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三农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我是毛主席的邻居,不能给他丢人”

时间:2019-10-16 00:36:48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刘紫凌 袁汝婷 帅才    点击:

  1.jpg

▲2019年8月27日傍晚,汤瑞仁走过湖南韶山景区内的南岸塘边。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袁汝婷摄

 2.jpg

▲汤瑞仁早年在田间劳作。(翻拍)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刘紫凌、袁汝婷、帅才

在微信小游戏“跳一跳”里,90岁的汤瑞仁得了1117分。

这是个测试专注力和灵敏度的游戏,得分超过1000,意味着精准完成了近一千次手指操作,会被年轻的网民们称为“游戏大神”。

汤瑞仁时不时轻点屏幕,小人儿翻转跳跃,每一次都稳稳落下。“心要定,一心一意。输了再来。”

这位白发苍苍的“游戏高手”还有另一个身份——坐拥300余家加盟店的毛家饭店创始人。

1959年,一代伟人毛泽东在阔别家乡32年后回到韶山,留下一张与乡亲们聊天的合影。照片里,一位留着齐肩发的妇女抱着孩子,笑得欢畅——那就是汤瑞仁。

她一生坎坷,却从不言败。伤痛与困苦,激发出她顽强而旺盛的生命力。

“我是毛主席的邻居,不能给他丢人。”这句话,她践行了一生。

“铁娘子”

1930年,汤瑞仁出生于湘潭银田寺镇一户贫寒人家,幼年讨饭为生。1944年,她嫁给了同龄的毛凯清,住在了毛泽东旧居的斜对面。

那一年,秋色烂漫的九月,14岁的少女乘着花轿,嫁进韶山冲,在这里度过了往后人生的所有光阴。

3年后,立志参加革命的毛凯清与弟弟毛凯文告别家乡,加入解放军队伍,一走就是整整8年。

在闹饥荒的韶山冲里,汤瑞仁扛起了养家的重任。那时土地贫瘠,一些青壮年将山里的柴砍来送到集市上卖,换回粮油,一车柴大约有两百斤。17岁的汤瑞仁加入了“送柴大军”,一趟单程,爬岭过坳20余里路,卖完柴再回家做饭洗衣,照顾老人。

1950年,韶山的“土改”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尽管分了地,可丈夫杳无音信、公婆卧病在床,汤瑞仁一人要耕种4人的田地。

当时,村里还有两个家庭面临着相似困境,或丈夫参军,或丈夫在外地。“我们说好相互帮助。男人种得好的田,女人一样种得好。”汤瑞仁回忆,三姐妹决定要“多打粮食,支援前线!”

就这样,她和姐妹们组成了中国农村最早的妇女“互助组”。她们将种子、牛、农具等集到一起,互相换工支持,有了好收成。第二年,更多“女户”加入进来。

随之,村里建起了十余个互助组。当年底,在韶山,常年互助组和临时互助组达到348个。

不久后,意外却降临了。一天晌午,汤瑞仁正牵着黄牛耕田,牛停滞不前,她挥鞭吆喝,竟惹得牛掉头狂奔,一不小心,耙土的铁耙齿将她的左小腿戳了个对穿。

汤瑞仁咬紧牙关,将扎穿左腿的铁耙齿拔出,再抓起一块泥巴压在伤口止血,用一根扁担支撑着身体,一步步爬回了家。

没过多久,腿伤还没好全,她又下地干活了。

那几年,公公婆婆先后离世,家中仅剩一人。犁田耙土、洒谷插秧、担粪挑土……日子一年年过去,她守着这个家,凡事从不落于人后。

人们都说,韶山冲里有了一位“铁娘子”。

1955年8月,离家8年的丈夫,终于寄回一封家书。她这才得知,毛凯清参加了湘西剿匪战和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战场荣立二等功,是最后一批归国的志愿军,当时正在东北任教官。

汤瑞仁请人写了回信:“家里备好酒菜,等你归来。

“半边天”

回到家乡的毛凯清,只匆匆停留20多天,又回到了东北部队。

1956年,走上集体化道路的韶山开始兴修水利,在开山炮的轰鸣声中,怀着身孕的汤瑞仁也走上工地,挑土担石。

那年的一个夏夜,独自在家的汤瑞仁生下了儿子,取名毛新飞。

3.jpg

1959年6月,毛泽东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韶山。据汤瑞仁回忆,一天,毛主席走进她家中,坐下聊天,问她怀里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又叮嘱她,孩子是革命军人的后代,长大了就去当解放军。说完,还接过孩子抱在怀中。

