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理论园地 ->

历史

收藏 | 打印-复制 | | | 献花

为什么毛主席特别重视全国卫生工作?旧社会生得随机,活得艰难,平均年龄才三十多!

时间:2019-12-26 00:21:56   来源:南方新观察   作者:学爸蛋总    点击:

 1.jpg

(1)从11月份的鼠疫说起

什么是喷子?指的是胡乱指责他人而不通情达理的人。如果通情达理式地批评(摆事实说道理)就不是喷。

如今的网络,喷子泛滥成灾、无孔不入。没有他们不敢喷的,没有他们不敢否定的,至于是否贴合事实,是否有理,也是全然不顾的,只图自己能喷的舒坦。

为什么喷子多?我觉得,一怪毛泽东,二怪袁隆平。怪袁隆平,大家都能理解,毕竟袁隆平提高了水稻产量,让他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为什么要怪毛泽东呢?因为毛泽东让他们站了起来,终于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无所不喷了。

蛋总今天再补充一下,其实毛泽东不仅仅让中国人民站了起来,更让中国人民强壮了起来,彻底摘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

11月12日,内蒙古发现鼠疫疫情,锡林郭勒盟有两人被确诊为肺鼠疫病例。16日,又有一名患者被确诊为腺鼠疫病例。

随后,患者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密切接触者全部被隔离进行医学观察。目前,患者病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密切接触者已经全部解除了隔离。

这次疫情虽然得到了完美的控制,但依然还是引起了一定的恐慌。为什么?因为鼠疫在新中国几乎已经绝迹,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大家紧张一下有情可原。

(2)三座大山压迫,四大死亡威胁

然而在解放前,包括鼠疫在内的恶性传染病疫情,那简直是家常便饭,每次疫情都有几万人几十万人倒下。

在那个年月,中国人生活的很随机,头上不仅仅压着三座大山,被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剥削,还要面临四大死亡威胁

这四大死亡威胁分别是:战争、瘟疫、灾荒、匪患。正是这四大威胁,严重影响了中国人的寿命。

我们经常听说民国平均寿命只有35岁的说法,这个说法被果粉极力否认,认为这是在刻意抹黑民国。

但实际上,这个数据出自果粉们的美爹——金陵大学的美国学者Harry E.Seifert的调查,而且还是乐观数据。

为啥说是乐观数据,因为是Seifert基于1929~1931年对100多个县共38256户的调查。结论是男性出生时的平均预期寿命是34.85岁,女性是34.63岁。

当时日本侵华战争还没爆发,被果粉誉为民国发展的黄金十年。如果考虑战争,中国人的预期寿命还可能被拉低到30岁。

就算是不考虑战争,复旦大学学者侯杨方以同样的材料,根据联合国的方法重新计算后,得出了更糟的结论:男性出生时平均预期寿命只有33.38岁,女性33.13岁。

有人说这对县里的调查,无法代表中国,可能城市寿命会长一些。但是别忘了,中国那个时候的城市化率不足10%。

我们再来看看当时的首都南京。1935年,学者薛仲三利用南京居民的生命统计资料,计算得出南京市的人均寿命,男性为39.80岁,女性为38.22岁。

1929年姚永政在《卫生公报》上发表的《卫生演讲——公共卫生》一文中写到,中国人均寿命只有30岁,而同期英国的人均寿命是58岁,美国是53岁。

由此可见,当时全国平均寿命35岁基本上属实,全面抗战爆发后,这个数字只会更低。民国时期人均寿命这么低,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卫生医疗体系不健全,瘟疫肆虐、病魔横行,很多人无医可看,无药可救,接下来我们举几个例子。

(3)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1932年6月,陕西发生重大霍乱疫情,沃野千里的关中平原十室九空、路断人稀,群众惶惶不可终日。

其中华阴县,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35000人感染,13000人死亡。蒲城县22778人感染,10453人死亡;富平县42291人感染,14097人死亡。

