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西方对中国的恐惧

时间:2020-11-18 00:07:56   来源: 西西弗评论   作者:老C    点击:

西方对中国的恐惧

C

sc_20201117233010.jpg

1、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以“黄祸论”为代表的中国威胁论,在西方社会形成过一次不小的高潮。当时的中国,处于极度弱小的阶段,为什么会在那个时期,形成“黄祸”论呢?

西方那时对中国最大的恐惧,就来源于中国的人口规模。

当时,一个四千万人口的日本,通过西化成为列强。那四万万人口的中国,一旦走上类似的道路,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图景。

那个时代的西方,对中国的情绪,就已经是混杂着优越感和恐惧感的情绪了。

俄国人巴枯宁在大概1875年曾经这么写道:“有些人估计中国有四亿人口,另一些人估计有六亿人口,他们十分拥挤地居住在帝国境内,于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以不可阻挡之势大批向外移民……这就是来自东方的几乎是不可避免地威胁着我们的危险。轻视中国人是错误的。中国人是可怕的...... 此外,中国人已开始熟悉掌握最新式的武器和欧洲人的纪律,他们正把这种纪律和对新武器、新战术的熟悉掌握同中国人的原始的野蛮、没有人道观念、没有爱好自由的本能、奴隶般服从的习惯等特点结合起来——再考虑到中国的庞大人口不得不寻找一条出路,你就可以了解来自东方威胁着我们的危险是多么巨大!”

西方对中国的恐惧,首先是人口上。中国的总人口差不多是西方国家人口的总和。一百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1900年欧洲3亿多人口,美国7600万,加上澳加新4亿多人。中国也是4亿多人。现在欧洲7亿多人,美国3亿多,加上澳加新,整个西方世界大概也就12亿人口,中国14亿人。

这个人口规模,一旦用最先进的技术武装起来,爆发出的力量是巨大的。西方恐惧这种力量。当时,西方社会就已经普遍认为中国人是非常优秀的工人了。四亿人的中国转变成工业国家,对当时的西方社会是一个很难想象的事情。

2、

1914年,杰克伦敦出版了一部短篇小说《无与伦比的入侵》 (The Unparalleled Invasion)。描绘了一个觉醒的中国,以及世界列强是如何毁灭中国的。

杰克伦敦是一个相当知名的美国作家,我看过他的《马丁伊登》、《野性的呼唤》、《海狼》。应该好像语文课本还选过他的小说,也被评价为”进步“作家。

但这篇短篇小说让中国人毛骨悚然。读这篇小说能帮我们了解,西方对一个工业化中国的那种深到骨髓的恐惧。

小说写于1914年,里面的很多内容,其实颇有预言性质。

首先,小说写到了日本对中国的入侵和干预。这种入侵和干预促进了中国的现代化。中国在1922年把日本赶出了中国,收回了东北和台湾,韩国也脱离日本。

他笔下的中国非常适应工业化时代,中国工人是最优秀的工人。

在杰克伦敦的笔下是这么描述工业化的中国工人:

“中国在迅速和明显地上升着,可能仅仅因为她的高质量的劳动者。中国人是完美的工人,而且一直如此。在纯粹的工作能力上,世界上没有工人能与他相提并论。工作于中国人就像呼吸那么自然。工作对于中国人就像远洋旅行和冒险对于西方人一样。自由对中国人来说就集中体现在辛苦的劳作。辛苦的耕作和没完没了的劳动是他生活中唯一需要的权力。而中国的觉醒不仅给了其庞大的人口自由和不受限制的劳作手段,而且是最机械和最科学的劳作手段。”

战胜日本后,中国并没有选择扩张,而是选择了和平崛起的道路。

“与预期相反,中国并没有被证明是个好战国家。她并没有拿破仑一般的梦想,而只是积极投身于和平的艺术。在世界惶惶不安之后,他们终于发现,中国最可怕的地方不是战争,而是商业。虽然,后来还会知道这并非中国真正的危险之处。中国继续开始享受她的机器文明。中国并没有建立一个庞大的常备军,她建立一个非常出色高效的民兵组织。她的海军是如此之小,并成为世界的笑柄,她也没有试图加强她的海军。世界的通商口岸也从未有中国的战舰访问过。”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中国的人口快速膨胀。中国人的数量超过了所有白人的总和。全世界为之而颤抖。