短暂的相聚,让汤瑞仁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此后,她将儿子改名毛命军。“希望他成为革命军人,保家卫国。”

1961年、1964年,汤瑞仁先后产下女儿毛桃芝、小儿子毛军。与丈夫聚少离多的日子里,她独自抚养3个孩子长大。

现龄58岁的毛桃芝记得,母亲会把她背在背上除草、摘棉花,挑稻谷时,男劳力挑两筐,母亲也挑两筐,“撒开大脚丫就往前赶,从不落后。”在韶山连续大丰收的那几年里,母亲每年能挣下数千工分,是普通女劳力的两倍。

当时,韶山冲实行工分制,男劳力十分工一天,妇女七分工一天。“妇女能顶半边天,男女应该同工同酬,做什么样的活,领什么样的钱。”汤瑞仁一席话得到大家的支持,生产队由此改变了计工分方式。年底,她当选为村里的妇女主任。

20世纪70年代初,为抵抗干旱灾害,治理韶河攻坚战打响,汤瑞仁带领着韶山公社的“铁姑娘战斗队”走上工地,挑土打夯。

大约也在此时,14岁的毛命军参军了。临行前夜,汤瑞仁为儿子缝制了一个白布袋,绣上了“平安”二字,装上干粮。“当年你爸离家参军,成了战斗英雄,你也要像你爸一样,为毛主席家乡争光!”

毛命军先后进入了“黄巢岭英雄连”“三八线尖刀英雄连”。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毛命军参战。他写来家书告诉父母,“我不会给毛主席的家乡人丢脸,已经做好了牺牲在战场上的准备。”

毛凯清和汤瑞仁含着热泪,给儿子写了回信。信中说道:“孩子,你是毛主席的宗亲和邻居,是韶山革命军人,你要牢记毛主席的教导,不怕困难,不怕流血牺牲,要勇敢地上前线,多打胜仗……”

毛桃芝记得,信寄出三天后,母亲的一头乌发变得灰白。

“汤妈妈”

20世纪80年代初,分田到户开始施行,老百姓过上了温饱日子,韶山也成了旅游风景区。

旅游业越来越红火,农忙之余,人们在小山冲里摆起了各式摊点。汤瑞仁也动了心,告诉老伴和儿女们:“听说深圳在搞经济特区,鼓励经商。”

丈夫却喝止了她做生意的想法:“你要是敢去搞那个‘资本主义’,就别回这个家门来!”

汤瑞仁偏不信邪。1984年夏天,她用一块7毛钱,买了两斤绿豆、一斤白糖,熬了两大桶绿豆粥,挑到村里的小路边。

“觉得不好意思,我就躲在路边的大树后面。来了个游客,问‘稀饭卖吗?’,我说‘你喝吧,看着给’,第一天就赚了5块多。”如今已至耄耋之年的汤瑞仁对那天的情景记忆犹新。

渐渐的,她开始一边卖稀饭,一边摆摊卖纪念品。3年间,汤瑞仁成了韶山村的万元户,她毫不吝啬地将经验与村里的姐妹们分享,劝她们奔市场。

“我最开始做生意,就是搭帮汤阿妈(汤瑞仁)。她劝我自力更生赚些钱,还带我进货。”毛淑娥老人回忆,是汤瑞仁带着她靠卖纪念品致富。

紧接着,汤瑞仁又迈出一大步——

4.jpg

1987年3月8日,“毛家饭店”开张了,就开在与毛泽东故居一塘之隔的自家老屋,几张四方桌摆上农家菜,引来源源不断的客人。

生意起来了,流言也跟着来了。“她还是毛主席的邻居,却赚游客的钱,真不体面”……面对议论纷纷的人们,汤瑞仁理直气壮:“我就是要接待好‘毛主席的客人’,不偷不抢,哪里丢人?”

1990年夏天,一个外国记者到“毛家饭店”用餐,问汤瑞仁:“如果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你这饭店还能开得成吗?”

“毛主席领导穷人求解放,就是想让我们从贫穷走向富裕。”汤瑞仁回答。为了招待外国客人,花甲之年的她又学起了外语。

1993年底,毛家饭店的第一家分店在北京开业。继北京之后,店又开到西安、南京、广州、重庆……汤瑞仁戏称,这是“乡里妹子进城”。

毛桃芝记得,毛家饭店在乌鲁木齐开业时,母亲赶到新疆,第一件事就是去孤儿院捐款,又邀请老红军到店里相聚。这些年,毛家饭店有个规定,对老红军、全国劳模、烈士遗属一律免费。

