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沃克•麦•马胡林上校说出了细菌战的真相

时间:2020-02-12 00:40:36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王湘穗    点击:

沃克·麦·马胡林上校说出了细菌战的真相

王湘穗  乔  良

1952年1月,在朝鲜冬季最冷的月份,志愿军多次发现美国飞机飞过后,野外出现了大量的昆虫和小蜘蛛,密度达到每平方米1000多只。志愿军向国内报告了这一怪异现象,并于2月17日,中朝联合司令部向志愿军和人民军各部作了通报。中央军委在接到志愿军报告后,极为关注,指示志愿军搜集有关情况,采集标本培养和化验。国内专家从现场采集到的标本中发现了不属于朝鲜和中国的昆虫种类,从而确认美国军队正在播撒带菌昆虫,开始毫无人性地对其始终无法战胜的对手发动了细菌战。

图片1.jpg

218日,聂荣臻就美国投撒带菌昆虫及处理意见向毛泽东作汇报的报告中说:“朝鲜前方敌人投撒昆虫有三种:一为蜘蛛,二为苍蝇,三为跳蚤,播撒面积极广,在第二十、第二十六、第三十九、第四十二军防区都有发现。据专家估计,带菌昆虫以霍乱、伤寒、鼠疫、回归热可能性较大。”毛泽东让周恩来负责反细菌战工作。周恩来向全世界揭露了美国在朝鲜实行细菌战的事实。3月4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发表声明,对此予以否认。中国从5月上旬开始公布被击落俘虏的25名美国飞行员关于他们进行细菌战作战任务的供词。最初是美空军中尉肯尼斯·伊诺克承认自己投掷了细菌弹;随后是约翰·奎因中尉。对他们的坦白,美国的舆论认为:这些自白书语言既不自然,又不合文理,显然它是在共产党的授意下写成的。

但没过多久,空军上校沃克·麦·马胡林的供词让美国人有了几分尴尬。因为马胡林是第5航空大队的上校大队长,1951年10月以前曾在美国空军部部长办公室任职,了解军方高层秘密,而且他在对德作战中击落敌机21架,所以没有人怀疑他的勇气。马胡林供述,1950年11月,他奉他的上级空军部部长办公室副主任蒂尔指示,参观了马里兰州佛里德里克的狄特里克兵营,空军方面正在这里试验用飞机携带投掷细菌武器的最好办法。“蒂尔告诉我,高级军事将领,如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将军,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将军,空军参谋长范登堡将军,海军作战部部长谢尔曼将军,都认为细菌武器既有效又便宜,故应该加以发展,使这种武器在战争中占有一定地位。

图片2.jpg

1951年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掌管空军作战部的萨韦尔少将召见我。他说,空军参谋长命令将75架F-86E型飞机运往朝鲜,以替换第51战斗截击联队的F-80型飞机,由你负责此项计划。这些飞机的用途与在朝鲜进行细菌战计划有关。已接到国防部和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指示,要在朝鲜进行一次有限度的细菌战役,细菌战役的目标,是要到朝鲜战场试验其效果,使用的规模,也可能根据战争的实际情况予以扩大,不同类型的飞机所携带的容器均将予以试验,在各种不同的地形和不同气候下试验,有人也希望谈判可能会受此影响,而产生一个满意效果。

1951年12月18日下午远东空军司令威兰将军会见我们,他说已经接到参谋长联席会议关于细菌战计划的命令,再出击将由F-86型飞机在较小的规模上进行细菌战,以后有可能会扩大,其他类型的飞机也将参与。见过威兰将军后,我接到被调往第5航空队的命令。12月20日,我们到汉城,见到第5航空队司令埃弗勒斯特,他告诉我们,第5航空队将开始一个有限度的细菌战役,这关系到第5航空队的战斗机和轰炸机,这种攻击将在一种试验的基础上,还有可能扩大。”马胡林上校的这番供词是用标准的美式英语写成的,既自然,又合文理,更重要的是其中透露的细节是仅靠想象力无法编造的,更不是诬称共产党授意就可以瞒天过海的,于是,美国的舆论开始对此讳莫如深,一片缄默。但事情并未到此为止。新的证据和见证人还在增加。

图片3.jpg

爱文斯上校原为第5航空队副联队长,曾任美国空军参谋长办公室主任格雷森道夫准将的助理。他也接触过有关美军在朝鲜实施细菌战的一些内幕情况,并都在朝鲜执行过细菌战任务。他的交代也印证了马胡林上校的证词。

只有美国官方和军方还在继续为此进行着徒劳的辩解,按照他们的说法,发生在北朝鲜的疫情是由伤寒所致,而被俘飞行员的供词,则是在被共产党“洗脑”的情况下说的一些胡话。马胡林上校在被释放后,对记者说:“我们都认为我们是国家的叛徒。我们有些人招供了,有些人则没有。那些不招供的人应当得到荣誉勋章。”显然,不招供的人指的是那些在这一问题上不肯说出真相—换言之,也就是那些在真相问题上说谎的人。在一个奖励说谎、把掩盖真相视为荣誉的国家中,那些交代过“细菌战”情况的美军战俘(有21名之多)担心报复而拒绝回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当时就这个问题进行调查的国际科学委员会的报告明确指出:“朝鲜人民和中国人民确实成了细菌武器的目标,美军应用了大量不同的方式来使用这些武器”。剑桥大学著名生化学家李约瑟博士在当时说,我有97.5%的把握,朝鲜战争中使用过细菌武器。1979年,他又明确宣布:“在朝鲜战争中,生物战的办法⋯⋯被美国一方尝试过。

尽管如此,西方历史学者通常把中国对美国进行细菌战的指责认为是一种宣传。

当时加拿大籍的著名国际和平战士文幼章先生认定美国犯下了细菌战罪行,几十年后,在他过世之前,嘱咐他儿子、加拿大约克大学历史系教授史迪芬·艾迪科特写一本关于美国在朝鲜战争中进行细菌战的书。史迪芬·艾迪科特经过调查了解到在美国官方档案部门有十几箱与美军在朝鲜进行细菌战有关的档案还没有解密。但他根据已经收集到的有关材料和访问撰写完成了《美国与细菌战:来自冷战早期和朝鲜的秘密》一书,该书已在加拿大出版。

战争的诡异和残忍,也包含在这些被当事人和当事国政府深藏的秘密之中。也许只有等到官方档案解密之后才能最终澄清关于细菌战的真相。就像从前不久曝光的档案材料中我们得知,美国的确曾有准备对中国使用原子弹的计划;美国远东空军曾下达对一切靠近美国军队的人群(包括平民)开火的命令;的确曾发生过美军屠杀朝鲜平民的老斤里事件,等等。

(摘自王湘穗、乔良《割裂世纪的战争—朝鲜1950—1953》,长江文艺出版社、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

图片4.jpg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20-02-11/61280.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寒江雪 更新时间:2020-02-12 00:40:36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