“许多世纪以来,中国的人口一直不变。她的领土与人口已经饱和,这是说,她的领土,与原始的生产方法,已经支持了人口的最上限。但是,凭着她醒来时开始实施的机器文明,她的生产力已大大增加。因此,在同一地区,她能够支持更多的人口。出生率开始上升,死亡率下降。在此之前,当人口过多生活资料过少时,过剩的人口会被饥荒扫除。但现在,由于机器文明,中国人的生存手段已经大大增加,再没有饥荒,她的人口持续地增加。”

“在这段过渡和发展力量的时间里,中国并没有表现出征服世界的打算。中国不是一个帝国主义的种族。而是勤劳,节俭,爱好和平的。战争被中国人看成一个不愉快的,但有时必须执行必要的任务。而西方种族却在不停地争吵和战斗,在整个世界冒险,中国则完全冷静下来,在她的机器上工作和成长。”

这两段话,和今天中国的发展很类似吧。中国是一个勤劳、节俭、爱好和平的民族。中国人在机器上工作和成长。中国的工商业蓬勃发展。中国追求的不是扩张,而是和平崛起。

杰克伦敦小说与现实不符的是移民。

他的小说中,描写中国人大量移民到东南亚和西伯利亚。超过五百万人移居到了法属印度支那。

法国人派出舰队进攻中国,中国没有海军,任由法国炮轰中国的沿海城市。但是在法国派出25万陆军登陆后,就消失在中国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全军覆没。

中国的移民占领了东南亚,西伯利亚南部,印度北部。1976年,中国的人口达到了7-8亿。(这个数字比实际的1976年人口还低,1976年中国人口应该超过了9亿)

在现实的历史中,中国并没有大规模向外移民。杰克伦敦的描写,反而更接近中东穆斯林向欧洲的难民浪潮。

不管怎么样,在杰克伦敦的小说中,中国并不是一个扩张主义的国家,没有海军,没有大规模常备军。(只有一支庞大的民兵)不喜欢,也没有意愿发动战争。是一个和平崛起的国家。

而对这样的中国,西方国家的做法是什么呢?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研制了细菌战武器。西方国家联合起来,把军队派到了中国边境,海军在中国海岸建立了一道道封锁线。然后,西方国家用飞艇在中国大地上投放无数的致命细菌。

小说中写道:

“不仅是北京,整个中国都在被这些玻璃管轰炸着。小飞艇从军舰上出发,每艇仅有两人,他们盘旋着经过所有城市,乡镇,村,一人指挥船,另一人投掷玻璃管。

六个星期后,如果有人再次在北京出现,他会发现一千一百万人大都不知所终。他也许会看到其中的一少部分,大约几十万人,他们的尸体溃烂,分散在房屋和无人的街道上或是堆积在被丢弃的堆得高高的运尸车上。而其他人会分布在帝国各个公路和小道上。所有人都在逃离鼠疫灾区,远离北京,成千上万的人撇下未掩埋的尸体,火速撤离。但瘟疫不仅仅发生在北京,而是发生在帝国所有的城市,城镇,和村庄。瘟疫毁掉了这个国家。不是一种两种瘟疫,而是十几种的瘟疫。各种致命的传染病都在大地上快速蔓延。直到此时,中国政府终于理解了之前的准备工作,来自世界的舰队,锡制飞艇,和玻璃试管的含义。”

“数以百万计的逃亡者在这片土地上狂奔,什么都顾不上。他们把传染病从城市带到农村,,无论他们逃到哪里,就把灾祸带到哪里......生物袭击使整个帝国充斥着逃亡者。广大军队在从中国的边界消失了。农场充斥着被糟蹋的庄稼,无人下种,地里生长的庄稼无人看管,也无人收获。这里最大的问题是流民。他们集结成几百万的群体,冲向被西方的巨大军队封锁的帝国边界,与其遭遇,并被驱赶回去。这场在边界线上的屠杀是惊人的。防卫线再次后退二三十公里以躲避众多死者的传染。”

