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文化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陈先义:北京动手了,对“大、洋、怪、重”的名字坚决清理

时间:2021-10-16 00:48:43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陈先义    点击:

北京动手了,对“大、洋、怪、重”的名字坚决清理

陈先义

R-C.jpg

半年以前,针对一些地方给建筑、小区乱起名和文化崇洋媚外不自信的问题,我写过《毛主席视察过的燕庄,为何改成了曼哈顿》《地名之变必须摈弃长官意志》等文章,当时是带着满腔义愤一挥而就的。半年以后,终于看到北京作为国家首都,首善之区,带头发布法规条令,对北京市行政区内具有重要地理方位的住宅区、楼宇建筑物、商业服务区等等,不再允许使用大、洋、怪、重的名字。

根据这个规定,市区所属建筑物名字必须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必须无损于国家主权、民族尊严和公共利益,必须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必须能够为公众理解和接受。对大、洋、怪、重的名字,必须坚决剔除。

何谓大?即刻意夸大,芝麻屁大一点个地方,往往连上什么国际、环球之类的词汇,牛皮都吹破了天,还嫌不够,鼓起腮帮子瞎吹。

何为洋?不用解释,如今乡下老百姓进了城,一系列稀奇古怪的洋名,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是到了美国的纽约还是英国伦敦。

何为怪?就更不用说了,从外国或者什么地方弄来几个别人不懂的嘀哩咕噜的一长串地名,越不懂越好,甚至怪到了低级庸俗的地步。

何谓重?即借用一些高大上的已有名字的重音、谐音,掩人耳目,欺骗社会。

等等,老百姓对待这种种现象,简直烦透了、恨死了、恶心死了,腻歪死了。大声呼吁,国家怎么就不管一管哪?

所以,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发布这样一个带有法规性质的规定,大得人心,这是维护国家文化尊严,维护民族尊严的自信之举。我也为一个时期以来,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不遗余力的呼吁而感到兴奋和感慨。娘炮的问题,记得我曾经毫不懈怠的点灯熬油高喊了5年,国家终于由广电和中宣部出台了规定。地名这个问题我只是发文半年,便就有了政府的文件出台。我对北京市政府作为首善之区从善如流的精神深表敬意。

已经相当一个时期了,社会群众对各种关于建筑物、地名命名的不满已经成为根深蒂固的问题,但是不管怎么不满,那些用欧洲、美洲、日本等等西方国家地名命名的小区名字,诸如什么马德里、海德堡、维多利亚、曼哈顿、水晶卡巴拉,什么维也纳、檀香山、威尼斯等等,遍布我大中国,什么帝豪、帝皇、皇家、贵族等等更是屡见不鲜,那些被我们党带领我们人民推翻的三座大山的象征地名,一个个都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还有什么第四大街、四马路、红磨坊、“红灯部落”等等,那些带有旧社会妓院意味的灯红酒绿的名字,已经多个城市时时闪现。

很多乡下来城里问路的人,说过一句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话:这个地方是旧上海的四马路呢?还是旧中国的半殖民地呢?还是洋人设在中国的新租界呢?群众对这样一些洋名、怪名发自内心的愤恨。

与洋名字相呼应的便是那些与劳动人民的价值观格格不入的广告宣传。比如那些追求什么“帝王生活”的房地产广告商们,居然把大幅广告挂满城市街头,什么“帝王生活,贵族品味”,什么“豪华尊贵,一步跨入贵族”。这些鼓励人极尽享受的语言,遍布当下中国的每一个城市大街,以极其荒唐的字样为堕落的并被我们消灭了的王朝高唱挽歌,以极其露骨的词汇挑战着当今社会人们的价值观,以极具诱惑的字样挑逗着人们追求奢侈豪华生活的欲望,呼唤着人们对堕落人生的追求,从根本上让人们怀疑自己过去坚守的道德底线到底值不值得。

我们这些年,忙于建设、忙于挣钱,但对于这些文化上的低端化、低俗化和垃圾化,是怎样不断蚕食人们本来就不怎么坚定的价值观的,很少有人去研究去分析去制止了。我们的社会群众,看着那些袒胸露乳的广告,看着那些充满对腐朽帝王生活向往的宣传,也很少有人从社会核心价值观层面去加以约束了。于是,社会就像一本大书一样,引导人们对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百般向往,好像毛泽东时代对这些东西的批判已经成了一种错误似的。于是,一旦一个人有了地位,成为贪腐高官员以后,便肆无忌惮的捞取财物,拼命地像过去的黄世仁刘文彩老地主资本家一样,置房产、纳小蜜、把三宫六妾作为为尊贵的标准和人生目标。于是那些靠坑蒙拐骗发家的暴发户们,一旦有了大把的银子,便穷奢极欲享受醉生梦死的地主老财资本家的生活。

朋友们,你能说这些对奢华生活无限制的追求,没有街头那些对西方对封建帝王生活宣传广告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吗?我看绝对是有的。

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前辈们流血牺牲干革命,原来是让一部分人把我们用生命换来的果实,去享受过去地主资本家那样的豪华生活吗?这不大大违背了我们的初衷吗?这那是我们当年的初心呢?资产阶级和西方社会对我们的文化侵蚀,表现在方方面面,这个崇洋媚外、羡慕西方的地名,就是表现形式之一。