2.jpg

根据《山西省志·人口志》的记载,当时传染严重的县有60余县,估计患病人数为50万,死亡人数约20万。

而这一场霍乱疫情,由上海爆发,一共蔓延了23个省,据当时统计受疫者为2000多万人,死亡人数不计其数,反正未经治疗的霍乱死亡率高达40%。

拿陕西做例子,是因为当时的陕西省政府还有数据统计,其他的省份几乎没有相对精确的统计。

比如1932年的霍乱,河南的记录只是零零散散的,而且没有精确数字,其中巩县的西各村,三日内死了1000多人;洛阳的记载是每日死亡数百人。

3.jpg

事实上自1820年开始,霍乱就如同一个幽灵一样,萦绕在中华大地从未离开,对人民的生命健康造成极大威胁。

4.jpg

01.jpg

在东北地区,1919年的疫情最重,其中只有十三万人口的哈尔滨,有将近五千人死亡,全城陷入了一片恐惧。人死之后,家里有人的,可能拿席子一卷就埋了;家里没有人的,直接曝尸荒野,狼拉狗啃。

5.jpg

而这样大规模的霍乱,在哈尔滨经常发生,1926年,1946年……(1932~1945年是日本占领时期,数据不详,反正1932年也挺严重)。

这只是霍乱,还有更多致命性传染病——比如鼠疫。1910年11月9日由中东铁路经满洲里传入哈尔滨,哈尔滨上万人死亡。

6.jpg

7.jpg

这场鼠疫后来蔓延到了整个东北,又从东北进入关内,蔓延了半个中国,造成了6万多人的死亡。

1917年,鼠疫再次肆虐,从绥远到陕西,又波及到了直隶、山东、安徽、江苏,共夺走了15000人的生命(有数据可查的)。1920年的鼠疫,又来到了东北,共造成了一万多人死亡。1947年东北地区鼠疫,造成2.5万人丧生。

总之,根据有据可查的数据,从1901年至1949年,鼠疫共夺走了117万人的生命,平均每年2.3万多人,最多的一年高达8.6万人。

还有很多人,压根不就医也不上报,得了病就在家等死。还有一些人流离失所,客死他乡,也不在统计之列。

问题是鼠疫还只是众多恶性传染病中的一种,还有天花、伤寒、斑疹伤寒、痢疾、猩红热、白喉、流行性脑炎、脑脊髓膜炎、回归热、黑热病等,有时候几场瘟疫同时肆虐。

举个例子,1932年这一年,在安徽省同时流行霍乱、天花、伤寒、赤痢、白喉、斑疹伤寒、猩红热、脑脊髓膜炎。1928年,天花在安徽东部流行,其中来安县达11个乡,患病14000余人,死亡率达55%,也就是7700死亡。

1942年安徽霍山县麻疹流行,有四万人患病,死亡率高达50%,也就是一个县就有两万人死于这一种瘟疫。

8.jpg

所以,民国时期中国人生活的很随机啊,我们的祖辈和曾祖辈,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躲过了子弹,克服了饥荒,还战胜了看不见摸不着的瘟疫。大城市医疗条件好,生活水平高,但是形势也不容乐观,比上海,有据可查的病例统计显示,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感染传染病,1937年死亡人数高达4310人。

9.jpg

(4)纸醉金迷洋场里,梦醒已是花柳身

除了这些恶性传染病之外,上流社会还流行花柳病。靳伟华在《旧上海妓女改造记》一文中对被收容的妓女患病情况进行了统计:收容的515人中,患性病者有463人,高达89.9%。

据华西大学社会学系对成都妓女的调查,1939年被查验的妓女共535人,无疾病者仅16人,占总人数的2.99%。

1936年,四川成都省会公安局对东六区525名妓女的检查,只有16人无病。有的患病者同时感染两种以上的性病。

10.jpg

娼妓这么高的得病率,那么民国的那些嫖客们,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是因为是难言之隐,所以不好精确统计。

新文化运动中大名鼎鼎的人物吴虞,1924年在日记中写道:从前全校学生(北大),有花柳病者一、二人,现则十分之三有花柳病……

问题是他不是痛心于当时的北大学生风气不正,而是因为他挣扎在壮阳药与花柳病之间,一边早晚服用壮阳药出去寻开心,一边在日记中用花柳病告诫自己戒色。

民国时期,患上性病不是什么丢脸的事,甚至还能当上蒋介石的五虎上将、八大金刚,比如蒋鼎文,他就得上了严重的性病。

他甚为苦恼,于是请花柳病专家杨槐堂作为贴身医生,专给他治性病。杨槐堂也因此受宠,一直追随蒋鼎文做到军医处长,当时在军中成为笑柄。

11.jpg

他之所以能混得开,因为他的顶头上司也是一位花柳病患者,这位患者成就斐然,是中国军事物流学的开山鼻祖、也是一位战场微操大师。

12.jpg

微操大师心中的苦闷更无人可以倾诉,只能在日记里忏悔、倾诉。1919年7月26日他在日记中写道:近日甚为淋病之苦,心生抑郁也。

然而第二天他继续去寻开心,回家之后继续写日记忏悔。申报曾经这样描述花柳的泛滥:国人之患肺痨者,为数之众,除花柳病外,当推斯症。每岁患者达一千六百万人,每年死者占一百六十万人,平均十万人中有患肺痨者四千人……