在韶山冲里,没有人称呼汤瑞仁为“老板娘”“汤总”,大家都习惯叫她“汤妈妈”,如今又有许多人叫她“汤奶奶”。

因为难忘幼年的讨饭经历,汤瑞仁近年来陆续资助了数千名贫困学子,全资助养了23名孤儿;早在1996年就拿出10万元积蓄成立了教育基金会;捐资修好了韶山学校门前的路……她常常收到贫困学生寄来的感谢信,每一封都小心珍藏。

身为军属的她,也与毛泽东故居警卫班战士们结下深厚情谊。1987年,战士黄一山的母亲病重,她汇去400元钱;家境贫寒的战士马中生考上一所学校,她资助学费,为他添置学习生活用品;战士张亚辉深夜急病送医,交不上医药费,她让女婿赶到医院送钱救急;毛家饭店的厨房晚上从不上锁,供值夜班的战士们自行加餐……

这些年,毛家饭店发展迅速,汤瑞仁立下店规,要求下岗职工、退伍军人及贫困家庭子女在员工中占比达70%以上。

今年春节刚过,一位中年妇女来到店里,见到汤瑞仁就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汤妈妈,20多年前,我带女儿到韶山,身上没钱了,路过你的店,女儿哭着喊饿,你给我们做了红烧肉。走的时候,还给了我们100块钱。现在我女儿长大了赚钱了,我是来还钱的。”

汤瑞仁没有收下妇女还的钱,却请她吃了一顿饭。临别时,又叮嘱她,“有空的时候,再回来看看。

“90后”

1999年,一场车祸让汤瑞仁失去了小儿子毛军,2005年,丈夫毛凯清因病去世,2012年,大儿子毛命军患癌撒手人寰……接连失去两个儿子和丈夫,毛桃芝曾担心,悲痛欲绝的母亲会不会从此一蹶不振?

“可是,妈妈奇迹般地振作了起来。82岁这一年,她迷上了书法和绘画。她把悲伤、思念和坚强,都一笔一画留在了铺陈的白纸上。”毛桃芝说。

她清楚地记得,2013年6月19日,母亲从衣袋里小心翼翼掏出了一封入党申请书,递给她。“桃芝,40多年前我就想入党,可那时我不会写字,请人写的申请书不算数。现在我能写了,你帮我好好看看,写错字了吗?”

申请书写得很朴实,可一笔一画端端正正,没有错别字。

第二天,83岁的汤瑞仁郑重地向韶山村党支部书记毛雨时递交了入党申请书。2014年7月1日,汤瑞仁成为一名正式党员。

“毛主席说,要为人民服务。我是个小小的个体户,也是人民的服务员。”毛桃芝说,这是母亲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老人最不喜欢被人称为“企业家”。

今年8月,记者三次来到韶山,与老人聊天。前些年,毛家饭店搬出了核心景区,扩展了总店面积,她如今住在总店楼上,每天仍坚持到店里招呼客人。

装修朴素的房子里,有一间画室。书桌上铺着宣纸,汤瑞仁弯着腰,低下头,认真书写着“不忘初心”四个大字。她的身后,是各种各样的画作,有壮硕的骏马、开屏的孔雀、葱茏的草木、烂漫的鲜花……那些书写着“学无止境”“美丽人生”的书法作品,一笔一画规规整整……

这些色彩浓烈、笔锋饱满的绘画和书法,无一不在展示着旺盛的生命力,仿佛点亮了整间画室,五彩斑斓、生机勃勃。

她悄悄告诉我们,自己最喜欢夏天。她打开卧室衣柜的木门,里面挂着几十件五颜六色的旗袍,说自己可以“一个月穿得不重样”,脸上是孩子般的骄傲。

如果看见她脚蹬高跟鞋健步如飞的身影,很难想象,这位90岁的老人,一生曾十次受伤、罹患癌症,至今身体里还嵌着钢板和钢钉。

她玩转微信,每天都更新朋友圈,时而是与朋友、客人们的合影,时而是加了各种卡通滤镜的小视频自拍;她自学了钢琴,凭着在琴键上标注1234567,敲出了《东方红》的曲调;她说自己“虽然90岁了,但90岁也是90后”……

2019年盛夏的傍晚,汤瑞仁身穿旗袍、脚踩高跟鞋,拄着拐杖,一步步走过洒满夕阳余晖的塘边小路。火红的旗袍,衬得她银发如雪。她忽然停下了脚步,凝视着不远处的毛泽东故居,沉默了好一会儿。又回过头,对我们说——

“我经常做梦回到这里。以前总说,站在韶山望北京,站在北京看世界。可走得再远,这里才是我的家。”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sn/2019-10-15/59271.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0-16 00:36:48 关键字:三农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