孟山都的新种子不是要减少使用对环境有害的化学药品,反而是增加使用除锈剂,他们担心大量使用除锈剂将会加深土壤和水的污染,对环境造成更大的伤害。同时这些关心环境的人士,和一些专门研究杂草的科学家还提出警告,他们说这样大量地用除锈剂会使杂草增加对农药的抵抗力,有一天会长出超级杂草来。孟山都公司钱多势大,可以利用媒体大作宣传,并收买政客,完全不必去理会那些环境保护者的抗议。

  自从九十年代中以来,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就大红特红起来,这家公司更将它的市场从美国国内推广到全世界各地,WTO就是为了协助这些美欧的大型跨国公司向世界各地扩张而成立的。WTO内的智慧财产权的条例,就是专门为保护这些大公司设立的。我在一次反对WTO的会议上得知,智慧财产权的条例是由一些美欧高科技业、制药业、影片和唱片业、和其他掌握专利权的行业(就像孟山都这样的生物科技公司)达成共识后,由它们雇用的法律专家写成的,然后再把它交给美国政府,由美国政府施加压力写进了WTO的智慧财产权的条例,迫使各会员国就范。

  八十年代时,美欧国家还有几十家附属在大型农业公司下的种子公司,但是到了今天转基因种子发展的结果,孟山都将许多较小的种子公司吞并了,在转基因种子的这一块,市场乎完全被孟山都垄断了。今天孟山都控制了美国转基因种子90%以上的市场。孟山都对转基因种子市场的控制,使这家公司可以大幅度调高种子的价格。美国农业部的一份报告说,自丛2001年以来,玉米的种子上涨了135%,黄豆的种子上涨了108%,远远超过同一期内一般消费物价指数20%的上涨率,使农民无法承受这么高的价格。到了今年三月,连美国司法部都看不下去了,开始对孟山都违反美国反垄断法律作调查,在调查中,美国司法部收到很多农民的回应,这些农民都对孟山都表示极为不满。(华尔街报,2001年3月12日,D-1)

  在过去五、六年中,孟山都积极地将转基因种子推广到发展中国家,根据亚洲时报2006年的一个报导,在2005年中,转基因种子在发展中国家扩种的速度要比在已发展国家快上四倍(在发展中国家当年扩种率是23%,在已发展国家的扩种率仅是5%)。到2006年为止,世界上已经有二十一个国家采用了转基因种子,其中有十四个国家的转基因种植面积在五万公顷以上。这十四个国家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印度、南非、墨西哥、和菲律宾等国。除了转基因大豆和玉米外,转基因棉花也发展得很快,2006年时印度的转基因棉花(转基因棉花种子含有杀害虫的基因)面积增加了160%。这篇报导还说,因为中国也要采用转基因稻米,因此提高了印度对转基因稻米的接受度。(亚洲时报,2006年2月4日)

  种植了十几年的抗拒Roundup除锈剂的转基因种子,这个种子所造成的危害在今年终于暴露了出来,这些年来种植转基因种子的农民大量使用Roundup,自然界的发展有它一定的规律,Roundup 大量使用的结果,导致今天农地里长出了特别强大的杂草,有十种超级杂草对Roundup 有亟强的抵抗力,杀也杀不死。根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报导说,先是在美国南部发现这些抗拒Roundup的杂草,到今天已蔓延到二十二州。其中最凶悍的一种(pigweed)每天能长高三英寸,最高可以长到七英尺,这种杂草把农作物挤得无法生长,它的梗子强硬到能损伤收割机。这篇报导还说抗拒除锈剂的杂草已经在一些其他国家出现,包括澳洲、巴西、和中国。(纽约时报,2010年5月3日)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些各个种类的杂草对除锈剂的抵抗会越来越强,蔓延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因为美国90%的大豆生产,和60%以上的玉米生产都是用转基因的种子,再加上当超级杂草出现时,美国农民就再加更多的除锈剂,也就更增加杂草对化学药品的抵抗力。转基因种子在全世界扩展开来,就注定了在世界各地会出现同样的超级杂草的问题。十几年种植转基因种子的结果,美国农民农田里杂草丛生,要除去这些超级杂草需要很高的费用,将因此提高农作物的生产成本和食物涨价。

  超级杂草的凶悍使得美国农民必须要考虑减少对除锈剂的依赖。如果他们减少使用除锈剂,那么他们也不必去买价格高昂的转基因种子。如今看来孟山都可能在几年前,就已经看出它的转基因种子在美国的前途不甚乐观,这样的忧虑很可能就是它用全力将转基因种子急速地向发展中国家推销的原因。

  种植孟山都转基因种子所产生的恶果已经极为明显了。中国的可耕地极为有限,如果一旦被超级的杂草占据,那该如何是好?所以转基因种子的问题还不仅是对人可能造成的伤害,同样严重的是它对农地和农业生产的毁害。十几年来使用转基因种子对农地和农业生产所造成的毁害,已经是铁的事实。

  我们知道资本是没有国界的,资本只要能够增值,它不会特别要保护自己国家的农民或是自己国家的消费者。因此,对孟山都来说,美国的农民和美国的消费者,以及世界其他各国的农民和消费者,并不是它作试验的小白老鼠,因为孟山都并不是真的想要试验它的转基因种子会造成什么坏的后果,它只是想在有害的后果出现之前,赶快多推销它的种子,把钱赚到手。对孟山都来说美国人、印度人、阿根廷人、或中国人都同样是它牟取利润的工具,在赚取利润的目的下,孟山都并不会对自己的同胞有所偏爱。我认为对转基因种子这个问题,还是应该丛资本主义的本质来作分析。

------------------------

[1] Roundup 的普通的没有注册的名字是glyphosate。孟山都已经没有专利权,别的化学公司也生产。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x/2013-05-01/1102.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RC 更新时间:2013-05-01 16:00:00 关键字:生态危机  资本主义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168号恒川公寓N座 | 邮编:100028 | 联系电话:010-64101751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