肺痨一年已经一千六百万了,花柳病竟然还排在前边。不管怎样,性传染病基本不致命,只要洁身自好也没有健康威胁。

(5)民国第一慢性杀手——肺结核

我们就来说说肺痨,也就是肺结核。鲁迅的小说《药》中,老栓的儿子华小栓得的就是肺痨,老栓去买人血馒头作为药引,给自己儿子治病。

鲁迅、林徽因、萧红(萧红母亲1916年死于霍乱),茅盾的父亲都是死于肺结核。曹雪芹《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小仲马《茶花女》中的玛格丽特,也死于肺结核。

肺结核是一种慢性传染病,主要通过飞沫传播,所以经常一病就一家人,甚至被当做家族病。由于没有什么有效治疗手段,在当时被认为是一种不治之症。

肺结核当时有多泛滥呢?民国时期有“十人九痨,十痨九死”、“中华民族无人不痨”的说法。也因此,很多人将肺结核跟东亚病夫挂钩。

戴安乐医生1934年所著的《民众卫生》一书中提到,1928年第一集团后方医院,五百名病故壮丁,死于痨病的竟达一百五十多人。

13.jpg

他说:以挑选强壮之士兵,其中患者上有如此之多,则全国可知矣!由此推算,将有一亿两千万国人因痨病而死,不过迟早云尔。

民国时期比较泛滥的,除了肺结核,还有威胁上亿人的血吸虫病。

(6)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血吸虫病是一种慢性寄生虫病,主要流行于长江流域以南的12省市,有上千年的历史,钉螺是其唯一的中间宿主。

人或动物接触了含有血吸虫尾蚴(yòu)的水之后,就可能被感染,比如喝水、插秧、洗澡等。最后成虫寄生在人的肝脏和肠道中,又被称为大肚子病。儿童被传染血吸虫病后,会影响发育甚至成为侏儒;妇女被感染后,多数不能生育;青壮年感染后,就丧失劳动力以至死亡,后果非常严重。

这种病虽然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是民国时期最为泛滥,是20世纪流行最广、危害性最大的传染病之一,其中江西省是重灾区。

民国年间,鄱阳湖区域发生了大规模的血吸虫病瘟疫,因此毁灭村庄1362个,绝户22658家,36万多人被“瘟神”夺去了生命。

安徽也是重灾区,比如贵池地区,1927年到1931年因血吸虫病死亡者9000余人,房屋倒塌千幢,田地荒芜万亩。

1949年前,安徽省因血吸虫病流行而毁掉的村庄有363个,倒塌房屋17806幢(间),田园荒废近4700公顷,全家死绝的有1909户,数十个村庄变成了罗汉村或寡妇村。

总之,民国时期,各种瘟神对劳动人民形成了巨大威胁,也让普通百姓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恐惧和绝望之中。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7)这国怎,总亏民,我陷思,定体问!

第一,首先是民国政府不重视,忙着进行军阀混战,忙着剿共,忙着伺候洋大人,没有建立起一套现代的卫生防疫和治疗体系。

蛋总不瞎说,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的时候,竟然都没有卫生部。1928年好不容易成立了卫生部,由于经费不足,三年之后被并入了内政部,成为卫生署。

第二,社会大变革时期,导致瘟疫蔓延速度加快。民国时期,瘸子里挑将军,近代交通运输业是相对发展较快的产业部门,1936年,民国政府的产业资本4.4亿元,有54%集中在交通运输部门。

随着人员和物资的流动速度加快,传染病也飞了起来。这跟2003年的非典一个道理,患病者可能乘坐飞机火车全国跑。

一旦疫情爆发,很多携带者本能地要去逃难,逃得离疫区越远越好,但无形之中,也把病毒病菌带到了全国各地。

相反,在封建社会,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大家很可能老死不相往来,就是有疫情蔓延速度也没那么快。

