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文化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时间:2020-03-16 00:05:01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    点击:

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我第一次看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并不觉得有什么。

有人能够在疫区中描述武汉人民的生活,我觉得很好,我在湖北农村,我也写过《疫情下的湖北农村》。

但方方的文字看多了,你会觉得她每一篇都一样,总是在怨恨、总是在煽动末日灾难的情绪,一点积极正面的能量都没有,读她的文字,人们不会对未来有信心,而是充满绝望。

而且你会发现,她几乎从来不出门,所有的消息,都来自于网络上的道听途说,她笔下没有描绘过一线医护人员的努力,也没有描绘过真实的武汉人民生活——有人说,她自己不就是普通老百姓吗?写自己的感受不行吗?不对,她是享受厅级待遇的省作协主席,怎么是普通老百姓呢?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其实就算是把网络上的流言段子搬来搬去,在加上一点“人性”的描写,加上一点“辛辣的讽刺”,也没什么。但是方方不该被网络捧到这个地位,有人把她捧成“武汉的良心”,当时我就觉得——方方危险了,她要被人当枪使唤,架在火上烤。什么人才是武汉的良心?是一线救人的医护人员,是日夜工作的基层公务员、警察、解放军、建筑工人、物资运输者.....而不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坐在家里玩微博享受厅级待遇的省作协主席。

你注意看每天转发方方言论、吹捧方方的那些公知大V,都是什么人?都是十年如一日的“带路党”。而更多别有用心的人,再转发她文章的时候,故意在中间加上各种耸人听闻的图片和故事.....

方方在《封城日记》中写到的这么一段文字:“而更让人心碎的,是我医生朋友传来一张照片。让这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已化为灰烬,不说了”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这段文字,立刻被人配上“遍地手机”的图片,传的全网都是。

就在最近,方方在武汉封城期间,动用特殊关系把自己的侄女送出武汉的事情也上了热搜,人们发现,原来你真的不是普通老百姓,武汉封城期间,大家大车小车都不能上街,你却能使唤“交管局”、“肖警官”?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虽然事后方方解释,她侄女是新加坡国籍,准备上凌晨三点的撤侨飞机,然而细心的网友发现,凌晨三点武汉并没有新加坡的航班,新加坡也没有官宣撤侨,而且方方前后两篇文章中大量细节驴唇不对马嘴,前一篇说的是“交管局”和“肖警官”,后一篇就是“辅警小肖”。有网友学着方方的笔调感慨——“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辅警小肖身上,就是一座大山。”

当网友开始质疑她的时候,方方愤怒了,她把所有质疑她的网友,都骂成“左棍”,这就过分了,许你坐在屋里编造日记,许你质疑一切,就不许他人质疑你?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方方年纪大了,是文坛前辈,我读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时候,还能翻到她的名字,处于对文坛前辈的尊重,我不愿把话说得太难听。但是,我也确实发现,某些人,真的和人民大众不是一条心的。他们不关心事情的真相,也不关心问题的解决,更不关心人民群众的真正需求,他们只想说他们想说的,煽动怨恨仇恨和恐慌,让一切都变得更加糟糕。

旧时代的“精英”们一向如此。

他们内心是真正怀念那个不平等、“读书人”、“精英”、“士绅”拥有特权的旧社会的,他们非常排斥这个人民建立的新世界。斗争从未结束。

在新的时代,他们看起来进步了,假装替“民众”发声,实际上他们连家门都不出,从来也不认识任何一个工人和农民,却号称代表所有人,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城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良心”,就像当年“俄罗斯的良心”一样。

他们以“细腻”、“人性”的笔触,把自己的城市、国家描绘成“人间炼狱”,编造出火葬场遍地手机的故事,煽动远方人们的共情和共鸣,试图扭曲、改变、颠覆这个新秩序,夺回属于他们的那个世界。实际上,早就有人说了:“凭什么她是XX的良心?我不想被她代表”。可是普通人没有她那样的能量啊,没有XX社长作为至交,没有XX日报卖力鼓吹。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他们一边呼吁着“言论自由、创作自由”,一方面又痛恨民众拥有“言论自由”,他们给反对他们的民众扣上各种恶毒的帽子,映射民众是“XX余孽”,甚至动用权力来威胁打压民众。

他们一方面反对“权力”,一方面有享受着权力带来的好处,他们一方面骂着这个体系不行,一方面又和体系中的某些人相交甚密,今天是某公爱我文章,明天是某公赠我口罩,他们甚至堂而皇之炫耀这些“隐形特权”。毕竟读书人的事情,都是斯文风雅。

申鹏:方方是不是“武汉的良心”?

他们进入了这个体系,开始利用这个体系保护自己、替自己和体系中的某些人牟利。他们一方面要摧毁这个体系,一方面又在享受体系给予的特权和利益。他们不是觉得这个体系不公平,而是觉得这个体系太公平了,以至于不能体现他们精英的优越感。

汪主席(方方原名姓汪)曾有一部小说叫做《软埋》,诋毁的就是土改,诋毁的就是这个新世界、新秩序,怀念的是那个地主士绅的旧时代。

当时就有人评价:“有人说土改好,有人说土改很糟、很坏。如果你是站在封建地主阶级的立场上,必定会认为土改很糟、很坏,因为他们失去了作威作福的天堂。如果你是站在广大贫苦农民的立场上,必定会认为土改很好,是翻天覆地的大好事,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好事。”

“这本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是反攻倒算。”

 

“西方搞颜色革命,搞和平演变,这些人就是内应。里应外合,弄不好是要出大问题的。”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wh/2020-03-15/61855.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03-16 00:05:01 关键字:文化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