崇尚西方,起洋名,说到底,就是对我们自己文化传统的不自信。很多事情我们已经见怪不怪,比如只要我们哪个地方建设的好一点,于是便开始流传一些奇怪的比对说法,什么“东方威尼斯”、“东方巴黎”“中国曼哈顿”“中国纽约城”等等等等,恶心死了,这样莫名其妙的比对,其实都是在宣传西方。

一看到这些字样,就颇感让人恶心。

试问,我们如今上海建设这样好,我们很多地方建的那么美,鬼子们已经远远比不上我们了,我们的大桥,我们的高铁,我们的城市,你讲见过那个帝国主义国家用我们的城市或者地名比照他们的地名或者城市呢?没有吧!我们的上海无疑是让鬼子们十二分羡慕嫉妒恨的地方,但你听说欧洲或者美洲哪个城市叫“欧洲的上海”或者“北美上海”了吗?

一个时期,这种故意矮化自己的行为,已经遍布我们的大中华。当奴隶当久了,其实自己早已站起来,但是心理上还趴在地下,没有走出奴隶的影子。自惭形愧的文化,已经深入了我们的骨髓。香港的那个维多利亚湾,其实从我们香港收回那天起,就该改回我们与原来的名字了。至今还保留着英国鬼子的旧痕迹。什么狗屁名字,那是帝国主义用皮鞭给我们身上留下的烙印,为什么对这样的烙印还是恋恋不舍呢?置于像郑州那个叫燕庄的毛主席视察的地方,是一个永远载入历史的记忆,有人非要改为曼哈顿,除了受“非毛化”影响,我们还能怎么理解这种匪夷所思的行为呢?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优秀的词汇丰富的内涵让帝国主义永远羡慕。在历史上就语言的丰厚和博大精深来说,西方恐怕永远逊于中国。我们民国时期往往记住了大学者辜鸿铭的封建保守,但却不知道他的语言在世界享受的盛赞。20世纪初,西方学界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东方三大殿,但不可不看辜鸿铭。东方三大殿是指北京紫禁城的太和殿、曲阜孔庙的大成殿,还有泰山岱庙的天贶殿。辜鸿铭尽管一生保守,留下诸多争议,但却给中国文化赢得无上光荣。他精通世界九国语言,获得十三个博士学位。世界无数大学问家以能够与他相见为荣耀,英国大文豪毛姆访华以写一个字条的形式要求见他一面,他根本不理。最后对方恭恭敬敬写了一封求见信,辜鸿铭才见他并且警告他说:你以为中国人不是苦力就是买办,只需招招手就来吗?毛姆无地自容,连连向辜鸿铭道歉。还有那个印度诗人泰戈尔与他同时竞争诺贝尔,结果泰戈尔胜出后,辜鸿铭扎根依然瞧不起他,认为他根本不懂中国《易经》,不懂中国《易经》怎么啦?泰戈尔认为那是没有文化。当泰戈尔访华时,中国学人踊跃迎来送往,唯辜鸿铭闭门谢客。他对西方霸权的强烈抨击,连西方大学者无人敢于和他应对。他翻译的《论语》、《中庸》、《大学》对西方产生巨大影响。被称为世界经典读物。世界研究中国文化的学者,无不趋之若鹜。尽管辜鸿铭还有诸多保守和封建的一面,但至少他对于中国文化的自信是我们今天所有中国人的榜样。

我们不能自暴自弃地对待中国文化,我们应该有是十二分的文化自信,不要动辄唯洋是举。

我们应该处处张扬我们的传统,说实话,这些年,有人借着改革的旗号,把西方的垃圾都当作宝贝捡回来了。有人辛辛苦苦积攒了血汗钱,结果糊里糊涂把儿子孙子送到了美利坚,后来没有继承我们最优秀的中华文化,却成了弃儿一样在洋人哪儿漂流,中国人的这种自轻自贱,恐怕是数百年来没有的怪像。我看北京眼下清除崇外媚外的文化垃圾,很有必要。

其实,说起来,北京清除地名上的垃圾文化,在全国还不算是首例,早在2018年的12月10日,国家民政部、公安部等六部委就联合下发过《关于进一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通知》,要求2019年6月底前,对大、洋、怪、重,媚外崇洋、宣扬帝王生活的名字进行清理。在地址薄上必须注销户口。为什么北京市今天又有这个规定出台,人们依然感到很新鲜呢?不是别的,因为三年前的规定没有得到执行,西化势力极其顽固,有些地方根本没有贯彻,依然我行我素,这种现象,我看要必须动真格的。怎么动?采取严格措施,以法律法规为根据,采取强硬手段,停止营业,注销你的地名户口,或者付之高额罚款,办法总会有的。尽管崇洋媚外的公知势力不小,尽管汉奸文化还有一定市场,但是只要采取实际有效的措施,这些洋垃圾,这些散发着酸腐臭气的东西,一定会从中国大地清扫干净。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wh/2021-10-15/71798.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1-10-16 00:48:43 关键字:文化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 | 技术支持:网大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