“这是对中国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入侵。对于这十几亿人来说,他们毫无希望。只能蜷缩在停尸的房子里面腐烂和发臭,失去所有的组织力和凝聚力,他们的一切努力都化为乌有,只能等待死亡。他们无法逃脱,被从自己的陆地边界驱赶回来,也被从海洋边界驱赶回来。因为有七万五千艘军舰在沿海岸线巡逻。白天,军舰排风口的烟雾的使海面暗淡,夜间,闪烁着的探照灯扫过黑暗,找到每一艘逃跑的中国帆船。数量庞大的帆船船队没有一艘能逃得了的。没有人能越得过巡洋舰的范围。”

“几百吨的可供投掷的微生物制剂是真正的死亡使者,横行在十亿人口的大国上空的毁灭天使。”

“在1976年的夏季和秋季,中国是一个地狱。微生物武器到达了每一个最偏远的藏身地,无处躲避。未掩埋的尸体繁衍着细菌导致传染能力翻倍,最后,每天数百万人死于饥饿。此外,饥饿削弱了受害者的身体,并摧毁他们对瘟疫的天然免疫能力。整个国家陷入了自相残杀,谋杀和疯狂之中。至此,中国灭亡。”

“直到次年2月,在最寒冷的天气中,各国开始了小心翼翼的第一次远征.....他们发现中国满目疮痍,到处都是萧瑟的旷野,只有成群的野狗和和绝望的幸存者们像土匪一样地徘徊。所有发现的幸存者都被当即处死。然后开始了一项庞大的工程,彻底地把中国打扫干净。五年的时间内,亿万珠宝被找到并搜走。”

小说中的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不想战争,不想扩张,希望的就是和平崛起。但西方世界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回应是:用细菌战灭亡了几乎全部中国人,再瘟疫后侥幸逃生的幸存者,也被西方军队一个不留的全部杀死。

当然,这只是小说。但,这是一个广受欢迎的,所谓的“进步”作家,正式出版的小说。

3、

用细菌战灭亡一个国家,杀死十几亿人,现在我们看是一个完全不可思议的暴行。然而,这部小说并非写于久远的蛮荒时代,而是1914年,一个有汽车有空调有铁路的工业文明时代。那个时代美国总统的选举,和今天没什么区别。那个时代,也有所谓的西方的民主和自由。

西方社会,会不会在恐惧的驱使下回到1914年,我不知道。

当时西方社会的恐惧:工业化的中国,中国人成为最优秀的工人,中国的军事实力逐渐强大,这些,今天都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这种恐惧感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我不知道。

西方的社交媒体上,叫嚣着杀光全部中国人,对中国实施种族灭绝的言论时常能看见。

为什么我希望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往左走,就是与右派相比,自由主义,反种族主义的左派估计干不出种族灭绝这种事。相反,西方的极端右派种族主义者真的是干得出种族灭绝这种事情的。

为什么我们要爱国,至少,中国人自己的国家,是不会琢磨灭掉自己的种族。而国家军事力量的强大,那不知道现在多少枚的东风-41,是保证我们国家和民族生存的底线。

4、

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说一个中国人不理解为啥欧美控制疫情这么难。欧洲人回了一句:“我们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你们就是一个随时准备动员的战争机器。” 这句评论也许是假的。

然而,这次疫情和中国政府的果断反应,中国人民对政府的支持和配合,基层组织的动员效率,都让西方社会感到深入骨髓的恐惧。

14亿人口规模,加上这样的组织力,而他们又不喜欢不信任中国的所谓的“集权”政府。

西方一方面认为自己比中国更加优越。另一方面也对中国的人口规模、工业潜力和组织力感到恐惧。

Covid-19疫情,成倍的放大了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恐惧。

如果说Covid-19疫情最大的负面,就是这个。未来,疫情缓解后,我们必将面对一个更有敌意的世界。

这没有办法,也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好好发展自己。让时间去慢慢解决问题。

从某种角度,这也不算坏事。让对手恐惧,总比让对手蔑视要好。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20-11-17/66104.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11-18 00:07:56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