第三,公共设施建设投入不足,生存环境恶劣。很少城市能享有干净卫生的自来水,最发达的上海也不保险。1926年上海闸北水厂水源受到污染,导致霍乱蔓延,患病者高达3140人。

农村环境就更差了,如污水随地倾弃、猪圈修在家里、屋不开窗,灶无烟囱、垃圾随地乱扔、衣服日久不洗、饮生水、随地吐痰,随地小便等不卫生现象随处可见。

第四,战争因素,包括战争引起大批难民的迁徙、军队调动引起的疾病传播、日本的细菌战等。

第五,民生凋敝,投入不足。比如30年代比较富庶的无锡农民,一家五口每月卫生费支出不到一角,溧阳一百七十个雇农,每人一年中平均用于卫生的,只有三元六角九分。很多农民生病之后,基本上都是听天由命,根本不去治疗,用身体死扛。归根结底还是没钱,看不起病。

(6)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但是,新中国成立之后,这一切就改变了。毛泽东把防疫工作,当做一项政治任务来抓,他强调这是每一个党员干部的责任。

1950年,新中国的卫生部就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所有的居民,不分国籍,均须种痘。鼠疫也要进行注射预防。

在建国之初的头两年,国家对2亿人进行了疫苗注射,使得疫病的发生率大幅降低,疫病灾害得到有效控制。

1949年10月,新中国刚刚成立,毛泽东亲自致电斯大林,请求空运400万人份的疫苗、十万人份的血清,来应对东北的鼠疫疫情。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的血吸虫病患者高达1000万人,还有一亿人受到威胁。毛泽东始终把血吸虫病防治放在心上,命令必须消灭血吸虫病,并亲自部署工作。

01.jpg

毛泽东还发起了一场提高卫生意识的爱国卫生运动,1955年他提出:在七年内基本上消灭四害(老鼠、麻雀、苍蝇、蚊子)。”为此,他接连下指示,要把这场战斗打赢。

在毛泽东的亲自过问下,我国迅速组建了覆盖全国的卫生防疫体系,也建立了覆盖全国城乡的医疗体系,1952年全国85%的县都有了卫生院

但这不是他的目标,因为他在1950年的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上指出,要逐步健全全国基层卫生组织,要求做到乡级建立医疗卫生组织。

在这里我插一句,其实在毛泽东时代,乡里不仅仅有卫生院,还有电影院、新华书店。我小时候还在乡里的电影院看过电影,我一个舅舅是放映员。你说神奇不神奇,新中国成立之后,各路瘟神立马老实了。

我们先看看鼠疫,民国时期平均每年两万人死亡,新中国成立之后的1950年降到了1268人,1951年降到了499人,1955年降到了18人,1967年只有两人,1973年是0人。

15.jpg

而曾经不可一世的天花,仅仅用了几年就从中华大地上绝迹了。霍乱、白喉、猩红热、百日咳、麻疹、小儿麻痹、流脑也基本被控制住了。

由于妓院被全部取消,失足妇女全部被解放,都成了自食其力的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风气彻底扭转,花柳病因传播途径被斩断而被遏制。

就连顽固的血吸虫病,竟然也得到了控制。

15(1).jpg

1958年,江西省余江县率先在全国消灭了血吸虫病。喜讯传来,毛泽东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赋诗一首,这就是著名的《送瘟神》其一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其二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这首诗里也暗藏玄机,因为1958年,新中国成立才仅仅9年,我国人口已经有6亿了,这是为什么?就是人口出生率上升了,死亡率下降了!

新中国成立之前,孕产妇死亡率高达1500/10万(1.5%),婴儿死亡率高达20%。

1956年,全国卫生机构总数增加到10.7万多个,卫生防疫站1464个,妇幼保健所站4564个。1957年,婴儿死亡率已下降至7.039%,中国人均预期寿命达到57岁。

为什么毛泽东重视卫生工作?因为他来自人民群众,他曾亲眼目睹了瘟神的肆虐,他心里装着人民群众。

他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ls/2019-12-25/60439.html- 红色文化网

献一朵花: 鲜花数量:
责任编辑:黄明娥 更新时间:2019-12-26 00:21:56 关键字:历史  理论园地  

话题

推荐

点击排行

鲜花排行


页面
放大
页面
还原
版权:红色文化网 | 主办: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8号院 | 邮编:100040 | 联系电话: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备案序号:京ICP备13020994号